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薄轩倒是没有多想。

    他本能的觉得吧,他妈估计是被他爸给气到了吧。

    再说了,他们两兄弟,还有陈墨言和方小满其实都想着家里头的这两个老的。

    也不过就是没有人亲自在身边照顾。

    但是这钱啊东西啊,不管是吃的还是穿的用的。

    几乎隔个月就寄回家一批。

    其实到了现在这年头,村子里头不少年轻人都开始往外头走出去。

    打工什么的。

    大批大批的走。

    村子里头如今回去,看到的多数是年老的人,或者是孩子。

    也就是所谓的留守儿童。

    陈墨言上次为什么那么反感顾妈妈说的话?

    她就是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做什么留守儿童。

    电视里,新闻上,还有自己回家一趟十里八乡看到的那些孩子。

    是,不可否认的,爷爷奶奶肯定会疼孩子的。

    也绝不会虐待孩子。

    可是,不在父母身边的孩子,在陈墨言眼里头,童年是不圆满的。

    当然她也知道,这事情不是她想想或是她一人之力就能解决的。

    这是当今社会大时代发展所致。

    没办法的事儿。

    但是,她管不了别人,却能让自己家不会出现这些。

    也幸好当初顾妈妈只是那么随口一说。

    不然的话,估计陈墨言真的要和顾妈妈翻脸了。

    挂了儿子的电话。

    顾妈妈当着顾爸爸的面儿直接就哭了,“你说说你,你这是想要做什么啊,咱们有病就治病啊,你这个样子你是想要做什么啊。”说来说去的,顾妈妈就那么几句话,她是真的被吓到了,医生说的可是癌啊,这得了癌的,能有几个治好的?

    别看老两口平时里头吵吵闹闹的。

    说到气头上,红眼的时侯也是恨不得对方马上在自己跟前消失。

    可是这当真要是真的有事儿……

    想想以后身边就要没这么一个人了啊。

    没人和她一块唠叨,没人和她一块吃饭做事,没人在她发脾气的时侯默默的听她发牢骚。

    顾妈妈是即气又害怕。

    那么大年纪的人了,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老顾啊,咱们去治好不好?这市里头治不好的咱们就去大城市,去帝都,咱们去找言言吧,还有安子,帝都那可是天子的地方啊,那么大的城市呢,咱们儿子不是说了吗,全国最好的都在那里呢,咱们去那里找好医院,找个好医生肯定能治好你的,啊?”

    “治什么治,不治了啊。”

    顾爸爸一脸倔强的摇头,“我这都一把年纪了,两个脚后跟都要嗖着进士的人,有什么好治的啊,再说了,这病,你看几个人能治好?”白花了那么多的钱,到最后人也没治好,钱也没了,儿媳妇有钱也不能这样花。

    “你啊,别哭了,跟着我没过几天好日子,倒是让咱们儿子孝顺,找了两个好儿媳妇……”

    说到这事儿上。

    顾爸爸是真的觉得骄傲,儿子好啊,找的儿媳妇更好!

    看看,要没有两个儿媳妇,自己老两口能过上这么好的日子吗?

    他看着顾妈妈,“以后我撑不住的时侯,再让孩子们回来……”

    顾爸爸不想自己客死他乡。

    连最后的魂儿都回不了这片故乡。

    可是,他也舍不得两个儿子,还有孙子什么的啊。

    能不死的时侯,谁不想好好的活着?

    可惜他这病……

    “我也没啥别的想法,就是临走前啊,咱们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让我见上一眼就行。”

    顾爸爸看着顾妈妈,说两句话累的直喘粗气。

    “行了行了,你什么都别说了,我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私心里头,顾妈妈对于顾爸爸这病也是心里头没底儿的很。

    怕的很。

    这事儿直到马婶儿过来。

    她不过是一个月左右在城里头没过来,这人怎么就瘦成了这样儿?

    一听顾妈妈哭着说完话,把马婶儿给气的啊。

    当着顾妈妈的面儿把顾爸爸给骂狠了。

    最后,她想也不想的站起了身子,“嫂子你准备一下,我这就去打电话,明天就去帝都。”

    人生了病怎么可能不治?

    别人家里头没那个条件儿还治呢。

    她们家这不缺钱吧。

    她看着顾爸爸直接道,“哥,我知道你心里头是为着孩子们好,可是你怎么不想想这事儿要是真的传出去,大轩他们几个怕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啊。”放着个生了重病的亲爹不管,自己在外头有再多的钱有什么用?

    村子里头的口水都会把他们给淹死的。

    马婶儿知道顾爸爸的心结儿,故意用这话扎他,“你到底是想几个孩子过的更好,还是想让他们被村子里头的人瞧不起啊?哥你可别忘了你还有孙子孙女儿呢,让他们知道自己的爹妈不给生重病的爷爷治病?”

    “他们长大后会怎么想?”

    “和他们有什么关系,这是我自己决定的……”

    “可是外头那些人不会这样想的。”

    顾爸爸,“……”

    顾妈妈在一旁听的是双眼发光,“对对,这话说的对。”她之前怎么就没想到这些话呢?

    看着马婶儿,顾妈妈满眼的感激。

    “你就听咱妹的话,咱们去给孩子打个电话,然后去帝都好好治。”

    顾妈妈一边说一边抹眼泪,“咱们这地方不是小嘛,这万一是医生说差了话呢,不是电视上都说了,好些个误诊吗,还有,再说了,就是真的,这帝都的医生好啊,条件也好……”

    “那咱们先去市里查查。”

    最终顾爸爸还是松了口。

    想想,自家妹妹的话也是对的。

    他不能好心办坏事儿,让自己的儿子孙子被村子里头的人瞧不起。

    “对对对,去市里头查查,说不定只是那个医生看错了。”

    顾妈妈猛点头。

    当天晚上,马婶儿回到家是翻来复去的睡不着觉儿。

    把个马叔都给折腾的跟着没了睡意。

    他翻身坐了起来,“我说你翻来复去的想什么呢,不是都和你说了,要是和他们处不好,咱们以后就不去了。”马叔说的是自己的儿子媳妇,虽然儿子是自己的,可是现在儿子也老大不小的,娶妻生了儿子,有了自己的小家,有了自己的心思疏忽他们老两口都是正常的。

    大不了他们以后自己过。

    “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别把这些事情想太重,儿子大了不听话了,咱们就当没这个儿子好了。”

    这话也是马叔嘴上说出来安慰自家老伴儿。

    他是生怕马婶儿因为憋屈而把自己的身体给气坏了什么的。

    倒是顾妈妈,白了他一眼也跟着披衣坐了起来,“我哪里是为了他们啊,是我大哥。”

    “大哥怎么了,难道和嫂子又吵架了?”

    之前那两年因为顾妈妈娘家侄子的事儿闹了不少的风波。

    马叔自然多少有所耳闻的。

    这会儿一看自家媳妇这状态,还以为那老两口又闹了起来,不禁有些好奇,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不是大嫂,是大哥,好像是生病了,而且,医生说说好像是癌……”

    这话把马叔吓了一跳。

    仅余的几分睡意都给跑了个没边没影的,“我说这话可不能乱说啊,大哥那身子好好的啊,咱们不是上个月临走前还看过他?这怎么一个月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医生瞧错了吧?”

    “我也是这样说的,可是你没看到大哥那状态……”

    “整个人瘦的啊,眼都佝了进去……”

    “我瞧着是觉得心冷了不少,这万一的……以后大嫂可怎么办啊。”

    “别乱说,现在这医术发达的很,怎么可能会出事?”

    马叔看着马婶儿劝了几句,最后又问,“那大轩他们怎么说的,大轩部队上回不来,安子怎么也没来接人?”

    不管怎样,接去大城市好治啊。

    马婶儿听到这里忍不住苦笑,“我那个大哥,怕他真的得了这病乱花钱,所以,宁活没让嫂子说。”

    这也就是她离的近,想着一个月没过来了,过去了一趟。

    不然的话,怕是她都不知道。

    更何况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几个孩子?

    “这怎么能成,你可得好好的劝劝大哥,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能不和孩子说?”

    别说几个孩子孝顺的很。

    就是真的不孝,这事儿也得和他们说!

    要是真的到了最后才告诉他们。

    以着那两个孩子的心性,这孩子得多难受?

    “我已经说了,我哥答应明天去市里再复查一遍,他虽然没说,我瞧着那神态呀,怕是一心想着说不定是咱们这边的医生弄错了呢。”说到这里,她忍不住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说,这事儿要是真的弄错了该多好?”

    “别想了,即然明天去医院,那你好好休息,明天一早咱们陪着一块去。”

    “你也去吗?”

    马婶儿看了眼马叔叔,想了下摇摇头,“我哥这两天的情绪很不好,人多了不知道他心里头又会胡思乱想什么,明天反正就是个复查,你还是先别去了,我和我嫂子一块去。”

    “我不去,你们两个女人要扶着人,还要去拿药挂号的,能行吗?”

    马婶儿想了想,还真的是这个理儿。

    决定了两人一块跟着去。

    马婶儿便强行躺到了床上,只是脑子里头和放大片似的。

    一直不停。

    到最后天快亮了才咪了那么一会儿。

    也就是那么一会儿,她忽的一下坐了起来,“现在几点了,糟了,大嫂他们怕是要等急了……”

    “不急不急,才六点半。”

    马叔从外头走了进来,“你赶紧去洗把脸,换个衣服喝完粥咱们就走。”

    “行,你先去吃,我这就来。”

    马婶儿一边换衣服一边说话,眼看着马叔要走出去,她又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老马,我把上次丫头留下的存折拿在身上了啊,这万一的,我老是不放心。”虽然说大哥大嫂不差什么钱,可马婶儿还是想拿着。

    当然,得和自家老头子说一声。

    “嗯,你都拿着,看看要不要马上住院啥的。”

    马婶儿草草的吃了几口,推下饭碗都没来得及洗,拽着马叔就去了顾家。

    顾爸爸才起来。

    被顾妈妈给仔细的收拾了一回。

    比起昨天马婶儿瞧着,气色算是好了些。

    只是马叔昨天没看到啊,一眼看到顾爸爸,忍不住心里头吃了一惊,“大哥,你这……没事的,咱们赶紧去医院,然后给安子他们打电话,帝都那边医生好,技术也好,不管什么病啊,肯定都能治好的。”

    “你们两个来了?”

    顾爸爸的声音很是虚弱,说一句话断断续续的,“我都说了不看的……”

    “什么不看,咱们要孩子是做什么的,他们小时侯咱们养着,现在老了,不时不靠他们什么,这生了病,身体不舒服了,让他们照顾几天,陪着看看病又怎么样了?”马叔故作生气的开了口,“要是我啊,谁敢嫌弃我,看我不打断他们腿。”

    “你倒是想打,你有那力气吗你。”

    马婶儿白了眼自家男人,却是笑着看向了自家大哥,“哥你放心吧,咱们家的孩子可都是有良心的。”

    几个人一块出发去了镇上。

    坐车直接去市里。

    折腾了大半天,顾爸爸中午都没撑住,躺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就累的睡了过去。

    顾妈妈看着这个样子的老伴,眼泪噼哩啪啦的掉。

    马婶儿瞧着心酸的,“嫂子你别担心,我哥肯定不会有事的。”她想了想,趁着马叔使了个眼色,“你陪着嫂子在这里,我去下洗手间啊。”说出去洗手间的马婶儿一路打听着,直接溜到了那个之前看病的医生办公室。

    医生正低头看片子呢。

    听到有人敲门,便放下了手里头的片子,“进来,这位大嫂你有什么事情吗?”

    “那个,那啥,俺是顾家村的,就是之前做检查的那个姓顾的病人,对对,就是顾大壮,啥,俺是他什么人,哦哦,俺是他妹妹,亲妹妹,医生啊,俺大哥他他没事吧?”

    别看之前顾妈妈对着顾妈妈和顾爸爸两人安抚的话说的理直气壮的。

    可真的站到医生跟前。

    顾妈妈觉得自己这心里头啊,扑通扑通的。

    可害怕了。

    她看着医生看向她,紧张害怕的都想拔脚走人。

    要是大哥真的得了癌……

    她有点不敢去想下去。

    “你就是顾大壮的家属啊,我正想找你们过来……”医生的眼神多了抹怜悯,他转身从身后的格子柜拿出一份资料,低头翻看了一遍,抬起头看着马婶儿语气有些沉重,“是胃癌,而且,根据他这次拍的片子,应该是胃癌晚期,最起码在我看来,没什么继续治下去的必要了……”

    马婶儿听到这话后眼前直冒金星。

    腿一软,直接就瘫到了地下。

    只是,门口比她更快,摔的更重的却是顾妈妈。

    也是巧了,马婶儿这一走吧,刚好有两个女孩子经过,其中一个说去问下医生情况,顾妈妈低头看着还在睡的顾爸爸,心里头有些忍不住,想了又想的,就和马叔说了一声,她则随便寻了个理由找到了医生办公室。

    没想到刚想敲门就看到站在里面的马婶儿。

    然后,还没听两句呢,就听到医生嘴里头的话。

    不用治了……

    她不知道什么晚期早期的。

    可是她就听到医生说的最后一句话,没有继续治下去的必要了……

    顾妈妈的心当时就拔凉。

    整个人似是被人丢到了冰窟窿里头,冰冷冰冷的。

    她手脚并用的爬起来,几乎是跌跌撞撞的冲到医生跟前,“医生,医生,俺们家老头子不能没啊,医生求求您,我们家有钱,我们拿钱,不管花多少钱我们都拿,我们只要人啊。我们要人……”

    当着医生和马叔的面儿。

    顾妈妈哭的一踏糊涂:一把鼻涕一把泪,和个孩子似的。

    医生心生同情。

    可是,看着顾妈妈和一脸惨白的马婶儿,他却只能用更加理智的情绪开了口,“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可是,他的病已经到了晚期,哪怕是花再多的钱都没什么用的,当然,或者能让他多拖上一段时间,可是,同样的,他的痛苦也会更加的多……”到了最后的最后,化疗什么的各种的痛苦,还有身上各处转移病灶的痛苦折磨。

    那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住的。

    顾妈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马婶儿也是双眼通红,走过去扶住顾妈妈,“嫂子,嫂子你别多想了啊,大哥肯定会没事的,咱们去帝都,言言不是认识好多国外的人吗,咱们去找好医生,肯定能治好大哥的。”

    身后的医生张了张嘴,想告诉他们,哪怕真的去国外治,这病也没什么希望。

    与其到处的折腾病人。

    还不如让他保持最后心情的平稳……

    可是,看着顾妈妈和马婶儿两个人的样子,他把这话又硬生生咽了下去。

    长廊上。

    顾爸爸还在睡。

    马叔远远的看着姑嫂两个人互相搀扶着走过来,他正想说话呢,一抬头看到两人难看的脸色。

    还有顾妈妈那满脸的泪。

    马叔忍不住心头咯噔一声,他回头看了眼躺在长椅上睡的沉沉的顾爸爸。

    嘴唇张了张,硬是没敢问出声来!

    心却是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帝都。

    顾薄安今天休息,正在家里头陪着女儿玩,接到了马婶儿的电话。

    啪,电话直接摔到了地下。

    他爸……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