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陈墨言满满的心酸,“爸你别急,他们几个是过来了,正在路上呢,这不是我们正商量着谁去接人吗?”

    “对对,你们赶紧去接。”

    “孩子在外头危险,接回家里头来放心。”

    说到几个孩子,顾爸爸的声音都多了几分的力气。

    指着顾薄轩赶紧的去接人。

    到最后,顾薄轩只能点头答应,依着顾爸爸的心思走出了病房。

    事实上哪里需要他去接呀?

    这个时侯怕是人都在飞机上。

    等到落地后周吕和小花两个人会直接带着孩子打车回来……

    不过,他看了下天色,好像有点阴天。

    扭头看到站在自己身后不远处的陈墨言,他扬扬眉,“我瞧着天有点不好,怕下雨,我去接他们?”

    他也想几个孩子了!

    自打从部队上回来,他是满腔的欣喜。

    一心想着和自己媳妇孩子分享这个好消息。

    可是,好消息还没说,他爸这里却率先……

    这段时间他们几个人的神经都绷的紧。

    陈墨言也知道顾薄轩的压力更重。

    点点头,“那你开车去,带上两把伞。”

    “路上小心点。”

    顾薄轩点了下头,摆摆手,走向了不远处的楼梯。

    身后。

    陈墨言看着他的背影,良久,良久。

    三个半小时后。

    顾薄轩带着四个孩子和小花周吕直接来了医院。

    这会儿天都黑了。

    顾爸爸才睡下,倒是顾妈妈瞧着几个孩子,先是一怔。

    接着就咧了咧嘴,“我还以为你们去接呢,原来是小花送过来了,花儿啊,一路上累了吧?”

    “舅妈,我不累……”

    小花走过去,轻轻抱了下顾妈妈。

    看着眼前瘦了好几圈的舅妈,心疼的不得了。

    一侧,四个宝直接朝着陈墨言扑了过去,“妈妈……”

    几个孩子都委屈。

    一个个抱着陈墨言的腿不放。

    小四宝最近爱撒娇。

    嘟着个小嘴,一扁一扁的都要哭了,“妈妈,抱抱……”

    “好好好,妈妈抱。”

    陈墨言觉得,这样的情景下,能看到四个自己的孩子。

    她心情,是最好的!

    母子几个人亲热了一番,陈墨言拍着大宝几个的手,“去和奶奶打招呼。”

    “奶奶好。”

    “奶奶……”

    孩子们奶声奶气的稚嫩声音听的顾妈妈直想哭。

    她眼圈红红的,伸手抱住几个孩子,大颗大颗的泪掉下来。

    这是她们家的孙子孙女。

    可是,这几个孩子到了,是不是就说是,自家老伴就要没了?

    “奶奶,不哭。”

    “二宝给奶奶擦泪泪……”

    二宝抬起小手,在顾妈妈脸上胡乱的擦着,扶着。

    顾妈妈却是又哭又笑的。

    四宝娇娇的声音响起来,“奶奶,四宝给奶奶唱歌听呀,奶奶就不哭了……”

    “好好,奶奶不哭,奶奶没哭。”

    抱着几个孩子。

    顾妈妈的心碎成了一地。

    “奶奶怎么会哭呢,奶奶是看到你们几个高兴的啊。”

    四宝软软的童音在走廊里头响起来。

    病房里头。

    顾爸爸好像是心有灵犀,一下子睁开了眼,“是不是大宝他们几个过来了?我听到孩子的声音了,四宝,是四宝在唱歌。”他撑着身子就要起来,看的站在门口的顾薄轩吓了一跳,大步走过去,“爸,爸你别急,是他们几个孩子过来了,就在门口呢,我让他们进来。”

    “好好,让他们来。”

    只是下一刻,顾爸爸又皱起了眉头,语气有些迟疑,“我这个样子会不会吓到孩子?”

    “要不还是算了吧。”

    他这段时间瘦的都脱了形了。

    自己都不敢照镜子。

    孙子孙女的还小呢,这万一要是被吓到了……

    再丢了魂儿什么的。

    门口。

    顾妈妈却是唰的站了起来,“不怕不怕,都是咱们自己家的娃,有啥好怕的?”

    一边说一边就要牵着离她最近的四宝的手朝着病房里头走。

    陈墨言深吸了口气。

    一步走过去拦下,神色自若的牵起自家女儿的另一只手,又扭头招呼身侧的余下三宝,“你们几个还记得爷爷是吧,爷爷呢,他现在生病了,因为治病吃药很苦的啊,所以,爷爷现在吃苦药吃的有点不好看,大宝你是哥哥,带着弟弟妹妹过去看看爷爷,帮爷爷加油好不好?”

    “好,我听妈妈的话。”

    大宝一蹦一跳的走出去,牵着几个孩子一步步走到了顾薄轩的身侧。

    顾薄轩往后让了两步。

    不过他也没离开。

    病床上。

    顾爸爸瞧着四个孩子眼圈含泪,“爷爷是不是变的很丑啦?”

    “爷爷不丑,是苦药丑丑,等到病病走了,爷爷就回来啦。”

    大宝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

    眉眼里头全是落落大方,一点的惧意或是害怕都没有。

    这让顾薄轩暗自松了口气。

    他还真的怕自家亲爸这模样吓到几个孩子……

    那样的话,可真是要了他的命!

    扭头,和陈墨言两个人互看了一眼,陈墨言看着他的样子,扬扬眉。

    你把儿子他们想的太不禁事了啊。

    是,是我的错。

    两人眉眼官司打了一回,立马回到了眼前的几个人身上。

    此刻,四宝正坐在病床边上,“爷爷,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好好,我们四宝想给爷爷唱什么歌啊,爷爷都爱听。”

    “上学歌哦……”

    随着四宝如同银铃般的声音在病房里头响起来。

    顾妈妈也不禁松了口气:

    瞧着,自家老头子看到几个孩子果然心情都好了。

    这心情一好,说不定又能我撑几天啊。

    都到了这个时侯,顾妈妈是真的别无他求了。

    能撑过一天是一天!

    每天早上看到顾爸爸好好的,她就心里头满满的都是庆幸!

    陈墨言站的略远一些。

    最开始的时侯她还只是看着,只是看到最后,随着自家女儿的又一首歌声响起来。

    无意间的抬眼看了下顾爸爸的脸色。

    她不禁心头咯噔一声。

    顾薄轩……

    张了张嘴,这几个字儿没喊出来。

    因为,已经不用她喊了。

    前头,顾薄安已经猛的一声惊呼,“爸……”

    顾妈妈还在心里头高兴呢,这念头还没落下去,就听到自家儿子一声悲呼。

    她刚才着急,这么大声吓到你爸了怎么办?

    只是本能的扭头。

    床上,顾爸爸本来半靠在床头的身子已经整个软软的瘫到了床上。

    九月十八,傍晚六点半。

    顾爸爸,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