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沈爸爸就这样没了。

    后事,在沈妈妈的坚持下,办的是极其风光。

    按着本地的风俗,甚至还花钱叫了一队的喇叭过来。

    吹吹打打的,在顾薄轩等几个儿子儿媳妇,孙子孙女的护送下走完了这最后一程。

    别说是本村了,就是附近的几个村子提起来都是忍不住的羡慕:

    别看人家这是人走了。

    可是,人家这后事办的,漂亮啊,风光啊。

    一个个议论纷纷当中。

    顾薄轩等人却在送走了顾爸爸之后开始商量起余下的事情来。

    顾薄轩夫妻几个,包括几个孩子,都不可能留在这里等到老爷子头七后再走的。

    他看看顾薄安,眼神在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人身上扫了一眼,声音平静,“妈现在是生病,她这是心病,肯定不会一时半会就好的……大家也不可能长时间留在这边……你们看看有什么说的,都说说吧。”

    方小满看了眼陈墨言,再看看顾薄安。

    想了想,她摇摇头主动开了口,“大哥,言言,顾薄安,这事儿我没什么意见,还是你们说,我直接执行吧。”她是当人儿媳妇的,说好说坏的都不行,而且这上头还有顾薄轩两口子,还有顾薄安这个儿子呢。

    哪里就轮的到她这个小儿媳妇开了口?

    这会儿之所以提前开这个口,也不过就是想表明自己的态度。

    顾薄轩听了这话正想出声,哪知道顾薄安也是想也不想的开了口,“哥,这事儿你拿主意吧。”顿了下,他再次急急的加上一句,“我也是都听你的,你看是要把妈接回去还是怎么的,都行。”

    这话绝对是他这个当儿子的真心话。

    而且,他也晓得方小满的话是真的,她说没意见那就是真的没意见。

    对于这个媳妇,顾薄安真的觉得很喜欢。

    是,或者他家小满没有嫂子能干,没有别人家女人的温婉或是贤惠什么的。

    可是,他家小满是有一说一啊。

    从不会藏着掖着。

    而且,在外人面前,也是绝对给足了他这个当丈夫的面子。

    他曾不止一次的暗自庆幸:

    这一辈子呀,能娶到方小满,是他最好最大的运气、幸事!

    顾薄轩看了眼自家弟弟,弟妹。

    两个倒都是听话的。

    可是,别什么都把事情往他身上推好不好?

    这事情多了,身上扛着也挺累的啊。

    可是他又不能不管。

    “这事儿,我和妈商量下再说。”

    顾薄轩想到自打他爸出殡,顾妈妈好像丢了魂似的。

    整个人混混恶恶。

    连她平时最喜欢的大宝几个都是满满的敷衍。

    出殡的当天早上,顾妈妈就直接是一病不起。

    请了医生,吃了两天的药了,一点起色没有。

    医生倒也没说什么,只说顾妈妈这是心病,可是都知道是心病。

    但是,没有那个能解开的人啊。

    想到他妈这认死理的性子。

    顾薄轩也是一脑子的官司。

    门口,陈墨言有些想笑,不过,最终她只是叹了口气,“好好和妈说。”

    “嗯。”

    顿了下,陈墨言看向顾薄轩,“要是,要是妈不和咱们一块过去,怎么办?”

    虽然她是打从心眼里头不想顾妈妈常住帝都。

    这婆媳两个人呀,她真的就不是一个锅里头的菜!

    这么远的距离。

    偶尔回来一趟顾妈妈她们过去一趟的。

    这中间说不定哪回的还得起个隔阂啥的呢。

    更何况是常住在一块?

    可是,这样的情景下,陈墨言说不出不让老太太过去的话。

    可是万一老太太真的说了不去帝都。

    是,陈墨言觉得自己是如愿了。

    可是,顾薄轩他们会不放心啊。

    反正她看着走进屋子里头的顾薄轩,扭头走到一侧自己叹了口气。

    现在这情景是——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的,都是麻烦!

    屋子里头。

    果然如同陈墨言所想的那样,顾妈妈想也不想的拒绝了顾薄轩的话。

    她看着他,一脸的坚定,“妈不走。”

    “这里是你爸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他现在走了,我要是再走了,以后这里可就没人气了。”

    “而且我要是去了帝都,以后你爸回这里来找我找不到人怎么办?”

    “不行,说什么我都不能走的。”

    顾妈妈猛摇头,强撑着自己从床上坐起来,“妈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忙,都不可能在家里头多待的,现在你爸这事儿也都完了,他也算是风风光光的走完了这一辈子,儿子孙子媳妇的都在他跟前,没啥好遗憾的了。”

    “你们都走吧。”

    “我一个人在这里住就好。”

    “挺好的。”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顾妈妈直接撑着就要下床。

    只是她躺了好几天。

    几乎是没吃什么的身体自然是受不了。

    腿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上。

    还是顾薄轩眼急手快的扶住她,“妈……”

    “妈什么妈,我还没老到一定要让你们跟着照顾。”顾妈妈伸手拍开顾薄轩的手,双眼不由自主的在屋子里头找人,只是找来找去的,哪里还有记忆里头那个人的影子?心头一酸,眼泪差一点再次落下来。

    她抽了下鼻子,硬生生的把泪忍回去。

    扭头朝着顾薄轩强笑了下,“你们都回吧,妈一个人真的能行。”

    “妈,你就和我们一块回帝都吧?”

    顾薄安在外头听的着急啊。

    忍不住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他妈短短半年来满头的白发,脸上的褶子好像七十多岁的人。

    他妈明明才过了六十没多久啊。

    心里头酸酸的,“妈,你一个人在这里住着我们哪里能放心啊?嫂子刚才说了,你要是过去后不想和我们一起住,你和爸这前住的那个院子一直闲着呢,你和小花住,我们时不时的过去看看妈,还有几个孩子,这样我们也能放心啊。”

    “妈你之前不老是念叨着几个孩子吗,我爸临走的时侯最不放心的也是大宝他们几个嘛,妈,你就当是过去帮着我爸看孩子,照顾几个孙子好不好?”顾薄安是真的觉得不放心,哪怕过去不住在一起,让他妈单独住一个院,有小花在,他们再时不时的带着孩子过去陪着,这样也比一个人留在老家这伤心地好啊。

    “当然了,妈你要是乐意和我们一块住也行。”

    “不管是嫂子还是小满,都不会有二话的。”

    顾薄轩挑眉看了他一眼,不过没出声。

    顾妈妈先是怔了下。

    很明显的是被顾薄安的话给说动。

    几个孩子啊。

    的确是她心头除了才离世的顾爸爸之外,最软的一块地方了吧?

    可惜,也只是那么一怔。

    接着顾妈妈就笑着摇头再次拒绝,“不用了,孩子你们照顾的挺好,言言和亲家把几个孩子教的很好,还有小满,她也把小妞妞养的很好,妈以前没怎么看过孩子,现在也不用过去多事。”

    “我啊,就留在这里,守着你爸过。”

    虽然自家老头子没了。

    可在顾妈妈眼里头,她却觉得这个家里头呀,处处都是自家老头子的影子。

    再换个地方。

    换个异地他乡的,她要去哪里找自家老头子啊?

    老头子临死都一定要回到自己家来。

    他肯定死后更加迷恋这个家了吧?

    自己要是去了外地。

    他一定找不到自己的。

    “不去不去,你们谁都别劝啊,不然我和你们急了。”

    顾妈妈这个态度,陈墨言觉得有所意料。

    不过,多少也有些意外。

    她以为顾爸爸没了,顾妈妈会一心想着儿子,想和儿子孙子近些,再近一些的……

    老太太不过去帝都。

    大家只能再次等着顾妈妈睡后坐在一块商量起来。

    顾薄轩和陈墨言都得回去。

    他们两个人在这里留的时间不短了。

    一个得回去处理工厂上的事情,这两天林同可是打了不下十几通的电话!

    虽然没好意思开口催着人回。

    但也就那么个意思。

    至于顾薄轩这边……

    调令都下来好几天了,他要是再不过去报道,肯定不行。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就是——

    一来,顾爸爸没过头七,人一下子都走?

    二来吧,顾妈妈这不是还病着呢。

    不留一个人肯定不合适。

    商量来商量去的。

    最后,顾薄安直接拍了案,“我留下来。”他有些歉意的看了眼方小满,想了想后开口道,“小满,我等爸头七过后,妈的身子好点再回,你先和大哥大嫂带着孩子回去吧,好不好?”

    “要不我也留下来?”

    九十九步都走了。

    方小满也不介意把最后那一步给走完。

    当然,她心里头也是真的没什么怨气和意见:

    反正她也知道自己这个男人的能力。

    别看现在瞧着是有些能力,手底下也有那么一些子的人。

    可是,离开了言言,顾薄安还真的不算什么。

    倒不是方小满看轻自己喜欢的男人。

    主要是,这就是事实啊。

    帝都是什么地儿方啊,人才济济!

    顾薄安再怎么有本事他能本事的过人家那些名校毕业,出国流学的?

    他能比人家那些政二代红三代富二代的牛逼?

    不可能的。

    “小满和我一块回去吧。

    陈墨言想了想看向方小满,“顾薄安留下来照顾妈,你和孩子要是不走,他怕是还要分心照顾你们两个……”主要是顾家老宅煮饭什么的还是用的以前的那个煤球炉子,虽然他们这段时间临时弄了煤气什么的,可还是各种的不适应呀,方小满自己煮饭什么的都不方便。

    在这里住着什么事情都得指望着顾薄安。

    小两口的感情好,这也不算什么。

    可落在顾妈妈眼里呢?

    老太太可是刚失了老伴,万一她再瞧着胡思乱想的?

    到时侯又是一桩麻烦。

    “行,那我就和你们一块回去。”

    回到屋子里头。

    看着床上睡的香香的女儿。

    顾薄安一脸的歉意,“小满,让你跟着我受苦了。”

    “说什么话呢,生老病死这事儿谁没有啊,难道以后我娘家有了事情,你就要撒手不管吗?”

    “怎么可能,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爸妈也是我爸妈的。”

    “那不就得了嘛。”

    方小满笑嘻嘻的伸手抱了下顾薄安,“傻子,别多想,自己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妈妈。”

    “嗯,我会的。”

    “好好的,我和女儿在家里头等你回去。”

    用力的抱着方小满,顾薄安眼底一片暖意。

    知道自己大儿子一家和小儿媳妇第二天一早就要走,顾妈妈强行撑着下床。

    亲自操持着做起了吃食。

    晚饭是顾妈妈亲自动手,当然,也就是做下样子。

    陈墨言和方小满还有小花三个人跟着忙活。

    饭罢。

    顾薄轩和陈墨言带着孩子送马小花回家。

    一路上说着话。

    籍着隐隐的月色,四个孩子蹦蹦跳跳撒着欢的跑。

    顾薄轩走在前头看着几个孩子。

    陈墨言则和马小花两人落后几步,低声说着话。

    “言言姐,明天几点走啊,我明天一早过来。”

    她这次在家里头多待了几天,本来就是想着问问顾薄轩她们什么时侯回去。

    要是不行,她就自己先坐车回的。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她们明天走,自然是要一块跟着走的。

    “怎么着,马婶儿肯放你走了啊?”

    听出陈墨言话里头的挪愈,马小花脸红了起来,“言言姐。”

    “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什么,你这算是心虚吗?”

    陈墨言笑呵呵的看着她,“想好了,决定了?”

    “嗯,就是他了。”

    马小花眉眼弯弯的笑,脸上全然一副小女儿家提起自己心上人的欢喜和羞涩,

    “我妈说了,等他有空了,就让他家里人提亲。”

    陈墨言听到这里忍不住叹了口气,“没想到便宜了周吕这小子。”

    “言言姐。”

    马小花跺了下脚,却是忍不住有些怅然,“言言姐,你说,他以后会不会真的对我好啊?”

    结婚前说的话自然都是好的。

    字字句句的,都是怎么好听怎么说。

    又是赌咒又是发誓的。

    可是事实上呢?

    婚后那么多男的都突然就变了脸啊。

    瞧瞧齐炳超,瞧瞧她们工厂里头的那些女孩子,以及结过婚的女人……

    马小花想想都觉得有些害怕。

    “好了,你怕什么啊,他要是以后真的敢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就让你哥抽他。”

    “把他腿给打断!”

    陈墨言安慰着马小花,“你哥别的人管不了,难道还管不了他周吕吗?”

    “敢欺负你,不想活了。”

    马小花扑吃一笑,月色下,她的双眼发着光,“言言姐,我上辈子肯定是做了好多好多的好事,才遇到了你。”不然的话,现在的她怕是也和村子里头的不少女孩子一样,上个初中或是职业中专什么的,然后随便的找份工作,找个男人嫁了,婚后生孩子操持家务,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一辈子吧?

    “嗯,所以,这辈子继续做好事哦,下辈子还能遇到贵人的。”

    “好,我一定会的。”

    陈墨言看着马小花一脸郑重的模样,忍不住扑吃一笑。

    她就是随口说说好不好?

    把马小花送回家,站在门口和马婶儿说了会子话,陈墨言一家出了村子。

    只是走出村口的时侯。

    遇到了一道有些单薄的身影。

    陈墨言开头的时侯没注意,直到一家六口走出去好几步。

    身后,那道身影突然像是反应了过来,急冲冲的朝着陈墨言一行人冲了过去。

    “言言,言言,言言是你吗?”

    颤巍巍的声音,有几分的激动,有几分的惊喜。

    当然,更多的是惧意,是怯蠕以及忐忑和不安。

    陈墨言倒是听出了这个人的声音。

    不过,她没有转身。

    头也不回。

    三宝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妈妈,那人是谁啊,她好像在喊你的名字哦。”

    “哦,那是你听错啦。”

    “可是她明明喊的是言言啊,妈妈就是言言啊……”

    “傻三宝,妈妈都说你听错了,肯定就是错了啊,妈妈才不认识这里的人呢。”

    “三哥最傻啦,人家喊的是言言,可是有可能喊的是别人啊,叫一样的名字的人也有啊。”

    听着几个孩子的议论声。

    陈墨言微微笑着勾了下唇,“对,她喊的呀,是一个和妈妈重名的人。”

    那个人,已经死了。

    身后那人有些不甘心,想追。

    可是却一下子被顾薄轩朝着她投过去的狠厉眼神给骇到。

    全身一个激棱。

    她不由自主的就停了脚。

    直到顾薄轩等一家人走远,最后更是连几个孩子的笑声都不复再闻。

    陈妈妈才一脸复杂的闭了下眼。

    再睁开眼的时侯,她的脸上全是苦笑,看着一家几口走远的背影怔了半响。

    然后,她脚步蹒跚,背影佝偻的朝着自己家里头走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