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16章 迫不及待
    周日的中午。

    陈墨言带着四个孩子,还有顾薄安一家三口在顾妈妈这边吃饭。

    马小花今天加班。

    所以就没有过来。

    五个孩子在院子里头撒着欢的玩儿,嬉笑闹腾。

    那笑声差点把整个院子的上空给掀翻。

    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在厨房里头帮忙,顾妈妈也在忙活着。

    她一脸的笑。

    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这让方小满蹙了下眉头,没忍住的朝着陈墨言那边看了一眼。

    陈墨言自然了解她心头的想法。

    朝着她摇摇头。

    那意思是让她暂时先别出声说什么。

    顾薄轩不在。

    顾薄安吧,在这件事情上又欠缺理智和冷静。

    所以,就是连陈墨言都不得不承认,处理顾妈妈这件事情呀,真的还得顾薄轩来。

    谁让他是顾妈妈的亲生儿子?

    “这几个烙饼给他们几个孩子吃啊,我在里头加了鸡蛋,还有他们几个爱吃的青菜……”

    “妈,你随便弄就行了,他们什么都吃的。”

    方小满也笑着附和陈墨言的话,“是啊,真不吃那就饿着呗,反正饿了自然就会吃了。”

    顾妈妈白了眼两个儿媳妇,“有你们这样当妈的吗,也就是你们这心大的,一个比一个大。”

    方小满吐了下舌头,笑嘻嘻的没出声。

    厨房里头一时间只听到忙活声。

    直到。

    顾妈妈放在一侧的电话响了起来。

    那是陈墨言买了给她防身,怕她走散或是有什么事情想要找家里人找不到而买的。

    这会儿手机一响。

    顾妈妈下意识的就要起身去接。

    而且,陈墨言在一侧看的清楚,老太太脸上的笑更多了啊。

    难道这电话是那个老头打过来的?

    陈墨言有些坏心眼的,“妈,谁打过来的电话啊,瞧你这脸上笑的和一朵花儿似的。”

    “啊,没有没有,就是我唱曲的那个什么班儿,应该是有什么活动通知吧?”

    顾妈妈本来很高兴的。

    脸上全是笑。

    只是一听到陈墨言的话之后。

    猛不丁的想到自己身边这还有两个儿媳妇呢。

    可不是她平时的一个人!

    心里头激棱一下。

    可不是被言言看出了什么吧?

    应该不会的。

    “什么笑的和一朵花似的,你妈我多大年龄了啊,哪里还像什么花儿?”

    “就是像那也是马上要掉地下被人踩的花儿。”

    顾妈妈一边说一边接通了电话。

    “谁啊,对,什么事情你说……”

    说着电话的时侯,她已经看似随意的走出了厨房。

    方小满看向陈墨言,扬扬眉。

    是那个男人吧?

    应该是。

    陈墨言也以眉眼回了她一句。

    两个人的心里头都叹了口气,这事儿,看来得及早解决了啊。

    其实,陈墨言心里头还有一个想法:

    她觉得,她这个婆婆应该是把放在自家公公身上的情感找了个代替的地方。

    换言之吧,就是这个老头是去世的顾爸爸的代替品!

    也不知道顾薄轩回来之后会怎么做。

    又要折腾出点什么事情来?

    她却是不知道,这顾薄轩还没有回来呢。

    即将到来的一场风暴却是马上开始。

    “那啥,言言,小满啊,你们两个先弄着,我出去一趟呀,很快就回来的。”

    “妈,你要去见朋友啊,咱们马上要吃饭了呢。”

    “妈知道,妈很快就会回来。”

    顾妈妈一边说一边解下自己身上的围裙,朝着门口走出去。

    身后的方小满和陈墨言两人都无语的叹了口气。

    倒是正屋看着几个孩子的顾薄安。

    看到他妈出去,还以为老太太是去买什么东西。

    走了过来,“妈去买什么了,怎么不让我去?”

    “妈说,有什么朋友过来,她要出去一趟,不过妈说了,很快就回来的。”

    “妈说她不会耽搁吃午饭的。”

    顾薄安一听这话,眉头整个拧成了十字,“什么朋友,男的还是女的?”

    没办法。

    被顾妈妈这突然弄的一出黄昏恋给惊到。

    顾薄安觉得自己现在在他妈这件事情上,有点草木皆兵!

    “我哪里知道啊。”

    方小满朝着自家男人翻个白眼,有些没好气儿,“你要是真想知道,与其在这里头问我,还不如自己出去看年地呢。”她这么一说,顾薄安顿时就听了进去呀,想也不想的扭头朝着外头跑,“媳妇,嫂子你们看下她们几个啊,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方小满,“……”怎么还真的去了?

    “言言,不会再起什么冲突吧?”

    她有点不安。

    别再在外头大街上吵起来什么的。

    自家这个男人的脾气瞧着挺好,实际上还是有那么几分爆脾气的。

    倒是陈墨言淡定的很。

    扫了她一眼,“没事,让他去看看好了。”

    吵就吵呗。

    他们是亲母子。

    难道顾妈妈还真的为了个外头才认识二三年,有可能两三年都没有的老头,而和自己儿子成仇?

    不可能的事儿嘛。

    再说了,要是顾薄安真的看到,吵起来还挺好的。

    也让顾妈妈知道,她藏着掖着的这事儿呀。

    她们都看到,也知道了!

    陈墨言这么一说,方小满哦了一声,不过,大眼珠转了两下。

    她看向陈墨言,“你说,要是真的被老太太发现咱们知道了这事儿,她会怎么做?”

    “不知道。”

    陈墨言仔细想了想,摇摇头。

    真的不知道顾妈妈会怎么做。

    老小老小。

    顾妈妈现在这心思呀,别说她们当儿媳妇的。

    就是自己亲儿子都难猜。

    而且,说不定就如同时下的年轻人一样。

    被自己的爸妈什么的一管。

    越反对越起劲儿?

    越阻止吧,叛逆劲头越大!

    顾妈妈保不准也是这样?

    外头院子里传来顾薄安的声音,“大宝,看到你奶奶回来了没?”

    “没有。”

    “叔叔,你去哪了,奶奶不是在厨房吗?”

    “叔叔没事,你们自己去玩。”

    打发了几个侄子侄女和自己的女儿。

    顾薄安拧着个眉头走了过来,他看到方小满朝着他望过去的眼神。

    知道她是问自己找到人了没有。

    他摇摇头,“我没看到人。”

    老太太去哪了?

    顾薄安几个都在狐疑着。

    午饭到最后是陈墨言和方小满两个人做的。

    煮了一大桌子的饭菜。

    多数都是五个孩子爱吃的口味儿。

    眼看着饭菜一样样的上桌。

    顾妈妈却是还没有回来。

    顾薄安有些坐不住,自己给顾妈妈打电话。

    只是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

    把他给气的啊。

    差点摔电话!

    倒是方小满,白了他一眼,“你着的什么急啊,妈那么大的人,又不会走丢。”

    “行了,不等了,咱们吃饭。”

    等了足足十几分钟。

    饭菜都要凉了。

    几个孩子都嚷着饿了。

    顾薄安黑着个脸坐下来,“大宝二宝三宝四宝,带着妹妹去洗手吃饭。”

    几个孩子洗好手,乖乖坐好。

    几个大人也依次坐好。

    正准备吃饭呢。

    外头,传来顾妈妈带着笑的声音,“也没什么外人,就是我几个孙子孙女,还有我两个儿媳妇和小儿子,做了不少的饭菜呢,你都来了,进家里头吃顿饭怎么了,刚好也顺便让你尝尝我两个儿媳妇的厨艺。”

    “我可告诉你呀,我这两个儿媳妇做的饭菜可好吃了。”

    “人又漂亮又能干,还没有脾气……”

    “还有我那几个孙子孙女的,可爱的紧……”

    她念念叨叨的和人炫耀般的说个不停。

    屋子里头。

    陈墨言几个人都朝着屋子外头看过去。

    然后,就看到顾妈妈正和一个身材高大,身上透着斯文书卷气息,满头银发的老头前后脚走进了院子。

    门口。

    顾妈妈看到自家儿子儿媳妇的都朝着她望过去。

    不禁也有些心虚。

    不过下一刻她就笑了起来,“安子,小满,言言,这是你厉叔叔,他是过来给我送点东西的,刚好到饭点上,我就想着留人吃顿饭……你们厉叔叔人很好的,平时他对我可照顾了,也帮了妈不少……”

    吧啦吧啦的。

    顾妈妈说把人夸了一通又一通。

    那个好话啊,不要钱似的从她嘴里头朝着外头蹦。

    听的顾薄安黑脸。

    方小满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倒是有些想笑来的。

    不过,时机不对。

    她也怕自家男人真的发飙啥的。

    使劲儿的闭了嘴。

    把头低下去,装做和身边女儿说话的样子。

    倒是陈墨言神色淡淡的。

    她朝着顾妈妈笑了笑,先是看了眼黑脸的顾薄安,然后才把淡淡的眼神落在了那个所谓的厉叔叔身上。

    “厉老先生也没吃午饭啊,来者是客,咱们家的确也不缺这口饭。”

    “不过妈,这桌上都是孩子,不知道厉伯伯嫌不嫌弃……”

    “怎么会呢,咱们家几个孩子那么可爱,你厉伯伯怎么会嫌弃?”

    顾妈妈一心想着帮身边的老头说好话。

    都忘了去看自家儿子的脸色。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她想也不想的就替对方辩解,“再说了,你厉叔叔性子可好了,可是最喜欢小孩子的,老厉呀,你瞧瞧,我们家五个孩子可不可爱?你看看那四个,可是一胎四个啊,长的一模一样吧?”

    “嗯,是挺可爱的。”

    厉老头的声音很是温和。

    带着几分低沉。

    如同大提琴般的好听。

    陈墨言听着吧,顿时就觉得,要是这样的人真对着顾妈妈一年如一日的献殷勤。

    讨好巴结。

    也难怪顾妈妈抵挡不住!

    这声音是真的挺好听的,听多了,耳朵会怀孕啊。

    “我也不知道几个孩子都在,没带什么礼物,来的唐突了吧?”

    “不唐突不唐突。”

    顾妈妈恨不得伸手去拽厉老头,想让他赶紧坐下来。

    这会的顾妈妈即紧张。

    心里头又有几分的雀跃和欢喜。

    就如同,嗯,怎么说呢,带着自己的男朋友见家长?

    即高兴又怕家长不同意和不喜欢自己选中的人的各种的忐忑!

    到最后,还是陈墨言开了口,“小满,来者是客,帮这位厉老先生去添副碗筷吧。”

    “哦,我这就去。”

    对于方小满来言。

    陈墨言的话那就是绝对要听的啊。

    所以,直接无视身旁顾薄安杀人般的眼神,起身去拿碗筷。

    顾妈妈坐下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小儿子的眼神不对。

    不禁有些诧异。

    “儿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出什么事情了?”

    “你要是有事儿就先走啊。”

    “这里有言言和小满她们两个,还有几个孩子陪我很好的。”

    顾妈妈一边说一边扭头看向坐在自己身侧的厉老头,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小傲娇,“这是我小儿子,别看他那么大的本事,这性子呀,打小就孝顺,到现在更是,什么事情都依着我,我这辈子呀,有这么两个儿子,也算是没白活了……”

    “大妹子自然是有福的。”

    厉老头语气里头满满的都是笑意,以及他适时表露出来的几许羡慕。

    这让顾妈妈心里头更加高兴了起来。

    “老厉啊,你想吃什么就吃,都不是什么外人,可千万别客气。”

    “这个挺好的,也容易消化,你尝尝看?”

    “这是我亲手做的,你看看好不好看?”

    到最后,顾妈妈竟然有些旁若无人似的帮着厉老头夹起菜来。

    看的顾薄安双眼都开始在喷火!

    也就是陈墨言在一侧压着。

    不然的话,估计他不知道要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大妹子做的菜自然是好吃的,挺好的。”

    “这道菜要是再细软一些,还有,你烧的时侯火侯有些大……”

    厉老头也不光只是说好听的。

    偶尔也会说几句不好的话。

    明着是让顾妈妈的手艺更进一步。

    可听在陈墨言的耳中却是觉得似是而非的。

    她只是觉得,这个厉老头呀,油嘴滑舌,花颜巧语。

    会哄女人!

    最后,这顿饭总算是在有惊无险中渡过。

    顾妈妈竟然又留厉老头喝茶!

    听的顾薄安脸唰的就变了,他站起身子就想说他还有事,想要先走。

    可是眼角余光看到坐在不远处的那个讨厌的厉老头。

    顾薄安又不禁冷笑了起来。

    凭什么是他走啊。

    这又不是他厉家的地盘儿!

    要走,也是这姓厉的老头子走!

    这么一想,顾薄安立马就安安然的坐在了那里。

    他学着陈墨言的样子,语气平静的开了口,“厉老先生老家是哪的呀,你在外头吃饭,家里头人也这么放心吗?”

    “你厉伯伯一个人。”

    “他儿子前几年出国了,一直没回来,媳妇也带着孙子追了出去……”

    “现在就一个人在帝都生活呢。”

    顾妈妈看着自己儿子,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反正就是吧啦吧啦的把厉老头的情况通通朝着外头倒。

    最后,她竟然奇怪的叹了口气,“这几年你厉叔叔一个人,生活的也不容易啊。”

    陈墨言听到自家婆婆这话差点没翻白眼。

    她婆婆这是圣母白莲花附身?

    或者说,真的就是每个处在感情中的女人都是智商为负?

    不管老或者是少?

    “妈,原来你这么了解厉老先生啊。”

    即然顾薄安选择开了口。

    陈墨言也觉得有些事情还是了解一下的好。

    而且,通过这一顿饭,她对眼前这位厉老头也有了些初步的认知。

    眼看着自家婆婆一个劲儿的维护着厉老头。

    陈墨言笑呵呵的,状似谈家常般的开了口,“妈,你和厉老先生什么时侯认识的啊?”

    对陈墨言这个儿媳妇,顾妈妈可不敢随口就反驳。

    一听她的话,她心里头有些紧张。

    言言不会是……

    暗自吸了口气。

    她让自己尽量的镇定下来。

    笑呵呵的,“你这不说妈都忘了,老厉,咱们什么时侯认识的啊?”

    “前年的重阳那天,我去爬山回来,路上掉了东西,你刚好捡到,追着我老远还给了我呢。”

    说起这事儿。

    顾妈妈一下子想了起来,忙不迭的点头,“对对对,就是那天。”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的一声喟叹,“原来咱们认识那么久了啊,我还以为是去年的事儿呢。”

    “高兴的事儿,时间总是过的快的。”

    厉老头这么一说,顾妈妈的双眼猛的一亮。

    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

    陈墨言和方小满还有顾薄安在一侧看着。

    看着这对加起来超过一百二的人在这里变相的秀恩爱,撒狗粮。

    他们三个人吃的那叫一个隔应,腻味!

    最后,估计是瞧出了气氛越来越尴尬,厉老头很是自觉的起身告辞,“我突然还想起有点事儿就先走了,谢谢你们的午饭,大妹子有空了我再请你,谢谢你今天对我的招待。”

    “不用不用,不过是一顿饭,不算什么的。”

    顾妈妈忙不迭的摇头,又是摆手又是什么的。

    “我送你啊。”

    顾妈妈跟着厉老头朝着外头走,“安子你们先坐呀,我去送送你们厉叔叔。”

    眼看着两人走出院子。

    顾薄安气的,差点把手里头的茶杯给砸出去。

    “嫂子,我哥什么时侯回来?”

    顾薄安觉得,这事儿得赶紧的解决了啊。

    再拖下去的话。

    说不定他妈真的就得生出二嫁的心思来!

    他可不想这年过三十的再多个后爸!

    “估计也就这两天了,再等等吧。”

    陈墨言也觉得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也没想顾自己这个婆婆竟然把人带回了家,还带到了她们面前来!

    这是,想做什么?

    顾妈妈想做什么?

    十分钟后。

    顾妈妈一脸忐忑的回来,坐在陈墨言几个人跟前。

    她一脸的欲言又止。

    最后,似是豁出去般的看向顾薄安三人,“言言,安子,小满,妈问你们个事儿啊。”

    “妈你问。”顾薄安的声音有些冷。

    “那个,那啥,也不是啥大事,妈就是想,想问问你们,你们觉得你厉叔叔这人怎么样啊?”

    说这话的时侯顾妈妈的语气满是忐忑。

    看着几人的眼神充满了小心冀冀,以及期待!

    ------题外话------

    妈呀。我觉得我今天自己都佩服自己。颓了好久了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