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如果是正当的道理或是事情。

    陈墨言自然不介意听老太太的。

    可是这种要求?

    她笑了笑,神色淡淡的看向顾妈妈,“妈,我记得你以前也认识林同啊,还夸过他们一家呢,怎么现在,却让我和林同离的远一点?”话罢,她停了下后才慢慢开了口,“妈你也知道,我和林同是生意上的伙伴,我好多事情都是离不开他,也是不能离开他的,而且,他打我什么都没有的时侯就跟着我,现在外头更是不少人想要高薪把他给挖走,可是他却想也不想的留了下来。”

    “妈,要是你没有很正当的理由。”

    “这件事情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对于顾妈妈,陈墨言也想的很是通透。

    即然老太太只有一个人,那在自己儿子家常住也是正常的。

    可是她住归住。

    可以出去转转,可以花点钱买点东西。

    甚至她要是乐意,她都能出钱送她去国外报个团什么的散散心。

    可以去和几个孩子玩儿。

    她甚至可以把她自己的儿子叫过去骂一顿……

    这些,都是陈墨言不会去理,也不会拦的。

    可是陈墨言却不能接受她太过干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

    她爸和爷爷都不管呢。

    老太太这一来就指手画脚,说三道四的?

    没这个道理。

    而且,这些年来自己一个女人在外头撑着。

    支撑着她的还不是这个家,这几个孩子?

    现在她一步步走到了现在。

    更不会需要有个老人在旁边时不时的告诉自己你要这样做你要那样做。

    你不能这样做你不能做那个……

    更甚至,连她和什么人接触都得要管?

    呵呵,抱歉,她不接受!

    陈墨言看着老太太笑了笑,直接就转开了话题。

    反正她该说的都说了。

    至于老太太怎么想,要不要生气……

    这事儿,她暂时不想管。

    不然的话,以后这样的事情一多。

    她要处处受牵制!

    马小花瞧着不对头,赶紧打圆场,“哎,言言姐,我大轩哥今天不回来了吗?”

    “嗯,他说今天有事不回家了。”

    顾薄安也一个劲儿的对着方小满使眼色。

    示意她也跟着说几句话,缓和下情绪什么的。

    不过方小满这会儿也生气啊。

    她觉得老太太是没事儿找事呀。

    你说说你,好好的日子不过,非得把儿媳妇给得罪光是吧?

    看到了顾薄安的眼神。

    不过,她不想理他。

    低头去哄怀里头的小闺女起了。

    捏着自家女儿胖呼呼的小脸蛋,她捏了又捏的。

    忍不住心里头感慨,还是小娃的脸蛋捏起来好玩呀,肉呼呼嫩嫩的。

    手感可好了!

    顾妈妈倒是想继续和陈墨言理论几句。

    不过,她身边的马小花和顾薄安没给她这个机会呀。

    不管她说什么,这两个人都能很快把话题给转开。

    而且马小花还把她给拽到了厨房去。

    “舅妈,我二哥都饿了,你不是说给他弄了好吃的吗,咱们赶紧吃饭啊。”

    “小丫头,你就和舅妈我耍心眼儿吧你。”

    顾妈妈瞪了眼马小花,伸手捏她脸两下。

    马小花笑嘻嘻的把脸凑过去,“舅妈要是不解气,打两下也行啊。”

    “坏丫头。”

    顾妈妈心里头叹了口气,端着吃食走了出去。

    好在,这一顿饭顾妈妈再没说什么。

    本来陈墨言是想着饭后陪老太太说会话的。

    可是瞧着刚才的样子,怕是这个婆婆也不乐意和自己说话吧?

    便索性站起了身子,“妈,顾薄安小满小花,我还有事儿就先走了啊。”

    “嫂子你慢点走。”

    方小满抱着孩子站了起来,“言言你等下,我和你一块走。”

    然后,也没看顾薄安,她是抱着自家闺女扬长而去。

    看的站在门口目送自家媳妇和大嫂两人离去的顾薄安一腔郁闷。

    娶了个一心迷恋自家亲嫂子的媳妇。

    是好还是坏?

    这妯娌关系是好了。

    可是这自家媳妇时不时为了嫂子冷落他……

    顾薄安不禁暗自腹诽,难道自己是个后的,不是这丫头的亲男人不成?

    回过头。

    顾妈妈瞪了他一眼,“你也不管管你媳妇。”

    瞧瞧刚才,走的时侯也不和她这个婆婆打招呼。

    她就知道这个小儿媳妇也是个眼里头没她的……

    可不是嘛。

    人家外头瞧着她们老两口有福气。

    两个儿媳妇都娶的好。

    个个都是大学生,又有能力又漂亮的。

    可是谁能知道她的苦?

    这两个儿媳妇没一个把她这老婆子给放在眼里的啊。

    大儿媳妇不听她的。

    小儿媳妇吧,临走都不带吭一声的……

    坐在椅子上,顾妈妈越想越伤心啊。

    默默垂泪。

    马小花忍不住心里头有些抓狂。

    她这舅妈怎么就变成了个林黛玉的性子?

    记得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但是也知道是之前自家大舅去的急,估计她舅妈一时没适应。

    只能劝。

    谁知道她这不劝还好。

    一开声劝吧。

    顾妈妈捂着脸哭了起来。

    到最后更是直接嚷着要回老家去!

    把个马小花给弄的有点手脚无措的。

    她这劝人劝的,怎么就劝到要回老家去了?

    一脸无助的看向坐在门口半天没出声的顾薄安,她求救,“二哥……”

    “行了,你回屋去。”

    “我和妈说几句话。”

    马小花忙点了点头,跑了出去。

    自己再怎么说还是个外人。

    二哥最得舅妈的心,应该能劝好吧?

    孰不知等她这里一走。

    顾薄安的脸子唰的就掉了下来。

    他看着顾妈妈,扬扬眉,“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是想让我和小满离婚,然后我带着孩子陪你一块回老家种地去呢,还是想闹腾的我哥什么也不干,放弃以前那么多年的辛苦和心血,和我嫂子离婚,他一个人陪着咱们一块回老家,咱们母子三个回家种地吃老本去?”

    “要真是这样的话,那妈你说一声,我保准明天就去辞职。”

    “还有我哥,等他回来就让他不干了,什么首长啊啥长的,都不要了。”

    “妈你最重要嘛,我爸走了吗,我妈心情不好,肯定是我妈重要啊。”

    “前程什么的算个啥啊。媳妇孩子算啥啊,妈你的心情最重要嘛。”

    顾薄安的话说的很平静。

    一边说一边看着坐在那里默默哭的顾妈妈,“有好日子不过,你要是真的觉得想回那个家守着我爸,守着咱们一家几口的回忆,那行,我们兄弟两个陪你一块去。”

    “你不就是觉得嫂子和小满两个人不像咱们村子里头的那些儿媳妇一样听你的话吗?”

    “可是妈,说句不好听的话,她们是什么人,我嫂子和晓满是什么人。”

    “她们能和小满和我嫂子比吗?”

    他说到这里轻轻笑了笑,“妈你还不知道吗,你知道我爸在帝都住院,回家又在市里头住,不管是针还是药用的都是最好的,总共花了多少钱你知道吗?”

    “多,多少钱啊?”

    这事儿顾妈妈还真的没想过。

    一来吧,不管是什么钱啊还是啥的,都是有顾薄安两兄弟或是陈墨言给解决了。

    后来顾爸爸直接离世。

    顾妈妈又一味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难过。

    她都没能想的起来钱这个事儿!

    看着她一脸茫然的表情,顾薄安忍不住呵的一声轻笑,“妈,四十万!”

    “我爸前前后后总共花了四十万块钱!”

    这些钱放在他们村子,或是是方圆四周,谁家能这么轻松的拿的出来?

    哪个儿媳妇能这么大方?

    别说四十万,就是一万都得掂量再掂量的好不好?

    “妈,你怎么不想想,要不是有嫂子在,咱们家就是砸锅卖铁也找不到这些钱!”

    等到真的出现这样的情况时。

    他爸怎么可能还能拖这么久?

    估计早早就被病痛给折磨的不成人样,去世了。

    “怎,怎么花那么多的钱?”

    顾妈妈也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多的钱。

    吃了一惊。

    张大嘴半天都没反应过来,“真的这么多啊,四十多万?”

    “可不是四十多万吗,妈你想想,这一百一百的摞,得摞多高,多久?”

    “要是换在别人家,这些钱谁能拿的出来?”

    “估计兄弟爹娘的早就闹翻了。”

    顾妈妈听着自家小儿子的话怔了半响。

    也不知她想到了什么,突然一脸紧张的看向了顾薄安,“儿子,这些钱,是你嫂子拿的还是你出的啊,你和妈说实话,可不许蒙我啊……”

    “妈,这些钱是我嫂子一个人拿的。”

    顾薄安多少能了解几分自家亲妈的心思。

    心里头叹了口气,“妈,你想多了,这钱真的是我嫂子出的,我没出什么钱……”

    他看着手里头是有点钱。

    可是之前买这个房子花了不少啊。

    多年的积蓄差不多花光。

    还和自家嫂子借了一些。

    后来更是结婚,聘礼什么的。

    这些全都是他自己的钱。

    当然,顾妈妈也曾主动拿了十万块钱给他。

    不过顾薄安没用。

    又给两个老的退了回去。

    因为他觉得吧,一来现在他还用不到这些钱,他妈的钱还是留着养老防身用吧,二来就是,他觉得这些钱多数都是这几年自家嫂子和大哥给家里头的,是大哥大嫂给爸妈的,他用算怎么个回事儿?

    当然,他和嫂子开口借钱那就不一样。

    他都打了借条的。

    “妈,嫂子她已经做的很好了……”

    顾妈妈白了他一眼,“你别动不动就帮着她说话啊,好像她才是你亲人似的。”

    “你妈我还能害你吗?”

    这话顾薄安都懒得接话!

    反正说了他妈也听不进去的。

    倒是顾妈妈,她坐在那里眼珠转了两下,突然想起了什么,“安子,你说,那么多钱你嫂子一声不吭的都拿了出来,她手里头得有多少钱啊?”肯定还得有比四十万还要多的钱啊。

    想到这么多的钱都在自己大儿媳妇手里头……

    顾妈妈就觉得心里头有些担心。

    倒不是她想把这钱拿过来纂在手里头。

    她也知道这事儿是肯定不行的。

    可是,家里头的男人不才是一家之主吗?

    她想了想,看向自己的小儿子,“安啊,妈问你,人家的钱在你手里还是在小满手里呢?”

    “啊,自然是在……我手里。”

    顾薄安本来是想说自然是在方小满手里的。

    不过话到嘴边,想到他妈这性子,想也不想的又改了口。

    他要是说钱在小满手里头放着。

    不知道他妈又要想出点什么事情来。

    她和自己说什么也就算了。

    万一再跑到小满跟前说去……

    这丫头的性子可是个小钢炮。

    一点就着啊。

    非得和他妈蹦起来不可。

    “对啊,这才对。”

    顾妈妈一脸的若有所思,又叮嘱了两句,她带几分小心的看向顾薄安,“安子,你说你哥,现在官儿当的很大吗?”

    “我哪里知道啊,不过,肯定比一般人要好的多就是。”

    “那,他当这么大的官,肯定也有不少人给他送礼吧?”

    这话一出口。

    顾薄安瞬间就警惕了起来。

    他瞪圆了双眼看向他妈,“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他妈好好的这是又想到了什么?

    怎么连送礼这话都说了出来?

    顾妈妈想了想,压低声音凑到了自家小儿子跟前,“你说,你嫂子赚这么多的钱,她一个女人家家的,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呀,好几十万啊,花出去后还有好几十万的钱,妈可是越想越觉得这事儿有点不靠谱呀。”

    “妈你是想说什么?”

    “妈是觉得呀,你哥不是当大官的嘛,肯定有不少人送礼。”

    “这些东西啊,说不定就送到了你嫂子手里头。”

    像她们村上的村长,还有镇长啥的。

    外头那些人传什么送礼啊啥的,不都是自家媳妇收。

    然后当家作主的男人不露面吗?

    要是真的查起来啥的。

    也好推脱一声,说一句啥女人不懂事儿啥的。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这想法是对的。

    忍不住对着顾薄安念叨了起来,“这事儿可不行,你哥今天不回来是吧,等他明天回来了我一定得好好和他说道说道。”这么多的钱啊,可都是真金白银的,怎么能都交到女人手里头呢?

    就像上次自家老头子的事情。

    这也就是她往外头拿了。

    万一她就死纂着不拿出来,自己大儿子不是手里头一分钱没有?

    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主意想的对。

    旁边顾薄安却是一脸的黑线,他妈这可真真是……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