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93章 最后,幸灾乐祸
    田子航的预料很准。

    几乎在顾爸爸回到老家的第二天,都还没等到顾薄轩和陈墨言两口子准备回来。

    措手不及的。

    顾爸爸的病情再次恶化。

    而且是那种一发不可收拾的那种。

    顾家人直接把人送到了市医院,可是人家医生一看直接就推了。

    这人不行了。

    让回家准备后事。

    顾妈妈当时就嘴里头发苦,两眼一黑的晕了过去。

    醒过来,她抱着顾爸爸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死活不肯出院。

    都这个样子了,顾薄轩兄弟两个自然依着顾妈妈的话。

    人家医生能说什么?

    只能是尽人事的给安排病房,上各种的医疗设备。

    陈墨言都和医生明说了:

    我们就没指望着你们把人给治好。

    就是尽自己儿女最后的一点心。

    她想的很明白,别说她真的不缺这个钱,就是手里头没有,借也得花!

    瞧瞧老太太现在那个情形。

    估计谁肯开口建议要把顾爸爸带回去,她得和人拼命!

    心里头有些酸。

    事实上她自己瞧着这一幕,心里头挺同情顾妈妈的。

    一辈子的夫妻啊。

    相处了这么些年,如今一个乍然离世……

    就是换了自己,她也受不了的。

    扭头看了眼眉眼里头全是倦意,却依旧神色平静的交待着诸事种种的顾薄轩。

    她的心头稍稍安慰了几分。

    和医生又说了些话,让他有什么药尽管的用。

    即然都住了进来。

    那就能拖一天是一天吧。

    事实上人家医生都和顾薄轩他们几个说了,顾爸爸这样的治疗也不好受的。

    加上他全身各种的病灶转移。

    他自己的痛苦很重很重。

    还不如就……

    可是,顾家兄弟两个没有一个吭声。

    陈墨言和方小满是绝不会拿什么主意的。

    只有一个顾妈妈很强硬:活着一天就得住院,就得治。

    你们要是不给住,不给出钱?

    那我就去卖房子去,我卖血去!

    这话是顾妈妈的气话。

    可也绝对是她心里头的真心话。

    陈墨言觉得自己宁愿花钱买安心!

    马婶儿这个当妹妹的自打他们回来后,那几乎是整天的待在了顾家。

    看到自家哥哥这个样子。

    她也是哭的双眼通红,拉着顾妈妈艰难的劝着。

    可是每每说着说着两个女人都抱头痛哭。

    背着顾妈妈,马婶儿红肿着眼圈找到了陈墨言,“言言呀,我知道这事儿难为你们了,你们爸爸这个样子,这种病肯定花了不少的钱,我们家呢也没啥钱,就那么两万块我都给你拿来了,你妈她坚持要住在最后,咱们就圆了她这个心,也免得她以后的时侯后悔……”

    这个以后。

    自然是指顾爸爸没了以后的时侯。

    她是觉得自己不忍心啊。

    一想到哥哥走了,嫂子却要时刻活在后悔自责当中。

    她就心疼!

    是,马婶儿也知道,这钱花出去,那肯定就是白花的。

    人是绝对留不住了的。

    说句不好听的话,这钱花出去还不如拿出去放在水里头呢。

    放水里还能听到个水响,看个水漂。

    可是这些钱那就是全都送到了医院里头。

    看都看不到的。

    到最后人还留不住……

    可一个这病人是她亲哥,二来,她和顾妈妈的感情挺好……

    “姑姑你这是做什么,这钱你快拿好了。”

    陈墨言抿了下唇,伸手把钱挡回去,“姑姑,我也不瞒你,是,我爸这病的确花了不少的钱,可是真的,这引起钱我们还拿的出来,真的……”她看着马婶儿一脸的真诚,“姑姑你还不知道我吗,我是那种为了面子就一声不吭的人吗,要是没这钱,肯定我早就和你们张嘴了啊。”

    “姑姑这钱是你和我姑父的棺材本钱吧?”

    “你还是好好的收着。”

    “等回头我这边真的缺了,再和您拿啊。”

    马婶儿一脸的狐疑,“真的不缺,有钱?”

    “不缺,有。”

    好不容易把马婶儿给劝走。

    陈墨言坐在医院一楼走廊的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树,心情难得好了两分。

    其实啊,好人还是很多的。

    不是吗?

    顾爸爸的病情再次恶化,这事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原本以为能撑上个几个月……

    但是这样一恶化,医生几乎说就在这段时间了。

    顾薄轩也好,陈墨言也好,肯定是都不能回去的。

    只是……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想了又想,最后还是问了出来,“爸这个样子,几个孩子怎么办?”

    她知道老人家的心思。

    肯定都是图个团团圆圆的。

    特别是农村这些即将逝去的老人,哪怕是临到最后的时侯。

    更是心心念念的想着儿孙都凑到一起。

    风风光光的送上一程。

    可是几个孩子都还在帝都啊,还那么小……

    陈墨言是有心想说,就别让几个孩子过来了吧?

    她们这当儿子儿媳妇的在就好了啊。

    而且这孝不孝,顺不顺的,真的不在这种事情上啊。

    可是这走的不是她自己亲爸。

    她有点说不出这口来。

    当然,问顾薄轩也不是想着让他主动开这个口。

    然后她好顺势不去接几个孩子啥的。

    就是想着,和顾薄轩商量下,要是真的让孩子过来,是什么时侯去接。

    谁去接还是怎么的。

    陈墨言这话说的顾薄轩一怔。

    他抿了下唇,想说怎么就到那个程度了呢。

    他爸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嘛。

    说不定这次就能出现奇迹,真的能撑过来?

    可是!

    抬眼,隔着病房门看到全身插满管子的顾爸爸,再想想他这两天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得睡二十个小时。

    余下的四个小时里头还得有两个多小时是半睡半醒的糊涂着。

    他心里头就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真的,到时侯了吧?

    抿了下唇,他看了眼陈墨言,“你怎么想的?这事儿,要不要和爸还有爷爷商量下?”

    私心里头他自然是想自己儿子过来送老爷子最后一程的。

    可是几个孩子一直是田家的人照顾。

    他虽然是当爸的,可真的没尽过多少的心力。

    几个孩子还小。

    要是再被这样的事儿给吓到了……

    到时侯田老爷子再生气,生出个好歹的来?

    他揉着眉头,“这事儿你先别出声,我看看情形先……”

    “我晚点和妈商量下,说不定能……”

    顾薄轩虽然是是这样说,但是,两口子都心里头清楚。

    几个孩子啊,怕是这一趟肯定得过来!

    果然的。

    第二天寻了个空,顾薄轩才一开口,顾妈妈当场就跳了起来,“你什么意思啊你,顾薄轩,那可是你爹,躺在病床上要走的是你亲爹啊,现在你和我说这个,你是什么意思,你觉得你儿子小,你担心他们,你害怕他们怕,所以,你就让你爹最后的一程连个大孙子都没人送是吗?”

    “妈,我不是这个意思,几个孩子的确是小……”

    又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

    顾妈妈却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脸色铁青,“是你的主意还是言言的主意?是不是她这样和你说的,她不想几个孩子过来?要真是这样的话,妈去和她说,妈去求她,妈……”

    “妈!”

    顾薄轩的声音严厉,“你说什么呢,这事儿怎么又和言言有关了,是我想着和你商量的,你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把不好的事情往她们两个人身上推?”他嘴里头的她们两个自然是指陈墨言和方小满。

    顾薄轩看着他妈,眉头拧的死死的。

    他很不想这个时侯再多说他妈什么,让他妈更加的伤心。

    可是这样子下去,不行。

    “妈,言言什么都没说,她只会听我的,这事儿上就是我岳父和田爷爷也绝不会有二话的。”

    “妈你心里头都想什么啊,能不能别把什么坏事都想到言言身上去?”

    “我,我哪里去啊。”

    “还不是她,还不是她……”

    顾薄轩拧了下眉头,压着性子,“妈你有什么话直接说,别这样吞吞吐吐的。”

    “还不是她和你姑姑说你爸花了不少的钱什么的,我看着她呀,是恨不得你爸早点去。”

    “她也好省心省钱了。”

    说到最后的时侯,顾妈妈的声音里头带了哽咽。

    这不是亲生的,总归是隔着心!

    顾薄轩却是眉头紧紧的拧起来,“妈你听谁说的这话,我姑姑和你说的?”

    “我我……”

    “妈!”顾薄轩的声音有些严厉,他看着顾妈妈,“除非你说出这话是谁告诉你的,或者是你打哪听到言言这样说了,不然,我就会以为是妈你自己胡乱瞎想的,会以为你是故意针对言言……”

    “谁说我故意针对言言了啊。”

    “是,是那天我去洗手间,看到,看到你姑姑给她拿钱了……”

    要不是大儿媳妇和自己小姑子说什么花钱太多的话。

    自己小姑子怎么可能会拿钱给言言?

    她把这事儿说了,看着顾薄轩的眼圈通红,“妈知道你爸这病是个拖累,花了也不少的钱了,可是儿子啊,这病也不是你爸他想得的,你爸他还能活几天啊,她怎么能这样?”

    “妈,你可真是……”

    顾薄轩觉得自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妈这性子,怎么就一个不好老是爱瞎寻思呢?

    而且还偏偏是往不好的地儿想!

    深吸了口气,他看着顾妈妈一字字的道,“这事儿,姑姑和我说了,言言也和我说了,是姑姑怕你伤心,怕你没钱才主动把家里的两万块钱拿了过来,可是言言一分没收都退了回去……”

    “妈,言言不是那样的人。”

    “那,那是妈看错了?”

    顾薄轩摇摇头,没什么心思再去追究别的,“妈,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开口问,别再自己闷着头胡思乱想了,行吗?”她直接问出来,有什么说什么的,自家媳妇那性子也绝不会生气的。

    可是这样胡乱的想。

    想来想去的,不知道想歪到了哪里。

    说不定哪天这脾气就爆了起来。

    到时侯问题更大……

    “行,妈知道了。”

    顾妈妈泪眼汪汪的,“那,那大宝他们几个……”

    “行了,这事儿我去安排。”

    顾薄轩看着他妈走进了病房,隔着门看了他爸半响。

    回过头,他进了医生办公室问了一些事情。

    晚上回到家。

    他看着陈墨言,“媳妇,我明天去接四个孩子。”

    陈墨言就知道会是这样的事情。

    心里头早就有了准备,也没什么意外的,“行,要不,还是我回去接吧?”

    “你一个人带他们几个我不放心。”

    顾薄轩把陈墨言抱在怀里头,“这边暂时有顾薄安在,也没什么事情,你这边有什么事情也能让姑姑搭把手,我回去也就一两天的事儿……”

    “那行,你回吧。”

    靠在顾薄轩的怀里头。

    陈墨言轻轻的嘘了口气,“我明天一早给爷爷打个电话,相信他不会拦着的。”

    虽然话是这样说。

    陈墨言心里头却是有点担心自家爷爷会扣着几个孩子不肯放。

    生怕他会觉得这是白事,会冲撞什么啥的。

    脑海里头还在想着怎么说服自家爷爷,顾薄轩却是一低头。

    重重的,带着几分力道的压在她的唇上。

    到最后,几乎是啃咬……

    两个人到最后也没做什么,没心情。

    躺在床上。

    顾薄轩抱着陈墨言,语气怅然,“我本来以为咱们的日子会越来越好,我以为自己这回的调令一下,爸妈过去帝都住的时侯也能一家团圆,可是没想到这个家里头注定是得少一个人。”

    之前是少他。

    现在,是马上要少他爸……

    “别这样说,爸这不是还好好的吗,哪怕是真的有那么一天,爸在天上也会看着咱们的。”

    “嗯。”

    陈墨言正想睡,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这次的调令下来了吗,不会再变了吧?”

    “不会,我那边已经交接好,之前没和你说,其实就是想给你们个惊喜……”

    本来,他想着把军区那边的事情全部处理好。

    回过头来自己能有半个月左右的休假。

    也是在家等调令下来。

    可是没想到,他这里还没回家,他爸这病就……

    揉着眉心,顾薄轩一脸的唏嘘:

    哪里有什么惊喜?

    分明就是惊吓!

    陈墨言伸手抱住他,“行了,别想了,明天一早你就去接几个孩子吧。”

    做为一个儿媳妇。

    她只能是这样决定。

    更何况,顾爸爸比顾妈妈待她好……

    次日天一亮。

    两口子和顾薄安一家三口随便吃了点东西。

    出门的时侯遇到了顾家二婶儿。

    看到陈墨言几个人,她下意识的心头一跳。

    想到了陈墨言上次那丝毫不犹豫的一脚。

    想到了上次顾薄轩处理他儿子媳妇时侯的那个眼神。

    她是本能的发悚!

    不过,下一刻她就想到了顾爸爸的情景。

    谁不知道顾爸爸这是要死了啊?

    这几个人这是回来奔丧的吧?

    你家里头再有钱怎么着,还不是得了治不好的病?

    要依着顾二婶自己说啊,她是觉得这可真是报应啊。

    可高兴可高兴了。

    不过,当着顾薄轩几个人的面儿,她还是有些不敢太过喜形于色。

    但是嘛,想到自己孙子白挨的那一场病。

    还有她们家被罚的款……

    顾二婶眼珠转了又转,故作一脸同情的看着几个人,脚步停在几人跟前,“哎,大轩二安,言言,小满啊,你们这是回来送你们爸的吧,你说说,这是怎么的回事吧,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突然得了这病呢,哎,大哥这还年轻着呢,怎么就说没就没了的呢……”

    “大轩二安啊,你们也别难过,这人嘛,生老病死的,谁都躲不过的。”

    可惜啊。

    你们那个没良心的爸却是注定要走在我们前头了!

    活该!

    再让你们那么有钱都不拉扯她们二房一把。

    明明在帝都开着大公司,出入开着一辆又一辆的车子。

    竟然都不想着帮她们家两个儿子找个好工作?

    这是老天爷瞧不过眼了吧?

    可真是,报应呐!

    顾二婶嘴上说着安慰的话,眼里满是得意,心里头却是满满的诅咒。

    她自以为藏的很好,却不知被对面几个人看的一清二楚。

    顾薄安气的脸都黑了,“好狗不挡道,让开!”

    ------题外话------

    明天补字数。这两天幼儿园放假,我带孩子,前天又做运动拉伤了肌肉,脖子疼的不能扭头。大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