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青城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内,今晚这附近的所的道路都禁止车辆通行,除非你有席家亲自送出的邀请函,否则无法靠近这里。

    三十层的酒店全部用作受邀宾客的休息室,门口摆放的香槟花朵都是从国外空运过来的,尽显奢华之气。

    于宁和席媛母女并不是乘坐同一辆车子进来的,那两人打扮的光鲜亮丽,从内到外恨不得镶上金边。

    一辆一辆的豪车从她身边开过,于宁看着不远处纷纷在门口下车的人们,各国政要,各类商界名流,跟席家生意有牵扯的,大多都拿到了邀请函。

    今晚上,十二家的人,肯定都会有代表出席,厉家的人也会来,于宁眼里的光芒闪烁。

    厉冥熠,会不会来?

    想到这里,她按住左手手腕,那上头带着刚刚换上去的一条铂金手链,那宽度正好能挡住她手腕上的那个标记。

    席媛和母亲挽着手下车,路过的人看到这两人,纷纷围上来,和席家相识的人都认识这对母女,女人是席家唯一的女儿,从小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席慕无论去哪都会带着她。

    “席夫人,好久不见啊。”一个珠光宝气的女人上前打招呼,她肩上的狐皮貂绒显得人贵气无比。

    “李太太,好久不见了,欢迎你的到来。”席夫人上前客套。

    这个李太太,是青城市委书记的夫人,虽然在厉家眼里不是什么大角色,但是他的夫人却和席夫人是牌友,所以从她这里拿到了邀请函。

    自然就是忙着带着自己老公和孩子一起过来,这样的场合,是交际应酬的好去处。

    “这是媛媛吧,生的真是标志,漂亮的没话说。”

    席媛礼貌的点点头,眼睛却是在场地里头不断打量,像是在找什么人似得。

    “咱们先进去吧,别在这站着了。”

    一堆人和和气气的往里头进去。

    于宁下巴磕在车窗上,这算怎么回事,把她带过来就不管她了。

    “于宁小姐,请下车。”保镖拉开车门道。

    她下车后,正门那边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于宁在保镖的引领下往大厅走去,黑色的紧身礼群将她曼妙的曲线勾勒的完美火辣,除了那张平淡的脸,从后头看来,她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

    虽然不知道席家母女在打的什么主意,但是有一点她坚定,这几人,别想从她身上谋到任何好处。

    宴会厅大的可怕,毕竟要容纳这么多人,于宁进去后就自己找了个角落坐下,休息区那里的真皮沙发纵横交错,来往的人礼貌相对。

    几个青年男女坐在于宁身后的沙发上,面容俊秀,长相都是少有的俊美漂亮。

    “这席家的晚宴办的是挺不错的,但是为什么我总是闻出了一股子暴发户的土气来,门口的花上头居然刷上了金漆,可真是大开眼界。”一个穿着墨蓝色西装的男人说道。

    于宁咬着蓝莓蛋糕,同意一样的点点头,这真是够像暴发户的。

    “你可别说,就看这桌布,这都是什么呀,从哪个村子里头找出来的吧?怎么席家的晚宴一年比一年让人笑话。”

    于宁看了眼碎花桌布,还别说真是这么回事。

    这几个人于宁曾经在出任务的时候见过,都是厉家十二家的人,商家,贾家,白家,其中好像还有沈家的人。

    上次那档子事儿,厉冥熠处置了沈傅,但是对于沈家其他的人没有什么株连的,那个男孩子好像是,沈傅同父异母的弟弟,沈辰。

    “行了,这好像是席夫人亲自监督布置的,虽然差强人意,但是起码使用了心思的。”商芸说道。

    被点名的西装男耸耸肩,“也对,这用了心思的东西,真的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贾爵,你还说呢,上次不是说你要去东南亚那边吗?怎么还有空过来?”商芸对着男人问道。

    “没办法啊,我爸逼着我过来,说什么得见见各位叔叔伯伯的,真是的。平时不都见的差不多了吗?”

    他们这几个孩子都是从小一起被送厉家的训练基地去磨练过得,起初时都是不认识的,为了不让他们收到特殊对待,他们的名字身份是被隐藏起来的。

    也真是因为当初没有身份的牵扯,才决定了他们之间从小到大的情谊是不被污浊的。

    “我哥没空,我就陪着我爸过来了,不然现在我是在度假的。”商芸说道。

    沈辰看着这几人轻松的模样,身上沉重的氛围显然跟他们轻松愉悦的样子有些格格不入。

    贾爵看到沈辰沉默不语的样子,伸手从桌上拿了杯红酒递给他,“怎么,看这样子心情是有些不好?”

    沈辰仰头一饮而尽,盯着手上空空的酒杯,苦涩辛辣的味道在他口腔里撒开。

    于宁吃干净盘子里的蛋糕后看了看时间,七点半,看样子晚宴是快要开始了。

    “小姐,老爷请你过去。”

    还没等她自己起身,一旁就窜出一个佣人。

    “哦,走吧。”

    几人这才注意到自己对面起来一个女人,在这样的场合里头,能独身一人过来的女人,不会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我看他是在为等一下的婚约紧张吧,我看那席媛其实也是不错的美女,你也不算亏。”风则眨眨眼开口。

    沈席两家很久以前就定下了婚约,但是没想到连着几代生出的都是儿子,到了沈辰这代,席家生了席媛这个女儿,这才最终敲定了这起不知道跨越多少年的婚约。

    这里的几人都知道,沈家自从沈傅弄出的事情以后受到了不少的打压,当家的一些动作也是摆明了要料理沈家。

    现在沈家的大半生意已经收归厉家,为了不让事态更加严重下去,沈家必须采取措施,这才将目光转到席家。

    联姻是目前能够挽救沈家的方法之一,但也不算是最好的方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