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最怕的就是蠢不自知,席媛虽然承袭了父母的好容貌,但是显然脑子不太好用,这么容易就上道了。

    看着奔走出去的女人,于宁嘴角泛起嘲笑。

    洗手间的隔间打开,面犯桃花的苏西西走出来,越过一旁的于宁,直接走到洗手台。

    “这席大小姐真是脑子不太好用,这么跑出去不会真的是去勾引厉冥熠吧。”苏西西打开水龙头冲洗手掌道。

    “谁知道呢。”于宁答道,紧接着说,“不过你怎么会过来?这两天不是陪着你的男宠吗?”

    上次苏西西在欧阳家救回那个美男子以后就一直把他带在身边,关怀备至,呵护有加,前两天还借了她的游艇出海钓鱼去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不是听说你被席家邀请回来,我怕你被欺负就过来看看,结果没想到你真的被欺负了。”

    苏西西无奈,席家真是够可以的,那婚约说出来的时候,她差点没忍住拿枪上去毙了那几个道貌岸然的衣冠禽兽。

    有那个父亲会把不过六岁的女儿扔到地牢里头,打的遍体鳞伤的在大冬天扔出来,不要脸的东西,还打着父亲的旗号出来骗人。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忙?”苏西西擦干净手问道。

    于宁盯着她,半响后出声,“你是不是又在我手机里按什么监听器了?”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这次肯定是满怀关爱的。”

    “得了吧,你是准备看好戏吧,闲的发慌啊?”

    苏西西这个女人,真的抱有很多恶劣因素,滥情,爱八卦,凑热闹,还随时随地欺骗纯情小男生,简直不要太可怕。

    “得,被嫌弃了,那我就等着大小姐凯旋归来咯。”苏西西耸耸肩,走出洗手间,在路过于宁身边的时候,往她耳边一凑,“那我就等着你完整的蜕变成为女人之后,到时候姐姐绝对每晚上带你出去嗨到爆。”

    于宁翻了个白眼,她是那种为了赌一口气就把自己搭进去的人吗。

    席媛的手脚速度很快,毕竟这事席家的会场,她是席家的女儿,要靠近厉冥熠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怎么挡住于宁。

    “席媛。”

    在她仔细思考对策的时候,一道女声传过来。

    商芸本来是跟着风则一起在这里吹风的,但是当家有事找十二家的主事人商量,风则作为风家的继承人,当然是要陪着自己父亲的,所以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正想着回大厅里头,就看到了正在跟下人交代什么的席媛,她跟席媛也见过几次,算是认识。

    席媛回头,脸上有些僵硬,“商小姐,你好。”

    这么说着,她对着身边的人挥挥手,接到指令的人对着商芸点点头后离开。

    “今晚上还没有正式跟你打过招呼呢。”商芸客气道。

    “商小姐客气了,我也是很久没有见过你了,上次见面还是厉家的年会呢。”

    商芸家里头有很多兄弟姐妹,但是最受宠爱的也就是商芸这个最小的女儿,所以常常能够跟随父亲出席厉家的一些重要场合。

    “对了,我冒昧的问一句,刚才伯父介绍的席宁,是从小就不在席家吗?”

    这算是帮沈辰打听的吧。

    席媛一板一眼的按照母亲编的话说出来,“姐姐从小就在国外治疗,她自从出生开始情况就很不稳定,父亲为了让她能够有一个很好的环境修养,就连自己都很少去看她。”

    “这样啊,那请问她是生的什么病呢?”

    “这个实在不方便说。”

    于宁在大厅里头游走,沈辰从三十层和当家开完会以后就下楼准备离开,已经见到想见的人了,当然也解决了他想解决的事情,就连没必要的侮辱都受了。

    快离开的时候看到于宁在大厅里头闲晃悠,心里头的那把火又被挑起来了。

    “说起来我还应该和你喝一杯。”说着他递了杯酒过去。

    于宁接过来,他压在心里的这股火,于宁看的明白,他们这些人活的都很累,尤其还是沈辰这样年纪轻轻就扛起一家之主重担的年轻人,无论自己想不想,他都必须娶到席家的女儿。

    却不是她这样半路被推出来的女儿。

    “也对,话都在酒里不是。”于宁接了句。

    看到她这么轻松的样子,沈辰反倒是有点不自在了。

    于宁看了看四周,虽然时间过去的很快,但是宴会上的宾客依旧活络,没有丝毫疲累的样子,当然,也是不会累得。

    “我们没有见过,就这么被连在一起,是不是挺尴尬的。”沈辰说道。

    于宁晃着手里的杯子,看着里头猩红色的液体,一双柳叶细眉透着魅惑的色泽。

    “沈辰,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沈辰挑眉,这么直接了当,“你说。”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法,你是不是都会义无反顾的选择席媛?”

    沈辰点头,他向来是没有选择的余地的。

    看到他干脆的样子,于宁心底释然,这样想来,是不用有愧疚的了。

    “希望你能得偿所愿。”

    于宁抬高手里的酒杯示意,仰头喝下。

    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沈辰迷离双眼,这样的影子,竟是那么的风华绝代。

    席媛躺在豪华的总统套房里,身上穿着薄如蝉翼的丝质睡衣,胸前风光无暇,长及脚踝的乌黑长发如瀑般盖住双腿,若隐若现的透出白皙的肌肤。

    脸上是精致勾勒过的妆容,美的不可方物,这里,是她好不容易才进来的。

    是今晚上父亲为了迎接那个男人特地空出来的整个酒店三十层,只有那个男人有资格进入。

    门把手扭动,她睁开迷离的双眼,看到那个俊美的宛如神砥一般的男人走进来,他腕上的钻石手表闪耀出极美的光泽。

    “当家……”

    女人红唇微启,媚眼如丝,赤脚踩在地毯上缓缓走过来,脚踝上的金色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

    白皙的藕臂抚上男人剪裁得体的西装,男人削薄的嘴唇微启,在女人眼里划出诱惑的弧度。

    半响后,令人面红心跳的喘息声和男人的嘶吼声在房内回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