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半吊在空中,透过玻璃看到里头的景象,手上控制着绳索,两条纤细的双腿往下落去,看这样子,好戏已经开始了。

    她倒是想看看,道上被传的如同再生恶魔那样的男人,在面对这样的场景的时候,会怎么处理。

    莫寒盯住欧阳明,咬字嗤笑,“欧阳明,你想背叛厉家吗?”

    “错,我没有要背叛厉家,相反的我是在救厉家,厉家在这人手上迟早会毁于一旦,在那发生之前,倒不如让他自己下台!选择一个真正有能力引导厉家的人!”欧阳明说的义正言辞,煞有其事。

    第一次见到有人能把背叛说的那么冠冕堂皇的。

    消失很久不见的斯凌从门口走进来,看着胸有成竹的欧阳明,一脸不屑,“你说的那个人,就是厉冥睿吧。”

    说完这句话,他走到男人面前单膝跪下,“当家,事情已经办妥了。”

    于宁摸着下巴,看戏一样的点点头,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另立新君。

    看着斯凌的样子,欧阳明心里变得有些没底,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出声。

    “你们别妄想能逃出这里,外头都是我的人,就算你厉冥熠再怎么厉害,敬峰可还是我的地盘!”

    很久以前就有将军带兵打仗,将士兵训练的只知将军元帅,不知天子皇帝的存在,这就是君臣之间嫌隙的由来,今天的敬峰也差不多是这样,虽然是厉家的地盘,但想必很多人会不知情的情况下跟随欧阳明的命令。

    沈傅带着欧阳辉走进来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内已经变得格外拥挤了,欧阳辉本来就看厉冥熠不顺眼,这时候更加是变本加厉。

    “爸,还跟他们多说什么废话,直接动手啊!”

    厉冥熠看着沈傅和欧阳辉的模样,指尖在抱枕上轻点,“看样子沈家和欧阳家已经是同舟共度了,你们真的不会后悔?”

    “厉冥熠,你手上已经没有狼戒了,身为厉家的掌舵者,你不会不明白厉家家规,弄丢狼戒就已经没有资格再坐在这里发号施令了。”沈傅气场十足的出声。

    “对,既然没有了信物,不如就乖乖的从当家的位置上滚下来。”欧阳辉话里充满了火星子。

    厉冥熠身边的人,向来是将他当做神一样的存在,怎么会容忍别人这么侮辱自己的主人。

    斯凌向前一步,一把银灰色的手枪就直接重重的嗑在欧阳辉脑袋上。

    “啊!你他妈的敢动手打我!”欧阳辉哭嗲喊娘的叫起来。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我看你这条命是不想要了。”斯凌说道。

    看到自己儿子被伤,欧阳明心急的掏出手枪上前。

    莫寒和斯凌的身手向来是道上数一数二的厉害,屋子里这些人又怎么会是他们的对手,还没等欧阳明上前,他手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击中。

    突然无力的倒向一旁。

    “当家!”

    “当家!”

    围着的一群人对着沙发上的男人叫道,语气里充满着敬畏。

    厉冥熠起身,被挡住的左手食指上赫然存在一枚黑色狼头戒指,在灯光的照射下,狼的眼睛充满蓝光。

    沈傅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原本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人会一个一个的倒戈相向。

    “狼戒为什么会在你的手上?!”他惊愕的往后退一步。

    明明那个女人将戒指交到他手上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难不成,他手上的狼戒是假的。

    这么想着他慌忙从自己口袋里掏出被他用方巾好好包裹的戒指,做工精细的狼头一样恢弘大气。

    “不可能会是假的,不可能的!”

    那个女人没胆子糊弄他们的。

    厉冥熠无视他的癫狂,起身走到阳台上,伸手将玻璃门拉开,蹲在角落里看戏的女人冷着小脸,小小的身子好像一团猫儿。

    “过来。”厉冥熠说了句,然后将自己白若瓷骨的手掌伸到于宁面前。

    身后的莫寒和斯凌惊的差点没摔在地上。

    那是个女人对不对,还是那不是女人,是个装成女人的男人吗?

    不然为什么当家会靠近这个女人,为什么?

    两人在心底仰天长啸。

    于宁看着自己面前的这只手,是长得好看的人手都好看吗。

    他的手掌看上去不仅不像多年拿枪的人,反倒是像艺术家的手掌那样,带着独特的气质。

    看到女人没有反应,反倒是盯着自己的手掌看了一会,厉冥熠削薄的嘴唇微抿,直接伸手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拽起来。

    他这么一拉不要紧,身后的一大片人差点把下巴都嗑出去了。

    当家他…他…他居然碰了一个女人的手,而且不是主动贴上来的那种女人,是当家自己主动的,自己伸出手去的那种主动。

    莫寒和斯凌不约而同的仰头看看天花板,这天是要下流星雨了?

    于宁被厉冥熠带进屋内,她低头看看男人大腿的位置,宽松的西装裤看不出裹了绷带,但是她却知道他伤的不轻。

    可是他竟然能走的这么神态自若,异于常人的忍耐力真的是让人震惊。

    看到厉冥熠拖进来的女人,沈傅和欧阳辉瞪大了眼睛,这个女人,居然跟厉冥熠有私情。

    看这样子是这女人给他们下套了。

    “是你这贱女人是吗?是你跟他串通好了!”欧阳辉想要上前一步,但是奈何却被人压住肩膀,动弹不得。

    将于宁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男人健硕的手臂环上她纤细的腰肢。

    她动了动,似要挣脱一般但是男人紧了紧手臂,低头至她耳边,“乖乖听话,不然我保证不了能不能将你完整的送出这里。”

    闻言于宁僵住身子,偏头瞪着他,两人脸庞的距离不过分毫,看上去就像是在耳畔厮磨的青年男女那样。

    看到她停下挣扎的动作,男人满意的转头,语气阴沉,“看够了吗?”

    所有人齐齐低头,“是属下失职。”

    欧阳明抬起被压制住的脑袋,眼里没有绝望,反倒是孤注一掷的说。

    “厉冥熠,今天这事,你没有证据,就不能轻易处置我,不然欧阳家各下席首领是不会服气的。”

    这里的局面反倒是厉冥熠的人压制住他们,只要他嘴皮子够利索,再加上他平时对各首领也都不错,厉冥熠就不会不管各首领就处置他。

    况且这件事情他们没有留下把柄,不会落人口实,如果说叛变的话,这里还没有开一枪,这个理由,没有充足的证据。

    在厉家,要动上席十二家,不是那么容易的,更加需要有让众人心服口服的理由。

    于宁抬头,看着男人精致的下巴。

    这个时候,他会怎么做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