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71章 保姆惹的祸
    陈墨言觉得自己最近的生活挺顺心的。

    家里头几个娃乖巧听话,田老爷子和田子航的身体倍棒儿。

    就连老家那边的公婆都是一派和乐。

    每次打电话过来都是笑呵呵的,顾妈妈更是一副万事好商量,不行听你的姿态。

    让陈墨言都觉得有点玄幻。

    以前的时侯,虽然顾妈妈这个婆婆也是好说话,不管说什么都笑呵呵的。

    可是婆媳嘛,怎么可能会真正的心无隔阂?

    要当真是这样的话,那也就没有最早因为陈墨言肚子里头的孩子是男是女而起争执,更不会有顾爸爸做大寿那会因为顾妈妈一心只想着孙子的伤势而疏忽了自家孙女而惹得陈墨言心生恼意。

    自己捧在手心里头的女儿被别人潜意识里头的嫌弃。

    虽然这个人是自己的婆婆。

    陈墨言不好多说什么,可心里头怎么可能没感觉?

    要是当真没感觉的话,当时她也不会一下子就气的和顾妈妈黑了脸。

    不过呢,好在两边相隔着那么远。

    哪怕顾爸爸顾妈妈过来住上一段时间,也还有顾薄安和方小满打圆场呢。

    再说了,陈墨言也不会特意的去闹别扭啊。

    这样几方面的情况下,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的,婆媳两人的关系表面上瞧着还算好。

    至于什么亲如母女啥的。

    陈墨言呵呵笑两声,还是算了吧。

    能做到两边相安无事。

    陈墨言觉得自己就能念阿弥陀佛喽。

    电话铃声把陈墨言飞远的思绪给唤回来。

    电话是许酩酊打过来的。

    声音里头满满的都是焦急,“陈小姐,你有没有看到灵汐?”

    “她不是在你们那边吗,我怎么会看到?”

    陈墨言听着这话忍不住就是心头一跳,“许酩酊,到底怎么回事儿?”

    “灵汐,灵汐不见了……”

    许酩酊的声音里头有着浓浓的自责。

    这一点,陈墨言从电话里头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可是,这事儿不是他自责或是内疚就能完的。

    陈墨言握着那个话筒的手指捏紧,“好好的为什么会不见?”

    “是,是家里头的保姆让她有点不开心……”

    许酩酊就来得及说了这么几句,“我得先挂电话,有什么消息你一定和我说啊。”

    听着电话里头嘟嘟的声响。

    陈墨言忍不住的苦笑起来:怎么孩子没了都往她这里找?

    她这里很像幼儿园还是托儿所,收容所?

    不过小灵汐好好的怎么会离家出走?

    她也顾不得再多想,出去和齐阿姨说了一声,并且让她和田素说一声,到时侯把四个孩子一块接回来,自己则开着车子去了许酩酊和赵西在帝都的家,家门口的时侯,想到赵西现在的情况,陈墨言也不知道这事儿她知不知道,万一许酩酊没告诉她,自己这么冒冒然的跑过去,再把她给吓到了?

    平时也还好。

    现在的赵西可是大着肚子呢。

    最后,她在离着赵西家不远的小区门口给许酩酊打电话。

    “我在你们家小区门口,你在哪?”

    “你等我几分钟,马上就过来。”

    三分钟后。

    许酩酊是一路小跑着赶过来。

    隔着车窗看到陈墨言黑着的脸,他忍不住连连的讨饶,“这事儿是我的错,都是我没照顾好孩子的情绪……”

    “你电话里头说保姆让她不高兴了?”

    “西西怀孕你也知道的,这不是这段时间就有时侯会因为身体原因而疏忽了她吗,估计她吃饭还是怎么的没听话,保姆就吓了她一句,没想到这孩子当了真……”

    “那个保姆说的什么话?”要是一般的话,小灵汐不可能会做出这种离家出走的事儿!

    许酩酊顿了下,苦笑着开了口,“她说,要是小灵汐再不乖乖的听话,等西西肚子里头的孩子出来,我和她妈就不会要她了。就要把她送到外头哪家亲戚随便住着去,这孩子估计是吓到了……”

    “这个保姆不能再用了。”

    孩子不听话可以说,可以教。

    但是怎么可能用这样的话来扎孩子的心?

    小灵汐本来就因为赵西和齐炳超两个人之间的事情多少受到了些影响。

    平时是看不出什么来的。

    她也高兴的笑,开心的和孩子们疯玩儿。

    可是,小灵汐的心却是比一般孩子要敏感,细腻多了。

    赵西当初决定要二胎的时侯。

    陈墨言就曾和她提起过这事儿,一定要好好安抚好这个大的。

    当然,赵西也是真的疼这个女儿。

    再三的和她保证,和她说,有了孩子只是多了个弟弟或是妹妹一块和她玩,一块爱她。

    自己绝不会因为有了小的就不喜欢她什么的。

    这眼看着赵西的身孕都七个月,有所疏忽也是难免。

    可是许酩酊却是让保姆说出这样的话来……

    陈墨言的眼神有些漠然,“如果你觉得灵汐多余的话,我来养她。”

    “陈小姐,你想到哪去了。”

    “在我的心里头,灵汐她真的就是我的女儿。”

    “我这几天没在家,这才让保姆不小心伤了她……”

    “谁告诉保姆灵汐不是你和西西孩子的?”

    “是,是我家一个亲戚,那天和我妈过来作客的时侯说漏了嘴,估计保姆听到了……”

    陈墨言扫了眼许酩酊,心里头要说没有失望那是假的。

    不过,许酩酊也的确不是有意的。

    她深吸了口气,眼神一点点平静,“先去找孩子吧,别的事情找到了再说。还有,要是西西问起你就说几个孩子想灵汐了,我接她过去玩几天……”

    “陈小姐,谢谢你。”

    许酩酊也觉得无地自容。

    就那么一时的疏忽,谁知道保姆就给他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要是孩子真的有个啥好歹的……

    他得后悔死!

    “我已经报了警,希望警察能赶紧的找到。”

    陈墨言还是有些不放心,让许酩酊再把附近找一遍,有什么消息给她电话,自己则开着车子沿着赵西的居住地小区朝着外头开,一路开的极慢,她生怕错过哪个人群中的小小身影什么的。

    天色一点点的暗下来。

    陈墨言急的都要起泡了,再找不到这黑灯瞎火的。

    灵汐的胆子又有点小,性子吧,被赵西和她们这些人养的也有些娇气……

    眼看着车子就要再次的回到自己家。

    陈墨言索性停了下来,给许酩酊打了个电话。

    结果自然是没有找到孩子。

    陈墨言都懒得理许酩酊,直接就挂了电话。

    这让电话这头的许酩酊忍不住伸手按了下眉心,这下,算是把这大小姐给惹恼了。

    要是找到灵汐还好,找不到……

    许酩酊的心里头拔凉!

    嘴唇都急的起了泡,偏还不能和赵西说什么。

    他回到家,保姆一脸的惧意,“许先生您回来了,太太,太太刚才还在问您……”

    “你怎么说的?”

    许酩酊本来还是一身倦意。

    一听这话眼神霍的化为寒芒,刀子般刺向了面前的保姆。

    别以为许酩酊身为帝都第一律只会耍嘴皮子功夫。

    他要是没点本事和气势。

    在这人才辈出,新人一代又一代,前浪死在沙滩上的帝都商业圈。

    他不可能还到现在维持着百战不胜的律师圈头把交椅!

    这会儿动了真怒。

    许酩酊恨不得掐死眼前这个多嘴的中年保姆。

    “许,许先生……”

    “酩酊,是不是你回来了?你在那里做什么呢不进来。”

    赵西听到开门声,清楚应该是许酩酊回来了。

    可是半天没进客厅呀。

    这声音把许酩酊身上的煞气给瞬间压制下去。

    他想也不想的脸上堆满了笑,“我这不是担心你在家里头没好好吃东西,先问问看你有没有乖乖吃饭嘛。怎么着,你这情急的样子,是不是在家里头没好好吃饭休息,又一心只忙着处理工作了,嗯?”

    冰冷的眼神挖了眼身子都发僵的保姆。

    许酩酊绕过她,走向了不远处客厅的赵西,笑着坐在她的身侧,“这肚子怎么瞧着又大了点儿?孩子有没有淘气,是不是又折腾你了?”话罢,他伸手,作势在赵西肚子上轻轻拍了一下,“调皮鬼,再欺负妈妈,看等你出来我不打你屁股。”

    “不许打我女儿。”

    赵西一心想要个女儿。

    她觉得这一胎是个女儿挺好的,灵汐也不会因为许家重男轻女而觉得自己被疏忽。

    而且,她几次做梦都梦到了一个灵汐小时侯啊。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叫她妈妈。

    那声音萌萌的,听的她心都软了……

    许酩酊则是无所谓。

    你说是女儿就是女儿嘛。

    反正儿子女儿在他这里真的都一样。

    都是自己的孩子嘛。

    而且,他也不觉得自己会因为有个儿子就偏待了灵汐。

    这孩子是真的很讨巧,可爱。

    两人说了会子话,赵西一下子想了起来,“对了,你之前说言言把灵汐给接走了,天都这么晚了,一会咱们要不要去把孩子接过来啊?”

    “不用不用,言言可是说了,她说今晚要留灵汐在那边住下的。”

    “她还让我告诉你啊,就是你过去接,她也不给你开门。”

    这话说的赵西忍不住扑吃一笑。

    “行,灵汐也有段日子没过去那边了,那就让她在那边住一晚,你明天记得过去接过来。”

    方言可是有四个孩子呢。

    再加上田老爷子这段时间身体大不如从前。

    还有外头的那些事情。

    又不是铁人,哪里能照顾得来几个熊孩子啊。

    “行,我都听你的。”

    许酩酊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电话,怎么还没消息?

    街上。

    陈墨言的车子开的很慢。

    四处的寻找着。

    已经是六点多,将近七点。

    街道上的行人多数都是回家的,行色匆匆,脚步匆忙。

    可惜没有那个小小的身影。

    车子开到家,她失望的在车子里头沉默了半响才开门。

    只是她才靠近四合院的院门。

    不远处的暗影里,一道小小的身影猛不丁的朝着她冲过来。

    “姨姨……”

    这一声,天籁之音不外如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