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的思路向来比别人要清晰,凡事会算计成功率,所以在做很多事情之前,她会先规划好,像是以前的战术计划一样,她的脑子里会浮现出所有的可能性。

    凡事如果不是万无一失的话,她是不会动手的,就像现在这样。  于宁盘腿背靠墙壁坐在地毯上,外头不断传来的警铃声,还能够听得到稀稀落落的脚步声,透过圆形的窗户,她看着外面海平面上不断开出去的快艇,在他们身后留下一条条白色的波浪纹,如同被勾画的图形那样,看上去触目惊心。

    于宁往下,盯着地毯纹路发呆,身旁的默默紧靠着她,已经缩成一团睡着了。

    不断往空中反射的探照灯的光亮透过圆形窗户不断反射在墙上,竟然将这里映射的如同白昼那样,于宁食指放在默默身上,一点一点摸着的像是在安抚。

    没错,她没有像那些人猜想的那样跟随那辆承载垃圾的游轮离开,她不是个傻子,知道绝岛上有绝对的信息安全系统,一旦厉冥熠发现她离开,就会下令召回所有离岛的游轮。

    她没有苏西西那么强大的黑客技术,能够断了他们的信息往来。

    并且那辆游轮要去的地方并不是陆地,而是距离这里很远的海上垃圾处理点,那里是厉家的地方,所以就算厉冥熠没有召回,她登上去也只不过是离开了绝岛,去到的还是厉家的地方。

    而如果真的如同那些人所想的,用救生艇在中途离开,她面临的困境,就是在汪洋大海中无尽的漂泊,没有尽头,只怕不等她飘到陆地上,就被厉家出去的人带回去了。

    相反的,就算侥幸躲过了他们的寻找,那么说明她已经漂泊的很久,更加不知道尽头,这很可怕。

    相比之下,她必须搭乘一艘能够将不受影响就抵达陆地的轮船,但是前提是,所有人认为她已经离开了,这里的船才能够毫无阻碍的离开。

    所以,于宁耍了个手段,将目光转到了厉倾城的身上,从那丫头那里拿到了她游轮上房间的密码,偷偷的猫进了厉倾城的船上。

    只要将今晚上熬过去,明天厉倾城离开的时候,她就能够借这股东风离开。

    “喵…”默默小声的叫出来。

    它听得到有人上来了,厉家搜查的力度很严,就连停放在这里的没有再用的船舶也会搜查。

    于宁竖起耳朵,听着外头上上下下的动静。

    “咔哒…咔哒…”

    门外的人在转动把手,很快就传来声音,“这里不用找,没有密码是进不去的。”

    “你去左边我去右边。”

    “你说要是真的找到了那位小姐,当家会不会给什么奖赏?”

    “你还想要奖赏,就算咱们真的找到那位小姐,我可听说她是数一数二的特工,就不怕她直接杀了咱们?”

    声音渐渐远去,于宁坐在厉倾城床上,看这样子这里已经搜索完了,现在她要等的就是天亮,只要天亮了就能够离开。

    默默躺在床上,舒坦的伸展自己的身体,能够看得到原本浑圆肥硕的屁股上缺了一小块毛发,露出粉红色的肉。

    光线明亮的大厅内,厉冥熠双腿交叠放在茶几上,头往后仰,闭上眼睛捏着眉心。

    原来她说的对,不吹干头发真的会头痛。

    莫寒和斯凌站在男人身后,不断接收着从派出去的人手中传来的消息,目前还没有见到夜媚,也没有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当家,暂时没有消息。”

    仰头闭着眼睛的男人坐起身,慢慢往楼上走去,姿态缓慢,莫寒和斯凌对视一眼,当家一般这样,就说明了,胸有成竹。

    厉冥熠打开书房门,走近书桌,莫寒紧跟而来,却守在门口没有进去。

    男人很快将电脑打开,将自己手上的黑狐戒指摘下来,狐狸眼睛的蓝宝石熠熠生辉,轻轻扭动,戒指原本闭合的形态从头部打开,里头放着半块小指指甲大小的黑色物体。

    “进来。”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

    很快莫寒推门而入,看到男人手上的东西,他心下了然。

    “找到之后告诉我,不要轻举妄动。”

    莫寒恭敬的双手接下那块黑色石头,走出书房。

    厉冥熠起身,看着窗外的月光,灯火通明的整个片区,能够看得到下头稀稀落落的佣人。

    玻璃上反射出男人冷峻的脸庞,如同暗夜星辰那般的眸子。

    斯凌看到莫寒手上的东西,什么都明白了。

    厉家历代当家都会传承的那枚戒指,不仅仅是权利的象征,也是钥匙,但是只有当家自己知道,这枚戒指中间的东西,弥足珍贵。

    于宁手上那个赤焰标记,是厉冥熠的所有物象征,其中最主要的是,当时印刻这个标记的那把匕首是采用特殊材质制成的,有特殊的刀口形状。

    而在于宁上次失踪之后,厉冥熠安排过来的整形医生为她加深标记的时候,所用的颜料,是用厉家特殊的矿物加工而来的,那种矿物能够发出特殊的磁场,对人体无害,并且能够接受这种磁场的,就是厉冥熠戒指中的那块黑色矿石。

    这是厉家祖上传下来的,可以说是无价之宝。

    而于宁,只要身上带着那个标志,无论去到哪儿,都会反射出磁场波,只要这块矿石放在特殊仪器上,借助现代手段,就能够准确的找到位置,跟现在的跟踪器差不多。

    夜媚太过小看厉冥熠,那样一个男人,怎么可能会容许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握程度,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家将赤焰印上她的手腕的时候,孰轻孰重,他们已经明白了。

    在夜媚闹出上次的乌龙之后,当家将小到几乎看不见的矿石交给他的去制作颜料的时候,莫寒和斯凌就已经清楚,无论未来如何,他们的当家主母,是定下来了。

    不论出身,不管底细,他们当家看上了,就是看上了,就是不知道这夜媚,以后还会做出多少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

    莫寒手脚很快,马上就将仪器搬过来,身穿实验套装的男人在两人面前摆弄着机器,带着手套小心翼翼的将那块黑色晶石放在仪器盘上。

    插头接上,电源接通,所有仪器开始运转,很快接受晶石上头信号的机械盘开始不断运转,像是在汇集什么那样,电脑这边,研究人员将电脑打开调出页面。

    他们都是在西区的机械区里头做研究的,冷不丁就被莫寒抓过来了,这么大的动静当然知道发什么什么。

    莫寒两只手抱在胸前,兴致勃勃的盯着那块石头,他以前听厉安诺提起过,今儿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块晶石。

    电脑上出现一块能量条一样的东西,正在以绿色慢慢一点点往前积蓄。

    船舱中,躺在床上的于宁紧闭双眼,她本身也不算矮,一米六八的身高,骨架子又小,所以有时候显得玲珑小巧,现在她就那么摊开四肢躺在厉倾城粉红色的床上,也许是这张床太大,这时候将于宁显得很是娇小玲珑。

    默默软趴趴的躺在宇宁肚子上,就跟挺尸那样,头在左边,屁股在右边。被压得不太舒服的于宁动了动,却没有注意到她左手手腕上,原本鲜红的图腾,现在变得越来越妖艳,醒目至极,好像苏醒的符咒那样。

    电脑上的绿色信号条一直到满格的时候,很快一张制作精美辽阔的电子地图出现在页面上,一个红点在上头醒目闪烁。

    “你看!”斯凌指着上头的红点,拍拍身旁的莫寒。

    两人一起低头看着屏幕上的地图,太过辽阔,让他们眼花缭乱。

    “放大点。”

    一旁的人听话的将地图放大,一点一点清晰的轮廓,出现在他们眼前,两人皱眉,然后再松开。

    这地图,越看越眼熟,还熟的要死。

    “这是怎么回事?人还在岛上?”莫寒有些迷糊了,这是怎么回事。

    斯凌对着正在调试机器的人,“把画面传上去给当家。”

    莫寒自己滑动鼠标,一点一点将格局放大,这红点在那里就没有动过,一直停顿在哪里闪烁,而这片区域,是东区的港口地界。

    “这是怎么回事?她在岛上?还是机器出错了?”莫寒蒙了。

    “你还没懂吗?想想现在停在那的船,最近或者说是明天离开的,是谁的?”斯凌无奈道。

    莫寒想了想,茅塞顿开,“大小姐和倾城!”

    “咱们应该都被她骗了,难怪那么多快艇都找不到她,弄了半天人根本没离开绝岛,还在港口上大摇大摆的躺着呢吧。”

    莫寒还来不及说话,门口进来一个保镖,在斯凌耳边说了几句话之后,抽身出去。

    书房内没有开灯,只有电脑屏幕是亮着的,蓝光反射在男人脸上,轮廓深邃分明,邪魅的如同暗夜中的吸血鬼那样,暗沉俊美。

    看着屏幕上的画面,男人眼眸微眯。

    “扣扣…”

    男人松口,“进。”

    斯凌站在门口,看着自家当家的样子,“当家,方才有了新发现,L—69上的垃圾收纳箱里发现了那艘消失的救生艇。”

    这一连串的小把戏,算是被看透了。

    男人食指一下一下的点在桌面上,盯着屏幕上那点光亮,“把漉铭找过来。”

    斯凌点头退下,很快下了楼给漉铭打了个电话,不知所以的人在那边叫起来。

    “当家为什么找我?!”

    难不成是找不到夜媚,需要人开刀,现在就是他顶上了?不带秋后算账的,要不要带上厉倾城那小丫头,两人一起被罚的话,起码不会死的太惨。

    最后漉铭还是摆脱了这想法,认命的走出西区。

    莫寒看着一脸高深莫测的斯凌,没想到这夜媚还是个谋略家,先是将L—69上的救生艇扔掉,再加上地上的猫毛,给所有人造成她已经从L—69上坐着救生艇离开的景象,然后她暗度陈仓,直接躲到厉倾城的船上去。

    等到明天风平浪静的时候,她高枕无忧的跟着厉倾城离开,真是好策略,可是苦了他们这些人都这个点了,还在折腾。

    “你说说,当家怎么想的?”莫寒好奇的出声。

    只要找到了夜媚,他们就觉得无比轻松,但是当家这样子太奇怪了,不是应该冲过去抓人的吗,怎么都无动于衷的坐在书房里头,就那么盯着电脑屏幕发呆,还将漉铭找过来。

    “我怎么知道,当家有当家的考量。”

    漉铭急匆匆的赶到大厅,莫寒和斯凌示意,在楼上。

    他咽了口口水,往两人身边凑,挂上讨好的笑容,“那个,当家找我什么事啊?”

    他可是检查了,他的药都没有被厉倾城那小丫头碰过,保证没有丢失。

    当家要怪罪也怪不到他身上吧。

    莫寒刚想说,你放心进去,就被斯凌抢先,“反正当家脸色不是很好在说你名字的时候脸色更加暗沉。”

    斯凌说的一本正经,漉铭原本就紧张的心态变得更加紧张。

    “不,不会吧。”

    莫寒将扶额,这漉铭,越来越好骗,连斯凌的话都能信。

    “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被罚,但是你再不上去的话,肯定会被罚。”

    话音刚落,漉铭已经一溜烟的跑了上去。

    凌晨,原本喧嚣的岛上回归平静,所有佣人都得到许可回去休息。

    游轮随着海水的波浪上下浮动,带出风吹海浪的声音清灵舒适,于宁安然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身旁的黑猫,墨绿色的眼眸突然睁开。

    还没等它叫出声来,就闻到一股奇异的花香味,很快安抚了它躁动的心。

    而于宁,则和着那股花香,越睡越深。

    莫寒从船上下来,看到远处依在车头上的男人,脚边落了一地烟蒂,修长白皙的指间还闪烁着猩火。

    “当家,已经办完了。”莫寒上前说道。

    男人没有说话,指间轻点,烟蒂落在地上,他吸了口,吐出的烟雾缭绕,分不清楚虚实。

    莫寒没敢多问什么,当家既然知道人在这儿了,为什么不上去把人抓下来,站在这里忧郁什么。

    他怎么感觉越来越看不透了。

    厉冥熠没有挪动脚步,就那么站在车前,透过缭绕的烟雾看向浮动的游轮,一双黑眸普通暗夜星辰那般,他动动手指,微风吹过,有些凉。

    ------题外话------

    咳咳,我们是霸道总裁,我们是别具一格的霸道总裁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