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01章 强势出场
    最后,顾妈妈自然还是跟着顾薄安一块回了帝都。

    当然了,还是住在以前的那个小院。

    怕她一个人住的孤单和不习惯。

    陈墨言直接让马小花从宿舍搬了过来。

    对于这事儿马小花自然是没啥意见的,而且,住过来还能天天吃到自家舅妈煮的饭菜。

    挺好的。

    当然了,自家舅妈时不时的在耳边念叨或是唠叨。

    她就当是催眠曲。

    周末或是晚上的时侯,顾薄安一家三口或是陈墨言带着四个宝过来。

    院子里头的笑声响起来的时侯。

    顾妈妈看着几个孩子嬉笑的小小身影,眼底的笑却再也聚不起来。

    会笑。

    但是,也就那么淡淡的,或者说是一闪而过。

    没有身边的那个人了啊。

    陈墨言等人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头。

    身为儿子,顾薄安自然也是焦急。

    可是这事情,不是她他们着急就能解决的啊。

    难道她他们能给顾妈妈把顾爸爸给找回来,带过来?

    不可能的事情啊。

    身为儿女的,他们能做的也就是尽量的多陪陪顾妈妈。

    多带着几个孩子过来。

    希望能用孩子的笑声来消解顾妈妈心头的郁郁。

    只是很可惜,这个法子好像没那么奏效。

    因为在顾妈妈来到帝都的第十天。

    直接就病倒。

    不过是一个简单的感冒,可吃了差不多一星期的药后。

    硬是病情加重!

    把顾薄安等人吓的不轻。

    他甚至一脸惧意的背着人问陈墨言,“嫂子,妈她不会是,不会是不想活了吧?”

    陈墨言抿了下唇,心里头也是咯登一声。

    不过,下一刻她又轻轻笑了起来,“你可别自己吓唬自己,不就是一个普通的感冒嘛,有什么?”

    “下午你哥就回来了。”

    “他这次回来肯定应该会休息几天,以后在家里头的时间就会多了。”

    “到时侯多带着孩子过去陪陪。”

    “妈肯定会很快好起的。”

    顾薄安也只能是这样想。

    下午四点半。

    顾薄轩的车子总算是到了家。

    当然,他是直接去的顾妈妈那边。

    这几天他人虽然是没回来,可是一天一个电话的和顾妈妈说话。

    不管怎么样,这可是自家亲妈!

    他爸才走了没几天。

    他妈肯定不能在出事的。

    方小满和马小花两个人都在这边。

    说实话,看到顾薄轩出现,两女都在心里头暗自的松了口气。

    还好,能当家做主的回来了啊。

    “大哥……”

    “大轩哥……”

    顾薄轩看了两女一眼,“妈怎么样了?”一边问一边抬脚进了里头的屋子。

    顾妈妈才吃了药睡下。

    整个人……

    怎么说呢,应该是里头屋子的光线问题。

    瞧着气色比他之前走时还要难看好几倍。

    而且,人也瘦了好几圈……

    他知道这事儿谁也怪不了。

    不管是顾薄安还是自家媳妇,以及方小满马小花几个人。

    对老太太肯定是尽心力力的。

    看着哪怕是睡过去,也是眉头紧锁的顾妈妈。

    顾薄轩的心头好像有把刀在扎。

    疼!

    以往的时侯,他也不是没有对顾妈妈有所埋怨。

    或者是更多的不满什么的。

    可是,这份不满随着顾爸爸的离去,随着他亲眼看到自家亲妈瘦骨嶙峋的样子。

    突然就消散。

    余下的只有心疼,无奈。

    走出来。

    他把房门轻轻关上,看向帮着他倒茶的马小花,“医生怎么说?”

    “言言姐请了几个医生,都说是心病……”

    马小花咬了下唇,扭过了头,“医生还说,舅妈要是自己一直这么的想不开,到最后她的身子骨会熬不住的。”大舅舅的离世连她都转不过来,更何况是和顾爸爸相处了大半辈子的顾妈妈?

    两个老人几乎四五十年的朝夕处处啊。

    这乍一分开。

    那份痛和难以言说的绝望……

    马小花想想都想哭。

    “行,我知道了,我先回去一趟,一会再过来。”

    顾薄轩回头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顾不得和陈墨言好好的说话,开着车子去接了几个孩子。

    然后,晚上的时侯他亲自下厨。

    带着几个孩子一块的折腾。

    陈墨言倒是听说了这事儿,不过,她今天晚上有应酬回不了家。

    所以,也就懒得去理会。

    晚上九点。

    酒局才散。

    陈墨言的眉头拧着,有点酒劲儿上头。

    她看了眼身侧,林同刚才好像是出去接电话了?

    想了想,她站起身朝着几个人笑了笑,就想着朝外头走。

    只是手臂一沉。

    手侧一个人把她的手给拽住。

    她回头,看着对方咪了下眼,“许总?”

    “没什么,我是瞧着陈总这不是喝的有点多吗,你那个总经理也太不像话了,怎么能让陈小姐这么漂亮的人喝这么多酒呢,哎,我这人啊,最是心软,瞧不得漂亮的女人这样难受,陈总,我送送你?”

    他一边说一边已经是直接站起了身子。

    整个人朝着陈墨言靠了过去。

    一身的酒气薰的陈墨言更加的难受。

    她用力压下心头的那股子不舒服,淡淡扫了眼对方。

    伸手就要把自己的手臂拽出来,“不劳许总了,我司机就在外头呢,他……”

    “司机当真不像话,怎么不在门口侯着?”

    “陈总你啥也别说了,走走,我这就送你出去啊……”

    他的手眼看着就要再次碰到陈墨言的手臂。

    砰。

    不远处一人一脚踹了过来。

    被陈墨言称为许总的人身子不由自主的飞出去。

    一路撞翻好几把椅子。

    光光当当的声响中。

    他有些肥重的身子撞在了另一侧的酒店房间墙壁上。

    就听到咚的一声。

    好像是皮球遇到了阻力。

    又似是断了线的风筝。

    直接滑落在地,然后又是重重的一声。

    身子最终瘫到了地上。

    不醒人事!

    不知死活!

    把房间的另外几个人吓了一跳。

    原来都有些酒意的,正一个个看笑话般看着许总往陈墨言跟前凑。

    一个个心里头都在脑补呢。

    听说这位陈总可不是好靠近的啊。

    老许这回怕是要出丑……

    只是没想到,这个丑,竟然这般的大!

    而且瞧着那一路摔出去的样子。

    这姓许的摔在地下半天没反应,难道是,死了?

    几个人心头一跳。

    些许的酒气一个激棱之下,都不自禁的清醒了过来!

    有那胆子大的,抬手指着门口的顾薄轩,“你,你是谁,这可是大庭广众之下的,你这是犯法!”

    “对,犯法,报警。”

    几个人嚷嚷了起来。

    陈墨言开头也被吓了一跳,不过回过神看到身边的人。

    她眼底全都是笑意,“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

    顾薄轩把人给稳稳的扶在怀里,看着她两颊因为酒意而涌起的酡红。

    忍不住喉咙里头一紧。

    以前,他不在的时侯,她是不是也这样喝酒的?

    多少有些埋怨林同。

    怎么能让她这样喝?

    不过他转而就叹了口气,怪得了人家吗。

    是自己这个当人丈夫的护不住自己媳妇!

    要怪,怪他顾薄轩!

    不过现在,他回来了,以后,自己的媳妇自己罩!

    他把人护在怀里,看着她眉眼里头的娇意,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是不是很难受?”

    “我帮你倒杯茶。”

    陈墨言的一声不用两个字儿还没说出来呢,顾薄轩径自把她按在身侧唯一的一把安好的椅子上。

    端着茶,他自己先喝了一口。

    确定没什么差子之后,才把茶递给陈墨言。

    看着她小口小口的轻缀。

    顾薄轩才一扬眉,看向站在不远处怒目而瞪的几个人。

    他呵呵一笑,“打电话叫人吗?”

    “行,尽管叫。”

    “你们几个商量下,是报警呢还是去把酒店经理叫过来,投诉我都可以。”

    他看着几个人的眼神冰冷,如同鹰般的犀利。

    “或者你们真的可以报警。”

    “等到警察来了,调下录像,再看看这个小王八蛋刚才想要做什么……”

    “许总不过是想,想送陈总出去……”

    其中有个胆子大的,忍不住出声反驳着,“他这是好心,可是你却进来二话不说就行凶,现在人被你踹的都不知道死活,你还有理了?报警就报警……”开口说话的这个人是和地下躺着的那个许总有些拐着弯的亲戚关系。

    两家的公司呢,又多少有些的合作。

    两个人平时也算是狼狈为奸。

    这会儿他自觉好几个人呢,而且刚才他们都按了酒店服务员的呼叫器。

    这么多的人。

    他可不觉得顾薄轩还敢下这个手!

    一心想着显摆下自己。

    顾薄轩挑高了眉,“他是什么玩意儿你们自己心里头没数吗?还送,他分明就是想要把我妻子给拦住不让走,想要对现役军人的妻子意图不轨,非礼,甚至试图袭击我……哦,忘了告诉你们,我是军人,现役哦,破坏军婚这么个罪名就够了吧?”

    “你胡说八道,他哪里有袭击你?”

    顾薄轩呵呵一笑,抬了抬自己的手臂,一指他的右臂处。

    “看,这里还有他的手印呢,可不是我冤枉他吧?”

    众人看着那清晰的手印,忍不住瞪大了眼。

    什么时侯印上去的?

    可是,他们明明都没看到许总打那个男人啊。

    顾薄轩看着都是诧异的几个人,扬了下眉,这么几个渣他都对付不了的话。

    这个部队他还是别待了!

    “怎么了怎么了,哟,这是怎么回事儿?”

    酒店服务员和值班经理一块过来的。

    看到这桌椅碗碟的都摔在地下。

    就忍不住吃了一惊。

    抬脚走进来后,服务生一眼看到躺在地下一动不动的那位许总。

    忍不住吓了一跳,“啊啊,死人了死人了……”

    “胡说什么,给我闭嘴。”

    值班经理虽然心里头也是吓的一激棱。

    真的死了?

    可他还是扭头喝止身侧的服务生,自己强忍着镇定一步步朝着地下躺着的许总那边挪。

    “不用担心,他没死。”

    “就是酒喝的有点多,刚才没站稳,自己一路摔过去了。”

    顾薄轩冲着几个人咧嘴露出一口大白牙,“几位,我说的没错吧?”

    “……没,没错……”

    “……是是这样的……”

    几个人都被顾薄轩犀利的眼神给骇到。

    再想着他之前经理没过来之前说的那些话……

    一个个胆颤心惊之余,自然只有点头的份儿!

    把柄被人家整个纂到了手心里头。

    他们能说什么,敢说什么?

    经理也是一脸的无语:

    这哪里看着是自己摔的样子?

    可是,这里头的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点头应是。

    而当事人却是晕迷不醒。

    他想了想,只能按着客人自己摔倒的处理。

    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

    得把人送医院啊。

    至于这里……

    等到许总被救护车给接走,值班经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

    今晚这一桌,是许总请客!

    这么一闹腾,请客的人都进了医院了。

    这钱还能收的回来吗?

    他一脸的苦垮脸,“几位老总,许总他人进了医院,你们看这单……”

    “呵呵,我打个电话啊。”

    “我家里头还有事,好像有人在叫我?”

    眼看着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的,都不想买这个单。

    倒不是他们真心的缺这个钱。

    主要是,憋气啊。

    被人打了一顿,还得自己出这个钱?

    他们脑子可没进水!

    酒店经理几乎都能想到自己被顶头上司骂的狗血喷头的情景。

    他闭了下眼,正想着要怎么再劝劝几个人时。

    顾薄轩扫了几个人一眼,一笑,“这顿饭算是我们夫妻两个人请的,嗯,就当是咱们联系感情吧,我突然发现和几位老总一见如故,以后咱们可得多多联系啊。”

    狗屁!

    几个老总心里头憋屈的很。

    看着顾薄轩的眼神充满了忌惮!

    这个人,就是陈墨言传言中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男人?

    该死的,不是说他不在帝都吗。

    怎么这大半夜的冒了出来?

    顾薄轩看着几个人对着自己上下的打量,一脸的坦然,“想来几位也知道我这个人不怎么待在帝都的,不过呢,那是以前,现在啊,我也不妨告诉几位老总,以后呢,我媳妇我自己来护着,谁要是敢打她的主意,不妨就先从我顾薄轩身上踏过去。”

    本来还没什么气的。

    可是想到之前许总那一双色迷迷的双眼。

    还有他刚才竟然抱着自家媳妇的手臂不放……

    顾薄轩略带杀气的眼神想了想,那个许总哪只手碰的言言?

    要不,回头给他废了去?

    ------题外话------

    好吧,我又废了一天。我反省去。这是第三卷开始了。嗯,总算是回来了。阂家团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