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05章 三年,三年
    顾薄轩自己也清楚,只要他妈住在这边。

    矛盾肯定有。

    要是他爸还尚在,他肯定会让他爸把他妈给带回去什么的。

    两个老人还能自己照顾自己。

    老家的生活对他们老人来说也已经是习惯。

    可是没办法,现在他爸没了。

    他妈再怎么的闹腾,他这个当儿子的也只能是忍着!

    不过,他却是分的很清楚,他能忍。

    言言却完全不用。

    也没这个必要!

    回到家,顾薄轩在家里头没看到自家媳妇,也没看到几个孩子。

    一问,得,人家带着四个宝和朱兰几个出去聚餐了。

    顾薄轩能说什么?

    他能说啥?

    自家亲妈惹的祸。

    他这个儿子,嗯,认了!

    一脸带笑的陪着田老爷子下棋。

    然后几盘棋下来,他立马就发现,田老爷子的精神,没有以往好了!

    以往三盘棋下来的话,老爷子还精神百倍。

    拉着他继续再下。

    可是现在这几盘棋下来,老爷子的精神明显有些不济。

    抬头看到田老爷子头上的白发。

    顾薄轩心头唏虚,果然是时光催人老!

    “爷爷,我扶您去睡吧?”

    顾薄轩看着田老爷子一脸的笑,心头的担忧半点不露,“爷爷要是真想下棋,咱们明天好好的杀几盘,我明天一天都在家陪您,哪也不去。”

    “这话可是你自己说的?”

    “是,明天我放假,就陪着您。”

    这话田老爷子爱听啊。

    他笑呵呵的点头,把棋子一颗颗收起来,然后回头看了眼顾薄轩。

    眼神落在他肩头的杠杠上。

    满意,但是也遗憾。

    这个孙女婿本人来言,田老爷子是真的满意。

    没有半点可挑的。

    可就是他那么一个家!

    想想他背后的那个妈的闹腾劲儿……

    田老爷子就觉得心塞。

    自己孙女这是什么命啊?

    有心想着让他们两口子自己去沟通。

    可是,田老爷子还是舍不得让自家孙女受委屈呀。

    对于顾妈妈做出来的那些事情,老爷子虽然没理没问没看的。

    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

    指了指一侧的椅子,他看向顾薄轩,“坐下来,陪爷爷说说话。”

    “爷爷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顾薄轩坐下来,还给老爷子倒了杯白开水。

    这可是医生和陈墨言同时说的。

    晚上坚决不能喝茶。

    不然怕是更不好睡!

    田老爷子也习惯了听自家孙女的话,低头喝了大半杯,他抬头看向顾薄轩,“你妈最近的所为,你心里头都清楚吧?”

    果然是因为他妈妈!

    顾薄轩心里头咯噔一声,面上浮现一抹自责,“爷爷,是我妈让言言受了委屈,可是爷爷你放心,以后我一定会尽全力护着言言的,而且,我妈她最近心情不好,有时侯说出来的话她就是没怎么想……”

    “我知道。”

    “我知道你爸爸才去,你妈妈心里头不好过。”

    他也有过瞬间失去老伴的那种经历。

    所以,他知道顾妈妈的难受。

    可是她难受,不能把这气出在自家孙女身上呀。

    想想,他看向顾薄轩,“我觉得,你看看你妈要不要出去转转,散散心或是报个老年班啥的,最近这东西不是挺流行的吗,还能让你妈把心思转移还能让她慢慢的把自己的心胸给放开……”

    “爷爷你说的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天晚上。

    陈墨言带着几个孩子回家已经是十点半。

    扫了眼顾薄轩,直接当没看到。

    自家媳妇生气。

    顾薄轩只能往前凑,“媳妇你累了吧,我帮你按按肩?”

    “给你儿子洗澡去,我可不敢用你。”

    好吧,他先去搞定几个臭小子。

    陈墨言自己把女儿给收拾好,换好睡衣哄睡着。

    回过头,顾薄轩才给三个宝洗好澡。

    一头的汗。

    陈墨言扫了他一眼,就看到他身上的衣服都湿了。

    有些狼狈的正望着她呢。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装什么装啊?

    不过,对着自家三个儿子的眼神可温柔了,“大宝二宝三宝你们乖乖的啊,今晚你们爸爸给你们讲故事。”

    “哦哦,好啊。”

    “爸爸讲大灰狼。”

    三宝的叹气声响起来,“还大灰狼,咱爸会讲的只能是飞机大炮加坦克。”

    就这么个人。

    是那种会讲大灰狼的人吗?

    不过,他妈今晚好像脸色有点不对,所以,他还是忍忍吧。

    顾薄轩几乎把自己会讲的故事都给讲了个遍。

    几个孩子才好不容易睡下。

    回过头。

    他站在院子里头用力的喘了几口气。

    这几个臭小子,总算是睡着了啊。

    书房里头。

    陈墨言正低头做事情呢。

    抬眼看到端着牛奶走进来的顾薄轩,撇了下嘴,“你不睡过来做什么?”

    “我看我自家媳妇啊。”

    “心疼我家媳妇半夜还在忙工作,这不,特意来慰劳媳妇呢。”

    “就这么一杯牛奶?”

    陈墨言对着他挑眉,“我是这么好收买的人吗?”

    “那,再加上我一个?”

    “不要。”

    要了还得操心那么一个妈。

    她真是脑子抽了!

    知道自家媳妇是真生气了。

    顾薄轩叹着气,走过去主动帮着她捏肩,“媳妇,我妈她是心情不好,这一下子又没了我爸,自然就爱胡思乱想了,不过你管她想什么说什么呢,我可不是那种不相信媳妇,那种胡乱什么都听妈的话的人。”

    “你得对你男人有点信心啊媳妇。”

    “不管怎么样,我肯定是站在媳妇你这边的。”

    “坚决的站在你这边啊。”

    他嬉皮赖脸的往陈墨言跟前凑。

    陈墨言又是好笑又是好气,伸手推他,“你还要不要你的形象了啊,真想把这样子拍成照片,明天发到你们军队,让你那些兵也看看,平时在他们面前一本正经的首长是什么样的德行。”

    “你拍啊。”

    “你拍吧。”

    “不管你怎么拍,想拍哪里我都不还手。”

    顾薄轩脸皮是越来越厚,看着陈墨言嘿嘿直乐,“只要媳妇你不生气,什么名声啊啥的,那些东西是什么?”

    再说了,就是自家媳妇真的送到部队去。

    那些小兵蛋子们敢看吗?

    回头谁敢多看一眼,看他怎么一个个的收拾他们!

    好不容易把陈墨言脸上的笑哄的露出了几分,顾薄轩长手直接把人给抱到了自己的腿上,“媳妇,晚上的时侯爷爷找我谈话了?”

    “我爷爷?”

    陈墨言心头有些感动,抿了下唇。

    她抬头看着顾薄轩,“你不会是以为我和爷爷说的吧?”

    “傻,我都说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怎么会这样想你?”

    “再说了。”顾薄轩抱着陈墨言,一脸的笑,“就是你真的和爷爷说了,那又有什么?难道你受了委屈,不能当场和我妈顶回去,还不能回头和爷爷说一回,唠叨一回吗?”

    “停停。”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打断他的话。

    然后,她一本正经的看着他,“其实,你刚才的话说错了,我不是碍于长辈没和你妈当场顶回去。而是我觉得,没那个必要。因为……”顿了下,她看着顾薄轩,眉眼里头闪过一抹温柔,“因为我相信,这件事情哪怕就是你妈和你说了,你也绝不会那样做的。”

    “而且,这事儿就是你妈和你说了,你又当真同意了。”

    “回过头来真的和我要家里头的钱财大权?”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轻轻一笑,“那样,我会觉得你是脑子进水了!”

    顾薄轩,“……”

    不过他还是很高兴。

    因为他听到了陈墨言说,相信他!

    想也不想的,抱着陈墨言吧唧就是好几口。

    惹的陈墨言伸手使劲儿去推他,“一脸的口水,脏死了啊,别亲人……”

    “就亲,还要亲。”

    顾薄轩和个孩子似的,抱着人不松手。

    陈墨言好笑又好气。

    弄了一脸的口水,最后她要拿纸巾擦。

    顾薄轩还偏不让。

    结果惹恼了陈墨言,直接对着他胸口的衣裳就擦了下去。

    顾薄轩,“……”

    把媳妇哄好,他想了想,把自己下午和顾妈妈之间的谈话说了一遍,当陈墨言听到顾薄轩自己承认自己是吃白饭的,家里头家主是她和几个孩子时,她一时没能忍住,扑哧就笑出了声,“你妈当时脸色肯定很难看。”

    “小没良心的,你还笑!”

    “我妈都快把我给骂死了好不好?”

    他不说这话还说。

    谁知道顾薄轩这话一出口,陈墨言直接就朝着他翻起了白眼。

    “我才不信你这话呢。”

    顾妈妈打从这个大儿子当兵起就开始忌惮他。

    她疼小儿子,也骂小儿子。

    对着顾薄安那是有什么说什么。

    可对着顾薄轩?

    虽然也心疼,真的气急了也会骂。

    但是,顾妈妈对着顾薄轩劈头盖脸的骂一通?

    这事儿绝对是不可能的!

    好吧,就知道瞒不过自家媳妇。

    顾薄轩摇摇头,果断的转移话题,“言言,爷爷建议我给妈报个团出去外地散心,或者是让她去上个什么兴趣班啥的,和一群老人多沟通,多交流,说不定就能放开些心思,你觉得呢?”

    迎着顾薄轩的眼神,陈墨言的嘴唇蠕动了两下。

    她想说,旅游老太太肯定不会出去的。

    可是报什么兴趣班的……

    这事儿想想也是有些不妥当啊。

    不过,陈墨言话到嘴边却是转开了,“要不,你明天问问妈,看看她怎么说?”

    “行,那我明天中午去问问她。”

    顾薄轩其实也是有点没辙。

    不然的话也不可能田老爷子这么一提,他还真的就放到了心上。

    不能把人送回老家去。

    在这里头住着。

    可总不能让他妈闲着没事,天天想着法子转着脑筋的折腾他们两口子吧?

    再这么下去。

    用不了多久,他和自家媳妇的感情估计也得被闹腾起来!

    第二天。

    顾薄轩吃过早饭,先去看了眼还在书房写书法的田老爷子。

    和齐阿姨说了一声,他晚会回来陪着老爷子下棋就去了顾妈妈的住处。

    看到自家儿子这么早过来。

    顾妈妈还是很高兴的,“儿子啊,中午想吃什么,一会妈给你做,等到中午看看你弟他们一家有没空,都过来吃饭。哦,对了,还有言言,她要是也在家的话,也叫过来啊。”

    “言言出去办事了,得到晚上才能回呢。”

    “这怎么又出去了啊?”

    “你这才回来呢……”

    顾薄轩笑了笑,“她之前也不知道我回来,约好的事情,不能改。”

    知道自家大儿子维护大儿媳妇眼珠子似的疼着。

    她也懒得多说什么。

    母子两人坐下来说话,果然的,顾薄轩一提说什么出去外头旅游的,顾妈妈直接就否了。

    “去什么去呀,花那么多钱有啥好的?”

    “想要走走看看,我在这帝都哪里不能去?”

    好些地方还不花钱呢。

    基于顾妈妈这样的心思,顾薄轩再说第二个法子的时侯直接就改了方式,“妈,我帮你报了个老年进修班,对,就是厨艺啥的,你前几天不是老说几个孩子吃什么点心啥的嘛,对对,就是教这个的,到时侯你学会了就可以时时给他们几个做着吃了,好不好?”

    “这个啊,妈好好想想……”

    “有什么好想的啊,妈,我可是都交了钱的,你要是不去这钱就浪费了啊。”

    “好几百呢。”

    “这么多钱啊,不能退吗?”

    “不能。”

    顾妈妈心疼钱,最后咬着牙,“行,那妈去看看。”

    这话,顾薄轩这几天听到的最高兴的话。

    陈墨言晚上听了也挺高兴的。

    说不定,这在外头待的时间长了,看的多了。

    心情和想法都不一样了呢?

    顾妈妈最开始是抵触的。

    好几回她都想去找人问问,这钱能不能退回来?

    可在她学了一段时间,回过头陈墨言带着几个孩子吃了她烤的不成形壮的小饼干,几个孩子都大叫着说好吃,说奶奶真能干的时侯,顾妈妈眼底全都是高兴,同时也在心头升起一种的骄傲感。

    看看,她也能给几个孙子做好吃的小点心了!

    至于形状不好看?

    没关系,再慢慢学,继续学嘛。

    就这样,顾妈妈学了一期又一期,中间又被顾薄安方小满等人忽悠着报了别的几个班。

    就这样,顾妈妈的老年进修班由着厨艺班开始,到最后什么插花班啊什么的。

    时间,转眼就是三年。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