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厉冥熠房内的浴室,面积自然是小不了的,安装的并不是普通的按摩浴缸,而是如同微型游泳池那样的浴池,池子的边缘部分都是用上好的汉白玉砌成,听说有养人身子的效用。

    厉冥熠浑身上下只着一条子弹型内裤走进去,旁边墙壁上放着一面两人高的镜子,反映出男人完美的身材,倒三角的身形修长,完美的人鱼线纵横在胸前,小腿肌肉紧实,双手骨节分明的好看。

    他属于精瘦型的男人,身上没有过于健美的肌肉,但也不是瘦小纤弱的那种,两种类型的中和,让男人拥有完美的体魄,皮肤白皙,但并非养在温室中那样的白,也不是油头粉面的小白脸。

    完美的脸颊,滔天的权势,富可敌国的背景,这些因素组合起来,让他具有勾人的魅力。

    佣人早已经按照比例将热水阀和冷水阀的开关打开,两样速度调和成为适合泡澡的温度,流下去的水被安装的循环系统运转,这里被按照温泉活水的系统装修,所以池子里的水一直流动不息。

    水汽氤氲,来不及被空调抽送出去的薄薄的热气浮动,空气中都是潮湿浮动的热浪但是不显闷热,佣人点了薰衣草精油在边上,空气中的花香适合安眠。

    男人健硕的身子沉入水中,两只手打开放在身后,靠在池子边上,面对浴室门,等着那个女人进门。

    不经意瞟过一旁的控制器,男人指尖暗下上头的红色按钮,一阵悠扬的音乐声响起,和着水下的柔和感,他背靠池壁,身心放松下来。

    不知道那小家伙会给他什么样的惊喜。

    厉冥熠这个男人,心眼要比其他的男人实一些,既然他认定了,那么她就不能对他再有半分隐瞒,一丁点都不能。

    这样身份地位,呼风唤雨的存在,也决定了他的占有欲要比其它雄性生物更加强,所以,这个女人无论有多少面,都只能再让他一人窥见。

    今晚于宁那副妖媚的样子,自然是他乐于见到的,所以那个赌约,他乐意打,一想到她能够带来的刺激,他就不由心下神往。

    “喵~”门外传来默默的叫声。

    黑色毛球蹲在地上,看着从更衣室出来的女人,眼中冒出绿光。

    那个妖娆妩媚的女人,真的是那个每天早上起床都要它叫的女人吗?

    感觉太不一样了。

    于宁看着默默歪头的小模样,伸手撩拨耳边的大波浪卷发,蹲在它面前,手指摸上它的耳朵。

    “再等等,我们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颇通人性的猫咪小爪子搭上于宁的手,仰头看着她的眼中透着可怜,还有那么一点的诀别的意味。

    于宁嘴角抽搐,“怎么搞的好像是要去卖身一样。”

    “喵~”

    你就是要去卖身!宁宁,你堕落了!

    一掌拍在小东西脑门上,于宁死鸭子嘴硬,安慰自己一样的说,“我这是权宜之计,情势所迫,就是露点肉而已,你给我记住,拿不到那东西,你就完蛋了!”

    “喵呜~”

    遵命,保证完成任务,绝对不会辜负你露点的牺牲。

    于宁起身,拿起方才让佣人送过来的红酒,指间搭在门把手上,推门而入。

    扑面而来的热浪让于宁一时眩晕,等到看清楚里面的场景时,她也是一愣,浴池中,男人背靠池壁,透明的水让于宁能够看得清楚,他身下穿着一条黑色烫金内裤。

    狭长的凤眸微眯,食指滑过唇瓣,棱角分明的脸上有水珠滑下,男人手上的黑金戒指,狐狸头上的眼睛像是鲜活过来一样。

    美男入浴图,大体也就是这样的绝艳倾城。

    比起于宁的隐忍,男人眼中彻底暴露出惊艳,推门而入的女人美艳的不可方物,性感的大波浪长发披散在脑后,于宁这张脸是没有化妆的,她从来都对自己的容貌极具自信,在化妆台上拿了一管火红色的口红涂上,红唇饱满诱人,更加显得她气色十足。

    令厉冥熠没想到的是,于宁身上没有穿浴袍,而是穿了一件他的衬衫,纯白色的西装衬衫正好将女人微翘的臀部遮盖起来,只扣到第三颗的扣子露出女人精致的锁骨和以下部位。

    雪白修长的双腿上穿着一双裸色高跟鞋,更加显得双腿修长,随着女人走动的幅度,衬衫下摆微动,能够看得到若隐若现的红色小裤。

    都说女人最性感的时候,就是穿着男人衬衫的时候,现在看来,这句话的确不假,还很正确。

    于宁没有着急下水,既然决定了要玩,当然就得好好玩。

    她踩着脚下的高跟鞋,摆动着纤细的腰肢走向厉冥熠的方向,男人黑眸微动,视线一直追随着走动的女人。

    走到他身边停下,将红酒放在一旁,于宁脱下高跟鞋,在她俯下身的时候,扣到第三颗扣子的位置,能够看得到女人雪白的浑圆山峰露出。

    跟随她动作的幅度,长发滑落下来,正好挡住,营造出犹抱琵笆半遮面的感觉。

    男人身子僵硬,喉结慢慢滚动。

    女人雪白的双足露出,于宁踩着白玉石砌成的台阶,坐在厉冥熠身边,背部靠着的池子壁,双腿放进水中,正好和厉冥熠隔了三厘米的距离。

    厉冥熠没有转头,身侧的水中浮现出女人完美如玉的双腿,如同上好的羊脂玉那般没有瑕疵。

    身后,于宁宛若无骨的柔荑顺着男人发间,慢慢往下,似有若无的触碰感让男人身子一挺。

    感觉到他的躁动,于宁红唇勾起,两只手往下,环在男人脖颈上,唇齿轻启,“信不信,我能马上扭断你的脖子……”

    男人未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题外话------

    嗯,大家想不想看女主被吃掉?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