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95章 于宁不见了!
    海上的天气向来瞬息万变,前两天还是晴朗明媚的天气,今天就变得阴沉沉的,厚重的乌云堆在空中一层一层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明亮的闪电在云层里劈过,两秒之后听到轰隆隆的雷声。

    原本平静的海面上波涛汹涌,不断浮动的海浪提醒所有人,即将到来的风暴。

    于宁原本是待在室外的,一下去刮起来的风就让她不舒服,本来还想着晒晒太阳,现在看是没办法了。

    “看样子会有不小的暴风雨来到。”琼斯给她泡了杯咖啡递过来。

    于宁盯着送到她手边的咖啡,嘴角抽搐,她眼睛的黑眼圈已经比大熊猫都要重了,每天五六杯咖啡喝着,再加上身边还有这些人的打扰,她已经第三天没睡觉了。

    晚上的时候是厉冥熠去她房间蹦跶,早上他去忙就由佣人守着她,闭上眼睛就会有人叫她,脾气都被磨没了。

    “你们忙着,我先上楼休息一会儿。”于宁磕着眼皮,迈着沉重的步伐上楼。

    琼斯见状使了个眼色,安娜立马跟上去,当家走的时候吩咐了,不能让小姐合上眼睛的,方才是在外头,可以有很多的办法让她睁着眼睛,现在进了屋子,可不就有点难办了。

    于宁也没锁上房门,她试过,没用。

    厉冥熠真的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她知道,那个男人不就是在等着她求饶吗,不跟他在一个房间里头,她就不能睡觉,这不就是男人的如玉算盘。

    于宁就不明白了,她晚上没能睡觉的话,厉冥熠也是没睡,尤其白天还要工作,为什么她看那男人每天早上都是神清气爽的出门。

    安娜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于宁躺在床上,女人这两天没睡觉,疲累程度她们能够理解,但是当家的命令才是第一位的,这么想着,安娜按下电视机旁边的按钮,响亮的音乐声响起来。

    这已经是不知道第几套影像设备了,于宁光是剪线就剪了四五台,人家总有办法五分钟之内将你破坏的东西原模原样的安装上去。

    有钱任性,这就是于宁这两天的感触。

    看到床上的女人没有动作,安娜再次按了音量键,声音开到最大,还是没有动静。

    她走过去查看,生怕女人休克了,于宁紧闭双眼,没有动静,安娜伸出手探到她鼻翼的位置,没有气息。安娜微微皱眉,刚想着伸手掐她的人中,床上的女人忽然睁开眼睛,身上的被子翻了个面,直直的盖向安娜。

    于宁利落起身,脸上没了倦意,眼里反而闪过厉光,安娜好不容易将突然扑上来的被子拉开,刚刚探出头,就被女人一个手刀砍在后颈,眼前一黑,就那么倒下去。

    将她搬到床上躺下,于宁用被子将女人裹住,起身走出房间,真是感觉力气都没有了,走两步都能睡着,这里头没有监控器,于宁清楚的明白,现在管哪个天王老子过来,她就是要睡觉。

    就连默默这两天都知道待在她身边讨不了好,每天都见不到猫,也不知道是去投奔谁了。

    这里头只有厉冥熠一个人住,空房间自然是很多的,于宁找了最末尾的一间,进门的时候那里头的床是她前两天就看好的,并不是实心的床底,很久以前的仿宫廷床。

    于宁掏出前天她从西区那找的东西,将门锁扣住。

    这个锁骨造的很是精巧,这东西构造简单,但是挺好用的,这种用钥匙的门,一旦被扣上就很难打得开。

    至少在他们找她的这段时间,于宁能够好好地睡个觉。

    床上的杏色床罩从将整个床身盖住,很长的部分落在地毯上,将床底严严实实的盖住,密不透风,于宁掀开床罩爬进床底下,这里的环境更加有助于睡眠。

    女人就那么躺在黑暗的环境里头,合上了眼皮子,连枕头都没有用。

    琼斯在门口就听见了震耳欲聋的声音,端着手上的果盘进去,她只看到床上用被子裹住的人,没有见到安娜的身影。

    放下东西后,走近床边,看到上头躺着的是安娜时,琼斯大惊失色,赶忙将被子拉开,结果没想到,刚刚拉开被子,于宁粘附在被子上的白色粉末扬起,很奇异的花香,琼斯脑袋里警铃大作,但却来不及反应就那么直直的倒下去。

    于宁昨天和厉倾城出去的时候,顺便拜托了厉倾城那个小丫头让她从漉铭那给她弄两包迷药来,这小家伙动作还挺麻利,很快就把东西带过来了。

    交给她东西的时候还笑嘻嘻的说会保密。

    很快狂风暴雨就来临了,道上的树木被吹得折了腰,海面上被卷起一层一层的海浪,凶狠的拍打在海岸上,佣人们对这一切司空见惯,忙碌于手上的事情。

    厉冥熠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二点钟了,自从于宁来到这里之后,所有的佣人都诧异于,当家居然会按时过来吃饭,以往忙起来午饭常常被忽略的男人也会三餐准时了。

    男人裹了一身寒气进来,身上穿着墨绿色英伦风衣,铂金纽扣没有扣上,佣人上前帮男人将外套脱下来,视线在大厅内快速扫过,没有见到那抹娇小的身影,他踩着脚步往楼上去。

    这两天只有鬼知道他是怎么了,开会的时候眼前总是闪现于宁那张冷漠的小脸,不断地走神,就连斯凌和莫寒都看的出来他的心不在焉。

    真是不知道她给他下了什么蛊,见不到的时候,总是觉得浑身不自在,如果她离开了的话,真的不知道,自己如何接受。

    想到这里,男人眸光暗沉,他不会让她有那个机会的。

    推开房门,音乐声还在响动,茶几上摆着果盘和咖啡杯,这些天于宁看的书也还在上头放着。

    厉冥熠走进去,房间很大,男人走到沙发旁时,才看到床上的琼斯和床下倒着的安娜。

    男人原本沉静的眸子里头蕴满风暴,这段时间都没有出现的狠厉之气慢慢在身上聚集起来,大有破空之势。

    莫寒等在楼下,想着当家和夜媚相处的时间不会太短,他迈着脚步进了厨房,准备泡杯咖啡之后去那边的小客厅里头处理文件。

    结果还没等他拿出杯子,就听到佣人急促往上去的声音,小跑的很着急。

    “怎么了?”莫寒拉住一个佣人开口。

    “说是小姐不见了。”佣人急急忙忙的说完这句话就往楼上去。

    夜媚不见了,这不是要出大事吗,莫寒刚忙上去,原本在门口等着的斯凌此刻站在室内。

    厉冥熠坐在沙发上,面前跪着满身是水的琼斯和安娜,看的出来琼斯的眼神还是迷离的。

    “小姐说想上楼休息,我就跟着上来了,但是却被小姐打晕了,紧跟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安娜跪着开口。

    琼斯抬头,眼里有着恐惧,“我上来的时候小姐就已经不见了,我是被被子上的迷药迷晕的。”

    迷药?斯凌走到床边,才靠近就能够闻得到一股似有若无的花香味,很像栀子花的味道。

    斯凌拎起被子放到男人面前的地毯上,“当家,应该是漉铭的东西。”

    这味道他以前闻过,是漉铭以前常用来打发厉倾城的小东西,不知怎么的,居然会在于宁手上。

    莫寒算是明白了,这夜媚把两人打晕,就那么大摇大摆的出去了。

    佣人排排站好,瑟瑟发抖,这小姐早上还一脸的疲倦,怎么现在就闹了这么大的动静出来。

    “人呢?”男人盯着地上的两人,话里都能听出冰渣子。

    斯凌冷着脸开口,“你们有谁见到小姐出去了?”

    佣人齐齐摇头,管家上前一步,“当家,我一直在门口,没有见到小姐出去。”

    厉冥熠冷笑出声,“她要是想走,你们当然见不到。”

    莫寒上前,当家这火气已经积蓄的差不多了,他们应该祈祷那小姐没出去,否则的话,大家一起死。

    “当家,也许小姐没有离开。”莫寒上前开口。

    厉冥熠感觉胸口一团火在弥漫燃烧,这两天已经习惯了她呆在身边,突然见不到人了,这样的滋味让他想杀人。

    “喵……”

    安静的氛围被一声猫叫打破,默默慢悠悠的从阳台走进房间,看到满屋子的人,小家伙明显有点愣。

    莫寒差点没向天叩拜,这猫都在这儿,说明夜媚还在岛上,它要是在不出来,当家就要杀人了。

    “找。”男人吐出一个字,黑眸盯住走到他面前的黑猫。

    接到指令,房内的佣人马不停蹄的冲出去,莫寒为了以防万一,打了个电话去西区,调出所有的监控探头查看。

    斯凌安排保镖先从整栋楼里头开始找,外头狂风暴雨的,夜媚应该不会傻到选择这样的天气逃跑,那只猫都在这,人去哪儿了。

    这边,床底下的于宁睡得昏天黑地,完全不知道外头已经因为她而变得乱七八糟,连着三天的睡眠缺失,她可以睡一天一夜不醒。

    厉冥熠坐在房间内,外头楼上楼下的满是脚步声,安娜和琼斯因为看管不利,被这么点手脚给拿下了,莫寒按照家规,让人带下去管入地牢。

    六十的鞭刑,是怎么都躲不开的。

    默默窝在沙发里,它原本是在外头的椰子树上乘凉的,结果狂风大作,动物趋利避害的直觉让它自己进了屋。

    结果没见到于宁,反而是这个黑脸坐在这儿,显然默默不太喜欢厉冥熠,厉冥熠坐在中间的沙发上,默默蹲在直线距离最远的沙发里,墨绿色的眼眸微眯,懒洋洋的像是要睡着。

    厉冥熠住的东区城堡是历任当家的地方,客房一共二十六间,主卧两个,四层的地方,占地面积大的可怕。

    上百号佣人奔走在楼上楼下,不断的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也没人敢大声叫喊,毕竟当家还在屋子里,放肆喧嚣,成何体统。

    所以所有人都是在打开门之后,在房间内轻声叫喊,里里外外找了没人之后又关上门,前往下一间。

    上百号佣人楼上楼下的跑着,愣是没有找到。

    “李管家,怎么办啊?没有找到小姐。”女佣走到指挥的老管家面前,声音有些抖。

    李图也在厉家当了四十多年的管家了,这样人家出来的,当然有种临危不乱的气势,他淡然出声,“都找过了吗?有没有漏掉哪里?”

    面前围着的佣人一个接一个的开口,“全找过了,连阁楼我都去看过了,没有人。”

    “对对对,我连厨房的冷藏库和瓜果区都去看了,没有见到小姐。”

    “怎么办啊?小姐不会真的出去了吧。”

    一群人熙熙攘攘的在楼梯口窃窃私语,厉家家规严明,小姐要真的在他们眼皮子底下不见了,他们都得受罚。

    李管家思绪转动,莫寒先生和斯凌先生那边也没有传来说有找到小姐走出去的消息,那么人一定还在这里。

    佣人敢去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李管家猛然抬头,难不成是在那儿。

    “你们谁去的三楼?”李管家问道。

    一名女佣举手,“我去的。”

    “夫人的房间你进去了吗?”

    女佣摇头,夫人的房间是她们进不去的,就连打扫的工作都是岛上很老的佣人来做,以前厉倾城的母亲在的时候,是厉倾城的母亲亲自打扫。

    而现在,能够进夫人房间的,只有李管家而已。

    一听这话,李管家马上上楼,身后跟着一篇佣人。

    果不其然,原本没上锁的房门现在被锁住,佣人忐忑的心落下一点。

    “去取钥匙来。”

    女佣转身下楼,去拿钥匙。

    李管家用力敲门,“小姐!小姐您在里面吗?请您开门!”

    里头没有人应答。

    “小姐!如果您在的话,请回答一声!”

    还是没有人应答。

    “管家,钥匙。”女佣气喘吁吁的将钥匙递过来。

    李管家赶忙插进去,扭动几下,禁闭的房门没有挪动的痕迹,这下李管家彻底确定了,门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锁上打不开,那小姐肯定在里头。

    “你们守在这。”

    “是。”

    吩咐完之后,李管家赶忙过去通知厉冥熠。

    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房间内,眸子紧紧的盯着对面的默默,指尖在膝盖上轻点,面前的烟灰缸里头满是烟蒂,薄荷香烟的味道浮动在空气中。

    身上亚麻色的衬衫扣子已经被解到第三颗,露出精致的锁骨和胸膛,身上的凉薄戾气越来越重。

    “当家,已经调出了所有的摄像头,夜媚小姐没有出现在任何摄像头安装的地方,应该没有离开城堡。”斯凌看完所有的视屏之后,赶忙告诉男人。

    厉冥熠没有动,心里头那块悬着的石头掉下来了一半,既然没有离开这里,就说明她还在,还没走。

    李管家步伐稳定的走进房间,恭敬地鞠了个躬。

    “当家!夫人的房间门锁上了,应该是小姐在里头……”李管家平静的叙述。

    还没等莫寒反应过来,他们家当家已经迈开步子走出去了,脚步明显的能够听出来急促,不像从前那样的稳重。

    门口站了一排的佣人,此刻所有人内心都在祈祷,小姐最好是在里头,不然的话,真的翻天了。

    厉冥熠走过去,扭动门把,门没有动。

    “小姐把门锁上了。”李管家解释道。

    这是夫人的房间,很多佣人连进来的资格都没有,如果强行打开这道门的话,门也许会被损害,这样的事情,需要厉冥熠做主。

    毕竟这么多年,夫人留下痕迹的地方,也只剩下这个房间了。

    莫寒和斯凌这才想起来,那天去西区的时候,于宁从机械区那拿了个小玩意,没想到那时候她就已经打算好了。

    斯凌赶忙开口,“当家,这是夜媚从西区拿的那把锁。”

    男人显然也想起来了,他说过西区的东西她可以随便拿,当时他也没注意于宁到底拿了什么东西。

    厉冥熠显然也没了耐心,往后退了一步,长腿抬起,直接狠狠一脚提上去。

    “砰……”

    厉家的东西,质量当然是很好的,做门用的木头自然也是硬度最高的,男人这么一踢,直接从中间断裂开来。

    怦然的声音似乎有些打扰到床下的女人,闭着眼睛的女人皱眉,长长的睫毛动了动,继续睡去。

    厉冥熠踩着地上的木屑走进房间,黑眸扫过房内的每一个角落,没有见到人。

    铺着杏色床单被褥的床上整整齐齐,连褶皱都没有,窗外不断传来雨点撞击窗户的声音。

    这个房间的布局还和当年一样,没有改变,他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多久没进来了。

    左边的墙面上挂着一副油画,上面的女人唇红齿白,明眸皓月,大有倾国倾城之势。

    但是这里,没有他想要的人……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