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77章 应该先把衣服脱了的
    受尽沿途人传过来的目光之后,于宁总算是被厉冥熠带到了别墅。

    一见到男人走进大厅,餐厅里的人立刻排排站好,恭敬的等待男人走过来,桌上已经摆好餐具,只等男人落座后开始上菜。

    没想到厉冥熠却没有走过去,抱着怀中的女人上了二楼,于宁低着头,总算是结束了这样的尴尬。

    厉冥熠将她放在沙发上,于宁松开手,但是却没有被彻底放开。

    “在吃饭之前先帮你把药换了。”

    于宁明白了为什么不是带她去餐厅,背上的伤口需要格外注意,厉家用的药都是顶级的,想来好的不会太慢。

    男人的手说着就伸过去要解她胸口的扣子,于宁反应过来赶忙抓住,正好将他的手掌按在胸口的位置。

    “你最好不要太过分!”于宁手上用力,面上厉光乍现。

    厉冥熠算是第一次见到这小东西发狠的样子,也没恼,另一只手摸上她的脸颊。

    “你放心吧,要碰你也不会是现在,只不过要帮你换药而已。”

    于宁纤细的手指捏着男人手腕,指尖泛白,什么叫不是现在。

    “既然是换药,不劳厉当家大驾,这么大个地方,多的是医生吧。”于宁话中带刺。

    门口站了一排的护士听到于宁这句话,默默往后退了两步。

    厉冥熠向来是众星捧月的存在,谁不是点头哈腰的巴结着,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嫌弃过,再加上这小家伙嘴里一个一个厉当家的往外蹦,他就真是差点没了耐心。

    可是厉冥熠是谁啊,是踩在尸骨堆上都能够跟站在大草原上那样面色如常一般的男人,一旦确定了目标,他就能够比平常人多出百倍耐性的等待。

    如同蛰伏在林中的猎豹那样,看着猎物活蹦乱跳,等待时机,一招毙命。

    “可惜啊,这岛上的医生,暂时都不在。”男人慢悠悠的说了句。

    门外的一堆护士医生闻言,赶忙提起双腿,跑的跟运动员似的,一溜烟就没影了,在奔跑的时候还要格外注意,不能发出动静。

    于宁皱眉,当然知道他在胡说,可是男人那双手还是按在胸前,两人现在的姿势就跟电视上演的,财大气粗的大爷和可怜兮兮的小妾那样的感觉。

    “如果不在的话,就等着他们回来,我想我的伤还不至于这么快就折磨死我。”

    厉冥熠拉回手,看着一脸愤然的女人,无可奈何般的摇头,“真是拿你没办法。”

    于宁以为男人放弃了,身上的警惕慢慢放松下来,没想到接下来,原本距离她一米的男人瞬间压下来,大手将她两只手腕扣在一起,上半身紧贴在一起,却很好的控制住力道没有压坏她。

    于宁扭了扭身子,气愤道,“厉冥熠,你给我松开!”

    男人低头在她额上亲吻,另外一只手从从枕头下掏出一个闪闪发亮的东西,于宁眯着眼,在灯光下看清楚它的样子后脸色越沉。

    只见男人白皙如玉的手指上挂着一个金色的手铐,精致小巧的做工一看就不是简单的物件,铐身上头镶满宝石,配合着纯金的颜色,灯光下璀璨潋滟。

    紧跟着那个华丽的手铐,就那么直接铐住了于宁白皙的两只手腕,女人傻眼了。

    “你这个变态!”于宁吼了句。

    男人置若罔闻,紧接着将于宁翻了个面,让她趴在床上,感觉到女人头顶上开始冒出的烟,他伸手拍在于宁屁股上。

    “听话,上完药会有奖励。”好像哄小孩子的口气。

    于宁没忍住,一下子喷出脏话来,“我靠,奖励你大爷!”

    一听这话,男人挑眉,膝盖压在女人乱蹬的腿上,“再动就把你的腿也绑在床上,紧接着后果自负。”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于宁也算能屈能伸的人,心里头骂了几句就没在敢动,上次厉冥熠的反应她还清楚的记得,这种时候,忍一口气最重要。

    她虽然不明白男人的构造和男女之欢,但是这么多年了,各种片子自然也是看到一部分,这时候,最好不要乱动。

    男人看到她乖巧的样子,起身将茶几上的医药箱拿过来,打开盒子就看到里头一张纸条,是漉铭写的注意事项。

    漉铭是彻底的明白人,当然知道这男人金贵,怎么可能会换药,所以把细节写上去,恨不得录个视屏让他学习。

    于宁趴在床上,脸埋进枕头里,后背上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从腰上感觉一片清凉。

    “应该先把衣服脱了的。”身后的男人嘟囔一句。

    于宁在心里问候了他全家,厉冥熠的手指从背后伸进去,将她的衣服撩到胸部以上,背上盖了薄薄的纱布,厉冥熠忍住想要撕掉衣服的冲动将它固定好。

    食指解开绷带,慢慢将一层纱布揭开。

    用的都是顶级的药,再加上漉铭这个外科圣手,所以伤口不过一天就能够看的出来在好转。

    “疼得话就说。”男人说了句,拿着医疗器械开始清洗伤口。

    他还记得在潜艇上给这小东西处理淤伤的时候,她疼得厉害却不吭声的小模样,男人心里头就觉得不舒坦。

    好像有只手在揪着一样,扯的说不清楚滋味。

    于宁不吭声,这么点疼真的不放在心上,流动的液体被男人擦拭在伤口上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刺疼,却还是能够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被缝合的伤口不是很长,但却是和蜈蚣那样蜿蜒可怕,能够看到被线扯动的皮肉变成粉红色。

    男人心下一紧,眼眸里头蕴满黑雾,看不清楚情绪。

    于宁脸埋进枕头里,看不见东西的时候,其他的感官会特别敏锐,紧接着她能够感觉到,她纤细的五指被一阵温暖的触感握住。

    于宁能够感觉到,男人虎口上厚厚的茧,房间内变得安静,不时地能够听得到男人取药时发出的轻微碰撞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