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76章 劝解,舍得
    这事儿吧,不管自己亲妈做没做。

    许酩酊已经是懒得去追究。

    也没办法追究。

    只是瞧着眼前这个女保姆的眼神,他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

    呵呵两声,“原来,这些都是我妈让你做的啊,那你背地里吃给我太太做的东西,还把我们家的补品偷偷带回家这些事儿,我妈总不至于让你去做吧?”

    “我,我……我没有。”

    “你大概是不知道,我家大门口一直有装监控吧?”

    “……”

    保姆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下,“许,许先生,我真不是故意的,我我以为那些东西是不要的,丢了多可惜呀,所以,所以我才拿回家的……而且,而且有些东西我也是和太太说过了的啊……”

    “行了,这事儿我会交给警察去处理的。”

    “至于你,去和警察说吧。”

    许酩酊站起身,眼神平静的看他妈一眼,“妈,这就是你找来的金牌保姆……”

    许妈妈的脸通红,一个字儿说不出来。

    她能说什么?

    这的确是自己找的人,也的确是这个人不给力啊。

    简直是,丢脸!

    想到自家儿媳妇也知道自己找了这么一个人。

    不知道心里头会怎么想她。

    天知道,她是真心的为着她和肚子里头的孩子好啊。

    想到这里,许妈妈懊恼的,想把眼前这个保姆给一巴掌拍死。

    “你说说你,你不是说你自己最优秀吗?”说到这里,许妈妈一下子想起自己之前去过的家政所,那个女人可是信誓旦旦的和自己说,这个保姆是她们家最好的啊,她为了这个最好还多出了好几百块钱呢。

    合着这都是哄她来的吧?

    真是,气死她!

    “老太太,老太太您是好人,您可一定要救我啊。”

    保姆想到刚才许酩酊临走前留下的那句话,腿肚子都在打转。

    她一点都不想去警察局啊。

    进去了还能出得来吗?

    不能去不能去!

    她朝着许妈妈扑过去,“老太太您行行好,您救救我,我我,对了,我把您之前给的工资都还给您,我我一分钱不要,我我这就走,老太太您和先生说一声,千万不能把我送到派出所啊。”进去了那里头,出来后她哪里还有脸在外头做事啊,也没人敢用她啊。

    “我我这就把钱都给您……”

    “那是你的工资钱,你不用给我。”

    许妈妈的声音平静,她看着保姆,语气冰冷,“我儿子的话你没听到吗,你拿了我们家多少东西,吃了多少都给我吐出来,拿回来,或者我还能帮着你和我儿子媳妇求下情的,不然的话,你就等着被告吧。”

    “老太太,我我都卖了啊……”

    虽然拿回去的都是一丁半点的。

    可是架不住东西好啊。

    她有时侯会自己吃一点,有时侯会卖上一些的。

    哪里会还拿的出来?

    “那你就等着和警察说吧。”

    许妈妈懒得再会哭哭啼啼的保姆,瞧着她这个样子,她脑海里头忍不住浮起婚宴上齐炳超他妈的样子。

    都是一样的恶心,隔应人!

    “老太太,老太太……”

    “行了,你是自己出去还是我让人送你出去?”

    送出去自然就是让人赶出去。

    保姆脸黑了又白,最后,她一脸愤愤的起身,自己气呼呼的走了出去。

    把个许妈妈给气的啊。

    胸口疼半天!

    “你说说,这都什么事儿啊?”

    等到许爸爸回来,她是真的一脸的憋气,委屈,“我是真的为着她好,可是这事儿闹的……”

    “行了,我都和你说了多少回,儿子那边的事情你就少管,少管。”

    “你不听,非得去操心。”

    “现在好了吧?”

    许爸爸看着自家老伴那脾气,解下自己脖子上的领带递给身边的许妈妈,摇摇头,“你非得摆什么婆婆谱,现在呢,事情没办好,反倒是让你儿子给怨上了吧,我看你怎么收场。”

    “你个老东西,什么叫我得摆婆婆谱啊,我还用摆吗?”

    她分明就是赵西的婆婆!

    “我给她个保姆怎么了,她以前是以前,现在可是咱们家的人,我关心她有错吗?”

    “没错啊,可是你瞧瞧你选的都是什么人?”

    许爸爸回头看她一眼,视线落到许妈妈泛红的眼圈上。

    忍不住失笑,“你还觉得委屈啊,你有什么委屈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说清楚不就行了?”

    真是的。

    女人家就是麻烦。

    多大点的事儿啊。

    “可是你不知道那混小子临走前那脸色难看的,到现在想想我都心口疼。”

    她这是白给别人养了个儿子啊。

    真是……

    “疼什么疼,他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一直不结婚,这人是他自己选的,肯定宝贝啊,你有什么好在意的?我可告诉你啊,你要是再闹出点什么事情来,你那个儿媳妇可不是没人撑腰,到时侯真的让她们小两口感情出了问题,到时侯你估计连哭都找不到地方。”

    想到自家这个熊孩子的臭脾气和硬脾气。

    许妈妈忍不住又开始心口疼:

    怎么就养了这么个逆子?

    这果然啊,儿子都是前世的债!

    许酩酊知道他妈会生气,可是,这现在孩子还没生呢就闹出了这事儿。

    要是孩子生了。

    他妈闲的没事,不知道又要想出个啥来。

    虽然现在他这样闹一通不至于让他妈彻底的打消某些心思。

    可是,总能让她多少顾忌一些事儿……

    把车子开回家。

    赵西还没有回来。

    习惯了自己车子停好,进门就看到门口笑盈盈望着他的赵西。

    许酩酊表示自己这会儿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满满的都是不习惯!

    躺在沙发上咪了那么一会儿。

    他忽的坐了起来,“西西你回来了?”听到门响呢。

    只是起身走了两步。

    他才发现,是风声还是什么的,根本不是赵西回来!

    再坐回沙发上。

    打开电视,电视台轮着转一圈。

    平时最爱看的足球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了它自己所有的吸引力。

    看不下去!

    最后,许酩酊霍的一下站起了身子,拿起被他随手丢在一侧的车钥匙。

    抬脚走了出去。

    车子朝着陈墨言家直奔而去。

    陈墨言正和赵西说话呢。

    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儿,关于孩子,关于家里头的人。

    当然,话题更是离不了婆婆这个奇怪又奇异的生物。

    “其实,许酩酊他妈妈还算是好的了,就是偶尔过来一趟,或者是电话里头念叨上一番,而且她也不过就是嘴上说说,别的钱啊什么的,可都是很大方的,就是这段时间吧,估计是我自己心里头也有压力,我每回看她,都觉得老太太老是盯着我肚子瞧,害得我现在一点都不想见她……”

    那眼神儿。

    好像要透过她肚皮看清肚子里头娃的性别似的。

    这让赵西心情沉重:这万一生的是个女儿……

    “行了,别想那么多了,你们家许酩酊那可是万能的,他会给你安排好一切的。”

    提到许酩酊,赵西的语气里头总算是多了抹笑意,“嗯,他还算是好……”

    “咦,难得听到媳妇你夸我啊。”

    许酩酊出现在不远处,就听到两个坐在葡萄架下的女人在说话。

    而且,自家媳妇嘴里头竟然还夸他了啊。

    夸他夸他夸他了!

    这让许酩酊高兴的不得了,恨不得直接冲过去把自家媳妇抱起来转几圈。

    真好啊。

    他家媳妇夸他了!

    看着他那乐的傻子一样的模样,赵西觉得自己简直是没脸看。

    “言言,这家伙谁啊,要不你把他给撵出去吧?”

    “行,我这就撵……”

    “哎哎,别赶啊,媳妇我可是来接你回家的……”

    “我要在这里住两天,你自己回吧。”家里头那个保姆时不时的提醒着她,这个不行那个不能吃,这个得注意那得不能做,连她去个洗手间蹲的太久她都得在外头隔着门喊两嗓子,赵西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来。

    不过,那保姆是许妈妈送过来的。

    而且也真的都是为了她好。

    再加上赵西不想因为这丁点的事儿让自家婆婆心里头有想法。

    所以她是能忍的就忍了下来。

    过日子嘛,不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

    更何况是婆媳。

    难得糊涂吧。

    只是这一下子出来,半躺在这里的赵西觉得自己好像全身被解放。

    “你自己回吧,对了,你要是没空我就让言言去接一下灵汐就行……”

    “我有空我有空,不过媳妇,你在这里吃晚饭,咱们晚上一块回家啊,好不好?”

    赵西看了他一眼,抿了下唇没出声。

    倒是陈墨言,白了眼许酩酊,“怎么着,怕我把你媳妇女儿给藏起来?”

    “怎么会呢,我这不是怕麻烦你嘛。”

    “没关系,她已经麻烦我那么多年了,再多几年也没事儿。”

    许酩酊一听这话,整张脸都皱成了苦瓜样儿。

    什么叫已经麻烦那么多年,再多几年也没事儿?

    他这可是还好好的呢。

    自己的媳妇自己养!

    “陈小姐,你可不能这样啊,媳妇,我看不到你晚上会睡不着的,你也不想我白天上班,晚上失眠吧?媳妇,我睡不好的话就会耽搁事,脑子一乱,我会输官司,人家会骂我的哦,媳妇你舍得啊?”

    赵西白他一眼,“舍得。”

    ------题外话------

    推荐友文:《金屋藏娇:邪王轻点宠》文/萧渔(pk期间,收藏留言奖励多多)

    一朝穿越,被逼同时嫁四个相公是何滋味?

    出嫁当天还未拜堂,就满门被屠更是雪上加霜;

    最最悲催的是,她因八字纯阴带来的特殊命格,成了人人争抢的唐僧肉。

    对于这,某邪王只是淡淡道:唐僧肉既然人人都想要,那本王就干脆来个金屋藏娇,不让那不轨之人动分毫。

    所以,先用一纸卖身死契将她骗到手;

    再来个亲手调教,本王的小娇妻,文韬武略,琴棋书画当然都得有;

    最后,扑倒生几个娃娃,让她再也舍不得逃走。

    容晓觉得,这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太特么虐心了。

    某邪王不以为然,这不断的反扑与被扑,不就是夫妻间的小情趣么?

    正是我助你升级虐渣炒房发家,你陪我君临天下。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