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0章 父女,担忧
    外头自然有人拦着。

    当然,没拦住也是必要的。

    所以,陈墨言坐在椅子,抬眼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高大的男子。

    对方的身量很高。

    陈墨言就这么抬头看着,估计得有一米九?

    “你是这里的老板?”

    对方没想到陈墨言会是这么的年轻。

    而且,一双大眼看着他,那眼咕噜噜的,一眨一眨的。

    好像会说话似的。

    “我是这里的老板,你又是谁?”

    对方明显是懂一些中国话的。

    而且直到这会儿还是说的中国话。

    只是语气古怪而别扭,好像一个字一个字朝着外头蹦。

    陈墨言听习惯了说话流畅的中国话。

    乍一听到。

    觉得耳朵那叫一个不舒服啊。

    不过,她脸上却是什么都没显出来。

    只是神色平静的看向对方,“我是这里的老板,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这可是法律社会,你现在是属于私闯?”

    “我和他们说了,是他们不让我进来。”

    年轻的男子眼神在陈墨言身上一扫而过。

    接着,他直接有些张狂的笑了起来,“你把这个地方让出来,我给你双倍的价格。”

    当然,这个双倍价格是他这会儿才做出的决定。

    之前的时侯,他可是一心想着把陈墨言这边的分公司给吞掉。

    只是,看到陈墨言后。

    他心里头突然就做出了这么一个决定。

    美人儿嘛,总是有些特权的。

    不是么?

    只是很可惜,陈墨言直接不鸟他。

    “要是我说不呢?”

    “你说不?”

    年轻的男人分明没想到陈墨言会这样说。

    或者是,他在自己说出双倍的价格之后,就没想过陈墨言会拒绝掉这件事情。

    如今这会儿从陈墨言嘴里头听出了这么个不字后。

    他忍不住怔了下。

    接着,年轻男子脸就沉了下来。

    “为什么不同意?”

    他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头全都是愤怒,“你可以出去打听下,我给你的双倍价格已经很合理……”

    就是旁边的当地负责人也是暗自点头。

    这些钱,是挺合理的……

    哪怕出去重新换个地方,再租个一层楼当办公室什么的都足够。

    可惜。

    陈墨言想的却是和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她看着对方,扬眉一笑,“你觉得,我很缺钱吗?”

    “……”瞧着,好像是不缺钱?

    不过,年轻男子再开口语气就有些许的阴霾,“你要是不同意,你这里的生意会开不下去的。”

    “那咱们,不如试目以待?”

    对方被陈墨言的这个四字成语给说的怔了下。

    他没听明白。

    眉头挑了下,他看向身后跟着的一个极不起眼的中年男子。

    然后,男子瞬间开口,“就是说,走着瞧,您说的也不一定的意思……”

    他这么一开口。

    正宗的中国话啊。

    陈墨言倒是有些诧异的看了中年男人一眼。

    难怪能听的懂中国话,还能用着这么别扭,但却也算是清晰的表达出来。

    原来有这么个老师在啊。

    本来,年轻男子应该生气的。

    只是下一刻,他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道,“行,那咱们就,试目以待。”

    看了眼陈墨言,对方带着人直接离开。

    陈墨言倒是笑了下,学的倒是挺快?

    身边。

    陈墨言在当地请的职业经理人一脸的忧色,“陈小姐,你没必要为了争这么一口气而和对方起冲突的,他们是当地人,随便动点什么手脚之类的,咱们的公司就是一堆的麻烦,甚至是难以为继。”

    “没事,看看吧。”

    陈墨言说的轻松。

    听的职业经理人却是眉头紧锁。

    这是当老板说的话吗?

    不过,人家是老板,哪怕这个分公司真的倒下去。

    也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只是他……

    看来,怕是过不久又得要重新找工作喽。

    等到办公室里头的人都走后。

    只余下陈墨言和林同两个人的时侯。

    林同有些诧异的看向陈墨言,“你怎么打算的?”

    “哦,你不觉得这里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吗?”

    林同,“……”没有存在的必要,你还不直接干脆的答应刚才那个男人的条件,非得闹个啥?

    “我就是想看看谁能用,谁不堪用。”

    林同,“……”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就这样,原定三天的停留时间。

    陈墨言和林同两个人直接在外头待了七天。

    七天里头。

    顾薄轩由着最开始的手忙脚乱,到现在,已经能很是熟练的对着几个孩子的各种花样要求面不改色。

    果然是,熟能生巧!

    当然,也和几个孩子接受了自家妈妈不在,只能是他这个当爸的来照顾的事实有关。

    只是偶尔的时侯。

    几个孩子会抬着小脑袋望一下顾薄轩,

    “妈妈什么时侯回来?”

    “妈妈怎么还不回?”

    回答的次数多了。

    顾薄轩觉得自己有点吃醋,“爸爸照顾你们,陪着你们不好吗?”

    他蹲在地下。

    和几个孩子持平,“难道你们不喜欢爸爸了吗,这样的话,爸爸会伤心的。”

    “喜欢爸爸,可是,也喜欢妈妈呀。”

    四宝更是举起了小手,粉嫩嫩的声音响起来,“四宝喜欢妈妈,第一喜欢的那种。”

    “那你第二喜欢谁呀?”

    “第二喜欢曾外公,第三喜欢外公,第四喜欢齐阿姨,第五喜欢姑姥姥……”

    顾薄轩的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第一第二第三第四。

    他很想问问自家小丫头,第六喜欢能排的上他这个亲爸么?

    想了想,为了避免自己的心脏太过激动。

    他还是不问了吧。

    十天过后。

    陈墨言和林同等一行人终于一身倦意的回国。

    才下机场。

    陈墨言直接对着身后的人摆手,“都放假呀,放一天假,好好休息或是陪家人。”

    她这话一出口。

    身后的几人自然是眉开眼笑。

    有那胆子大一些的,忍不住就开起了玩笑,“陈总,我看是您自己想马上回家,不想去公司,然后才故意放我们这些人假的吧?”

    “是啊,怎么着,你们不想要这个假?”

    “那也行呀,我收回来,你们……”

    “别别,老板您可是最好了,您是天下第一好,第一漂亮的老板。”

    几人自己一边说一边笑。

    一行人出了机场大厅。

    陈墨言在门口的时侯被人撞了一下。

    她一下子没站稳,身子朝着一侧倒下去。

    身旁是林同。

    想也不想的伸手去扶人。

    扶着她站稳,他一脸的关切,“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幸好你扶了这一下,不然的话怕是真的就得有事了。”

    人多,走的急。

    特别是这种地方,赶时间登机的人肯定有。

    所以陈墨言对于撞她的人并不曾多想。

    林同等人也没在意。

    出了机场,林同开车先送陈墨言回家。

    这会儿才中午一点多。

    陈墨言直接到家,齐阿姨瞧着她手里头的大包小包的,忍不住心疼,

    “你看看你,这出去就出去,又不是去玩的,每次都拉那么多东西回来。”

    “齐阿姨,有些是布料,是我在外头采买的样品。”

    齐阿姨这才不说话。

    帮着陈墨言把东西放好,她看着陈墨言,“没吃东西吧,我给你去弄吃的去。”

    “言言呀,你赶紧换身衣服,洗把脸,我马上就好。”

    没一会儿,齐阿姨端了碗煮好的小馄饨过来。

    热气腾腾。

    上头洒着绿油油的葱花儿。

    看着香,闻着,也香!

    至于吃起来……

    嗯,更香了。

    陈墨言也是真的饿了,一碗混沌吃完,她忍不住看着空碗,“齐阿姨,还有吗?”

    “有有,不过言言,你少吃一点,不是要睡觉么,再隔了食儿……”

    “那再来我来半碗呀。”

    在国外吃什么寿司面包菜叶子的。

    哪里有这热乎乎香喷喷的自家东西好吃?

    没办法,齐阿姨只能又帮她装了几个,却是再也不肯让她多吃。

    “行了你赶紧去睡一会儿,一会几个孩子回到家你想睡都睡不成。”

    这倒是真的。

    那几个要是知道自己回家,肯定要闹腾的。

    不过,陈墨言还是先去书房简单的理了下自己带回来的东西。

    然后才回房躺到了床上。

    本来,她以为自己没什么睡意的。

    不过头一挨到枕头上。

    没一会竟然真的就睡了过去。

    临睡前,她是和齐阿姨说好的,去接四个宝的时侯叫她。

    可是直到她睡醒。

    睁开眼一看,外头的天都黑了。

    陈墨言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这步子还没迈出去呢。

    不远处的小四只立马嗷嗷的扑了过来。

    “妈妈妈妈……”

    “妈妈回来喽……”

    抱腿的抱腿,拽手臂的拽手臂。

    陈墨言看着眼前四个相似度极高,满脸笑开花的小脸儿。

    心里头全都是暖意,是幸福。

    她想,再多的累和苦,再多的风雨和折腾。

    就因为眼前这四个呀。

    所有的一切,都只有一个字儿:

    值!

    晚上,顾薄轩回来的略晚一些。

    才进院子就听到四个宝爽朗和可爱的笑声。

    这让他扬了下眉。

    今个儿怎么那么高兴?

    一脚迈进门,就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陈墨言。

    “咦,你不是说明天回吗?”

    他还想着明天下午早点回来,然后去接机呢。

    没想到……

    陈墨言笑着看他一眼,“那边的事情处理的挺好,就急着赶回来了。”

    “可不是,外头有什么好的呀,还是自己家舒服。”

    出声的是田老爷子。

    他看了眼陈墨言,又看看顾薄轩,“行了,人都到齐了,咱们吃饭吧。”

    齐阿姨和陈墨言等人摆好饭。

    田老爷子扭头看了眼身边的人,左右看了两眼。

    然后,拧着个眉头突然就看向了陈墨言,“你奶奶呢,怎么又不吃饭了?她在做什么呢。”

    陈墨言被这话问的怔了下。

    扭过头。

    她就看到齐阿姨声音平静,“不是说了这几天老太太胃口不好吗?”

    “说了吗?”

    “那也不能老是不吃饭啊。”

    田老爷子叹了口气,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一会给我弄点她爱吃的菜,我给她拿过去。”

    “好。”

    陈墨言吃饭。

    本来高高兴兴的一顿饭,却突然因为田老爷子的这几句话而气氛压抑。

    饭后。

    田子航把田老爷子给送回房间。

    陈墨言这才绷不住,直接看向齐阿姨,“爷爷他,是怎么回事?”

    这么几年来,他爷爷心里头肯定是掂记田老太太的。

    可是,他也清楚的知道,老太太是走了的。

    不在这个世上的啊。

    怎么今个儿就……

    想起刚才田老爷子说话时那一脸的表情。

    在他的潜意识里,真的就是以为田老太太还在……

    “你刚走,老爷子就这个样子了,有些话颠来倒去的说,问,这两天又突然老是念叨起老太太来……”

    陈墨言的心头发紧。

    “有没有去医院?”

    直觉的,她心头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而且,特别的讨厌医生这个地方。

    她妈是医院没的。

    她奶奶是。

    顾爸爸这个公公也是……

    现在,她爷爷是不是这么一进医院,也就代表了?

    陈墨言的脸色发白。

    她硬是把自己这个念头给抛开,“我爸带爷爷去医院了吧,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这是老年人到了一定的年龄,身体各项器官都在消退,正常的情况……”

    陈墨言,“……”

    把几个孩子安顿好,哄着兴奋的几个宝睡下。

    陈墨言想着自家爷爷的情景,坐在书房里头心里头发酸。

    还是顾薄轩走了进来。

    “别想那么多了,爷爷不过是记忆差了些,别的什么都还很好……”

    “你说,他会不会过段时间再也记不得我们了?”

    陈墨言抱着顾薄轩的腰。

    把脸埋在他怀里头,声音发闷,“我怕到最后,爷爷的记忆消退,连我们这些人都忘记。”

    “爷爷那么疼你,那么喜欢四个孩子,怎么可能会忘记你们?”

    “别想那么多了。”

    顾薄轩轻轻揽着她,语气里头满是怜惜,“你这些天也累了吧,走吧,回房歇着去。”

    “嗯,我还真的有点累了。”

    当晚。

    顾薄轩抱着陈墨言,什么都没做,一晚好眠。

    第二天是周末。

    陈墨言睁开眼已经是八点多。

    几个孩子都没去上学,正在家里头闹腾呢。

    院子里头全都是她们几个的笑闹声。

    陈墨言走出去。

    大宝他们都跑了过来,“妈妈起床喽。”

    “妈妈吃早饭。”

    知道他们几个是吃过早饭的,陈墨言自己一个人吃。

    家里头的空间大。

    陈墨言也就没想着带几个孩子出去玩。

    更何况,她还是有些担心田老爷子,也想留在家晨头陪着他说话。

    只是说来说去的。

    陈墨言心里头更加担心了,老爷子一句话能翻过来复过去的问上好几遍!

    上一秒自己说过的话。

    转头就忘!

    这让陈墨言更加担心了。

    趁着田老爷子午睡,陈墨言直接找上了她爸。

    “爷爷这情况,医生怎么说?”

    “很多老年人都有的,医生说目前没什么好方法,唯一有可能的就是咱们家属。”

    多陪着老人。

    多和他说话,多点耐心的哄着,说着。

    让他的记忆尽量的活跃起来。

    别真正的彻底的沉寂下去。

    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心如刀搅,“不能用药物治疗吗?”

    “言言,我并不比你的难过少一点。”

    这是他爸。

    他亲爸!

    虽然中间隔着那么二十余年,他们父子两个是面都不见的。

    可是,并不代表就没有感情。

    更何况现在他们又相处了那么些年?

    子佳先走。

    他妈后走。

    最终余下的也就是他们父子两个。

    也幸好是有陈墨言和几个孩子。

    不然的话,田子航都不知道他怎么撑的下这么些年来。

    如今,眼看着老爷子有可能要成为一个没有记忆的,如同街上那种再寻常不过的普通健忘老人。

    他怎么可能会不难过?

    “爸,我知道,我,我就是想问问。”

    陈墨言看着她爸眼圈都红了,忍不住有些后悔起来。

    甚至她都在反思。

    最近,特别是有了孩子的这几年,她的心思是不是都全在了孩子身上。

    忽略或是疏忽了她爸,她爷爷?

    这么想着的时侯,陈墨言心头充满了自责。

    抬头看到田子航鬓角两侧的银发。

    她眼一酸,“爸,对不起!”

    “傻孩子,和爸说什么对不起?”

    田子航了解自家女儿的心思。

    他眼神里头满满都是温和的笑,伸手拍拍陈墨言的手臂,“你已经是做的很好,真的,不管是你妈还是你奶奶,以及我和你爷爷,我们在心里头都以你为荣,以为你骄傲。”

    “你是我和你妈最为骄傲,优秀的女儿!”

    他看着陈墨言,眼底全都是笑意,暖意。

    这个女儿呀。

    是上天给他的,这一辈子最好的礼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