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83章 这一关不好过
    陈墨言开着车子的手一抖。

    差点把方向盘打到人行道上去。

    好好的怎么就不见了?

    打顾薄安的电话没打通,她也顾不得多想,赶紧开车往医院那边赶。

    幸好这一路上遇到的都是绿灯。

    不然的话陈墨言不知道自己得闯几个红灯!

    明天怕是要被交警点名了。

    车子开进医院。

    陈墨言提着保温饭盒往电梯里头冲。

    病房。

    几个护士也是一脸的着急,正在各处的找。

    看到陈墨言过来,都是不好意思开口。

    “怎么回事,我爸呢,好好的怎么人没了,还有,我们这里不是有人在照看吗?”

    “那位顾先生去了趟洗手间,我们护士刚好换班,有个小护士一时说漏了嘴,刚好说到顾老先生的病情,没想到他当时追着我们问了不少的事情,我们也是没敢多说啊,我们我们还安慰了他好一通,他也和我们说没事了,会积极配合治疗的,可谁知道这一转头人就自己从病房里头走了?”

    有个小护士急的都要哭了。

    应该是她交班的时侯发生的事情,又着急又害怕。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哪还有什么心思在这会儿追究责任?

    也不敢和顾妈妈说。

    只能让这些护士帮着找,然后,她又给顾薄安打电话。

    好在这次打通了。

    顾薄安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嫂子你在那里等我,我这就回去。”

    “对了,爸在我这。”

    听到顾薄安这么说,陈墨言提到嗓子眼儿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回去。

    不管怎样,人找到就好!

    陈墨言这会儿也有心思和护士好好说话了,“你们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不是都和你们交待了,有什么事情只管着给我们家属打电话,不能告诉病人不能告诉病人,可你们倒是好,这才多大点功夫,直接就把我们病人给吓的跑出了医院,你说如果我们去投诉,你们这些人会是什么个结果?”

    “陈,陈小姐,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我不该着急回家就把那些话都和病人说了,真的,您要是去投诉我我也认了。”

    “小丽,你也是有原因的,你和陈小姐说说……”

    “不用解释了,这事儿就是我的错。”

    被称为小丽的护士摇摇头,一脸的真诚,弯腰对着陈墨言鞠了一躬,“陈小姐,您要是生气的话,您可以去投诉我,我绝不会有二话的。哪怕是被开除,也不会怪您的。”

    “小丽你疯了,你开除了你家里头怎么办,你儿子怎么办?”

    “许姐你不用再帮我说话,这事儿真的我的错。”

    陈墨言扬扬眉,看向那个一脸着急的许姐,“她是什么回事啊,要是你们能说服我,今天的事情我就不再说什么,相反的要是你们上头的主管听到了,问起来我还会帮你们压下来。”

    “陈小姐,她儿子生病感冒,她妈妈摔倒了,她是急着回家去看老人才出了错的……”

    “是我们的错我们承认,可是陈小姐,还请您再给她一个机会。”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不置可否的笑笑,“不是说家里头有事吗,你还是先回去吧,这事儿等我改天有空了再说。”

    “那那,陈小姐谢谢您,我就先回去了啊。”

    小丽一听陈墨言这话,眼底闪过一抹感激,转过身朝着陈墨言行了一礼,撒腿朝着电梯处跑过去。

    电梯门打开。

    顾薄安扶着一脸惨白的顾爸爸走出来。

    小丽被吓了一跳,又想也不想的就要认错,陈墨言已经走了过来,“行了,你赶紧走吧,爸,我扶您。”

    “谢谢陈小姐,谢谢您。”

    电梯合拢。

    小丽的身影消失。

    陈墨言扶着顾爸爸一步步的回房。

    她把保温桶打开,拿了勺子喂顾爸爸喝汤。

    却是一字不提之前的事情。

    仿佛,她是真的不知道那件事情。

    小半碗鸡汤喝下去。

    顾爸爸再也撑不住,胃里头难受。

    一脸的冷汗。

    陈墨言赶紧把东西放到一侧,帮着他擦汗,拍背,“爸别急啊,医生可是说了,您这病不用吃太饱,咱们多餐少吃,吃那些营养的,把您的身子补的啊,倍棒倍棒的……”

    “言言啊,爸这身子啊,是好不了了。”

    “爸想不治了,你看行不行?”

    对上顾爸爸一脸的绝望,陈墨言扑吃一笑,“爸,我原以为只有咱们家里头几个孩子怕生病住院打针看医生,原来您这么大个人也怕啊,这事儿我可算是找到源头了,原来几个孩子都随了您啊。”

    “我这怎么能和他们几个一样。”

    “爸这病可是治不好的,别这样说孩子。”

    顾爸爸可不想让几个孩子沾到身上任何半点的病气儿。

    哪怕是说说也不行!

    眼看着顾爸爸还要闹着出院,陈墨言最后只能把顾薄轩搬出来,“爸要不这样,您看呢,这几天我是一直联系不上顾薄轩的,你说他要是知道您生病了却不住院,说不定还以为我是不舍得花钱,不想给您住院,到时侯我们两口子不是得闹么,这一闹,肯定要吓坏孩子的啊,您舍得您的几个心肝孙子孙女的吗?”

    “肯定是不舍得的吧。”

    “咱们这样,您呢,先就安心住着,顾薄轩也就这几天就会回来啊,要是真的不想住,咱们到时侯再大家一块商量,好不好?不过爸啊,这几天住院您可一定得好好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啊,可不能人家随便说几句话就又心里头想东想西的,最后更是直接让我们找不到人。”

    “爸您不想想,人家那些没钱的人生了重病,砸锅卖铁的都还要治。”

    “咱们家真心不缺这几个治病钱。”

    顾爸爸知道自己这会儿肯定是出不了院的。

    也只能点头答应陈墨言的提议,只是自己却还是嘀咕着,“这谁会嫌钱多嘛,再说,咱们家不是娃娃多嘛。”他这一病,花那么多的钱病还治不好,何必白白浪费这个钱啊。

    到时侯都留给他大孙子二孙子三孙子孙女的。

    多好?

    陈墨言知道顾爸爸这个心思,可却是不想苟同:

    要是连治病的钱都舍不得花。

    一心只想着留给儿孙的话。

    陈墨言可是觉得这样的活着没意思啊。

    好不容易安抚住顾爸爸。

    又喂了顾爸爸喝了些东西,顾爸爸的精神就有些撑不住。

    顾薄安扶着他躺下,没一会就睡了过去。

    病房外头。

    顾薄安是想想都觉得后怕,“也幸好是我跑的快,不然的话,都不知道去哪找人去。”

    他爸要是存心的不想治病不想让他们找到。

    诺大的帝都想要寻个人,大海捞针。

    “爸的心情有点不稳,好好盯着点吧。这几天辛苦你。”

    陈墨言看着顾薄安想了想,问他,“要不要请个护工?”

    “先不用,我能撑的过来。”

    顾薄安想了想,摇摇头,“我妈估计在家里头忍不了几天的,说不定今天晚上她就要嚷着要过来,到时侯我和她换班就行,只是家里头的事儿,还有送饭张罗这些,怕是得麻烦嫂子你。”

    “一家人别说两家话。”

    陈墨言再次开车回到家。

    就看到顾妈妈正坐在院子里头哭。

    小花等几个人围着劝呢,个个都是一脸的束手无策。

    看到陈墨言回来,小花和齐阿姨等人都是暗自松了口气。

    “言言姐,你回来了?我舅舅吃东西了吗,他还好吧?”

    “挺好的啊,爸还说齐阿姨的手艺好像又好吃了不少呢,还说这是他喝过最好喝的鸡汤。”

    陈墨言笑呵呵的走过来,把手里头的保温桶递给小花,自己则凑过去坐到了顾妈妈的跟前,

    “妈,你可是大人了啊,不会是才一离开我爸就想了吧?”

    顾妈妈倒是被陈墨言这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下一刻她拉着陈墨言的手,再次哭了起来,“言言啊,你爸这病,都怪我啊,都是我的错,是我没能照顾好他,都是我的错啊,我现在想想,我真是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妈你可别这样说,没有人愿意自己的亲人生病的,您也不想,爸也不想,咱们谁都不想的啊。”

    “是啊舅妈,这事儿真的不怪您。”

    小花等人七嘴八舌的劝着。

    顾妈妈却是一个劲儿的摇摇头,“不是的,你们不知道,之前医生不是说了吗,送来的太晚,发现的太晚,你爸他啊,之前好久就和我说胃不舒服,我老是以为他是消化不好,就随便的给他些消食片吃,他有几回还嚷着疼,可是转头又不疼了,我也只当是一般的胃疼,还骂他不好好吃饭,他不胃疼谁胃疼……”

    “花儿啊,言言,要是我早早的重视这事儿,带着你爸去医院做个检查,说不定就能早发现了啊。”

    要是真的能早发现。

    不就能治好了了吗?

    这事儿啊,都怪她!

    越想越觉得懊恼,顾妈妈恨不得捶死自己,抬手在自己脸上左右开工扇了好几个耳刮子。

    把陈墨言等人吓了一跳。

    都没来得及拦下。

    还是小花赶紧把顾妈妈的手给抱住,“舅妈舅妈您别急,这事儿真的不怪您,没有人会怪您的……”

    农村上了年纪的老人不都那样么?

    觉得哪里不舒服了,随便找点药对付下。

    头疼就吃止疼的。

    感冒咳就吃个消炎的……

    这事儿怎么能怪顾妈妈一个人?

    顾妈妈抱着马小花,哭的晕了过去。

    陈墨言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心头沉甸甸的:

    这一关,不好过呐。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