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那个之前在金店遇到的中年男人。

    当时,他是和陈敏在一块。

    今天站在他身边的却是另外的一个女孩子。

    比陈敏还要年轻一些。

    眉眼盈盈,好像水波一样,一笑整个人透着股子明媚艳丽。

    陈敏则是要显的妩媚。

    而且她毕竟之前的经历丰富,哪怕她在刻意的收敛。

    可全身上下总是不自觉的带着股子风尘气。

    眼前这位则不。

    偏清秀。

    似是看到陈墨言的眼神落在他身侧女孩子的身上。

    中年男人不知想到了什么,哈哈一笑,伸手把自己身边的女孩子拽过来,笑着在她屁股上拍了两下,“过来,还不见过陈小姐?”他对着陈墨言两人打了个哈哈,“陈小姐,这位是……”

    “抱歉,我们不熟的。”

    陈墨言笑了笑,摇摇头,拽着身边的田素扭头就侧身走了过去。

    身后的胖男人整张脸黑的。

    吓的他身边的年轻女孩子都不敢出声。

    好半天才小心冀冀的开了口,“老,老板,刚才那两位是……”

    难道是他又瞧上的女人?

    可是瞧着那样子,人家好像根本没看上他?

    女孩子心里头有几分的欣喜,也有些的心酸。

    人家瞧不上的,自己得时刻巴结着。

    还得随时提心吊胆的小心着他把自己给抛开不理!

    “哦,没什么,行了,走吧,你不是说要买东西吗,走,咱们买去。”

    “好啊,谢谢老板。”

    女孩子知道自己什么能问什么不该问。

    这会儿看到身边的男人避开了话题,她也就聪明的收了声。

    陈墨言和田素两个人朝着前头走。

    田素忍不住翻白眼,“真是晦气,怎么又遇上了那个男人?”

    “你管他呢,这商场又不是咱们家的,难道许咱们来,不许人家来吗?”

    陈墨言呵呵笑。

    是真的没放在心上。

    “哎言言,你说那胖男人有什么好啊,没想到啊,本事还挺不小的,竟然几天换个女人。”

    上次遇到的时侯跟着的是陈敏。

    这次又换了个更年轻的……

    “言言,会不会是陈敏被他给踹了啊?”

    “你问我我问谁去?”

    陈墨言看着田素一脸好奇宝宝的样子,忍不住好笑起来。

    她摇摇头,“行了你啊,这事儿和咱们可没关系,赶紧去买东西,然后回家接孩子去。”

    听到陈墨言这话。

    田素猛不丁的叹了口气,“真不该要孩子啊。”

    “你说说要这么两个孩子做什么啊,我这简直就成了专职的保姆。”

    以前没孩子的时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想去哪里,抬脚就走。

    可是现在呢?

    这两个孩子简直就是她的绊嘴石啊。

    真是……

    想到这里,她又咬牙切齿的,“你那个姑父简直就是个混蛋。”

    “嗯,回头让他睡书房。”

    “我直接不让他回家。”

    陈墨言呵呵笑,“是啊,不让人回家,然后人家不知道跑去哪个年轻小姑娘家里头……”

    “胡说八道。”

    “你姑父他是这样的人吗?”

    对一地这一点儿,田素还是挺有自信的。

    自己的男人自己得相信啊。

    “再给他两个胆子也不敢啊。”

    瞧着田素那一脸彪悍的样子,陈墨言忍不住扑吃一笑。

    “姑姑啊,你也就是嫁给了我姑父,换个人试试……”

    “那是,就他那样,我不嫁他,他这一辈子可就打光棍了啊,我这是在拯救他好不好?”

    “他还能不对我好着点儿?”

    田素一脸的理所应当。

    听的陈墨言直接点头,“对对对,姑姑你真是好人。”

    姑侄两人一边说笑一边选东西。

    不知不觉的又逛了小半个小时。

    下午三点半。

    两人准备出去,下到三楼的时侯。

    远远的就看到一群人围着。

    好像还有人在说什么打架了,什么坏女人之类的话。

    陈墨言倒是没在意。

    可是田素向来性子跳脱啊,一听这话,拽着陈墨言的手就往那边冲。

    “咱们过去看看去。”

    陈墨言,“……”她一点都不想去!

    不过,被田素给拽着,也只能随着她走,“姑姑你别拽我,我自己走……”

    她走在后头。

    田素走在前头,然后陈墨言就看到她几个侧身就跑到了人群前头。

    陈墨言本来就没想着去看什么热闹。

    便站在不远处的拐角里等她。

    就看到不过两分钟呢,田素又从人群里头钻了出来。

    而且,她看着陈墨言则是一脸的古怪。

    这让陈墨言瞧的有些诧异。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会是被里头的打架什么的给吓到了吧?”

    “怎么可能,就那么两个女人打架,我一脚都能对付两个。”

    她怎么会怕她们?

    听的陈墨言挑了下眉,“两个女人在打架?”

    “哎,我忘了和你说,言言,你猜猜里头打架的人是谁?”

    “是谁啊,瞧着你这表情,咱们认识的?”

    田素嘿嘿笑,“不是咱们,是你,你认识的。”

    瞧着田素这表情。

    还有这语气。

    陈墨言心里头忍不住涌起一股不妙感。

    她略一迟疑,声音顿了两下,“姑姑,我怎么听着你这语气,越来越兴灾乐祸的,这里头打架的,不会是有一个是,陈敏吧?”

    “哈哈,侄女啊,你越来越聪明了啊。”

    “竟然一下子就猜中了!”

    田素一脸的笑,“言言你再猜猜,看看陈敏和谁在打架?”

    陈墨言想也不想的摇头,“不猜。”

    事实上她心里头已经隐隐有了个人选。

    只是,不会是真的想她像的那样吧?

    她的身边。

    田素瞧着她这个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言言,你这样子,肯定是心里头已经想到了吧?”

    陈墨言,“……”

    “对,就是那个女人啊,我刚才还说换了个女人的。”

    “没想到陈敏竟然追到了这里来打人……”

    “啧啧,你刚才没看到那个陈敏,可真是下死手啊。”

    把人家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脸上给挠的。

    可真是血淋淋的。

    她瞧着都觉得胆颤心惊的。

    陈墨言却只是笑了笑,看了眼不远处,人群还没有完全散开。

    而陈敏,则是被商场的保全人员给看管了起来。

    相较于上次见到时精致的妆容。

    以及她脸上那隐隐的得意和矜持。

    这一刻的陈敏一身的狼狈,脸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

    头发凌乱。

    身上的裙子被扯的不像样。

    高跟鞋也不见了一只……

    不知道是心有灵犀还是怎么的。

    陈墨言朝着陈敏看过去的时侯,陈敏也好巧不巧的抬眼朝着她这边望过来。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撞到一起。

    陈敏的眼瞳一缩。

    整张脸唰的都白了起来。

    她看着陈墨言,心里头是恨是怒是恼是怨。

    更多的却是想找个地洞自己钻下去!

    她怎么竟然看到了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幕?

    陈墨言是刚站在这,还是把刚才那一幕都瞧到了眼里头?

    心思电转间。

    她就听到耳侧保全人员严厉的声音,“行了,不管怎样你们打人是不对的,都不是三岁孩子,打成这样像什么样子,你们是确定要私了?这位女士,你不同意私了?”

    “行,那你和我们一块去派出所走一趟吧……”

    是另一个女孩子不同意私了。

    看着陈敏的眼神全都是厉色,“她就是个疯子,直接冲过来就打我,你看看把我这脸打的,我都毁容了啊,我一定要告她,我要让她赔我的脸。”

    “赔什么赔,有本事勾搭我男人你就有本事挨打啊。”

    “自己不要脸,还怪别人不给你脸?”

    陈敏冷笑了两声,都懒得去和那个女孩子再说什么。

    心里头却气那个男人。

    那个王八蛋,竟然趁着自己冲过来的时侯偷跑了。

    不然她今天非挠他个满脸开花不可!

    “行了,你们两个别吵了,都去派出所吧,做好心理准备,给你们家人打电话,过来保释。”

    陈敏一听这话,忍不住眉头皱了下。

    不过,她眼角余光一下子看到不远处正要远走的陈墨言。

    想也不想的就张嘴喊了起来,“姐,姐姐你别走啊,我再也不和你生气了,姐姐,都是我的错,我下次肯定都听你的话,现在我被人抢了男朋友,我我也就是一时生气,姐姐你不能不管我啊。”她说着话绕过两个保全人员,噌噌的朝着陈墨言跑了过去,想也不想的抱住她的手臂。

    她凑到陈墨言的跟前,压低了声音,“求求你,帮帮我……”

    陈墨言没想到陈敏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来。

    以至于都没来得及避开。

    被她把自己的手臂给抱了个正着。

    她抬眼,就看到陈敏满是祈求的双眼,楚楚可怜的。

    “姐,我错了,以前都是我的错,你现在是有名的大老板,你也是有钱人,你就当是帮帮我……”

    “陈敏你这是几个意思,你自己做的事情管我们家言言什么事儿?”

    田素被陈敏这不要脸的举动给气的,肺都要炸了。

    她是没想到,自己不过就是瞧个热闹。

    竟然就被陈敏给缠了过来?

    她冷笑了两声,“陈敏,我要是你,我宁愿自己找个地缝钻下去,或者我找根绳子我自己上吊去,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言言跟前?你这一声姐喊的不觉得恶心吗?”

    “她就是我姐啊。”

    “姑姑,你就是再不喜欢我,我姐在我们家相处了十几年,我们十几年的姐妹是真的啊。”

    “姐姐,以前是妹妹不懂事,我这次真的错了。”

    “你帮我这一回,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好不好?”

    相较于田素的气炸肺。

    陈墨言倒是笑意盈盈的。

    她看了眼陈敏,甚至还是一脸的笑,“真的知错了啊?”

    “真的,真知错了。”

    经过了这么多年。

    陈敏要是再不晓得收敛自己的性子和脾气。

    那她可就真的得要找根绳子去吊死自己了。

    她甚至是无数次的后悔。

    自己以前怎么就那么的蠢,非得把陈墨言当成敌人?

    想来想去的,想了无数次以后。

    陈敏觉得她找到了答案:都是她奶奶在她耳边叨叨的缘故!

    陈奶奶时不时的在她耳侧嘀咕要远离这个姐姐。

    要小心陈墨言和她抢东西。

    那会的她还小,一心觉得陈奶奶对她好。

    一心想着独占家里头的一切。

    觉得陈墨言就是天生来抢自己东西的那一个人!

    孰不知,她现在再回头看看。

    就那么个陈家,一穷二白的,连个像样儿点的家具都没有。

    会有什么东西好抢?

    没事的时侯,陈敏是想起来就恨陈老太太!

    要不是她……

    哪怕自己和陈墨言不是姐妹情深。

    可只要她们两个表面上能过的去,自己只要占着她妹妹的身份。

    好处还不是一堆一堆的?

    瞧瞧现在的刘素,还有马小花方小满她们……

    现在她们那些风光。

    分明就都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啊。

    陈敏是每每想起这些,把个陈老太太恨的,想掐死她!

    这会儿,对着陈墨言,她的语气真挚,“姐姐,你只要帮了我这一回,以后你说什么我都听,你让我做啥我就做啥,姐,我不想被带去派出所……”眼看着后头的保全人员就要追过来,陈敏抱着陈墨言的手臂不放,“姐,你别生我的气了,帮我这一回啊?”

    她故意制造出一种气氛。

    让人以为陈墨言是她的姐姐,只是现在在生她这个当妹妹的气。

    所以才不理她的。

    在陈敏心里头想的很好,陈墨言好歹的是大老板。

    在这帝都也算是个人物了吧。

    她应该不会想让自己这样的存在被人查出来。

    顺便把她以前的那些经历给扒出来吧?

    而且,帮她就不过是顺口几句话的事儿。

    她肯定会同意的吧?

    可惜,她却是完全打错了主意。

    “她是你妹妹?你妹妹她……”

    两名保全人员走过来,看看陈墨言,再看看抱着她手臂不放的陈敏。

    好像,似乎,有那么两份的相像?

    “谁说她是我们言言的妹妹,我们家言言她……”

    “姑姑。”陈墨言扭头打断田素的话,示意她别出声,自己则扭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陈敏,在她瞪大眼,心里头暗呼不妙的紧张中,陈墨言伸手,一根根掰开她的手指头,顺势拿纸巾擦了自己的手指好几回,然后才慢条斯理的看向两名保全,“我妈就生了我一个,我也没打算给我早逝的妈再认个干女儿。”

    陈敏,“……”这个女人好狠的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