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494章 最后一面
    顾薄安向来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哪怕这些年因为顾薄轩,这几年因为陈墨言的压制和看管而有所收敛。

    可是,这么一瞪眼,脸子一沉。

    身上多多少少的痞气,以及戾气还是很清楚的。

    他这么一瞪睛,顾二婶被吓的心里头扑通一跳,全身汗毛孔都有些竖了起来。

    勉强压着自己转身走人的心思。

    她朝着顾薄安几人挤出一副笑,“二安这这是做什么呢,我可是你二婶,再说了,我这也没说啥呀,不就是担心你们爸吗,好歹的我们喊他大哥也喊了那么些年的,你们叔可是一直担心着你们爸呢,这人听说回来又住院了?哎哟我说大轩,安子你们两个不懂事呀,好好的帝都待着多好啊,做什么就非得把人给送回来呢?”

    顾二婶是一边说一边眼朝着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身上使劲儿的瞟。

    就差没直接开口说,不会是这两个当儿媳妇的不孝顺吧?

    “二婶,你要是有那个时间不如回家去管管自己的两个儿子,他们现在,在咱们这村子里头怕是人见人厌吧?还有您那两个儿媳妇,我听说前几天还对着您和二叔打骂呢,二婶你可是长辈呀,她们两个怎么能这样不孝啊,哎哟,这当儿媳妇的骂自己婆婆,也不怕天打雷劈?”

    陈墨言不想顾薄轩和一个女人说什么。

    自己直接把顾二婶心里头最在意的事情挑了出来。

    看着她的脸色瞬间铁青。

    陈墨言却是似笑非笑的扫了她一眼,拽着顾薄轩直接朝着不远处的车子走过去。

    身后,方小满呵呵笑,“有些人啊,可真是睁眼瞎一个。”双眼只盯着别人,看不到自己!

    车子冒出一串的尾汽远走。

    顾二婶气的直跺脚,“一群什么玩意儿,瞧着,这不是报应来了吗?”

    她们村上可从来没有人得过什么癌的。

    顾家大房最有钱,可不是连老天爷都瞧不过去了吗?

    “哟,顾二嫂子这是又做什么呢,我怎么瞧着刚才过去的是大房的那几个孩子?”

    说话的是和顾二婶不对付的。

    开口的话阴阳怪气的很,“要说起来那几个孩子可真是孝顺的很,顾大家得了这种病,你看看几个孩子先是把人接到帝都,这眼看着不行了又忙前跑后的,两个儿媳妇也是一声不吭的,可见啊,这顾大哥顾大嫂可是个有福气的。”

    顾二婶向来是听不得这种话的。

    好像说的他们二房没福气似的?

    事实上,她们二房可不就是没福气么?

    儿子儿子没本事,只会窝里头横,和她们当爹娘的闹腾。

    儿媳妇儿媳妇不孝顺,一心只想着多从她们老两口身上榨点油水。

    恨不得把他们身上的血都给榨干了。

    这样的儿子媳妇,叫福气?

    顾二婶心里头不见得不知道,可是知道是一回事儿。

    想不想让人家说,想不想听人家说。

    又是一回事儿呀。

    她眼角都厉了起来,“人家福不福的我不知道,反正,你是没那个福气了,连个孙子都没有,这怕不是要绝户了吧?”丢下这么一句让对方整个黑脸的话,她呵呵一笑,转身走人。

    身后那五十多岁的女人气的肺都要炸了。

    望着她的背影自然又是一通的骂。

    村子里头的事情暂且不提。

    市医院。

    顾薄轩等人才一到,就看到顾妈妈蹲在病房门口哭呢。

    几个人心里头咯噔一声:

    难道是……

    顾薄安心一急,两步冲了过去,“妈,我爸人呢,他怎么样?”

    “啊,你爸他他在里头啊,刚睡着……”

    听她这么一说,包括顾薄轩在内都暗自松了口气。

    不过几个人又对着顾妈妈的表情无语了起来,还是顾薄安,他黑着个脸,“妈,你说你也真是的,我爸好好的你蹲在这里哭什么啊,你也不怕把我爸给哭醒了。”真是的,不知道这越哭越让人心情不好吗?

    万一病人听到了。

    多想了,这对病情没有半点的好!

    实在不是顾薄安心里头吐嘈他妈,主要是他妈这段时间天天哭。

    除了哭好像就没有别的事情似的。

    这让顾薄安心里头愈发的烦躁,“妈,你能不能撑着点事,别再哭了?”

    哭的他都头疼!

    更何况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

    “行了,你进去看看要不要打点热水过来……”

    顾薄轩拧着眉头扫了眼顾薄安,把他给支走,回过头把手里拎过来的吃食递给顾妈妈,“妈你还没吃东西吧,这里有两个包子和小米粥,你赶紧吃一点……”

    “妈,你要是不吃撑不住了,到时侯我爸真的有个万一,你就是想看都不行。”

    这话说的顾妈妈心头忍不住微微一凛。

    她忍不住就扭头。

    隔着轻掩的病房门朝着里头看过去。

    一眼看到躺在病床上沉沉晕睡着的自家老头子。

    眼圈一酸。

    低头,眼泪再次嘀嘀嗒嗒的落下来。

    不过,这次她最算是没有再说什么不饿,不吃的话。

    手里头捧着粥,顾妈妈大口大口的喝下去:

    自家老头子撑不了多久了吧?

    她可不能在这个时侯倒下去。

    万一她倒了,要是送不了自家老头子最后一程。

    她不得后悔死?

    顾薄轩看了眼陈墨言,示意她在这里盯着点,他自己则转身去了医生办公室。

    半个小时后回来。

    顾薄轩的眉头紧紧的拧着。

    不过这个时侯顾爸爸正醒过来,人难得的清醒一会。

    一家人轻声缓语的说着话。

    多数都是些让顾爸爸高兴的事儿。

    直到,小半个小时又过去。

    顾爸爸的脸上显出疲倦,顾妈妈想也不想的往外头赶几个人,“你们都出去吧,你爸又累了,等他回头休息好了再说话。”说着话她直接上手,扶着半靠在床头的顾爸爸躺了下去,声音柔和,“他们几个都在呢,你好好休息,等你精神好了什么时侯见不行啊,非得硬撑着做什么?”

    “行行,都听你的。”

    顾爸爸的声音极是虚弱,甚至要是细细听,还带着些许的笑意。

    走在病房门口。

    陈墨言转身,深深的看了眼顾妈妈和顾爸爸。

    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一个正弯腰给躺着的人整理被子。

    顾妈妈向来是动作大手大脚习惯了的。

    可是这会儿,陈墨言却是能看的出来她的动作很轻很轻。

    似是生怕碰到或是弄伤顾爸爸……

    她的眼圈微红。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有些能理解顾妈妈随时崩溃的心思!

    要是换成了自己……

    要是换成了自己?!

    她有些不敢想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言言?”

    顾薄轩走出病房两步,一扭头看到自家媳妇没跟上来。

    抬眼,看到她眼圈泛红,满脸难过的样子。

    心里头叹了口气,走过去,伸手握了她的手,把她一步步牵出病房。

    夫妻两人坐在不远处的长廊上。

    “别难过,我爸他和我说过,有现在的日子,他没有半点的遗憾……”

    要说想死,没有人愿意自己想死的啊。

    可是这是病。

    没办法,老天爷就把这病落到了他头上。

    他能怎么样?

    但是!

    能有现在的日子,能去帝都转一转,甚至还住了那么些日子。

    他有两个好儿子。

    有三个孙子,两个孙女儿。

    两个孝顺能干的儿媳妇……

    上半辈子的他碌碌无为,什么都不是。

    可是老了老了,拖两个儿子和儿媳妇的福,他成了方圆十里八乡人人羡慕的人!

    这样,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陈墨言轻轻靠在顾薄轩的肩上,点点头,“你去把几个孩子接过来吧。”

    要说之前她心里头还有些许的迟疑。

    甚至在想,这孝不孝顺的,不在这些仪式上啊。

    再说了,几个孩子那么小呢。

    就是真的接了过来,哪怕是他们给顾爸爸披麻戴孝的守着。

    他们几个知道些啥啊。

    可是现在,她突然不这样想了。

    她看向顾薄轩,直接道,“即然要接,那就早点去吧,让爸能多见一面是一面。”

    老爷子能在走之后看到自己的几个孙子孙女。

    想来会高兴吧?

    顾薄轩的大手握着陈墨言的手,指腹上的茧很粗。

    磨擦着陈墨言的手心。

    “不用我过去了,我刚才接到电话,周吕在那边,我让他直接送过来。”

    陈墨言一听这话有些担心,“他一个人能行吗?”

    自家那几个孩子可是皮的很。

    周吕能治的过来?

    “不是他一个,还有小花呢。”

    小花?

    这两个人这是决定在一起,过来见家长了吗?

    要是换在别的时侯,陈墨言肯定会说笑一番,可是现在……

    她点了下头,“要是小花跟着那还行,说了他们怎么过来吗?”

    “飞机。”

    坐火车太慢。

    周吕倒是能开车,可是自家几个孩子不可能乖乖坐那么久的车。

    只能是飞机。

    “我刚才给爷爷打了个电话,也让小花赶回家了,让他们马上回来。”

    “行,那我也给爸和爷爷打个电话。”

    顾薄轩看着陈墨言坐起身子给田子航和田老爷子打电话。

    心里头一痛。

    所有的安排,都是一个前提:

    他爸的离开!

    好像,等他这里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

    几个孩子到来,和他爸见一面之后,自家老头子就会马上离世似的。

    虽然理智上告诉他,事情就是这样的。

    老爷子现在撑的就是最后一口气。

    可是,顾薄轩是当儿子的,想想还是心疼!

    好像心口被人戳了几刀。

    倒是陈墨言那边,挂了电话就看到顾薄轩双眼略带几分茫然而空洞的看着远处。

    好像在看。

    但好像又什么都没看。

    那样子,瞧的陈墨言心疼不已。

    心里头轻轻一叹,她走过去,轻轻抱了他一下。

    “别难过,你还有我们呢。”

    “嗯,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下午,顾妈妈听说几个孩子要来时,先是一喜。

    双眼都在放光,“来了好啊,来了好,你爸最喜欢这几个孩子,看到他们几人说不定心情都会好起来。”只是下一刻,她扭头无意间看到躺在病床上晕睡了好几个小时的顾爸爸,心头又猛的一沉。

    她想起了医生的话:

    病人,有可能会这样睡着睡着,就再也醒不过来……

    这让顾妈妈觉得自己一颗心都碎了。

    她甚至脑中难得这么快的清明了一下:

    大儿子儿媳妇把这几个孩子接过来,是想着让老头子看自家孙子孙女最后一面的!

    脸色一白。

    她看着顾薄轩夫妻两个人,嘴唇都抖了起来,“儿,儿子啊,你爸这还病着呢,孩子还小呢,不,不用让他们过来了吧?真,真的,你看咱们这里都那么忙,你爸又时常睡不够,这几个孩子过来谁照看她们啊……”

    “儿子,言言啊,真的不用他们来。”

    “再说了,孩子不是还得上学么,赶紧让他们回去,啊?”

    陈墨言和顾薄轩两人互相看了一眼。

    都不约而同的抿了下唇。

    没出声。

    顾薄安把这一切看在眼里,赶紧转开了话题,“妈,您刚才不是和护士拿了什么药吗,这会儿好像差不多了,妈你要不要过去看看?”

    “对了,你不说我都忘了,你爸这会儿还没醒,我这就过去拿。”

    她走后。

    顾薄安看向自己大哥,“哥,嫂子,妈她怎么不让几个孩子回来?”

    平时,他爸妈最疼最想的不就是这几个孩子吗?

    更没少在他耳朵边念叨,明明是他们顾家的孙子,却在田家长大什么的。

    顾薄安直接当没听到。

    可是,这会儿几个孩子要回来了。

    这样的情形下,他妈竟然要让人把孩子送回去?

    “你个傻子,你这脑子里头都装的什么?”

    顾薄轩两口子还没开口呢,方小满脸一黑,抬脚踹向他的小腿。

    真是个没心眼的。

    这事儿都想不通,还好意思问出来!

    “小满?”

    陈墨言看了眼她们小两口,声音压低,“妈是怕,几个孩子过来后和爸见了一面,爸就再也撑不下去……”

    他妈这是怕四个宝回来后,他爸见了孙子心里那口气没了。

    这一下子就走了?

    所以,宁愿把几个孩子给赶回去?

    顾薄安黑了下脸,“哥,嫂子,这事儿可不能听妈的啊,四个宝什么时侯来,谁去接他们?”

    “孩子,孩子怎么了?来了吗,我孙子在哪?”

    病床上,顾爸爸猛不丁的睁开了双眼,一脸急切的在病房里头四处找。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