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02章 把衣服脱了
    母女俩得意洋洋的时候,关闭的大门被狠狠踢开,一个穿着黑衣黑裤,戴着口罩的人冲进来,手上的机关枪一同扫射。

    室内乱做一团,莫凌吓得大叫,席媛停下动作,马上搂着莫凌蹲下,保镖还没来得及掏出枪,就被击倒在地。

    子弹打在两人身后的保镖腿上,鲜血乍现,他们抱着膝盖在地上滚做一团,流出的血沾染了白色的地板。

    “都给我抱着头蹲下!”苏西西大摇大摆的走进来,看到里头的场景,恨不得就这么直接把那两人杀了。

    但是于宁曾经交代过她,席家,在什么都没有清楚之前,她不能动,那些人,就算要死,也只能死在于宁手上。

    莫凌脸色发白,发生什么事情了,门外的保镖呢,都去哪儿了?

    苏西西上前,冲锋枪的枪口对着莫凌虚空点了点,“你就是席家的主母?”

    席媛铁青着脸,想要看清楚苏西西的脸,却只能后看到黑色面罩后面的两个眼珠子。

    “知道我们的身份还不给我滚。”

    “巧了,劫的就是你们!”苏西西手上没忍住,直接一脚踢在席媛胸口。

    莫凌赶忙扶住往后仰的女儿,这些年的养尊处优,虽然席家也是混黑的,她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平时出门那些人知道她是席家主母,哪个不是巴结着的,怎么会这样。

    她有些发抖,搂住席媛开口,“你要什么都可以,不要伤害我的女儿。”

    苏西西冷笑,倒是个好妈妈。

    “你这样子,也真不知道席慕那眼光是怎么回事?好好的席家当家,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偏偏娶了个草包。”

    苏西西唾弃道。

    席媛盯着苏西西,以她的身手应该能够乘着这个人不注意的时候,将她的武器夺下来,可是下一刻,她的幻想就破灭了。

    另外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衣人走进来,手上还拿着同款冲锋枪。

    “你们两个,把身上的珠宝都扔进这个袋子里,速度快点。”苏西西扔过去一个黑色塑料袋。

    凌康走到她身边站定,身上弥漫着血腥味,青姨看着面前的人,莫名的眼熟。

    莫凌动作很快,马上就摘了个一干二净,苏西西接过袋子,盯着两个两个女人。

    “把你们衣服给我脱了!”

    凌康挑眉,这丫头,口味这么重。

    “你不要得寸进尺!”

    “砰!”

    “啊!”莫凌闭着眼睛尖叫。

    苏西西一颗子弹打在席媛脚边,恶狠狠的开口,“脱不脱?!”

    席媛脸色发白,只能照办,伸手拉下身后的拉链,这个女人,到底要做什么。

    很快母女俩身上就脱得只剩下内衣裤,苏西西也没什么同情心,指着那边还在地上打滚的保镖,“爬过去和他们躺在一起。”

    如果说于宁做事情还算是正派的话,那么苏西西就是完全无下限的那种女人,只要能让自己爽,她没什么道德观。

    保镖也是席家的人,这时候只能闭上眼睛,不看两人。

    青姨刚想动作就被凌康用枪指住,像模像样的开口,“不要动,否则走火了可就不好了。”

    苏西西看了眼身边的男人,他目不斜视丝毫没有因为面前的两个女人赤身裸体而动摇半分,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

    莫凌满脸通红,都这把年纪了,还被人这样威胁,真是老脸都没了。

    “伸手把他们身上的外套脱下来,靠在他们身上。”苏西西冷着脸吩咐。

    席媛自知,现在如果她们不照做的话,随时可能会被杀,但是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公主心态,怎么容得下他们这么侮辱。

    “士可杀,不可辱,要么你就一枪打死我!”

    “媛媛。”莫凌赶忙拉住她。

    这种时候,不能随意惹怒这些人的。

    在这方面,莫凌要比席媛更能看的透彻,虽然进了这么多年的上流社会,但是骨子里的市侩还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能够轻易的分清楚形势,在她的潜意识里,并不像席媛那样,将高贵看的那么重要。

    “好啊,那我就把你扫成筛子。”苏西西作势就要动手。

    莫凌挡在席媛面前,不复方才的高高在上,“不不,媛媛不是故意的,我们做,我们做。”

    目不斜视的凌康单手放在沙发上,看向那边的席媛,“你以为你们死在这,席家会替你们报仇?”

    他嘲讽一笑,像是在不屑于席媛的不自量力,“外头的的人已经被处理的干干净净,只要里头也死的干净,你以为席家能够追查的出来?在处理现场这方面,我们有的是经验。”

    青姨低头,没有看几人,那个声音她认得,是西西,可是现在就算她想要救席媛母女,也不能当面戳穿那是苏西西。

    会连累西西的。

    “对,媛媛,你听妈妈的,好死不如赖活着……”莫凌心疼的看着席媛。

    “妈…”席媛不甘心,这是她受过的最大的屈辱。

    苏西西冷笑,有些人就是这样,不会体谅别人的苦处,在羞辱别人的时候,她们的样子要比现在的她还恐怖。

    “动作快点,我没什么时间陪你们等。”

    说着她作势就要开枪,莫凌赶忙叫喊。

    “我们过去!我们去!”

    两人认命的爬过去,颤抖着指尖解开保镖身上的西装外套。

    苏西西掏出手机,打开相机,一张接一张的拍下来。

    “动作打开一些……”

    “两人靠在一起,再挨近一点……”

    “对,就是这样……”

    苏西西完全就跟正在拍写真的摄影师一样,指点着他们的姿势。

    凌康也没说什么,只是看着这丫头这么兴致勃勃的样子有些无奈,这种事情值得这么兴奋?

    完毕之后,苏西西看着照片里的人,这完全就跟艳照门一样啊,尤其还是席家的当家主母。

    啧啧,她快佩服死自己的机智了。

    手机在指间挥动,苏西西挥挥手,“你们可以离开了,但是不要忘记了,如果你们敢报警或者是动用席家的力量打扰我,这些照片就会在互联网上迅速传开,你后悔都没地哭去。”

    “还有……”

    苏西西跟恶霸一样看着两人,“凡事不得留点证人?”

    莫凌面带不解。

    “那边那个佣人,一看就被你们欺负的差不多了,我也把话撂在这,要是你们杀人灭口的话,我保证这东西也在我手上留不住。”苏西西指着那边的青姨说道。

    莫凌带着席媛利落的将衣服穿上,身后的保镖低头爬出去。

    幸好这人没有不让她们穿衣服出去。

    才不过去到门口,苏西西就已经听到枪声,她回头,凌康漫不尽心道,“应该是刚才的保镖被杀了。”

    也对,那样的屈辱,以席媛的心性,不会想要留着那两个人到明天。

    苏西西扔下手上的枪冲过去扶起还跪在地上的青姨,“青姨,您说您是为什么?那两人您简单就能给灭了。”

    看着一身狼狈的青姨,苏西西很是心疼,青姨身手不错,毕竟是席家的特工,于宁身上的本事很多都是青姨教的。

    对于席家的忠诚已经透到骨子里无法篡改,才会容许莫凌和席媛这样羞辱自己。

    青姨摆摆手,对着苏西西做出你放心的手势,苏西西扶着她坐到沙发上。

    刚想开口说什么,就被身后的凌康打断,“该走了。”

    虽然外头的人已经被他解决了,但是难保席媛会不会从席家调人过来包围他们,青城毕竟是席家的地界,出去的时候都得小心,到那时候,他们就如同瓮中之鳖,插翅难逃。

    苏西西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对着青姨交代了几句话,大体就是她们要出门一段时间,让她自己小心照顾自己。

    青姨点头,伸手赶着苏西西走。

    “那您小心点。”苏西西拿起沙发上的枪。

    两人从侧门离开,于宁到达车子那边的时候,对面原本停放着席家两辆保姆车的地方,车门禁闭,但是不断从门脚往下滴血。

    猩红的液体在地上与雨水很快汇集成为一片,触目惊心。

    “你杀了他们?”苏西西看着车窗外的景象。

    凌康发动车子,手上的黑色皮手套依旧没有摘下,“这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苏西西能够看到车子下还躺着两个人,他们膝盖上的伤口不断往外冒血,那两个人,应该是方才在房子里的两名保镖。

    莫凌母女已经离开,留下满地狼籍等着人收拾,这里明天应该会上青城头条新闻,苏西西为什么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准备什么时候出发?”凌康打着方向盘开口。

    苏西西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等着您老发话,您说走,我们就不停。”

    凌康笑了笑,“明天出发,要准备什么就开始准备,大概多长时间能够到?”

    “排除未知因素,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能要走一个星期。”

    苏西西这是绝望的,虽然她也喜欢出海度假,但是直接去那么久,在海上生活,她并不是那么喜欢。

    但是又不得不去,还必须马上出发。

    知道于宁在岛上,她一刻也不能多留,必须去看看情况,厉家那地界都多少年没人能找到了,先不说于宁隐瞒自己的身份,就是她夜媚这个身份,去到哪儿都会被人算计。

    她可不信厉家是请她去做客的。

    “你就不问问我去绝岛干什么?”凌康打来音乐,身边的苏西西杵着下巴看向窗外。

    闻言苏西西嗤笑,伸手按下按钮,关闭音乐。

    “你真当我那么没本事?什么都不知道就帮你?”

    凌康挑眉,“那你说说你倒是知道些什么?”

    被人小看的滋味挺不好受的,苏西西背靠座椅,慢悠悠开始说,“千家两个月之前开始家斗,现在的首领千夜派人追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千羽,这事儿道上闹得沸沸扬扬,很多小帮派都收了千家的悬赏令,只要能够将千羽的头颅割下来,他们给十亿美金。”

    她看向凌康,“你说我是不是错过了十亿美金?”

    一句话挑明了说,苏西西已经知道凌康就是千羽,只不过是自己招惹回来的,苏西西本着送佛送到西的想法,没有一脚把他踢了已经是不错,还帮他找绝岛的位置。

    “你不是缺钱的人。”

    “可我也不嫌钱多不是。”苏西西回了句,“在被千家和这么多帮派的围剿下,能够帮你的,无非就是实力雄厚的厉家,如果能够和厉冥熠谈判,你就有重回千家,吐气扬眉的机会。”

    凌康点头,“分析的不错。”

    苏西西拉开抽屉拿出口香糖放在嘴里,“我可不止这么点能力。”

    “哦?”

    “你跟厉冥熠谈判的筹码不够,但也并非没有,要看的是你在借助厉家的力量回归之后,能够给厉家多少利润,这些条件说不定是丧权辱国的存在,所以你不过是想去找厉冥熠要一个许可,一个默许商家帮你的许可。”

    这就是凌康的筹码,在厉冥熠眼中可以说是无足轻重。

    千羽,也就是凌康的母亲,是商家现任当家,商洛父亲的亲妹妹,当年因为喜欢上千羽的父亲而执意脱离商家,义无反顾的去了东南亚。

    但是好景不长,活的也不长。

    厉家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商洛的父亲却将这件事情视做耻辱,断绝了跟她的兄妹关系,驱逐出商家。

    但是毕竟血浓于水,商洛的父亲只有这一个妹妹,说是狠心,但其实比谁都舍不得,但也得表出态度,商洛和千羽小时候也见过几次面,彼此虽然生疏倒不至于陌生。

    如果商洛的父亲以千羽舅舅的身份出手,在整个道上都是名正言顺的。

    但这,必须得到厉家的许可。

    “你的确够聪明,但是太过聪明的女人,向来不长命。”凌康欣赏道。

    “谢谢赞赏,不过我会长命百岁。”

    苏西西脑子转的快,但是她就是懒得动,所以很多事情一直拖着,查出来所有的事情之后,她反倒觉得,她对于凌康,是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在里头。

    所以她才会嘴上碎碎念,但是也一直努力的帮他。

    她遇到的人,貌似活的都不是那么简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