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个人回到帝都。

    几乎是马不停蹄的分开,各忙各的。

    顾薄轩是新去报道。

    才刚刚算是定下来终身大事的周吕一路跟随。

    以前的时侯,顾薄轩走,都是陈墨言开着车子送到火车站。

    可是现在,人家有自己的车呀。

    也用不着她再送!

    站到门口,她看着顾薄轩上了周吕开着的车子,抿了抿唇。

    有心想要说点什么呢。

    不过,也只是笑了笑,对着顾薄轩摆了摆手,“赶紧走吧。”

    “嗯,这几天应该会回不来,等我那边的事情理出头绪就回来。”

    这地方开着车满打满算也就一个小时。

    以后,除非必要,他肯定是天天晚上能回家的。

    想到这里,顾薄轩就觉得自己是满身的干劲儿!

    虽然不是如愿调回帝都。

    但是能调到帝都附近,可以随时回家……

    顾薄轩已经很是满意!

    他看着陈墨言站在门口,那身影不知怎么的落在他眼里是那样的单薄。

    顿了下,他突然看向周吕,“等会。”

    下车。

    顾薄轩三两步迈过去。

    伸长手,把陈墨言紧紧的抱到了怀里头。

    “家里头的事情你不用担心,妈那里有我呢。还有顾薄安……”

    “我知道你想什么,不会有那些事情的。”

    “乖,等我回来。”

    他低头,在陈墨言的额头落下浅浅一吻!

    陈墨言白了她一眼,“周吕看着呢。”

    “没有,他闭眼了。”

    陈墨言听到这话眼角余光往那边一瞟,然后忍不住好笑又好气。

    那家伙,可不是闭着眼了吗?

    真是……

    她摇摇头,伸手把顾薄轩给推开,“赶紧走吧,不然天要黑了。”

    “嗯,那我走了。”

    “帮我和爷爷还有爸说一声,我过几天回来看他们。”

    直到顾薄轩的车子走的没影。

    陈墨言才收回满是怅色的眼神儿,轻轻叹了口气。

    她转身走回院子里。

    田老爷子正坐在院子里头自己双手下棋玩儿。

    看到自家孙女回来。

    他扬扬眉,“走了?”

    “嗯,过几天再回。”

    田老爷子笑了笑,“他这回也算是熬出了头。”

    虽然是平级调动。

    可是,那也得看看是什么地方呀。

    这帝都附近的几大军区,哪怕是个丁点的位子,那也是无数的眼珠子盯着!

    没办法,好位子啊。

    僧多,粥少!

    这次的调动被顾薄轩给抢了先。

    估计暗地里头也不少的人瞧不过眼吧?

    不过,现在的顾薄轩可不是当初的吴下阿蒙。

    要是有人还想着悄不出声的动他?

    呵呵,怕是不容易喽。

    田老爷子看着陈墨言,啪的一下把自己手里头的白子落定。

    黑子哗啦啦的被他吃了一片。

    他却是浑不在意,只是抬头看向陈墨言,“知道当初我为什么建议他去别的偏远地方吗?”

    “爷爷是想磨练他的性子和能力?”

    “这是其一。”

    田老爷子看着陈墨言呵可一笑,“我曾经和尚老讨论过这小子的路,我们两个商量来商量去,最后都觉得让他过早的出现在帝都舞台上不好,最起码的对他自己的前路肯定不好。”

    “让他在外头一来是你刚才说的磨练,二来就是保存实力。”

    “他就是一把刀,但是,好刀不是随便就出现在人前,是不谁都能用的。”

    “那么,爷爷,你觉得现在是时机了吗?”

    “差不多了吧。”

    田老爷子笑着摇摇头,把手里头的最后一颗黑子落下。

    虽然接连吃了几颗白子。

    可还是黑子输了。

    他把棋盘哗啦给拂乱,看了眼自家孙女,“不是谁都能像棋盘一样可以重新来一遍的。”

    听着老爷子这话,陈墨言心里头实在是没忍住,扑通通的狂跳好几声。

    她爷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老爷子不知道从哪知晓了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下一刻,陈墨言自己就否了去。

    不可能的。

    这件事情是她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连顾薄轩都不知道!

    田老爷子肯定不会知道的。

    这么一想,她心里头立马就好笑了起来。

    怎么就被一句话给吓到了?

    要知道她现在很多时侯都忘了自己有着前世记忆这件事情呢。

    她爷爷这话肯定是有所感慨罢了。

    想到这里,陈墨言笑嘻嘻的抱住田老爷子的手臂,“爷爷说的话好深奥,我听不懂。”

    “你啊,和爷爷还装糊涂。”

    “也好,难得糊涂啊,难得糊涂。”

    田老爷子笑了笑,看了眼自己的孙女,突然一本正经了起来,“我能帮到他的也就是这么多了,余下的,不管是想着再往前走一步还是应对这条路上的风风雨雨,那都只能是他自己的事情。”

    “你呢,爷爷现在能看着的就多看两眼。等到以后……”

    “爷爷你肯定会长命百岁的。”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抱紧了田老爷子的手臂。

    脸有点发白。

    才经过了顾爸爸的离世。

    她觉得自己现在最怕的就是家里头这些老人动不动说些什么似是而非的话了。

    让她不能安心!

    “傻。”

    田老爷子笑了笑,摇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之前堆积了不少的事情。

    陈墨言这一回来,所有的事情自然都堆到了她的身上。

    这可都是自己家的事情。

    她也推不得,只能紧着一些着急的处理。

    这一忙活,直接就是小半个月过去。

    直到方小满一脸愁容的抱着孩子出现在她的面前。

    陈墨言处理完手里头的一个合同,扬扬眉,“这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

    “难道和顾薄安吵架了?”

    “要是和他吵架还好了,我就能痛快的骂他一顿,然后抱着孩子出去转一圈,让他自己急死去。”

    陈墨言,“……”

    “那是怎么了?”

    “言言,你说顾薄安能什么时侯回来啊?”

    是,虽然她不是那种恨不得把自己男人时刻栓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女人。

    而且顾薄安在自己身边的时侯她可是恨不得把人给撵跑。

    老是往自己跟前凑。

    烦人啊。

    可是现在,这一天两天三天的不回来。

    不是个问题啊。

    她看着陈墨言叹了口气,“之前说是过了头七就回,可是现在又说什么再等等,等到老太太情绪好起来……”可问题是,就之前她们所见的老太太那情绪,没有一年半栽的,能缓的过来吗?

    不,估计就是一年半年的都缓不过来啊。

    难道顾薄安就要在家里头陪老太太一年,半年的?

    这边工作还要不要了?

    “……”

    陈墨言看着扁着个嘴,一脸愁容想要找自己拿主意的方小满,也忍不住有些头疼。

    实在是这事儿……

    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啊。

    毕竟是她们两口子甩锅,把事情丢给了顾薄安……

    要说不管,随便顾薄安什么时侯回来,肯定不行的。

    可她要是点头说个管……

    问题是她要怎么管?

    想了想,她看向方小满,“你给顾薄安打电话了,他怎么说的?”

    “他还能怎么说啊,他告诉我老太太最近情绪很不稳,老是半夜哭,他都不敢提离开的事儿……”

    陈墨言,“……”

    最后,方小满看着陈墨言,知道她也是头疼,忍不住想出了自己想了好久的主意,“要不,还是把老太太给接到这边来住吧?”这边的人多,有孩子有大人的,她们也不用和老太太一个院,这样的话哪怕是有些矛盾,也不会太深的,而且,还有人在中间调停呢。

    “这事儿我让顾薄轩去劝。”

    同样都是女人。

    陈墨言自然是理解方小满的心思,“不过他这几天有点忙,我昨天都没能联系的上他,你别着急……”

    “我没急,我就是怕那混蛋真的在老家一住半年一年的……”

    到时侯她们女儿回来,怕是要叫他叔叔!

    而且,方小满心里头多少也为着顾薄安的工作着急。

    虽然是知道陈墨言肯定不会缺了他的工作。

    而且也不会薄待他的。

    可是,之前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局面啊。

    这一回家,请个半月一个月的假还好,这万一半年不来……

    大好局面都让人了啊。

    再从头开始……

    顾薄安能有几个三年?

    和陈墨言诉了一回苦,方小满有些不好意思,“言言,我真的是没办法,你可别怪我多事啊。”

    “说什么呢。”

    “咱们两个人的关系,你这样见外?”

    方小满吐了下舌头,笑嘻嘻的点头,“好,那我以后可是和你不客气了啊。”

    把方小满送走。

    陈墨言坐在书房里头半响,给顾薄安打了个电话。

    说的和果然和方小满刚才说的差不多。

    陈墨言想了想,直接问顾薄安,“你打算什么时侯回来?”

    “嫂子,是不是小满去找你了,她没和你说什么吧?”

    顾薄安的声音里头多了抹着急和紧张。

    听的出来,他还是很在意这个家,这个媳妇的。

    电话这头的陈墨言笑了笑,“你想多了,我就是随口一问,你这不是也在家待了有些时间,工作上的事情我总得好好安排下不是?”她这么一说,电话对面的顾薄安果然就沉默了起来。

    张了张嘴,他想和陈墨言说,嫂子,我这几天就可以回去,我工作一切照旧,不用变。

    可是,想想他妈的情绪……

    他说不出口。

    然后,他想告诉陈墨言,我怕是得在家里头多住段时间,之前那些工作上的事情肯定就不能再顾了,嫂子你还是另外找合适的人吧……

    可是几次话滚到了嘴边,又咽下去。

    那是他几年的心血和付出。

    他一个初中生,能做到那一步真的很不容易。

    那是他的成就和骄傲!

    如今,即将不保……

    沉默了半响。

    他还是苦笑了下,尽量让自己平静的开了口,“嫂子,我怕是还得在家里头多住上一段时间,工作上的事情……”

    “你有没有想过再劝劝妈,把她一块带过来?”

    “想个办法,劝过来。”

    “就当是散心呢,到时侯她人过来了,孩子什么的一多起来,心情会好的更快吧?”

    “可是妈都说了她不肯离开啊。”

    电话这头的陈墨言暗自翻个白眼,“你这会儿怎么那么听话了?她不来,你不会想别的办法啊,什么撒娇耍赖使苦肉计的,我不是记得你小时侯那会手到擒来吗,怎么着,这随着年龄一块长的,是忘性?”

    顾薄安,“……”

    最后,他只能黑着脸答应陈墨言,尽量的试试。

    回到家。

    顾妈妈还躺在床上没动。

    顾薄安一开始以为他妈还在睡呢。

    老太太最近晚上睡不好,半夜半夜的睡不着觉。

    白天偶尔还能睡那么一会半会的。

    只是站在窗下听了那么一耳朵,他的心立马揪了起来。

    他妈又在哭!

    虽然声音压抑,而且估计顾妈妈也应该把哭声压低又压低的。

    可是,还不忍不住让站在外头的顾薄安听到。

    顾薄安转身。

    望着院子里头熟悉的一切,最后,他深深的闭了下眼。

    晚饭是顾妈妈爬起来煮的。

    母子两个人吃饭也是相对无语。

    各吃各的。

    吃完饭,顾妈妈几乎是机械般的收拾碗筷,去洗。

    顾薄安倒是想去。

    可惜顾妈妈坚决不肯。

    直等到顾妈妈收拾好,顾薄安端了杯茶塞到她手里,“妈,我和您说个事儿?”

    “哦,你说吧,妈听着呢。”

    顾妈妈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带着满满的敷衍。

    “是这样的,小满要出去工作,可是家里头孩子就没人带了……”

    “哦,妈知道了,你是想走了是吧?行,那就走吧。”

    顾妈妈的声音有点飘,幽幽的。

    “都走了啊,一个个的,老头子,就只剩下咱们两个老东西。”

    “老头子你走的慢点,别走的那么快,总得等等我啊。”

    “妈。”

    顾薄安的声音略微加重,及时的拉回顾妈妈要飞走的思绪。

    她回头,眼神有些茫然的看向顾薄安,“你那么大声做什么,吓到你爸了……”

    顾薄安,“……”吓到他了好不好?

    深吸了口气,他一脸正色的看向顾妈妈,“妈,小满之前都和我急了,保姆一直找不到,随便找一个吧又怕人家对孩子不好,更怕保姆把家里头的东西给拿走,把孩子给抱跑什么的,我这几天也想了,妈,你就当是帮帮儿子,过去帮我们看几个月孩子吧?”

    “看孩子?”

    “对对,帮我们看几个月,就几个月,妈你也当是散散心。”

    顾薄安赶紧开口,“等过几个月忙活完了,我亲自再送妈你回来。”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