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那个许总在医院里头还骂骂咧咧呢。

    时不时的对着医生护士骂上一通。

    嘴边挂着的一句话就是,他有钱,不差钱!

    到最后,他出院的时侯,几个小护士都悄悄的松了口气。

    可算是走了啊。

    回到家。

    许太太一脸的冷笑,“我还以为你死哪去了呢,怎么就在医院里头待了几天就回来了?”

    哎,可真是可惜啊。

    要是这个男人真的死了,她还能省不少的事情呢。

    许总暴跳如雷。

    两口子大骂了一架,到最后,许总气的重重摔上门,自己开车走人。

    屋子里头,许太太气的直骂娘。

    这个王八蛋,肯定又是去找女人的!

    哪天他最好死在女人身上!

    许总去哪了?

    要说找女人,也的确是想着的。

    家里头那个母老虎看到就烦啊,他总得找个能让自己清静儿的地儿吧?

    不过车子开到一半。

    他又想起自己挨打的事儿了。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

    他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能随便是个人上来就打?

    不过,那天他也是真的喝的有点晕。

    按着他的本性,多少沾点便宜什么的肯定是有。

    可是更深一层的……

    他也没想过啊。

    凭啥就上来就打他啊?

    还有那天和他一块喝酒的那几个人,竟然一个人都没帮他说话?

    真是太可恶了!

    最后,气不过的许总车子转了个方向,直接去老地方堵人。

    一家私人会所。

    某处顶楼。包房。

    许总黑沉着个脸出现在房门口。

    屋子里头坐着的几个人都忍不住有些许的尴尬。

    不过都是久经商场的人。

    心里头怎么样是一回事,可嘴上的功夫却都是练出来的。

    有人直接就笑了起来,“哟,这不是咱们的许总吗,许总可是有几天没见啊,瞧着这身子,这是发财了吧,来来,你们几个过去那边,给许总捏个肩敬杯酒的,去去,好好的伺候着啊。”

    “我可告诉你们,咱们这许总可是这个……”

    他比了个有钱,大爷的姿势。

    对着那两个女孩子挤挤眼,“好生的照顾啊,咱们许总开心了,有你们的好!”

    几个女孩子心领会神。

    一个个笑嘻嘻的朝着许总走了过去。

    却被许总黑着脸给拦下,“你们几个出去,我有事要和他们说。”

    “许总,咱们……”

    “滚。”

    几个女孩子怔了下,看了看其他的人。

    知道这事儿肯定是躲不过。

    几个人索性摆手让那几个女孩子退下。

    等到房间里头只余下他们几个人的时侯。

    其中一个人扬扬眉,“行了,你也别绷着个脸,有啥事有啥话的直接说。”

    “说什么说,我被人打成那样,你们这一个个的都暗自瞧笑话是吧?”

    “幸灾乐祸啊。”

    “这下我倒霉了,你们一个个的都高兴了是吧?”

    许总一番气话发泄出来。

    他气呼呼的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怒意,“愧我以前把你们当成朋友……”

    “许总啊,你可消消火吧。”

    “这事儿要是真的说起来,可真的不怪我们袖手旁观啊。”

    开口的人也是一脸的苦笑,“你知不知道打你的那是个什么人?”

    “还能有什么,是那个姓陈的女人的保镖?”

    “还是说,是那个姓林的?”

    他也没等那几个人回话呢,就这么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

    “我就说这个姓林的有问题,堂堂一个男人,有能力有本事的,竟然这么多年屈居在一个女人的下头,看一个女人脸色行事,这是两个人滚到一张床上去了吧?”

    “王八蛋,不过还别说,这姓林的艳福不浅呐?”

    许总这话一出口。

    余下的几个人脸色都是一变再变。

    最后有个没忍住叹了口气,“我说许总啊,这话你以后可是千万千万别再说了,记得啊。不然的话,到时侯倒霉的肯定还是兄弟你。”顿了下,他看着许总黑沉着的一张脸苦笑了下,“你还别不信啊,等到你真的吃亏的时侯,可别又怪咱们这些老兄弟没和你说,不把你当成朋友就行啊。”

    许总听着这话,怎么想怎么觉得这味儿道有点不对头呀。

    他虽然喜欢年轻小姑娘。

    更时不时的和个小明星传出点绯闻什么的。

    可是,许总的脑子转的还是挺快的。

    几乎那么一顿,他就觉得这里头肯定还有点的事儿。

    不然的话,就这几个人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被人落了那么大一个脸。

    他们事后竟然没事人儿似的?

    小圆眼咪了下。

    几乎咪成一条缝。

    他看着几个人,“到底怎么一回事,你们谁给我说说?”

    “那天动手的是陈家那丫头的男人。”

    “哦,对了,部队回来的。”

    “以后,咱们这帝都城里头怕是多少要改改格局喽。”

    “什么意思?”

    许总看着几个人一头的雾水,“不就是一个当兵的吗,以前也没听说什么啊。”

    “是,以前是没听说什么。”

    “可是我回去查了下,那个男人,不好惹啊……”

    “再不好惹难道他还能成了气侯不成?”

    “来了咱们这地盘,他还不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乖乖卧了?”

    “你太小看他了……”

    几个人七嘴八舌的把他们对顾薄轩所查到的一些事情统统说了一遍。

    最后,更是直接把顾薄轩现在的地位说了出来。

    “你说说,这样的一个人,咱们是要为敌还是握手言和?”

    “为,为敌?”

    许总想也不想的摇摇头,这事儿肯定不行的。

    可是握手言和?

    自己就那么白挨了一顿揍?

    “其实,我是觉得吧,许总暂且还是别往那两个人跟前凑的好。”

    “我可是查出来了,这个姓顾的啊,可是把他家里头的媳妇和孩子看的眼珠子一样的疼……”

    “但是,他又不是那种斤斤计较,瑕疵必报的人。”

    “那,那我就这样不出声了?”

    “你这不是才出院,身体还不是很好吗,去国外疗养段时间好了。”

    许总脸色有些不好看,青紫红的变幻了半响。

    最后他猛的拍在沙发扶手上。

    这事儿闹的!

    直到许总走后——

    其中有个人有些迟疑,“咱们这样不告诉他顾薄轩有咱们所有的一些资料和隐秘,不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还是说,你去和他说?”

    开口的男人头摇的波浪鼓一样。

    他可不要去!

    “行了,我想许总这次也算是受到了教训,以后肯定不会再招惹那两口子的。”

    这样的话,再没有交集。

    许总知不知道这事儿也就没啥区别了。

    “对对,许总都要出国了,这事儿说不说都一样。”

    他们可没那个脸自己和许总说,他们一个个的都被顾薄轩或多或少的抓住了把柄!

    四合院。

    因为上次的事情,陈墨言这几天都有意无意的避开一些饭局。

    倒不是她心虚什么。

    她就是生怕自家这个醋桶生气嘛。

    那一晚别的人看没看到她是不知道,可是,被顾薄轩揽在身边的她却是由衷的感觉到顾薄轩身上瞬间涌起来的那股子煞气。虽然,这煞气如同昙花般一闪而逝。

    快的她几乎自己都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可是事后她再怎么想。

    越发肯定那感觉是真的。

    有点提心吊胆的。

    生怕顾薄轩一怒之下再去做出点别的什么事情……

    倒是林同。

    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直到隔了两三天给那天饭局的人打电话。

    对方不管他说什么都是很痛快的应下来。

    这让林同很是诧异了一番。

    为此他特意跑到陈墨言跟前问:“我那晚临时出去有事,你们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啊,怎么他们这次签单这么痛快?”简直不像是以前这些人周扒皮的做事风格啊。

    陈墨言看着他一本正经的,“要是我告诉你,顾薄轩打了他们一顿,你相信吗?”

    “扑。”

    林同正在喝茶呢。

    听到这话直接把茶给喷了出来。

    最后,他看着陈墨言脸上的认真劲儿,忍不住狐疑起来。

    “你刚才这话,不会是说的真的吧?”

    “比珍珠还要真。”

    陈墨言看着林同一脸无语的样子,忍不住揉了下眉心,“你走后,许总那人……嗯,我要走,估计他也是想着送送我,没想到被刚好到门口的顾薄轩给看到……”

    就那么一脚踹了过去。

    听说可是在医院病床上躺了好几天没爬起来啊。

    想想那痛……

    林同直吡牙,画面太美好,有点不敢想了。

    不过,这一脚踹的好啊。

    你看看,这合同轻而易举就拿了下来。

    他看着陈墨言,“没想到咱们的顾先生还有这么好的用处啊……”

    “你行了啊,别跟着起哄了,还有,想笑就笑,别憋着。”

    陈墨言白他一眼,哼哼着,“气大伤身。”

    还没等她这话说完呢。

    林同直接就趴到桌子上哈哈大笑了起来。

    眼泪都掉了出来。

    真是,好笑啊。

    他也没想到,这位顾师长调回来的头一件事儿,竟然是吃醋打人!

    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人传出去。

    说他爱美人不要江山?

    想到这里,他心头却是突然一动,“不对啊,这眼看着都要过去一周多了,为什么外头一点消息没有?”

    “那你得去问顾薄轩了。”

    这件事情,陈墨言觉得自己心里头多少有点数儿。

    不过,她自己也是猜的。

    而且,这可不是什么能大声说出去的事儿。

    还是别和林同说了。

    林同对着她翻个白眼,把最后一口茶饮下去。

    站起身拍拍自己的衣摆,“行了,那我先走了啊,对了,下个月是朱兰的生日,朱兰可是交待了啊,你人一定得过去,要是还像去年那样不见人,她可是要和你翻脸的。”

    陈墨言有些好笑,“行了行了,这事儿她都在我耳边念叨不下百遍了,知道你们是一家人,能不能别再念了啊?”再念下去她的耳朵听的都要起茧了好不好?

    “谁让你去年放她鸽子的?”

    林同可没半点同情心,想到自家媳妇交待的任务,他在临走前又尽职尽责的重复了几遍。

    听的陈墨言拿起手边的书本照着他砸了过去。

    “赶紧滚。”

    林同哈哈大笑着离去。

    院子门口。

    顾妈妈和林同擦身而过。

    她的身后跟着小花和方小满,两个人都笑嘻嘻的和林同打招呼。

    顾妈妈走进来的时侯陈墨言就站了起来。

    “妈你怎么过来了?”

    “怎么着,我不能过来看看你,看看我几个大孙子孙女吗?”

    顾妈妈的语气有些冲。

    身后方小满的眼底闪过一抹的无奈:

    你说这老太太,自己有好日子不过,非得闹的大家都不好。

    她就开心了是吧?

    小花赶紧扶着顾妈妈,“言言姐,我和小满姐还有是舅妈是一块过来叫你们过去吃饭的。”

    “舅妈蒸了好多好吃的,我想想都流口水呢。”

    马小花似个小喜鹊般唧唧喳喳的。

    一心想着缓和气氛。

    陈墨言眼底的笑意散了一些。

    不过,她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了笑,“那我可有口福了,不过妈,我爸和我爷爷一会都出去有事儿,怕是去不了,还有齐阿姨,得留在家里头看家,万一家里头来个什么人的也好有个人招待。”

    顾妈妈也没多想,只是点了下头,“行,你看看你这瘦的,是该吃点好吃的补补。”

    “以后妈多给你做好吃的,咱们补的白白胖胖的。”

    她又不是猪。

    吃那么白胖圆润做什么?

    不过,这是顾妈妈的话,陈墨言也懒得去反驳什么。

    只是笑了笑转开了话题,“妈你等下,我去和我爷爷他们说一声去啊。”

    进书房又出来。

    她直接把齐阿姨叫到了一边,“我过去那边吃,你和我爸还有爷爷在这边吃吧。”

    “想吃什么就煮什么。”

    “啊,好的……”

    刚才陈墨言说两个人要出去。

    齐阿姨还真的以为两个顾先生都要出去,正想着中午自己一个人煮点面条对付呢。

    没想到原来言言只是蒙老太太的……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笑了笑转身走到了顾妈妈身侧。

    “妈,咱们过去那边吧?”

    几个人一路走一路说话。

    眼看着就要到那边的小院,顾妈妈突然开了口,“言言啊,刚才那个叫啥,林同的对吧,你以后还是别让他来家里头了吧。”虽然说的是平静,但是陈墨言却是从中听出了很大的不满。

    这让她怔了下。

    林同,什么时侯得罪这老太太了?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