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说什么?”

    “这事儿不可能。”

    她打小就在陈家村长大。

    直到大学前,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不是陈家人。

    怎么可能会和远在千里之外帝都家的陈大公子有婚约?

    绝不可能的事儿!

    她看着刘美景,蹙着眉头,“你用不着这样说,我已经结婚了,我很喜欢我的先生,还有四个孩子,我对我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所以……”

    “你以为是我胡乱说就胡乱说吧。”

    刘美景把苦苦的咖啡一口饮尽。

    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陈墨言,起身,扬长而去。

    直到坐在车子上。

    刘美景趴在方向盘上半响,再直起身。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的懊恼。

    好好的,和陈墨言说这个做什么?

    这事儿她不是早就决定谁也不说,把这事儿藏在心里头的吗?

    可是……

    看着陈墨言,看着她脸上淡定的笑。

    刘美景不得不承认,她除了羡慕她,满满的羡慕之外。

    她更多的,是嫉妒她!

    所以,她才一时没忍住吧?

    凭什么,她就这么的理所应当,凭什么,她喜欢的他就那么执着痴情的在背后守护着她?

    ……

    直到刘美景的车子开走。

    陈墨言还没有从刘美景之前的话里头反应过来。

    这句话真的比一枚炸弹的威力还要大。

    把她给炸的头晕脑涨。

    好半天反应过来。

    真的还是假的?

    她拿出电话,下意识的想要打出去问问陈大公子。

    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问问他,刘美景的话是真还是假……

    可是,就在电话几欲按出去的那一刻,她又直接给一一删掉。

    心不在焉,魂不守舍的走了大半天。

    陈墨言最后打车回家。

    知道田子航在家。

    她想也不想的抬手敲门走进去,“爸,我有事想要问你。”

    “怎么了?”

    田子航放下手里头的画稿,抬头看向一脸凝重的自家女儿。

    下一刻他就笑了起来,“瞧着你这样子,爸可是好久没看到你这么认真凝重的表情。”

    “爸,我真的有事问你。”

    “好好好,你说。”

    陈墨言在椅子上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抿了两口后她有些迟疑。

    要不要问?

    要是刘美景的话说的是真的……

    那她爸肯定知道这事儿。

    可是,之前她爸却一直没和自己说起过。

    哪怕是半个字儿都不曾。

    不过……

    如果说一点异样也没有的话……

    陈墨言想起了之前才和陈大公子接触那会的事儿。

    她爸,好像还特意叮嘱自己,一定要离陈大公子远一点,没事最好别和他接触。

    这些,算不算是异样?

    “言言?”

    “怎么了,这是遇到什么难题了吗?”

    “还是说,我女儿终于眼光提高,瞧不上顾薄轩那臭小子,想再另外找一个了?”

    “爸。”

    明知道田子航说的是笑话。

    陈墨言还是觉得有些不好笑,有些不赞成的打断田子航的话。

    最终,她决定把这事儿问个明白。

    深吸了口气,看着田子航,陈墨言直接问,“爸,我下午的时侯遇到了一个朋友,她和我说了一句话,我觉得有点很惊奇,甚至说是,诧异……”

    “行,那你问吧。”

    “爸,咱们家以前,和陈家真的一点交集没有吗?”

    “哪个陈家?”

    “哦,就是陈大公子的那个陈家。”

    陈墨言说完这话之后,睁圆了双眼看着自家亲爹。

    真心想从他表情里头看出点什么来。

    可惜,她再次无果。

    只能在心里头无力的又一次吐槽,自己身边这几个男人啊,看着这一个个的都好说话,可实际上呢,这表情和心思一个比一个的深!

    “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田子航有些好笑的看一眼自家女儿,摇摇头,“咱们田家和他们陈家都是帝都最有名的世家,肯定有所牵扯,但你要是真的说关系,还真就没有……”

    “真的?”

    “自然是真的啊。”

    “不然的话,当初陈家那样直接倒下去,对方明知道是你和顾薄轩两个人的原因,怎么可能会不来找你或是你爷爷?”

    这倒也是。

    陈墨言暗自嘀咕了两句。

    可下一刻,她又心里头突的一凛,她爸这话,不会是故意麻痹她的吧?

    咪了下眼,她直接看向田子航,“可是爸,我之前那个朋友突然告诉我,说我和陈大公子有婚约……爸,你说这话可不可笑,我当时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你们一心都不知道我是死是活的,怎么可能会有婚约呢?”

    “爸,这话一定是开玩笑的吧。”

    田子航深深的看她一眼。

    顿了下,才慢腾腾的开口道,“对方的话,要是真的细究起来,其实,并没有错……”

    扑。

    陈墨言直接把才喝到嘴里的一口茶喷了出来。

    也就是她转头的快。

    不然的话田子航桌子上的画稿什么的可就要倒霉遭殃了。

    她拽了纸巾擦着嘴角的茶渍。

    扭头,瞪圆了双眼看向田子航,“爸,你这话,一定是蒙我的吧?”

    她怎么可能真的和陈大公子有婚约?

    “其实,你知道他出身陈家,可你却是不知道,陈大公子的亲妈早早逝去,现在的陈太太,是陈大公子他爸续娶的。”

    “这么说来,他和那个陈二少不是一个妈?”

    “不是一个妈。”

    田子航点了点头,看了眼自家女儿,想想还是决定选择实话实说,“陈大公子的妈妈,和你妈妈是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她们两个的关系就和你和刘素一样,甚至比你们两个人的关系还要好……”

    “所以?”

    陈墨言心里头已经几乎有了结果。

    所以,两个女人在信里头定下话,结了娃娃亲……

    果然的。

    田子航笑了笑,看着自家女儿黝黑黝黑的眼眸,如同看到了自己的爱人。

    只是,他们的女儿可比子佳的性子要坚强的多,能干的多!

    “所以呀,你妈和陈大公子他妈妈就在知道双方都有身孕的时侯给你们定了娃娃亲,她们两个甚至都说好了,如果是一男一女就结为亲家,让你们长大了就在一起,可要都是两个男的或是两个女的,就让你们和亲姐妹或是亲兄弟两个那样的长大……”

    “可是,她们想好了一切,甚至算好了结果。”

    “却偏偏忽略了中间的那些过程……”

    陈墨言,“……”

    好半响。

    她听到她爸叹了口气,“这事儿谁也不能怪,就怪你们两个没缘份……”

    “你现在已经是结过婚的人,还有孩子,那些事情就别再想了。”

    这也是他不想让自己女儿多和陈大公子接触的原因之一。

    他是当爸的。

    自然是为着自家女儿着想。

    所以,他把陈大公子的心思看在眼里,可是,他却是一点口风都不和自家女儿提。

    就想着当这事儿没有过呢。

    可是没想到……

    他看着陈墨言,挑了下眉头,“你这个朋友是谁,怎么知道的这事儿?”

    “哦,她应该也是无意间知道的。”

    了解了前尘往事的陈墨言回到自己的书房。

    坐在椅子上也是觉得一脸的无语。

    这可真是……

    好大一盆的狗血啊。

    迎面往她脸上泼啊。

    伸手抹了把脸,她叹了口气,真的知道了这事儿,再想想陈大公子。

    陈墨言怎么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心虚?

    不过也就是那么一瞬间。

    转而她就恢复了自然。

    这事儿,真不可能怪她呀!

    下一刻她更在意的是要不要和顾薄轩说!

    即然刘美景能在无意中和自己说了出来。

    那么,会不会还有别的人知道?

    与其以后让顾薄轩从别的人嘴里有意无意的知道这事儿。

    陈墨言觉得,她还是自己亲自和他说的好。

    只是想的是容易,可到了晚上看着顾薄轩,真的想要说时。

    陈墨言突然觉得,嗯,有点困难呀。

    还是顾薄轩。

    把几个孩子哄睡,忍不住一脸奇怪的看向她,“你这是什么表情呀,有话就说呀。”

    真是的。

    瞧着她那一晚上脸上明明写着我有话想要和你说,可却偏偏说不出来的感觉。

    他都替自家媳妇累!

    书房里头。

    陈墨言看着顾薄轩,眼珠子转来转去的。

    突然开口道,“那你得先答应我,不管我和你说什么,你都不能生气?”

    “嗯,不生气。”

    “还有,也不准多想?”

    “不多想。”

    这么点头答应的顾薄轩心里头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自家媳妇这,这是几个意思?

    难道,她这瞧着自己老了,年纪大了,配不上她了。

    瞧上别的小年轻,小白脸了?

    这么一想的时侯,顾薄轩整个人的身子都瞬间绷紧。

    眸光锋锐如刀。

    哪个小王八蛋敢和他抢媳妇,回头他去弄死他去!

    不行,死人是要犯法的。

    嗯,他是好人,还是打个半死得了!

    正这么想着的时侯,耳侧,他就听到陈墨言带着几分迟疑的声音,“其实吧,我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就是有个事情呢,想着我亲自和你说一声,免得,免得你以后从别人嘴里头听到了更生气……”

    “媳妇你说吧,我一准不生气。”

    我只会揍人!

    陈墨言扫了眼顾薄轩,一横心,“其实,我爸今天和我说,我和别的男人是有婚约的……”

    咔嚓。

    顾薄轩直接捏碎了手里头的茶杯!

    ------题外话------

    又跑了一天医院,明天应该能正常了。一送去幼儿园我就补更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