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爸爸的病基本就是定了下来。

    再也没什么好确诊的。

    而且,陈墨言不甘心,哪怕是为自己以后的日子能过的更加舒心些呢。

    她也再一次尽力的出现在主治医生的跟前。

    只是,几次的谈话过后。

    主治医生很是明确的告诉她,没办法!

    事实上陈墨言找主治医生也是死马当成了活马医。

    她也曾联系了国外的几个专家,把顾爸爸的病情资料发给他们。

    本来她都想好了,哪怕这些人说还有多少多少的希望。

    她也会让人带着去国外治。

    顾爸爸好好的活着,对顾妈妈来说太重要。

    对她也重要啊。

    想想顾爸爸万一真的没有,顾妈妈一个人熬着熬着的。

    会不会性子更加的不好相处?

    难道她要和婆婆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

    平时谁也看谁不顺眼?

    想想这样的日子陈墨言就觉得心头发麻。

    怕啊。

    可惜,很多事情并不是你努力或是有钱就能如愿的。

    就比如顾爸爸的病。

    真的就是没救了。

    换句话说,这是老天爷要把你给收了。

    没办法的事儿。

    顾妈妈守着顾爸爸的时侯还好。

    这人中了,一旦离开顾爸爸,整个人彻底陷入完全的惶恐和自责当中。

    甚至有两回坐在那里自己抽自己的耳光。

    顾薄安都发火了。

    可是没办法,她这个婆婆是真的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绪当中。

    整天逮着人就念叨,都是她的错,是她没照顾好顾爸爸……

    面对着这个样子的顾妈妈,陈墨言等人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能是照顾担忧顾爸爸之余,再分出些心思放到顾妈妈的身上。

    这天早上。

    顾妈妈看到去送饭的顾薄安和方小满,忍不住眼圈一红,又拽起了顾薄安的手,“二安啊,都是妈不好,是妈没照顾好你爸啊,你爸他以前老是嚷着胃疼,我就说一个大男人,随便吃点止疼片就好了啊,这有什么好疼的,他就吃止疼片,安子啊,都是妈的错,要是妈早早带着他去医院多好啊。”

    “安子啊,妈没脸见你们啊。”

    “妈,都说了多少遍了,你不要老是这样,你这样子对我爸有什么用?”

    顾薄安的语气里头多少带了几分的不耐烦。

    倒不是他不孝还是什么的,他妈这见人就拽着念叨的,已经念叨一星期了。

    翻过来复过去的就那么几句话。

    听的耳朵都要起茧了好不好?

    还有,这些事情他们都说了不怪她,不怪她。

    现在他爸这样的情况,眼看着人不知道哪天就要没的。

    他妈就不能别再添乱吗?

    顾薄安的情绪有点不好。

    一想到他爸差不多就要这样没了……

    再看看顾妈妈这个样子。

    他恨不得朝着她吼,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要是早知道……

    早知道啊。

    可是这个世上谁又能早知道?

    更何况,农村的人,本来就是头疼脑热的随便吃几个药片的事儿。

    哪里就知道会是这种病?

    他用力吸了口气,让自己的情绪缓下来,“妈,我进去看看爸,你和小满在这里说会话啊。”然后他头也回的推门进了病房,身后,顾妈妈泪眼汪汪的,“小满啊,你说安子他是不是怪我,是不是怨我啊?”

    “怎么会呢,妈你真的想多了。”

    方小满心里头很想冲进病房把顾薄安给拽出来。

    然后好好的和他妈解释一番。

    省得自己的耳朵被婆婆祥林嫂式的念叨给凃毒。

    可惜到最后她只能坐在这里,一脸带笑的劝着,哄着顾妈妈。

    到最后,顾妈妈看着方小满突然笑了笑,“小满啊,你和言言你们两个都是好孩子。”

    被自家婆婆这么一夸。

    方小满突然就有点不好意思了起来,脸红红的,“妈,言言是很好,我可没那么好。”

    “你和言言两个人啊各有各的好。”

    “是我们老顾家的福气。”

    然后,顾妈妈站起身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走进了病房。

    把个方小满都给夸怔了。

    她婆婆这是几个意思啊?

    不过方小满也就是随意的想了想,然后,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顾爸爸住院的第七天。

    顾薄轩风尘仆仆的赶回来。

    连家都没回,直接就进了医院。

    看着瘦的不成人样的亲爸,饶是他这个军中铁汉,也忍不住鼻子一酸。

    “爸,我来晚了。”

    “晚什么晚啊,你那么忙回来做什么,我啊,就是这病有点难治,医生都说了,多在医院住段时间就会好的。”这是几个医生和顾爸爸说的,不知道顾爸爸是真的相信了,还是自己也在欺骗自己,反正他现在别人一问就是这样的说词,没想到也和顾薄轩说了一遍,然后他笑了笑,摇摇头看向了站在顾薄轩身边的陈墨言。

    “就是这几天啊,累坏了你娘和言言她们几个。”

    “哎,我就说我这把老骨头啊,还治什么治,活到什么时侯算什么时侯呗。”

    “你娘她啊,就是女人,头发长见识短。”

    顾爸爸说这些话的时侯时断时续。

    带着浓重的喘粗气声。

    顾薄轩看的心里头直发冷,他爸这情况,简直是不能再差!

    强忍着心酸,他看向陈墨言,“言言,你和妈回去歇着,我今天在这里陪着爸。”

    “行,那我晚上给你送饭。”

    顾妈妈有些不放心,陈墨言就笑,“妈,顾薄轩你还不放心啊,你和爸不老是夸他最稳重嘛,咱们就让他和爸在这里好好的说说话,妈你回家好好歇半天,睡上一晚,明天一早我再送您过来。”

    “是啊,回吧,回去吧,我好着呢。”

    顾爸爸朝着顾妈妈笑,又摆着手朝病房外头撵她,“回去好好歇一觉,看你那眼都佝了。”

    “那,那我就回了啊。”

    顾妈妈是一步三回头,依依不舍的,“大轩啊,你记得你爸不能多吃什么,除了流食水果也不行,还有,两个小时一换药,到时侯护士会过来的,还有,挂水的时侯你可别睡着了,会回针的,不好,还有……”

    她站在病房门口念念叨叨的不肯离去。

    好像她这一步跨出病房的门。

    自己就将再也见不到自己身边相伴大半辈子的老伴似的。

    最后,还是陈墨言把人给劝走的,“妈你就放心吧,顾薄轩啊肯定会把爸照顾好的,您要是不放心的话咱们晚上打电话就行,还有,明天一早咱们就过来……”顾妈妈这几天的精神是一天比一天的差,到现在也就是一个强撑,是得好好的休息休息。其实陈墨言心里头也清楚,哪怕真的把顾妈妈劝回家了。

    自己公公这个样子的躺在医院里头。

    顾妈妈能安心的睡,安心的歇着才叫一个怪!

    不过,相较于医院,自然还是家里头舒适一些的。

    车子上。

    顾妈妈还是一个劲儿的犹豫,“言言啊,要不,我还是回去吧?”

    “你看大轩这才回来呢,你们小两口也得好好的说说话不是,可不能因为我和你爸耽搁了你们两个啊,言言,你快把我送回医院去吧?”她坐在副驾上,满嘴的念念有词,一会这个一会那个的,反正就是脑海里头绞尽脑汁的想要寻找回去医院的理由。

    陈墨言也是无语了。

    还好,最后把四个宝搬了出来,才让顾妈妈提着一颗心回了家。

    吃饭睡觉。

    顾妈妈整个人都是心不在焉的。

    等到四小只睡着,陈墨言在院子里头和齐阿姨说话的时侯。

    顾妈妈睡的客房突然门被人自里头打开。

    “言言,言言,我刚才梦到你爸了,他说他要走了,让我不要再去找他,不行不行,我这心里头扑通扑通直跳,你还是把我送回医院去吧。”顾妈妈两只鞋子都是穿的反的,身上的衣裳也是扣错了两粒扣子,双眼泛着幽芒,紧紧的盯着陈墨言,大有她要是不送她回医院,自己就走回去的架式。

    齐阿姨叹了口气,“行了,那你就送吧。”

    瞧着老太太这模样儿。

    就是人在家里头,这心也是早早飞到了医院啊。

    想想也是,自家老伴病成了那样儿,眼看着有今天没明天的。

    换成谁也不会踏实睡好的。

    “那妈你先去换身衣裳,我去拿车钥匙去啊。”

    趁着顾妈妈进屋,陈墨言进屋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当听到他妈这个情况时,他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下,

    “那就辛苦你一下,把人送过来吧。”

    “路上开车小心点儿。”

    陈墨言挂了电话,拿着车钥匙走出来,顾妈妈已经在院子里头等着。

    看到她出来,她想也不想的朝着外头走。

    还催着陈墨言,“言言快走啊,我这想想刚才那个梦我就心里头发慌,总觉得好像你爸有什么事儿似的……”

    “妈,梦都是反的,您忘啦?”

    陈墨言上前劝着,身后田子航披着衣服走出来,“我和你们一块去。”

    “爸,不用了,我可以的……”

    “行了,走吧,我过去看看亲家。”

    田子航可是昨天白天才去看过的人。

    这会儿去看什么亲家啊。

    不过就是想送她过去。

    陈墨言默默的点了下头,“那爸你在这里等着,我去开车。”

    晚上十点多。

    车子平稳而急的朝着医院驶过去。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