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01章 是狗就给我做出狗的样子
    于宁成功的避开道上的摄像头,这段时间默默已经晃悠的能够将所有的摄像头记住,抛开了大道,一人一猫在林子里飞奔。

    应该感谢的是厉家对于岛上的绿化很重视,这里原本的一些林子没有被破坏,一进去真的有种海岛求生的感觉,于宁的速度很快,默默在前头引路,这段时间的闲暇没有让她有所懈怠。

    脚踩在新生的草地上,于宁沿着树干奔跑,突然前头的默默停下脚步,往一旁的小型灌木中躲,于宁条件反射一样的跟着躲进去。

    这个时间点了,怎么能遇上进来的人,应该说这个点了,这些人进来干什么。

    于宁屏住呼吸,前头模模糊糊的走过来几道人影,手上拿着手电筒,应该是巡逻的人。

    光线尽职的扫过每个角落,脚踩在地上的树叶上瑟瑟发响。

    身穿黑色防爆服的人戴着夜视镜,排成队列走在林子里。

    一直等到那束光线远去,于宁才出来,绝岛的警卫向来很严格,得格外小心。

    停放佣人用的船舶的地方在西区和东区接壤的地方,那里每天会接受海运和空运到岛上来的东西,新鲜的食材和日用品等,而运送出去的东西自然也从这里离开。

    原先去西区的时候路过这里,于宁记得路线,事先也带默默去走过,现在只需要在他们快离开的时候,换班交接的时候上船。

    果不其然,港口边上停放着唯一的一艘黑色轮船,不小的尺寸,船身上还刻着专属离家的图腾,看上去严肃寂然。

    这里接着飞机场,所以场地格外大,没有任何遮挡的东西,完全是一片开阔的空地,要过去很难。

    “还有十分钟出发,动作快点,不要漏下什么东西。”船上的的人冲着下头正在运送一个一个黑色塑料包裹的佣人吼道。

    “好。”下头的人叫了声,动作加快。

    于宁站在远处的橡胶树后,盯着这边热闹的动作,很快想到一个计策。

    那边的水泥路上传来声音,推着推车的七八个佣人走在路上,他们处于厉家最底层,做的是处理岛上废物垃圾的工作,但一样报酬颇高,所以鲜少有人抱怨,相反的很多人乐在其中。

    因为岛上的垃圾有时候处理起来,可能会捡到很多意想不到的东西,像是被扔到垃圾桶里的宝石项链,胸针,袖口,都是价值不菲的东西。

    “你们慢点,等等我!”

    能够看得到一行人中有一个身材娇小的佣人远远地落在后头,她带着白色口罩,身后拖着一张白色推车,看上去很吃力的样子。

    前头的人不耐烦的回了句,“再不快点船就走了,你还在后头磨蹭。”

    几人头也不回的在前头走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落单的佣人低头,她也想快点啊,就是她这车子上的都是厨房里的垃圾,很重,实在快不起来啊。

    很快那些人就已经走的很远,女孩子着急想要加快速度,但还是无力。

    一只白皙纤细的手抚上女孩子握在车子上的手,温柔的女声响起,“我帮你吧。”

    女孩子喜悦的抬头,“好……”

    一张美丽的面孔出现在她面前,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漂亮。

    “你是……”

    于宁扬起手,手刀砍在女孩子后颈,很快她便闭上眼睛倒下去,于宁看了眼前头没有人过来,她拖着女孩子去了一旁的橡胶树下,很快便干脆利落的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下来穿到自己身上,于宁回到路上。

    白色的小推车里放满了黑色塑料袋封好的垃圾,于宁看了眼,突然伸手拎起一旁的默默往里头扔。

    小家伙动作敏捷,两只前爪抱住于宁的手袖不放,紧紧的扣在上头。

    “喵……”

    这大半夜的,你要干什么。

    于宁甩了甩,没有撼动它的位置,绝岛上的人都知道,她身边有一只黑猫,与其让默默自己跳过去,不如方便些她直接就这么带上去,省的担了风险,惹了不必要的麻烦。

    “快进去。”于宁吩咐道。

    默默不动,还是紧紧的抓住她不放,“喵呜!”

    不进不进,打死都不进。

    它也是只有脾气的猫好不好,怎么能这么憋屈,还有没有点作为猫的自尊。

    默默这脾气,肯定是跟着苏西西被练出来的,苏西西有时候真的挺气人的。

    “进不进?”

    它偏头,不看于宁。

    “你要是不进去,我就把你吊在树上,到时候你看那男人怎么折腾你。”于宁阴森森的威胁道。

    想到那个眼神阴桀,给它带上电击项圈的男人,默默耳尖动了动,耷拉着脑袋,放开了扣住于宁的爪子。

    满意的将它放进推车,用黑色袋子盖住之后,于宁戴上口罩,推着车子往前去。

    就算隔着黑色垃圾袋,于宁感觉还是能够看得到从默默身上散发出来的黑色气息,她嘴脸抽搐,加快脚步。

    轮船下搭起了木板让推着推车的佣人能够方便的上去,于宁看到前头排起队伍,每个人手上都有推车,车子里是用黑色垃圾袋密封好的垃圾。

    这绝岛上是产生多少垃圾,这么多人,的拉多少轮船。

    两排黑衣人站在前头,拿着记录本开始记录,于宁汗颜,就是垃圾而已,怎么还带记录的。

    她是最后一个,看到她过来的时候,一旁的黑衣人不耐烦的吩咐。

    “怎么这么慢,下次快点!”

    “我去上了个厕所,不好意思。”她粗着嗓子说道。

    很快就轮到于宁,黑衣人看了眼她的车子,低头在纸上记录什么,然后挥手示意她可以上去了。

    于宁推着车子上了轮船,走在甲板上,跟随佣人的脚步将车子推进存放垃圾的船舱里头,里头的设备齐全,于宁将推车倾倒,里头的东西落入下方。

    将车子放到一旁,于宁沿着船舱寻找,一般这样的船上,都会有紧急时候使用的救生艇,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找到那些救生艇存放处。

    “船要启动了!多余的人马上下来!”广播里传声音。

    很快绑住船的绳索被扔下海,搭载的木板被拿开。

    ……

    苏西西那天找到的两份资料比对,她确定了一件事情,于宁手上那个标记,跟厉冥熠有关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但是于宁肯定认识厉冥熠。

    有了这个认知,苏西西将她在追查绝岛的信号和找于宁的信号交叠分析,很快电子地图上就出现了准确的地址,盯着那个闪烁着红点的地方,苏西西差点跳起来。

    找那几个家伙比赛还是挺有用的,他们的电脑起了很大的作用,几份数据比对,她很快就找到了。

    “既然已经找到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动身?”苏西西对着身后躺在沙发上的凌康出声。

    凌康起身,没有穿上衣的肌肉线条随着他起身的动作凸显,将电脑拉过来,凌满意的勾唇,这女人还算是有点本事的。

    拉过她狠狠地亲了口,凌康摸摸她的脸,“挺厉害的,小东西。”

    苏西西抹了把脸,“其实你大可等到下个月席家的订婚宴上厉冥熠出现的时候,你再过去。”

    凌康轻笑,他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只能速战速决,况且在厉家所有人大集会的情况下进去。

    见过他的人可不少,恐怕连会场都没有靠近就被抓起来了,这种时候,那些没必要的小喽啰就不需要存在。

    外界的声音越多,越会影响谈判的质量。

    “好,这是地址,需要我给你加一个电子导航吗?”苏西西毫不在意的出声。

    凌康打了个响指,“当时说过的,你必须将我送上绝岛。”

    苏西西顺杆爬,伸手合上电脑,“既然这样的话,我答应陪你去,但是从绝岛回来的路上,我们就分道扬镳。”

    凌康点头,如果谈的顺利的话,自然是分道扬镳。

    苏西西皱眉,想要去绝岛,不是说说那么容易的,厉家绝岛自然是重兵把守,不说其他的,海上瞬息万变的天气就让人寸步难行。

    潜艇被于宁带走了,要想过去的话,只能找快艇,得准备很多东西。

    在此之前,她得去一趟青姨那里,于宁这么多天没有消息,再加上她也得出去一段时间,青姨长时间见不到她们的话,会很担心。

    看到苏西西起身换好衣服,外头已经下起了雨,凌康拉住要离开房间的女人。

    “这时候了,你要去哪儿?”

    “我有事情要出去,你自己呆着吧。”

    苏西西说完拿起手包就要离开,凌康眉眼低敛,拉住她不放。

    “我跟你一起去。”

    苏西西面色不悦,“你就不用去了。”

    凌康自己打开衣柜,拿出挂在里头的衬衫船上,“外头那么多人盯着我,要是你出去了别人找到我了怎么办?”

    简而言之,我们两得一起死是吧。

    苏西西算是明白了,这家伙就没安好心,就是下地狱都得带上她。

    凌康将苏西西递给他的保养品放进后车座,看着苏西西打响车子。

    “你是要去看于宁的阿姨?”

    苏西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要跟我过去的话就废话少说,不该说的给我闭上嘴,听见没有?”

    凌康跟她以往带过去的男孩子不一样,他知道她们太多的事情,青姨虽然知道她们是在做什么的,但是具体情况向来是不清楚的。

    也许是她本身就效忠于席家,于宁很尊重青姨,但是很多时候青姨对于于宁的一些情况必须上报,为了不想让她为难所以两人都是有些刻意隐瞒的成分在里头。

    凌康满不在意的闭上眼睛,他从来不是多嘴的人。

    淅沥沥的小雨冲刷着挡风玻璃,带着阴冷的空气而来,为玻璃内部带上一层薄雾。

    苏西西说是不担心其实是不可能的,绝岛那个地方,外人知之甚少,于宁一个人身在那样的地方,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情况她自己也不清楚。

    于宁为什么会被带到绝岛上去,又为什么会被带上那个标记。

    这些问题引的苏西西思绪万千,想的脑仁疼。

    车子很快去到了城东别墅,苏西西停下车子,凌康倒是很绅士的下车打了伞之后将她揽入怀中。

    苏西西看向别墅,周围停放着两辆纯黑色的保姆车,她走了两步,越过凌康,看向车牌号。

    青X,这是只有席家的车子才能用的字母。

    席家来人了?

    苏西西脚步加快,越过前头的两辆车,从侧门进了房子。

    果不其然,是席家来人了,来的还是最恶心的那对母女,苏西西迷起眼,看到那对令人作呕的母女坐在沙发上,身旁站在两名黑衣保镖。

    而青姨,一脸平淡的跪在两人面前,显而易见的是脸上和身上的褐色水渍。

    苏西西扔下东西就要往里头闯进去,却被身后的男人一把拉住。

    “你现在过去,以后于宁回来会很难办。”

    于宁在的时候,这对母女是不敢过来的,因为吃过于宁的苦头,而于宁身上好歹带着席家小姐的身份,身后或多或少的还有席老太太的支持。

    但是她不一样,她从来没有在席家人的视线中出现过,如果今天就这样上去教训了那对母女的话,对于青姨来说,以后会成为被席家惩处的借口。

    说不定会被加上串通歹人伤害主母的罪名。

    “那你说怎么办。”苏西西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咬着牙开口。

    凌康看了眼,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苏西西马不停蹄的点头,只要能够撕了那对母女的脸皮,她做什么都愿意。

    “你倒是说说,于宁去哪儿了?别以为你是个哑巴就能不回话。”席媛盯着地上的青姨,姿态傲慢。

    这次她原本就是知道于宁不在才过来的,这段时间奶奶派过来的人都没有见到于宁她就知道可以过来,对于于宁那种不疼不痒的人来说,就应该对她身边的人下手。

    这个一直待在她身边的哑巴,是最好的下手对象。

    于宁你等着看,你让我掉下深渊,我就狠狠地拽着你,看谁盯的过谁。

    青姨被开水烫的脸红,动了动手上的电脑,“小姐出门了,要过两天才会回来。”

    莫凌没什么耐心,看着青姨,直接将她手上的电脑踢飞,“她不在?派你在她身边是做什么的,连个人都看不住,你是不是以为离开了席家你就出息了?就是个人了?连杯咖啡都泡不好,真把你自己当个贵妇了?”

    青姨没有说话,对于莫凌的人品,她在席家的时候就已经看得清楚了,这时候说什么,她反而更加会刁难她。

    “你以为不说话就什么都没发生?你给我把地上的咖啡舔干净。”莫凌猩红色的指甲指着地上的一滩褐色水渍。

    这片区域没有铺上地毯,用的是木质的地板,现在上头能够看得到污秽的一片。

    席媛本来就见不得于宁那个目中无人的的样子,现在她身边的佣人都是这个样子,她真的忍不住,拿起身旁的抱枕就扔过去,砸在青姨头上。

    被砸的青姨无动于衷,没有任何动作。

    “主母的命令你都敢不听,还不快舔!”

    青姨闻言,面无表情,慢慢往下俯下身子,趴在地上,莫凌直接一脚踩上去,高跟鞋鞋底狠狠的碾压过青姨的手背。

    “既然是狗,就给我做出狗的样子,好好舔!”

    剧烈的疼痛让青姨额头上满是汗珠,慢慢将脸凑近地板,席媛拿起桌上的水杯,杯底反转,清澈的水顺着青姨的头上淋去。

    “你们这种地方的水,你以为我会喝吗?肮脏下作的东西。”她手上拿着杯子,透出酣畅淋漓的恨意。

    只要是于宁身边的人,她都痛恨,他们都应该去死。

    水珠顺着青姨的头发往下滴,看上去狼狈至极。

    ------题外话------

    搞事情母女上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