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地球东南部,一片以热带亚热带气候为主的土地上,成片的热带雨林覆盖,这里气候湿热,各类生物生存在这里,不受打扰。

    T国,这里最具风情的异域,拥有东南亚地区最大的贸易市场,人流量聚集,这里的军方向来不作为,再加上又是处于交通枢纽,三国交界处,自然就成为各方势力错综生长的地界。

    位处T国边界的耐森热带雨林,这里是天然形成生长的树林,各类珍稀动植物数不胜数,登高远眺能够看的到,除了树林还是树林,一片绿色。

    千家的本宅就坐落在这片雨林中间,从上方能够看得到,广阔的林子中间被劈开一个面积不小的地区,那片地区上,零零散散的别墅建立起来,独具T国特色风情。一栋复合式别墅门口放着两座三四米高的白色大象,稀稀落落的山泉被套上了喷泉的套子,不断在外喷射水线。

    别墅二楼的主卧内,所有的光线都被纯黑色的窗帘严密遮盖,房间内昏暗一片,但是如果能够身处其中,就能够看到,整间占据了二楼三分之二地界的房间内,只有一个单人沙发和一张大的可怕的床。

    “嗯……哦……”

    女人的娇喘声掺杂着男人的低吼声不断在房内响起来,荷尔蒙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

    纯黑色长毛地毯上女人的丝袜内衣裤扔在上头,大床跟着上头翻腾的两人的动作上下晃动。

    一丝不挂的妖娆女人趴在床头,身后的男人长着一张阴柔妖艳的脸,与身前女人意乱情迷的媚态不一样的是,男人身上的手工西装穿的服服帖帖的,没有褶皱。

    高贵的让人仰望,仿佛现在在做这事儿的并不是他。

    门口的人在接到消息以后一直等在外头,首领这样,自然是不敢进去打扰的。

    男人胸腔发出闷哼,很快将自己抽离,清理干净之后拉上裤链,女人如同一汪春水那般瘫软在床上。

    “滚吧。”男人性感的嗓音温柔的吐出这两个字。

    女人闻言,赶忙起身抓起地上的衣服草草的披上,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遮挡住外头阳光的窗帘缓缓往两边散开,刺眼的光射进来,为男人的脸打上一层阴影。

    “首领。”

    门被打开,进来一个穿着纯黑西装,戴着墨镜的男人。

    女人顾不上那么多,裙子拉链都没拉上,就抱着自己的内衣内裤跑出去。

    “说。”

    千夜打开火机,点燃指间的香烟,却没有放到嘴里。

    “那边发过来联络,说是没有抓到二少爷,请求增派人手。”西装男低头将收到的消息复述出来。

    “原因。”

    这边的人低头,“说是进了厉家在青城的地界,原本已经快得手了,二少爷却被人救走了。”

    “厉家?”男人指间轻弹,烟灰落在地上,“怎么回事?”

    “二少爷不知道为什么去到了厉家的地界,并且,他身边还有人相帮。”

    帮他的人,能力不低,这是古剃传回来的消息。

    紧跟着门口的人踌躇一下,“首领,您说二少爷会不会得到了厉家的帮助?”

    千家和厉家虽然不是斗得不可开交,但也绝对不是井水不犯河水,冲突自然是有,也是在牵扯到两方利益的时候才会那样。

    千夜远眺,没想到那小子,挺能折腾的,超出了他的预料。

    “告诉古剃,任务完成之后回来受罚。”

    “是。”

    古剃当初带着人出去的时候对首领夸下海口,结果没想到却被二少爷弄得损兵折将,回来后那顿鞭子自然是避不开的,真是点够背。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外头传来喧闹声。

    “小姐您不能进去!”

    “让开!”

    楼下几名佣人拦在楼梯口,一个穿着白色长裙,披着长发的女人被拦住。

    “小姐,您真的不能上去。”穿着T国服侍的佣人对着女人开口。

    首领下了命令,不允许任何人上去,她们可不想被扔出去。

    “你们让不让!”女人站在楼梯口,看着面前的一堆佣人。

    她们没有动,不是不想让,而是不能让啊。

    女人拿出一柄银色手枪对上她们,“我数到三,再不让,就别怪我了,你们是想我打死你们之后自己走上去,还是现在让开!”

    听到声音,跟千夜说着话的保镖出门看了眼,回来对着男人开口,“是桑妮小姐。”

    千夜没有说话,也没有转身。

    桑妮推开佣人走上去,身后跟着乌泱泱的一大堆人,保镖知道她的身份,自然是不敢拦她,方才拦了,这位小姐将枪头转向自己的脑袋,他们就犯了难。

    桑妮走到千夜的房间门口,里头的男人低头,“小姐。”

    空气中传来的味道和地上女人遗留的肉色丝袜提醒着她,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她脚下一个虚晃,扶住身边的门框才没倒下去。

    而那个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身形倨傲,没有回头看她一眼。

    “千夜,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她吼出这句话,眼眶泛红。

    一次又一次,每次她一听说他带女人回来就会赶过来,可是每次都会被他毫不顾忌的扔进地牢,然后她再出来,在被扔进去,周而复始,他身边女人不断,她一次一次给自己找难堪。

    “每次都是这句话,你不烦?”男人说了句,手上的烟头被扔在地上,黑色皮鞋踩上去,撵灭那抹猩红。

    “是!我是贱,我他妈就是贱!你如果不喜欢我,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就不应该把我留下来,既然这样的话,婚礼也没有必要!”桑妮吼了句。

    千夜转身,看着女人,眼里透出嘲讽,“这是你自己说的,既然这样,就取消。”

    桑妮一听这话,知道他说的不是开玩笑,千夜这个人,说一不二,往后退了两步险些倒下去,身后的佣人赶忙扶住她。

    “小姐。”

    桑妮茭白的脸变得一片惨白,她做了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么多次都忍过来了,好不容易等到他松口答应娶她,她怎么能这么被抛弃。

    男人没有看她,慢悠悠的走出房门。

    反应过来的桑妮追上去,抓住男人的手腕,“夜哥哥,你刚刚是跟我闹着玩的是吗?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你只是生气了,我保证以后我都不会再来打扰你,你要带多少女人回来都可以,我不会干涉。”

    求你,求你将那句伤人的话收回去,她承受不了。

    千夜低头,看着女人惨兮兮的小脸,将她的手从身上剥离,“你没有干涉的权力,好好做你的大小姐,我说的话,从来不会收回。”

    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桑妮跌倒在地上,怎么会这样,她做了什么,把自己这么多年以来等待的东西摧毁了。

    千夜身后的保镖看了眼地上的女人,他们自然是知道首领为什么将她留下来。

    桑妮小姐在首领眼中,只不过是一个人质而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