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1章 辞旧迎新
    田子航虽然这样说。

    可陈墨言心里头的自责却是一直充斥着,不散。

    还好,田老爷子的记忆虽然不是那么清楚,但却也有如同医生说的那么差。

    特别是和几个孩子说话或是看着他们玩闹的时侯。

    他的情绪和精神都会很好。

    整个人脸上带着一种满满的精气神儿。

    这让陈墨言看在心里头,直接让几个孩子多陪着老爷子些。

    田素等人也是这样。

    每个人都习惯了现在这样的生活:

    平淡、温馨却又绝对的真实,踏实!

    要是老爷子真的出点什么差子……

    田素觉得,天会塌的。

    为此,陈墨言也好,田素也好,几个女人凑到一块没少查这方面的资料。

    同时田素还特地在网上联系了不少的国外专家什么的。

    买回来一大堆的药……

    不过,又怕对老爷子的身体有所不利。

    买回来的药还得请国内专门的医生过一眼。

    田老爷子能不知道自已女儿她们在折腾吗?

    多少肯定会知道一些的。

    只是,他清醒的时侯却是选择了不知道。

    自己能活多久他是不在意的。

    如今的儿女都不用他再操心,孙女重孙子重孙女外孙女的都见到了。

    以后的生活也用不着他再来替他们操心。

    他还有什么好留恋的?

    哪怕是现在就走呢,他说不定还能在地下早点看到老伴呢。

    可是,看着几个孩子明明眼里头全都是悲伤,不舍。

    偏偏在他面前做出一副平静淡定的模样。

    他心里头怎么可能一点情绪没有?

    由着她们!

    她们带他看医生,带他去检查身体,给他买来一堆堆的保健药。

    他配合着吃,配合着各种的检查。

    能多活一天就是一天吧。

    这样的话,等他走后,几个孩子也不至于后悔当初自己在世,他们什么都没做不是?

    抱着这样的心思,田老爷子真的是很配合。

    开始的时侯,陈墨言还觉得诧异呢。

    她爷爷平时可是最讨厌去医院的人啊。

    他总是说,去医院就觉得好像是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病。

    去医院会让他想到再也不能回家。

    所以,他平时真的很少去医院。

    除非是陈墨言等人执意带着他去体检或是例行检查。

    可是这一回。

    她爷爷竟然一声不吭,她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等到陈墨言想通这其中的道理。

    她不禁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头捂着嘴哭了半天。

    老爷子这是,为了她们啊。

    哭过以后。

    擦了把脸,走出书房的陈墨言再次恢复往日的笑意。

    生活,继续!

    转眼就是春节。

    这个春节,顾薄轩早早就说好了的,他会放假。

    到时侯,一大家子好好的过个年。

    的确,如果顾薄轩真的能放家在家,这个年,可真的就大团圆。

    就说帝都这边的人吧。

    除了才刚刚领证没多久的马小花和周吕两个人回老家。

    余下的人可都是在。

    顾薄安一家三口,顾妈妈,顾薄轩,田子航这边的人,田素一大家子。

    人不少。

    可却是这么多年来头一回的一个人不少的聚在一块!

    当然,也不是当真一个人不少。

    早走的贺子佳、田老太太以及顾爸爸自然是缺席的。

    大年三十。

    吃团圆饭。

    看着桌子上空着的几个席位。

    田老爷子倒是习惯了这个样子,那么多年的人说没就没了啊。

    最初的时侯老爷子是很伤心。

    不过后来被几个孩子的存在冲淡了不少。

    再加上老爷子把这些情绪都深藏心底。

    所以,他也不过就是扫了眼自己身侧的空位就移开了眼。

    至于田子航……

    在他的心里头,自己的爱人自然是永远存活的。

    存活在他的心里头。

    也就是顾妈妈。

    看到自己身边的空位,她先是怔了下。

    接着眼圈就红了。

    没忍住。

    坐在那里眼泪嘀嘀嗒嗒的往下掉。

    顾薄安两兄弟能说什么?

    你说大过年的,他们爸爸这都走了几年了啊。

    平时也没看到他妈这么的想他爸?

    再说了,这大过年的,那么多人都在呢。

    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都在这坐着吃饭。

    你这一哭……

    “妈,有什么事情吃了饭再说啊。”

    顾薄安拧了下眉头,不过他的语气也还好,“今天可是大年三十,咱们吃的可是团圆饭,爸看到了也会高兴的,妈你也高兴啊,你看几个孩子都瞧着你呢。”

    “高兴,妈高兴。”

    顾妈妈眼里头含着泪,不过人也是真的高兴。

    能看到这么个场面。

    子孙满堂的。

    她一个乡下农村的妇女啊,这老了老了,还能在帝都长住。

    相较自家村子里头那么多的同龄人。

    她这得算是见多识广啊。

    那些人谁不说她有福气?

    想到这些,顾妈艰自然是高兴。

    可是,想到自己的一些心事,老伴要是在多好?

    又觉得伤心伤感。

    “奶奶,你别哭了,我给你糖吃。”

    是顾方蔓。

    她笑嘻嘻的把一块糖递给顾妈妈,眼里头全都是笑,“爸爸说,吃糖就觉得甜,一甜我就高兴,不哭了,奶奶你也不哭了啊。”

    “奶奶还有我的。”

    “还有我的。”

    一时间几个孩子争先恐后的把自己之前分到的糖往顾妈妈手里头塞。

    这让她高兴的,合不拢嘴。

    之前心里头那些情绪瞬间抛到了脑后。

    心思被这几个孩子给占满。

    晚饭总算是吃完。

    饭后。

    顾薄安兄弟两个,还有奎子几个带着孩子出去院子里头放烟花。

    炮竹声声。

    夹杂着孩子们的欢笑声中。

    大年三十一眨眼就过去。

    迎旧迎新。

    新的一年,迈着稳稳的步伐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初一到初五。

    陈墨言等人都在家里头陪孩子,串门走亲戚。

    不然就是带着孩子各种的吃吃喝喝。

    因为今年难得的顾薄轩也在家陪着几个孩子过年。

    四个宝高兴的不得了。

    天天睁开眼就粘着顾薄轩不放。

    生怕他会又像以前那样直接走掉不见人。

    初六开始。

    顾薄轩开始带着几个人在帝都里头走访一些人。

    多数都是和他部队上的工作有关。

    陈墨言也懒得理会。

    她是初八开始上班。

    除了在帝都的顾薄安等几个人,就是连马小花都是初六上的班。

    这次回去,马小花总算是全了她妈的心。

    前几次订好的婚期,却都因为周吕的临时出任务而更改。

    所以,她们两个只是领了结婚证。

    没办酒。

    这在当下年轻人眼里头不算什么。

    在她他们觉得,这肯定就是夫妻了呀。

    可在马婶儿的眼里头,这算是什么结婚?

    不摆酒席,没有请亲戚的结婚宴。

    那就不算结婚!

    没办法,周吕只能配合自家岳母大人的话。

    不然的话,真不承认他这女婿,到时侯和小花回家,再把他给赶出来?

    还好,这次回去两边办的酒席。

    马婶儿也好,马叔也罢。

    包括马小花的哥嫂,对他的印象都还挺好的。

    笑脸相迎。

    周吕虽然不在意这些,但被自己媳妇的家人热情招待。

    自然是高兴的嘛。

    回到帝都,整个人的眉眼里头满满的都是笑意。

    马小花也是挺高兴的。

    一来,总算是圆了她妈的心愿啊。

    她以后再回家可不用再听她妈唠唠叨叨的那些话。

    二来吧,周吕真的是她自己选的。

    虽然不能说是那种生死相随的感情。

    可是,她挺喜欢这个人。

    最重要的是,她跟着周吕回了趟老家。

    虽然周家的日子是穷了些,但是,人还是挺好的。

    而且她公公婆婆也直接就说了,他们不会来帝都打扰她们小两口生活的。

    只要他们两个过的好。

    这话很对马小花的心思。

    虽然婆家有事,她肯定不会不管。

    可是,婆婆和公公的态度拿了出来,她肯定喜欢呀。

    所以等到回帝都没多久。

    她就亲自帮着家里头买了不少实用的东西。

    当然,也没买多贵的。

    她可不想养大周家那些人的胃口!

    虽然,她现在也的确是不缺这么点儿钱!

    陈墨言对于小花的做法挺赞同的。

    也只是问了问周家的一些事情,知道有自己和顾薄轩在。

    周吕只要脑子没进水。

    肯定会好好对待马小花,绝不会欺负她或是对不起她。

    而马小花的性子也不是那种胡来的。

    这样就够了。

    把家里头的事情都处理好。

    陈墨言唯一担心的也就是田老爷子一个人而已。

    不过,医生也说了,老爷子现在的记忆他也就是这样了。

    你担心也是这样。

    不担心,也一个样儿。

    与其担心来担心去的,让老人也跟着你的情绪而不安。

    还不如好好的陪着老人。

    有生之年。

    让老人能感受到来自家人、晚辈的关心、关怀。

    陈墨言觉得这话很是管用。

    所以,除了上班,她最近在家陪田老爷子,陪孩子的时间增加不少。

    转眼就是五月底。

    陈墨言这天被林同夫妻两个人拉着来参加一个酒会。

    和她们同行的还有刘素。

    一行四个人。

    林同夫妻两人走在前头。

    陈墨言和刘素两女在后头可有可无的跟着。

    她和刘素滴咕,“林同这家伙,非得说什么一定让我过来看看,有什么好看的呀。”

    “就没见过他这样不听话的员工。”

    刘素咧着嘴角笑,“嗯,开了他。”

    “回头就让他卷铺盖回家。”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