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顾妈妈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自己心里头倒是轻松、舒坦了不少。

    甚至,连着她自己都觉得大半个月来一直晕晕沉沉,压的她心头气都喘不过来的那股子憋气都消散了不少。

    之前的时侯。

    这话在她心里头想了无数的遍。

    可是,不管是对着顾薄轩两个儿子,还是对着陈墨言方小满两个儿媳妇。

    顾妈妈都说不出来。

    也,不敢说!

    所以,她就一直这么的憋屈着。

    也就是所谓的,心病!

    可是,直到这大半天的母子两个人谈话。

    看着自己的大儿子。

    听着他语重心长的话,以及那些满是温情的话。

    鬼使神差的。

    顾妈妈竟然就这么把话脱口而出。

    不过这说了之后。

    她看着顾薄轩,最初的忐忑过后。

    顾妈妈倒是直接就成了坦然。

    她看着顾薄轩,叹了口气,“妈也知道你们心里头不乐意,想着妈怎么就……”

    “可是大轩,妈一个人真的累啊。”

    “特别是晚上,躺在那里,黑漆漆的屋顶,只有妈一个人……”

    “翻来复去的,妈这心口疼的啊。”

    她捂了下自己的胸口,脸色发白的看着顾薄轩。

    “妈知道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大忙人,妈就是连孩子都帮着你们顾不了。”

    “妈在你们几个人眼里头,就是个蛮不讲理,又处处给你们添麻烦的老太太吧?”

    “儿子,妈就是想,就是想找个人随时陪着我说会话。”

    顾薄轩,“……”他能说什么?

    回到四合院那边。

    顾薄轩找了一圈没找到陈墨言。

    “找言言呢,她刚才和刘素还有赵西出去了,不过留了话,说一会就回。”

    知道陈墨言不在家。

    顾薄轩直接一个人开着车子走了出去。

    他也没去哪。

    就那么漫无目的在街上转圈。

    这么一转,得,被人追尾了。

    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子。

    本来顾薄轩就习惯了板着脸,再加上这么多年的军中经历。

    以及上位者的威严。

    人别说站了,就是坐在那里,那都是方圆几里妥妥的生人勿进呐。

    更何况顾薄轩这会儿心情不好?

    不过,交通规则他还是要遵守的。

    下车看了下自己的车尾。

    他扫了眼不远处一脸犹豫的女孩子,直接打了交警电话。

    女孩子都要哭了,“这,这位先生,我不是故意的,那个,那个我还有急事,咱们能不能私了?”

    “遵守交通规则,人人有责。”

    顾薄轩板着脸看了眼对方,语气平静。

    女孩子看着他张大了嘴。

    好半响,才气呼呼的嘟囔一句,“老学究!”

    交通警察很快到场。

    一时间倒是没有认出顾薄轩。

    不过,双方描述的事实相同。

    而且女孩子也没有丝毫的抵赖或是推卸责任的行为。

    所以,事情很快就解决。

    倒是顾薄轩的车子。

    女孩子一脸的歉意,“对不起,这位先生,您给我个地址,我会给您修车费的。”

    “不必。”

    他这车是上过保险的。

    而且也就是车子后头挡板被撞了下。

    花不了几个钱。

    女孩子却是一脸的死心眼儿,“这位先生,这肯定不行的,我刚才已经说了,该是谁的责任就是谁的,这次后情是我的错,我开车的时侯没留神前头的红灯,撞了你的车子……”

    “这修车的钱肯定是我得出的。”

    顾薄轩扫了眼对方。

    一挑眉,“行,你给我个地址,我让人把账单给你送过去。”

    “好的好的,这是我的地址。”

    女孩子想也不想的递上一个名片,一脸的认真,“不管多少钱,我都会出的。”

    她的话没有继续再说。

    因为顾薄轩直接开着车子走人。

    身后,女孩子吃了一嘴的尾汽,看着走远的车子,忍不住跺了下脚。

    这人!

    回到家。

    顾薄轩看到正在院子里头和齐阿姨收拾东西的陈墨言。

    心情略好。

    “齐阿姨不是说你们出去了吗,怎么那么快回来?”

    “嗯,去陪着她们两个转了一圈,然后陪着灵汐去面试了。”

    陈墨言笑呵呵的看他一眼,“你刚才去哪了?”

    “出去转了一圈。”

    顿了下,他看向陈墨言,“对了,我车子刚才被人追尾,让周吕开去修了。”

    “怎么会追尾,你没事吧?”

    虽然知道人就站在自己跟前的。

    可是陈墨言一听这话,还是吓了一跳。

    她放下手里头的东西。

    上下其手,双眼打量着顾薄轩。

    直到真的证实他是什么事情都没有。

    才在心底松了口气。

    顾薄轩瞧着她这个样子,眼底全都是笑意。

    好心情,就这么得来的!

    “没事,真没事。”

    他牵着陈墨言走到门口的椅子上坐下,一边安抚她,“我在等红灯,后头的车子没注意,就撞了过来,是个女孩子。交警判她全责,那个女孩子留了张名片,说是让我找她要修车费……”

    抬头看到陈墨言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顾薄轩微微一顿,直接道,“我都没看,直接把名片丢给周吕了,让他去处理。”

    “媳妇,我真没看她啊,就知道是个女的……”

    陈墨言看着他那一脸幽幽委屈的样子,忍不住扑吃一乐。

    白他一眼。

    “我又没说你什么,你这样解释,是不是心虚了?”

    “天地良心啊。”

    看着他在那里一脸夸张的耍宝。

    陈墨言伸手在他腰间软肉上掐了一下,“小点声,你都多大的人了啊,张口媳妇闭口媳妇的,也不怕齐阿姨笑话。”然后,她看着顾薄轩想起了他之前的事情,“你之前不是说去找妈谈话了吗,谈的怎么样?”

    陈墨言想着他刚才竟然开车出去转圈。

    心里头隐隐觉得应该是没谈好。

    或者,被顾妈妈的话给气到?

    可是她却是万万没想到。

    顾妈妈竟然……

    陈墨言听完顾薄轩的话,一下子没忍住,把喝到嘴里头的茶给喷了出来。

    好看的眸子睁的圆圆的。

    她看着顾薄轩,“不会吧,妈她,真的这样说了?”

    竟然,竟然就这样说了出来?

    还是和顾薄轩?

    哎哟,妈呀,这可真是……

    陈墨言觉得,今个儿这天上的太阳,打从西边出来的不成?

    顾妈妈竟然不怕自己大儿子了?

    可是,转而她又叹了口气,看着顾薄轩的眼神多了抹幸灾乐祸。

    “你妈这是,心里头有比你们两个儿子重要的人喽。”

    顾薄轩瞪她一眼,能不能别这么的高兴?

    瞧他笑话呢吧?

    陈墨言尽量让自己不笑,绷着,忍着。

    深吸了几口气。

    她才让自己不笑也能出声,“那你现在想要怎么办?”

    难道,就真的同意?

    可是不同意……

    要是像着顾妈妈现在这个样子,闹死闹活?

    不不。

    人家没有哭也没有闹。

    人家就是,嗯,心病!

    “这事儿,我想答应她。”

    顾薄轩不会瞒着陈墨言半点事情。

    这会儿听自家媳妇一问。

    哪怕是事关他妈。

    哪怕这事儿他觉得有些不怎么好。

    他也是想也不想的就开了口,“要是不同意,以着妈的性子,不知道她这牛角尖儿都钻多久。”

    “可是,可是答应了也不行啊。”

    相较于顾薄轩的这些话,陈墨言能理解。

    可是,她更担心的却是另一层的意思。

    她看着顾薄轩,直接道,“如果咱们家只是普通人,都是打工的或是做个小生意的也就随着妈去,可是你我的身份,特别是你,万一对方不是什么靠谱的人……”

    到时侯真的答应了顾妈妈这种事情。

    哪怕她们再不承认。

    那老头也是她们这个大家里头的一员啊。

    到时侯,再惹出点什么麻烦啥的?

    “我知道。”

    “你想的这些我都知道,不过,我已经在心里头想好了。”

    他看着陈墨言,语气平静,“我之前和顾薄安打了电话,他一会下班就过来,然后,咱们都过去那边。”

    这是,要和顾妈妈摊牌?

    陈墨言心里头嘀咕着,他想说什么?

    顾薄轩想说什么?

    别说陈墨言,就是顾妈妈自己心里头都在犯着嘀咕。

    她看着去而复返的大儿子。

    以及,走在顾薄轩身后的陈墨言方小满,落在最后板着个脸的顾薄安。

    下意识的,顾妈妈一阵阵的心虚!

    可是最终,她还是硬着头皮坐到了另一侧,勉强挤出一副笑模样,“你,你们几个怎么来了?”

    “妈,我们几个想了想,觉得有些话咱们还是提前说明的好。”

    也没有什么外人。

    顾薄轩对着他妈直接就开了口。

    然后,他就看到顾妈妈的脸色一白,整个人的眼神都跟着飘忽了起来。

    他心里头叹了口气。

    索性也就不再绕什么圈子,直接道,“您之前说的事情,我们可以答应,只是,有一点,您想要找人,那就是出嫁,嫁出去后您自然还是我们的妈,可是,妈你却不能再继续住在这里,而且,以后,不管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打着言言或是我们的招牌去解决,不管是你,还是,别人。”

    “妈,只要你能答应这件事情,那么,你想要再找个人,我们同意。”

    最后这句话是顾薄安说出来的。

    他看着他妈,眼神里头全是复杂,他妈怎么想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