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2章 吴家父女
    她故意压低声,可是前后四个人离的挺近的。

    林同能听不到吗?

    笑呵呵的扭头,“好啊,刚好累了,要不老板你就给我放个无限期长假?”

    “我还能回家陪儿子,媳妇呢。”

    对于他这话。

    朱兰只是翻个白眼,“可别拿我当幌子啊,你自己想躲懒。”

    “还有,你要是失业了,我可不养你。”

    “要养的话我也得出去养几个长的好看的。”

    林同,“……”为了自家媳妇这话,他也得努力工作,坚决不能失业啊。

    陈墨言看着她们三个翻个白眼。

    “能不能尊重点我这个老板?”

    “老板是用来尊重的吗?”

    刘素笑嘻嘻的扳着陈墨言的肩头,一脸的搞怪,“老板是用来买单,是用来解决困难,是用来随时帮着解决一切为难事情的,比如说,眼前……”她说着话突然压低声,直接把陈墨言往前头一推,“言言老板,帮我解决前头那个男人啊,回头我请你吃大餐。”

    然后,刘素头也不回的朝着另一个方向离去。

    陈墨言被她往前推着走了两步。

    刚好和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个头对头。

    最主要的是,这个男人竟然是,外国人?

    身高一米八左右。

    头发卷着。

    操着一口有些生硬的中国话,“这,这位小姐,麻烦你让下路……”

    他明明都看到人了。

    竟然又让她跑掉……

    约翰刘有些着急,恨不得把陈墨言给划拉开。

    拦着他路了啊。

    陈墨言却是抿了唇轻轻一笑,“这位先生,你要找的那个人,她一点都不想见你。”

    “啊,我想找的人?”

    “你,你知道我要找谁?”

    虽然刚才陈墨言和刘素两个人一块走进来。

    可是,在眼前男人的眼里,他看到的自然是只有刘素一个。

    所以说,一听陈墨言的话之后。

    他忍不住好笑了起来,“你知道素素?”

    “我是她老板。”

    “老板?”

    “你就是那个老欺负素素的人?”

    陈墨言看着对方一下子变了脸色,就是连语气都有些凌厉。

    不禁有些好奇。

    “她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她说,她的老板很凶,让她天天加班,出差不说,还干涉她个人生活,不准她结婚,更不准她接受国外的男子……你为什么会这样要求她?”

    “你这样做,是侵犯个人隐私。”

    “是犯法的你知不知道?”

    陈墨言,“……”这丫头,回去再算账!

    心里头腹诽着。

    她却是笑着看向对方,“因为,我喜欢她,她也喜欢我呀。”

    “我才不要她和那些臭男人在一块。”

    眼角余光扫到不远处好像有人要过来。

    陈墨言不顾对方一脸的惊诧,笑盈盈的再加上一句,“她呀,最喜欢的人是我。所以,才不会接受你呢。”

    扑。

    身后刚好走过来的朱兰听到这话,直接喷笑。

    然后,她看着对方的脸一变再变的样子,估计心里头垮了吧?

    偏陈墨言还不放过人家。

    “麻烦这位先生以后离我的人远点呀,我不喜欢她和外人走的太近哦。”

    朱兰,“……”

    她扭头看了眼不远处正翘头朝着这边望过来的刘素。

    默默的朝着她举了下杯。

    恭喜你!

    刘素还以为朱兰和她喝酒呢。

    笑嘻嘻的抿了一口。

    直到那人走远。

    她才端着酒杯走过来。

    “还是言言你厉害。一下子把他给说走了。”

    “你是不知道,我这段时间被他给烦的啊,睡觉都不安生。”

    听到她这话,陈墨言扫了她一眼,“不会是,真喜欢了吧?”

    “怎么可能。”

    刘素一扬眉,“我是绝不会喜欢国外男人的。”

    别说她现在就没有了嫁人的心思。

    就是有。

    也绝对不可能接受外国男子。

    这是她的原则!

    或者有些人会说她是矫情什么的。

    不过,她自己却是觉得没什么。

    自己的事情,别人说什么,随便呀。

    或者有些人会以为嫁到国外为荣。

    可是她不呀。

    身后。

    朱兰幽幽的声音响起来,“你放心吧,这次以后,我估计他再回来找你的可能性为零。”

    “啊,真的?”

    刘素经过最初的开心过后。

    再看陈墨言眼底就带了满满的好奇,“言言,你是怎么和他说的,行啊,你现在这本事越来越大了啊,竟在不过几句话把那个类似偏执的男人给劝退。我可是真服了。”

    陈墨言挑挑眉,看她一眼,“真想知道?”

    “想。”

    刘素是真的想知道啊。

    要是朱兰没有说那句话,她还没那么好奇。

    毕竟这种场合嘛。

    对方又不傻。

    自己刚才明显拿出了不想见他的态度。

    再加上陈墨言随便说几句。

    他应该不会再执意往自己跟前凑的。

    对于这一点,刘素很容易就理解。

    可是,朱兰竟然说,以后,再也不会来找她?

    要知道她可是什么狠话都说过的啊。

    但是人家直接这个耳朵听,那个耳朵冒!

    陈墨言有些好笑的看她一眼,“想听我就偏不告诉你。”

    刘素,“……”

    倒是站在两人身后的朱兰。

    适时的又凑了过来,“我知道我知道,你想听吗?”

    “朱兰姐,说说呗。”

    刘素忍不住瞪圆了双眼,“朱兰姐,回头我请你吃饭啊。”

    “随便我挑地方?”

    “随便。”

    朱兰笑嘻嘻的凑到刘素跟前,低声说了几句话。

    然后,她似笑非笑的看着刘素,“大妹子呀,以后你可就是老板的人喽,”

    刘素,“……”

    陈墨言发现,那个男人在之后的大半个小时的酒会中竟然不见了。

    难道是伤心的自己走了?

    她想想也不再去多想。

    按着林同的意思,和几个什么总的随便应付几句。

    至于以后的合同能不能谈的下来。

    那就不是陈墨言的事儿。

    事实上,陈墨言自己也得承认,要是没有了林同。

    她的事情得难上不少,多上不少!

    眼看着酒会即将到了最后。

    陈墨言觉得没什么意思,问了林同几人,知道林同还得再待一会。

    她便和刘素朱兰三个人先走。

    刘素看着坐在后坐的朱兰,忍不住的好笑,“你就不担心你们家林同?”

    “担心有什么用?”

    朱兰说的很是随意,“他要是有这个心,我盯的再紧他也照样往外头跑。”

    “所以这男人啊,真的没必要太在意。”

    大不了,就让他滚蛋!

    陈墨言在开车。

    听着后头两个女人的谈话,她忍不住笑了笑。

    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朱兰现在能说这些话,不外乎就是她有这个底气!

    可是现在这年头。

    说是什么男女平等的。

    但是真的男女平等吗?

    男人主外,赚钱,高高在上。

    女人多数在家看孩子,收拾家务。

    在不少男人甚至是婆婆或是家人的眼里头,这样的女人是没什么用的吧?

    不就是看个孩子嘛。

    可事实上真是这样的吗?

    但是,没有钱,没有工作多年的女人会轻易说离婚吗?

    不会的。

    她们和社会脱节多年。

    她们或者有个好的学校,以前有份好工作。

    可是生孩子,看孩子,养孩子。

    几年不工作,几年不和外头的世界接触,不经营人脉。

    再重头开始。

    自己心里头都是各种的忐忑不安,紧张害怕担心吧?

    这些,是朱兰所不了解的。

    陈墨言先把两女送回家,然后自己开着车子回去。

    路过一家蛋糕店。

    想起最近田老爷子爱吃甜食。

    她便把车子停在一边,进去选了些点心和小甜点。

    又选了几块蛋糕。

    等她提着蛋糕和小点心出来。

    然后,傻眼。

    她的车子,车胎被人给扎了……

    看了下天色。

    这都晚上八点多了,陈墨言只能打个电话叫拖车。

    路边等出租车的时侯。

    前面一辆车子缓缓的驶过来,停下。

    “你怎么在这,车子呢?”

    陈墨言看了眼对方,神色不变,“原来是吴先生,车胎爆了,拖走了。”

    “上来吧,我送你。”

    “不用了,我等出租车就好。”

    看着那张脸,陈墨言心头没有了任何的情绪。

    不管是怨念还是别的。

    可是,她也不想再多看这个男人一眼。

    更何况是和他单独在车子里头相处?

    她对着吴良鑫点点头,“吴先生先走吧,我再等等。”

    “这里的车子没那么好等的。你……”

    吴良鑫的话还没说完呢。

    后头车门突然打开。

    跳出一个女孩子,巴裳大的小脸上洋溢着满满的笑容,“陈阿姨,我陪你一起等车啊。”

    女孩子一边说一边抱住了陈墨言的手臂。

    顺便扭头,朝着车子上的吴良鑫笑嘻嘻的摆手,“爸你自己回家呀,我和陈阿姨走。”

    陈墨言,“……”她不要!

    吴良鑫,“……”自家女儿想也不想的把他这个爸爸给丢了。

    陈墨言能让人家闺女和自己一块等出租车吗?

    最后,她只能跟着女孩子上车。

    坐在车子后座上。

    车子开的快而稳。

    身后,陈墨言的耳侧女孩子的声音唧唧喳喳百灵鸟儿一样的响个不停。

    可以看的出来。

    最近这几年女孩子过的是很好的。

    陈墨言看着她这个样子,想到她妈妈临走前最后拖付自己的事情。

    虽然当时周如仪并没有帮了自己什么。

    可是,人都死了。

    也没什么好说的了啊。

    这样,挺好的。

    前头开车的吴良鑫声音温和,“吴蔓清你给我坐好了,别老是吵着你陈陈姨。”

    “爸,知道啦。”

    后座上。

    本来微闭着眼的陈墨言唰的睁开了眼。

    “你刚才喊她,什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