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 > 第031章 女的,不要
    对于顾妈妈这话。

    陈墨言直接选择了没接:

    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反正,她这个当儿媳妇的是真的没有愧待过顾妈妈半分!

    足够!

    院子里头,厉老头带着他儿子一块走了进来。

    看到站在院子里头的陈墨言。

    厉老头的儿子倒是叫的挺顺嘴,“嫂子也过来了啊,是来送阿姨的吧?呵呵,我知道嫂子事多太忙,嫂子你要是有事就去忙你的,阿姨这里有我和我爸呢。”

    “嫂子你放心吧,我爸肯定会把阿姨照顾好的。”

    要是换成别人。

    陈墨言说不定会觉得,这人肯定是在帮着他爸说话。

    给自己等人打安心针呢。

    怕她们以为老头会欺负顾妈妈呀。

    不过眼前这个人嘛……

    陈墨言笑了笑点点头,“我也刚好要走,这不是过来送送妈吗,妈,以后你有什么事情给我们打电话。”

    “对对,以后咱们电话联系。”

    老厉头连声的附合。

    他儿子则是笑呵呵的,“阿姨这有啥啊,咱们大家都住在帝都,左右开车也就那么半个小时都用不了的,到时侯您要是想嫂子想几个侄子了,我开车送您过来就是。”

    “那怎么好意思?”

    陈墨言站在一侧看着她们这对才就任的继母子表演母子情深。

    她微微一笑,退了出去。

    眼看着顾妈妈把几个大箱子的东西都搬到了车上。

    估摸着是想给顾妈妈和陈墨言两人说话的机会?

    那父子两个都坐到了车上。

    顾妈妈看着陈墨言,又扭头看看不远处的车子。

    这一上车。

    她这路,就再也回不了头了吧?

    可是要是就此回头?

    这么几年的长夜她一个人。

    直至遇到老厉头。

    他说话风趣,会很多自己不会的东西。

    而且,他说话比自己早走的老伴要温和多了,还会给她唱歌听……

    心里头好像有一杆称在左右的称。

    法码,一会一边的加。

    陈墨言瞧着这个样子的顾妈妈倒是有些想笑。

    不过,她看着顾妈妈半响没出声。

    她也没打算说什么。

    只是笑了笑,“妈,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那我就先走了?”

    “你,你不能送我一块过去吗?”

    说破了天去。

    顾妈妈这会儿一想到自己是去个陌生的家里头生活。

    虽然她和老厉头是很熟。

    而且也领了证。

    可是老厉头的儿子,还有,那是个陌生的地方呀。

    “妈,我还有个会议呢,你要是不急,要不,我给顾薄安打个电话,让他过来送您过去?”

    “啊,安子啊,不,不用了……”

    她怕自己小儿子再和老厉家的那父子两个呛起来……

    自家小儿子那爆脾气。

    万一再动起了手?

    “我,我自己走吧。”

    她转身走了两步后,突然又扭过了头。

    “言言,别怪妈。”

    她,真的很想找个人说说话,陪着她过余下的这几年的日子。

    陈墨言有些想笑。

    事到现在,还让这些人别怪她?

    为了才认识几年的老头。

    她这个当妈的用绝食,用求死来逼自己的儿子。

    这叫,不怪她?

    眼看着厉家父子两人的车子远远的开走。

    陈墨言直接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

    顾妈妈,以后,能少接触还是少接触的好!

    不过走了两步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儿。

    刚才,自己好像忘了和顾妈妈收回这院子里头的钥匙?

    眉头皱了下,陈墨言直接联系开锁公司。

    换锁!

    而且是从屋子里头到门口。

    从头到尾换个遍!

    至于这个院子……

    陈墨言觉得最起码的,这短时间的几年内怕是不会有人来这里住的。

    本来就是个空着的院子。

    再加上顾妈妈来了这么一出。

    她或是顾薄轩有心情在这里头住才是奇怪!

    晚上顾薄轩没有回家。

    陈墨言把几个孩子哄好,睡下。

    她自己去了书房。

    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和他说了声顾妈妈的事儿。

    当然,陈墨言把他妈最后那句‘别怪她’也统统转述给了顾薄轩听。

    对面的顾薄轩只是轻轻呵了一声。

    然后就语气平静的转开了话题。

    陈墨言也笑着把话题放到了几个孩子身上。

    “下个月是六一,学校里头有活动汇演,你要不要过来?”

    “我得看看时间。”

    顾薄轩打从心底深处自然是不想错过自家几个儿女一丁半点的成长经历。

    学校里头的,家里头的。

    可是他人在部队,很多事情也是身不由已。

    两口子说了会话后。

    顾薄轩的语气有些低沉,“言言,爷爷的身体,你这边怕是得有个心理准备……”

    虽然田老爷子几次去医院都没检查出什么大毛病。

    可也正是这样。

    才让陈墨言这些人愈发的不安。

    老爷子的身体,他现在身体的各个器官就如同一台用了多年,完全到了极限般的机器。

    里头的器官就是各种几欲报废,消耗到极点的零部件。

    几乎都消耗光了他体内所有的机能。

    如今还能撑着。

    也就是家里头各种的药,以及补品掉着他这股子的精气神儿。

    但是,补品什么的,总会有个期限……

    医生虽然没有多说什么。

    可是顾薄轩心里头却是清楚,老爷子,最多也就是这一两年的事儿。

    甚至,很有可能一场病或是一个小小的意外。

    都能让老爷子体内所余无几的生命力一下子给消耗光。

    这事儿,顾薄轩知道。

    他也清楚陈墨言知道。

    只是,他却更清楚陈墨言对家里头仅存的这几个人的心思。

    那是几乎就是她的命!

    这一家子的人,少一个谁,自家媳妇那就是跟丢命也没什么区别啊。

    他也是早上和田子航打电话。

    听到这次老爷子的体检,情况很不容乐观。

    电话这头。

    陈墨言顿了下。

    时间长的……

    顾薄轩都以为自己等不到她的回应。

    正满腔后悔。

    自己非得选这个时侯说这些做什么?

    等到他回家再说,不行吗?

    “言言,言言你……”

    “我知道的。”

    “我心里头有数儿。”

    她爷爷虽然在她面前总是精神的很。

    不管说什么做什么都笑呵呵的。

    可是陈墨言却心里头清楚,老爷子的精神头,差了很多,很多!

    撑不了多久了吧?

    事实上,她心里头这段时间除了工作,孩子以及顾妈妈的事情。

    想的最多的就是田老爷子的事儿。

    理智上。

    她告诉自己,她爷爷这么大的年纪,又没病没灾的。

    儿孙满堂。

    还是四代同堂的那种啊。

    哪怕是这下儿就没了,那也应该是民间所说的那种喜丧啊。

    可是,这念头也就是一闪而过。

    随后就是铺天盖地的感伤。

    为什么人就一定要有生离死别?

    这段时间她是自己纠结的,时刻觉得脑子里头两个小人儿在打架!

    这会儿听到顾薄轩的话,她先是被吓了一跳。

    还以为医生说什么了呢。

    问了顾薄轩,知道他也是有感而发。

    便低低的叹了口气,“你放心吧,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不会垮掉的……”

    她还有孩子。

    而且还是四个。

    她还有爱人。

    还有她的爸爸……

    这些,可都是她的责任!

    她相信,就是在天上的妈妈以及奶奶,还有不一定哪天就去找自家奶奶会合的爷爷。

    也不会怪她这样想的。

    电话里头,顾薄轩又说了好几个的笑话。

    最终把自家媳妇给哄的笑出声来才算松了口气。

    笑了就好啊。

    下次,以后自己一定得注意,坚决不能在自己不在自家媳妇身边的时侯说这些混账话惹她心情不好啊。

    他是生怕陈墨言回房因为心里头存着这些事儿而睡不着觉儿。

    绞尽脑汁的说些逗陈墨言开心的话,以及事儿。

    然后,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转眼就到了晚上十一半。

    顾薄轩依依不舍的挂电话。

    躺在宿舍单人床上。

    顾薄轩是翻过来复过去的睡不着觉。

    想媳妇!

    想孩子!

    睁眼闭眼的都是家里头的那几个人啊。

    几个孩子的笑声,嬉闹声。

    自家媳妇宜喜宜嗔的脸庞,以及,发怒时朝着自己瞪过来的那双眸子,此刻想来都是那么的好看!

    一时间思念的太过强烈。

    倒是让他把他妈做下的那些头疼事情给抛到了一边儿……

    一夜无话。

    第二天。

    顾薄轩起床洗漱好。

    在食堂吃过早饭。

    一路上板着脸到了办公室。

    才进去,就有政委走了进来,“今天有个机要秘书过来报道,是大学生,国外留学回来的,以后是你的助手之一,你可得见见……”

    “女的?”

    顾薄轩眉头挑了下,“不要。”

    “你去和上头说,退回去,乐愿放哪就放哪。”

    反正,他这里是不要这种娇嘀嘀的女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