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99章 你要去相亲?
    第二天于宁睡醒的时候,厉冥熠已经起床离开了,想到昨天厉安诺说的柳家家主自尽的事情,也许这段时间他真的很忙。

    厉冥熠大手笔清洗十二家,怀有异心者,全数被灭,杀伐果断,就是不知道这股风,什么时候吹到席家。

    不过正好,他越忙,对于宁就越有利。

    安娜和琼斯被送了回来,回来的时候已经伤痕累累,不出于宁所料,刚刚回来不久,两人就已经尽职的跟在于宁身边。

    盯着安娜身上从衣服下面露出来的绷带,应该受了不小的伤,两人毕竟是厉家训练出来的,整整受了两百鞭,走路的姿势都和平常无异。

    “你们可以先去休息两天,我这边没什么事情。”于宁换好衣服之后体恤一样开口。

    在其位谋其职,这是于宁跟厉冥熠想法一样的共同点,在这件事情上,安娜和琼斯都有错。

    没能看住她,是她们的过失,被她摆平,是能力不足,既然她们的责任是监视,那么就应该做好本职工作。

    失职,就应该受到惩罚,所以于宁没有觉得愧疚,做不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旁人没有同情的必要。

    反而对于厉倾城,她心里头是有些对不住的。

    “不必了,这点伤,还不算什么。”安娜将于宁的拖鞋放到架子上,低头恭敬出声。

    “要不这样吧,你们俩轮流跟着我,也方便休息。”

    安娜开口刚想拒绝,就被于宁堵住,“不用拒绝,就这么定了,我早上就随便逛逛,你们不用担心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琼斯随即消失在于宁的视线中。

    昨天于宁没有深想,今天才想到厉安诺在餐桌上说的,厉倾城看上去很难过的事情,那药是厉倾城给的。

    昨天那情况,就算厉冥熠没有说什么,厉倾城自己也应该感觉到了,说到底也是跟她有关,今早上也没有见到那小姑娘过来。

    也许情况真的是挺严重的。

    “小姐要去哪儿?”安娜跟在她身后问道。

    已经打算离开房间的于宁转身,看到在阳台上晒着太阳的默默,走过去将它抱起来。

    “去厉倾城的住处。”

    厉倾城住的别墅离这边不算远,所以于宁步行过去,安娜原本想给她打伞,却被拒绝了。

    这两天虽然总是在外头晃悠,但是于宁却一点也没有晒黑的痕迹,反而越来越水润,只能说她们照顾的太好,再加上厉家用的护肤品都是顶级的,自然是水水嫩嫩的。

    “小姐。”安娜叫道。

    “嗯。”

    踌躇了一会儿之后,安娜说,“为什么您要向当家求情放我们回来?”

    在她们的世界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效忠厉家,厉冥熠的命令就是圣旨一样的存在,所以在出了昨天的事情时,她们只会有一个念头,就是在自己身上找错误。

    被逐出绝岛,对于她们来说,是很严重的事情,是自己人生中绝对耻辱的事情,所以于宁能够说了那句话,帮了她们,也算是对她们有恩。

    “是你们自己付出代价换回来,我没做什么。”于宁淡淡出声。

    安娜低头跟在她身后,如果不是于宁那句话,就算再挨一千鞭,她们也回不来。

    一路上相安无言,走了十分钟的路程,到了厉倾城的别墅,巴洛克风格的别墅矗立在草地中间,能够看得到门口的空地上有一个波光粼粼的游泳池。

    佣人站在池边打扫,上头的遮阳伞下,也没有见到厉倾城。

    最先见到于宁过来的佣人赶忙迎上来,就算他们没有见过于宁,也应该从这两天的风言风语之中摸索到点什么。

    当家带了个极美的女人回来,听说容貌和他们当家是绝配,再加上当家为了她而破例允许女佣进入自己居住的区域,屠杀D区狼群,就已经足够让他们知道。

    这个气度不凡,容貌倾城,尤其是手上还抱着这段时间总是过来找他们小姐的黑猫就知道,这就是当家身边那个女人无疑。

    “小姐您好。”佣人连忙打招呼。

    于宁隔着墨镜能够看到,周围在工作的佣人都停下来看着她。

    “倾城起了吗?”

    佣人低头,“小姐今天说不想出门,所以还在房间里头没出来。”

    于宁抱着默默走进去,一进客厅就能够看到,纯粉红色的少女系,沙发上的抱枕,地上的地毯,墙上的壁纸和窗帘,都满是少女心。

    的确是厉倾城会喜欢的风格。

    “你们小姐的房间在几楼?”

    “在二楼。”佣人说着马上替于宁引路。

    二楼的长廊上,挂了两幅女人的画像,第一个于宁不认识,第二幅是厉倾城的面容,能够看的出来是大师之作,丝蕴不凡。

    厉冥熠住的地方,她在二楼长廊上也看到很多画像,说是厉家历代的当家和主母,那些一张张的面容隔着油画都能够看的出来的妖艳无比。

    厉家这家人的基因,真的好到没话说。

    很快走到一道白色的房门前,门上挂着一个粉红色的兔头,纯钻石镶嵌而成,看的于宁怀里的默默眼冒金星。

    “就是这里。”佣人往后退一步。

    “你在这里等我吧。”于宁对着安娜说道。

    语毕,她敲了敲房门,没有得到回应,再次敲了敲,里头传来厉倾城的声音。

    “我不吃早餐,不想出门,你们都听不懂吗?不许再来打扰我!”

    软绵绵的声音让于宁差点笑出来,这小丫头,就算呵斥下人也跟小白兔那样。

    于宁手一扭,门就被打开了,感情这丫头根本就没锁门。

    刚刚进去,一只白色毛绒玩具就被扔过来,直接往于宁脸上扑,默默在于宁怀里起身,两只爪子往上一扬,那只毛绒玩具就被它拍了出去。

    “干的不错。”于宁夸奖道。

    默默傲娇的跳下去,淡定的在地上舔舔爪子,也不看看它是谁。

    床上的厉倾城听到声音,赶忙起身,就看到于宁已经关上门走进来,那只毛绒玩具落在她脚边。

    “给你个建议,以后不想人来打扰你的话,直接扔刀子,保证绝对没人敢来叫你。”于宁关上门,看着床上的厉倾城道。

    厉倾城的房间并不像厉冥熠的那样,宽大,冷硬,虽然奢华,但是却感觉没有人味,厉倾城的房间里头,真的挺让于宁惊讶的,满满的都是毛绒玩具。

    数不尽的公仔和墙上无数的贴画,充满了温馨感。

    “姐姐。”厉倾城乖巧的叫了声。

    看这样子就知道,这小姑娘在床上滚了很久,原本柔软的长发变成了乱糟糟的鸡窝,白皙的小脸上能够看的到黑眼圈,怎么说呢,有些憔悴的样子。

    于宁踩着柔软的地毯走过去,默默已经自觉的在厉倾城床下,佣人给它准备的窝里头睡下。

    伸手帮她打开窗帘,于宁转身看着一脸懵的女孩子,“怎么今天没过去找我?”

    厉倾城低头,“我不想出门……”

    于宁坐在她身旁,伸手帮她整理乱糟糟的头发,“为什么?让我猜猜?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吧?”

    厉倾城抬头,抿唇,小心翼翼的将自己想了一个晚上的话问出来,“姐姐,你喜欢哥哥的吧?很喜欢的对不对?”

    她哥哥那么好,长的好看,能力很强,又会保护人,重要的是,对她那么好,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哥哥对一个人那么好。

    那么姐姐,是不是也喜欢哥哥呢。

    于宁一愣,有些措不及防,嘴角挂上轻柔的笑意。

    像是过了很久之后,她才缓缓出声。

    “也许吧。”

    三个字回答了厉倾城的问题,很多事情在发生着变化,于宁自己能够感觉得到,可感觉到了是一回事,怎么做,又是一回事。

    闻言,厉倾城一溜烟的爬起来,身上的纯白睡裙松松垮垮的,“那姐姐不会伤害哥哥的对不对。”

    她并没有像姑姑说的那样,被利用,姐姐不是那样的人,对不对。

    于宁伸手点在她的脑门上,“为什么这么问?”

    厉倾城摸着脑袋,开始吐槽,“他们都怪我给了你迷药,都说我做事情不考虑后果,还说万一……”

    万一你心怀不轨,对哥哥做了什么的话,怎么办。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出来,于宁也大体猜到了。

    “倾城,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于宁突然开口。

    厉倾城点头,盘腿坐在床上。

    “从前,有一只小刺猬,它生活在森林里,但是却没有朋友,很多动物都嫌弃它是一只刺猬,所以它生活的很孤单,总是一个人,有一天,森林里搬来了一只兔子,小兔子乐于助人,结识了很多朋友……”于宁娓娓道来,语气缓和。

    厉倾城听得很认真,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很多小动物都和小兔子说,东边住着的那只刺猬,不是好东西,常常刺伤别人,不要跟它做朋友,但是单纯善良的小兔子没有听取他们的片面之词,有一次在河边,小刺猬救了险些被河水冲走的小兔子,它们很快成为了朋友,无论森林里的动物说什么,它们俩总是快乐的一起玩,小刺猬也发誓会好好的保护小兔子,小兔子很感动,它们拥抱的时候,刺猬身上的刺,却狠狠地扎伤了小兔子。”

    于宁看向一脸认真的厉倾城,“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厉倾城摇头,于宁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很温柔,“就算再怎么笃定的事情,也会有意料之外的情况存在,有些是迫不得已,有些是避无可避,现在不明白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懂了。”

    孤单了太久,就算再怎么不想,它原本身上尖锐的刺也会刺伤别人,它已经不会怎样收回自己的刺,而变得柔软。

    厉倾城眨眨眼睛,她虽然想事情简单,但是也不至于这样的情况都不明白。

    “姐姐,我明天就要走了。”厉倾城突然说了句。

    于宁点头,“我知道。”

    厉倾城拉住她的手,“那我以后回来的时候还能再见到你的吗。”

    “会的。”

    “对了。”厉倾城像是想起什么一样,下床走到对面的白色柜子旁边蹲下,打开抽屉,拿出一个绒布盒子。

    “这是我送给姐姐的礼物,我会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会回绝岛,这算是我送给姐姐的见面礼吧。”

    于宁打开盒子,一个很漂亮的水晶球躺在里头,稍微一动,透明的液体带起里头的白色粉末,看上去很漂亮。

    “谢谢你,我很喜欢。”

    厉倾城想到什么,耷拉着脑袋,回到床上,“妈妈要逼我相亲去了。”

    于宁放下盒子,看着小脸皱起来的厉倾城,“你要相亲?”

    才不过二十岁的女孩子,这么早就开始忙活嫁人的事情了?

    厉倾城点头,“妈妈说,这次让我选定结婚对象,等到我满了二十一岁,就结婚。”

    对于厉倾城的母亲,于宁一无所知,厉冥熠父亲的一个夫人,应该也是世家贵族出来的。

    厉倾城身处这样的豪门世家,能够保持这样的心态已经是很不容易,但是却摆脱不了她的命运。

    “什么时候走?”

    “明天中午,去奥地利。”

    于宁看了看身边,她出来的时候身上也没有带什么东西,想要送给她什么,也没办法。

    “你有马克笔吗?”

    厉倾城点头,从柜子里拿了笔递给她,于宁拉过她的左手,沿着大拇指开始慢慢勾画,很快就在她手指上画出了五张形态各异,但是都满是快乐的笑脸。

    “我第一次见到你,你就笑成这个样子,我不知道你的人生会怎样,但至少我见到你的时候,你就很快乐,这个就当作是离别礼物。”

    厉倾城看着手上的图画,很多人都会这样的把戏,很难想象于宁这样的冷性子能够帮她画出这样的图画。

    “谢谢姐姐。”

    她的人生轨迹也许没有办法更改了,因为她赢不了那个被她叫做母亲的女人,但至少,她可以在不快乐的基础上,努力制造快乐。

    “你明天会来送我吗?”厉倾城仰头,小脸上满是希翼。

    于宁不想拒绝,半响后,她轻轻点头。

    ------题外话------

    咳咳,明天我们宁宁就要逃跑了,期不期待?她是逃走麽,还是逃走呢,还是逃走呢,我们一起来搞事情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