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23章 不可思议
    “蔓清。”

    “阿姨,这个名字好不好听?”

    吴蔓清笑嘻嘻的,丝毫不把陈墨言的疏离看在眼里头。

    她就是单纯的喜欢这个阿姨呀。

    这会儿看到陈墨言听到她的名字竟然好奇了起来。

    她不禁咯咯笑起来,“陈阿姨也觉得好听吧,我爸之前可就是说这个名字好听,所以才帮我改的呢,他还说呀,帮我查了好多地方,好些名字后才选的这一个呢。”

    “陈阿姨你觉得是不是也很好听?”

    “好听。”

    陈墨言的思绪一点点的平复下来。

    她尽量压下心头的惊骇,朝着身侧的女孩子笑了笑,再次靠在车椅上闭了眼。

    直到,车子在陈墨言家门口不远处停下。

    陈墨言几乎是车还没停稳呢就打开了车门。

    逃一般的下车。

    走了两步,她才想起自己还没道谢呢。

    扭头,就看到驾驶位上吴良鑫正眼神平静的看着她。

    看到她的眼神。

    他微微一笑,“怎么了?”

    “嗯,忘了和你说声谢谢。”

    “谢谢你送我回家。”

    陈墨言垂下眸子,转身往家里头走。

    直到走回家。

    知道四个宝已经睡下。

    她和齐阿姨还有田老爷子说了会子话,便一头扎进了书房。

    蔓清。

    蔓清!

    这是她前世和吴良鑫说起过无数次的名字!

    她说,女孩子的话就用这个名字。

    当时吴良鑫还嫌她想的这个名字太文艺范儿。

    吴家的另两个女人则说她装。

    反正就是没有一个人同意她想的这个名字……

    她虽然不高兴。

    但是却也没多想,因为孩子都没有呢。

    就是有了孩子,也不一定就是个女孩子呀。

    万一是个男娃呢?

    所以,陈墨言当时就没多想这些。

    直到她死。

    这个名字也一直都被束之高阁呀。

    她没能生出孩子呢。

    再重活一世。

    她直接就没把这么丁点的事儿放在心上!

    当然,最初的时侯偶尔也想起过这么一回。

    可是随着她把吴良鑫和吴家抛到了脑后,所有和吴家有关的事情都被尘封。

    现在,吴良鑫竟然告诉她,他这一辈子的女儿叫,吴蔓清?

    还是他半路改的。

    吴蔓清之前叫什么名字来的?

    陈墨言想来想去没记起来。

    但是,绝对不是这个呀。

    刚才车上吴良鑫父女两个可也是亲口承认,后来才改的呢。

    是巧合吗?

    坐在书房里头的陈墨言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她有种胆颤心惊的感觉。

    这事儿,也太巧了吧?

    为什么会这么巧?

    真的只是一个巧合?

    这一晚顾薄轩没有回来,陈墨言一个人睡。

    一晚上的恶梦!

    翻来复去的,前世今世的记忆来回的交织。

    早上醒过来的时侯,陈墨言的眼圈都是青的。

    看的齐阿姨心疼的不得了。

    “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昨晚又工作到很晚?”

    眼看着她要开车去送几个孩子。

    田子航的眉头拧了起来,“你回去歇一觉,我去送他们几个。”

    “行,那爸你去送吧,我还真的想回去睡一觉。”

    倒不是她想去睡个回笼觉。

    主要是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心绪有点不稳。

    带着四个孩子开车。

    她有些不放心!

    田子航把几个孩子送走,陈墨言则直接躺回了床上。

    可是还是睡不着啊。

    她有一种冲动,想打电话过去问问,问问吴良鑫,为什么会给女儿改名字。

    更想问问他。

    那么多适合的女孩子的名字啊。

    为什么偏就选了这一个?

    陈墨言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想的,不知道什么时侯睡着了。

    睡梦里。

    有一个声音一直一直的说。

    说个不停。

    仔细听吧,好像又模糊的很。

    吵的陈墨言脑子疼。

    她最后恼火的大喊,你就不能说大点声音吗,要不你就给我闭嘴!

    结果,她喊了这么一嗓子之后。

    那声音突然顿了下。

    然后,猛不丁的清晰了起来。

    是个男音。

    他说,言言,我来找你了……

    言言,我来找你了……

    这话把陈墨言给吓的啊,差点从床上滚到地下去!

    吓醒的。

    会在床头上,抱着双膝,她一脸的心有余悸。

    要是说没有自己的这一番经历吧。

    任是谁跑到她跟前来说,我有两世的记忆。

    陈墨言肯定会想也不想的嘲笑她。

    说对方是个疯子呀。

    可是现在?

    她自己都有着这样的经历呀。

    如果,如果吴良鑫也是这样的……

    所以,他才会直接把自己的女儿名字改成吴蔓清。

    是故意试探自己。

    还是,只是一种他的想法?

    可是不对啊。

    陈墨言转眼又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以前,吴良鑫可是没有半点表现出来他有着前世记忆的啊。

    要是真的有,而自己那么多年却是一点都没发现。

    她只能是承认吴良鑫的演技。

    的确是高!

    可在陈墨言眼里头觉得,以前的吴良鑫,是真的没有。

    那么,这个名字,是怎么回事?

    是他不知道什么时侯想起了前世的记?

    还是说,真的只是一个偶然?

    抱着这样的心思,陈墨言是恨不得一下子冲到吴良鑫的跟前去问个清楚。

    不过,她还是强行压下了自己的心思。

    不问!

    不管他吴良鑫是怎么样的。

    这一世,自己和他,眼下陌生人般的点头之交才是最好的!

    吴家。

    吴蔓清笑嘻嘻的,“爸,这个名字是不是陈阿姨很喜欢你才改的啊。”

    “你为什么会这样说?”

    正低着头看报纸的吴良鑫抬起头看了眼自家嘴里塞了一个包子,腮帮子吃的都鼓起来的女儿,吴良鑫笑了笑,声音温和,“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阿姨之前听到我这个名字,一脸的震惊呀。”

    吴蔓清的大眼咕噜噜转着。

    一脸的灵动。

    “爸,你是不是以前和陈阿姨有过一段呀?”

    “你们后来是怎么分的?”

    “我爷爷奶奶不同意?我妈第三者插足?你被人翘了墙角?”

    吴良鑫,“……”

    “小孩子家家的哪来那么多胡思乱想的?”

    “好好学习。”

    “还有,以后这些话别再说,你现在就是个学生,职业是学习!”

    “知道啦知道啦,老头子。”

    吴蔓清撇了下嘴,腮帮子鼓鼓的,“爸,我觉得你对陈阿姨很不一般啊,你现在是不是还很喜欢陈阿姨?”她一边说一边忍不住瞪大了眼,“爸,我可告诉你呀,你不能这样做,陈阿姨可是有家庭的人,你不能因为你自己而让四个孩子失去健全的家庭。”

    吴良鑫,“……”这个女儿脑子里头都想了些什么?

    “爸,你一定得答应我啊。”

    “答应你什么?”

    “答应我不能去破坏陈阿姨的家庭啊。”

    吴良鑫没忍住,直接在她脑门上敲了一记,“行了,赶紧去拿书包,我送你去上学!”

    “好嘛好嘛,就知道欺负我。”

    没有了吴爸爸吴妈妈。

    父女两个单独住。

    没有了吴良鑫身边的那些花花草草。

    吴蔓清的孩子性格整个散发了出来。

    活泼的不得了。

    时间一久,知道吴良鑫是真心的疼她。

    虽然女孩子小小的心里头还有些对之前事情的怨念。

    以及对自己妈妈离世的不甘。

    但是,她终究还是在时间的冲逝下选择了抛开往事。

    接受吴良鑫。

    而吴良鑫也是渐渐拿这个淘气的女儿没办法。

    比如这会儿。

    哪怕是在车上呢。

    吴蔓清也是一再的闹腾着吴良鑫。

    非得让他答应自己,绝不能去破坏陈阿姨的家庭。

    这孩子气的话听的吴良鑫好笑又好气。

    眼看着时间还早。

    他索性把车子给停到了路边。

    扭过头。

    看着自己的女儿,他一脸的认真,“那么喜欢陈阿姨?”

    “是啊,很喜欢呢。”

    “为什么?”

    吴良鑫看着自己的女儿,有些不解,“她对你并不是很好,甚至,有时侯都不想理你的。”

    “我知道。”

    “可是,陈阿姨是好人啊。”

    “而且,我知道我有事她会帮我的,她也是真心对我好。”

    这在以前的几年。

    在吴蔓清的眼里头,陈墨言对她释放的那一丁点的善意。

    是她在人世间难得的温暖!

    后头这几句话吴蔓清虽然没有说出来。

    可吴良鑫却是瞬间秒懂。

    他心头一酸,点点头,“是的,你陈阿姨是个好人。”

    “以后啊,有什么事情可以去多问问你陈阿姨。”

    “爸,你真的得答应我……”

    “行行,爸答应你。”

    车子重新开起来。

    吴蔓清皱着小鼻子,“爸,你可不能敷衍我啊。”

    “爸是认真的。”

    看着吴蔓清走进学校。

    吴良鑫自己开着车子并没有回家。

    一路绕着圈子。

    不知不觉的,他竟然把车子开到了陈墨言公司的楼下!

    车子停在一边。

    远远的看着那扇窗。

    他在这里看了无数次。

    可是,没有一次看到过陈墨言。

    他甚至想,自己和她,真的没有半点的缘份吧?

    不然的话,为什么自己到了这里,还是不能和她在一起?

    正想着的时侯。

    不远处缓缓开过来一辆车子。

    等到车子开到近前。

    看清里头的人。

    吴良鑫下意识的想要把车窗给关上。

    他想把自己给藏起来。

    不想让陈墨言知道这个样子的自己。

    可是,陈墨言的车子直接停在不远处。

    车门打开。

    陈墨言直直的走过来,看着他半响后。

    抿了下唇,“咱们好好谈谈。”

    “行,你想去哪?”

    两个人的车子开到附近的咖啡厅。

    看着陈墨言熟悉的走进去。

    吴良鑫一路无语。

    “你想喝什么?”

    “随便吧。”吴良鑫说的有些随意。

    陈轩赫言笑了笑,径自叫了壶拿铁,然后扭头看向吴良鑫。

    “要是我没有看错,你的车子在那里停了不短时间了吧?”

    “为什么?”

    “你知道?”

    “也不是我知道,是有人告诉我的。”

    一辆车子时不时的停在公司附近。

    最开始没有人注意。

    但时间一长,肯定会有人注意的。

    陈墨言一听车牌号。

    再让人仔细注意下。

    不可能不知道是吴良鑫。

    要是没有那天晚上的偶遇,没有听到吴蔓清改名字的事情。

    她或者还不会主动过问。

    可是,自打听到那个名字以后。

    陈墨言心里头有一个念头呼之欲出。

    可是,她不敢往下想。

    也不想去想。

    但是,要是不问清楚或是查个明白的话。

    陈墨言心里头吧,又觉得忐忑的很。

    好像头上随时有那么一把刀。

    悬在自己的脖子上。

    而且是那种可以随时砍下来的那种!

    侍者把咖啡送过来。

    吴良鑫主动帮着两人倒满。

    笑着看她一眼,“不知道陈总想和我说什么,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听着他这话。

    陈墨言眼底闪过一抹复杂。

    最后,她似是有所决定,直接看向了吴良鑫,“你为什么要带着女儿两个人独自居住,为什么要给你女儿改蔓清这个名字?”

    “这有什么问题吗?”

    “或者说,我做的这些,对陈小姐你有什么不利的?”

    陈墨言定定的看着他。

    半响后。

    突然笑了起来,“是,是和我没关系。所以,抱歉。”

    她站起来,转身朝着外头就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