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06章 我会恨你
    厉冥熠这辈子的耐性和温柔都放在了那个女人身上,几乎耗干净他的精力,可是却不被当回事,这样的认知让他的自尊和骄傲不能忍受。

    从于宁第一次将迷药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厉冥熠就清清楚楚,他没有做什么,自然也知道她取走了自己手环。

    潜艇在的地方是重重看护下的北区,并且他已经找了西区的机械组,对启动装置做了更改,就算于宁懂得怎么启动更改,也需要时间,所以他并没有在意,因为就算拿到了手环,她一时半会儿也启动不了。

    只要她在他的视线之下,他已经将所有的路堵上,可以任由她的胡闹放肆,但是他不能够忍受的,就是她的逃离。

    一想到她去到了他触及不到的地方,他心里就会有深深的害怕,从来没有过的感情。

    于宁离开的前一晚,他问过她,如果觉得我对你好的话,就别走了。

    那是他对她的最后通牒,最后的暗示,他也抱有一丝侥幸,也许她会回来,可是事与愿违。

    既然她想离开,那么他就让她离开一次,于宁的性子厉冥熠也多少摸清楚了,不到黄河心不死,只有让她深刻的体会一次,她才会清楚,她离不开,走不出去。

    只有试过了做不到,才能够体会到最深刻的绝望。

    他对她,真的已经很仁慈了。

    于宁一步一步往后退,厉冥熠的样子真的让她心底没由来的害怕,男人一步一步往前逼近,衬衫原本就没扣几颗扣子,此刻一颗一颗的被他慢腾腾的解开,纯白的衬衫掉在地上,于宁看得到男人原本令女人尖叫的身材暴露出来。

    优美的人鱼线,分块但不显壮硕的腹肌,很快他的手指便落到胯骨上的皮带上。

    “你别过来,有什么话好好说!”于宁一步一步往后,直到脚后跟抵在墙上。

    男人露出放肆的笑容,“你跟我好好说吗?在你眼中我不就是个强迫女人的流氓吗?”

    谁能来告诉她,这种认知是怎么回事,他们是交流有一定的障碍对不对。

    “我没说,是你的理解错误。”于宁反驳道。

    厉冥熠已经走近,狠狠的将她压在墙上,两只手如同铁环那样将她狠狠地扣住,动弹不得。

    “嘘…。听话,我想很久了。”口中的暗示不言而喻,于宁再怎么傻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厉冥熠眼中染上欲望,从第一次见她,他就想将她狠狠地压在身下,让她为他呐喊,看她那张美丽的小脸上染上欲色,通体粉红。

    紧跟着他便俯下身来,薄唇狠狠的印上于宁的,浓郁的烟草味在宇宁口腔中蔓延开,她瞪大眼睛,还来不及紧合的嘴巴突然闯进男人的气息。

    这次跟以往厉冥熠吻她不同,明显的掠夺之气让于宁不知所措,她在伸出手想要推开男人的时候,两只手被紧紧扣住,反扣在身后。

    “唔唔…。”

    于宁想要说话,嘴巴却被紧紧地堵住。

    身体突然被抱起,因为男人的双手放在她身上,于宁空出手来制止他,厉冥熠没有理会在他身上动乱手,哪怕那只手狠狠的揪住他的头发,他也没松开她。

    男人放肆在她口中搅动,舌根发疼,很快于宁便被扔在床上,他的力道不小,大概是因为还在盛怒之下的原因,柔软的床榻震的于宁脑袋发昏,紧跟着那个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压上来。

    男人撑起身体,眼中早已满是浓厚的欲望,他死死的盯着于宁,将她困在身下。

    “你有心吗?从你来到我身边,可有受过委屈?我对你不好吗?”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心平气和的询问。

    于宁动弹不得,气急败坏的开口,“你别忘了,我一到这里就带伤了,虽然不是你做的,但是脱不了关系!”

    “你在计较这个?”

    于宁也是被逼急了,迫不得已找的借口,只是为了反驳厉冥熠的话而已,不带其他意思,但是听在男人耳中就变了味道。

    “厉冥熠,我们就不能兴平气和的谈谈,桥归桥,路归路不行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当我求你,放过我!”

    于宁仰着头,手掌被男人撑在两边,脸憋得通红。

    厉冥熠也被她气的没脾气了,俯身下去,两人鼻尖相抵,看上去亲昵的如同恋人。

    “好好谈的前提是你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思想都给我清干净了,我告诉你,你说的这些,都没用,当初你答应过陪在我身边做我的佣人,好好地对你你不要的话,就回归暖床的身份。”

    于宁奋力挣扎,恼羞成怒,“鬼才答应过给你暖床!难不成在你的世界里,所有的女佣都得给你暖床!你这个变态!”

    厉冥熠凑到她耳边,“我身边的女佣只有你一个,也只有你加上了暖床的条例。”

    莫寒和斯凌是最清楚的,虽然没有见过当家发这么大的火,但是他们清楚的知道。

    当家笑的时候,绝对不是高兴,生气的时候,跟你说话的语调有多温柔,就说明了他的愤怒点有多高。

    厉冥熠身上的气息突然收敛,指尖温柔的划过于宁脸上的肌肤,将她颊边的碎发往脑后别去。

    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在她身上有游动,带着情欲。

    “你就只会用这种办法吗?厉冥熠,你给我松开!”

    于宁被压得死死地,挣扎不得,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毫无间隙,衣料摩擦的声音窸窸窣窣。

    他身体的紧绷感一触即发,于宁偏头,不看凑在她面前的那张脸。

    “什么方法都用了,你不上心,既然这样,我也不用再顾及你的感觉,按照我的方法来。”男人语中带着宣告。

    于宁闭上眼睛,这就是所谓的听天由命。

    “我会恨你。”她淡淡的说了句。

    厉冥熠勾唇,低头吻在于宁的眼上,感受到她睫毛的颤抖。

    “乖乖听话,你会少受点苦。”

    外头刺眼的阳光照射进来,厉冥熠空出手按下床上的按钮,珍惜的云锦挪过来挡住光亮。

    于宁身上的衣服被一件一件剥离,厉冥熠吻在她左手的手腕上,男人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响起。

    身上早已黏腻的满身汗水。

    “你用永远不能离开我,你是我的,永远是我的……”

    于宁不知道说什么,好像她的命运,从遇到厉冥熠那刻,就已经决定了。

    男人的低吼声,女人情动的呢喃,撞击声不断在房内响起。

    满室旖旎,灯火摇曳,所有人不知道楼上发生了什么,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波涛浮动,不断有浮上海面的海洋生物,往来的渔船不会到这片区域上来,因为这里生存的,不是小型可食用的鱼类。

    所以这片幽深的海域得到安宁,算得上是人迹罕至之地,很少有船路过。

    而此刻,一艘白色的快艇此刻就漂浮在上头,白色的船身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它是这一片深蓝之下的唯一色彩,显眼至极。

    苏西西站在甲板上,一身白色蕾丝长袍遮住身上黑色的比基尼,玲珑有致的身材修长,墨镜上映着不断越出水面的海豚。

    身后的驾驶舱中,凌康看着地图操控方向,他穿的很休闲,纯沙滩风的短衣短裤,衬的他阳光帅气,看着甲板上的女人,他唇角微扬。

    时间仓促,原本准备过段时间再出发,只是怕夜长梦多,但是苏西西害怕于宁出什么事情,所以提前出发。

    苏西西看着递到面前的红酒杯,没有伸手,“现在庆祝还太早了。”

    连岛都没有上,现在开香槟还太早了。

    “这不是庆祝,是相互宽慰。”

    苏西西接过酒杯,这片海域常见的就是海豚和海豹,苏西西站在围栏边上,浮出海面的还拖亲昵的粘着她。

    “你跟于宁,是怎么认识的?”凌康饮下杯中香槟,淡然开口。

    于宁的身份他也大体了解,也绝对会做到闭口不言,这是苏西西帮助他的时候,提的唯一要求。

    席家不受宠的长女,却是道上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特工夜媚,说出去,无论谁都会觉得惊奇吧。

    苏西西伸手摸了摸海豚的嘴巴,“缘分到了,就认识了。”

    “得到厉家的帮助,你能够有多大的把握,回归千家?”苏西西难得开口询问凌康的事情,这让身后的人吃惊。

    “不清楚。”凌康盯着海面,脸色是少有的冷峻。

    现在千家支持他的人本来就不多,当初她的母亲是从商家嫁过去的,还是被驱逐出去的,在东南亚并没有人脉,千夜的母亲是千家重要辅助力量的世家小姐。

    相比起凌康,千夜才是正统的继承人,也比他要更加名正言顺。

    “我听说,你的母亲是厉家的人,当初宁愿背弃家族也要跟你的父亲在一起,那么你的父亲,应该很爱她了?”

    苏西西能够查到的只是一些书面文字资料,相比之下,情况如何,只有他们这些千家的人才清楚。

    但是她的确很佩服凌康的母亲,为了自己的爱情,舍弃了一切。

    凌康冷笑,有什么用,他的母亲还不是一样,年老色衰的时候,被扔在冷宫里。

    他的童年,都是在父亲不断的女人之间穿梭。

    看到他突然变冷的脸,苏西西大概明白了。

    家族之间的明争暗斗,没有身份地位的女人在那样的地方,会是什么样的局面,她一清二楚。

    “你也不用知道这些事清。”

    “绝岛附近有虎鲨群,先不提能不能看到,我怕我们还没有靠近绝岛,就已经被击毙了。”

    凌康抬手,“快到的时候想办法,厉家总得派出船只接触外界,不可能真的与世隔绝。”

    想要跟厉冥熠谈判,必须有绝对的胆识和魄力,所以能不能去到绝岛,这就是第一步。

    如果畏首畏尾,在那样的男人眼中,是丝毫没有存在感的。

    “现在的首要目的,就是解决掉那边追过来的人吧。”苏西西慢悠悠的出声。

    凌康转身,两人身后远处的海上出现一排快艇,排成一线,以绝对疾驰的速度向两人开来,身后荡开白色的水纹。

    一看就知道,是千家的人,因为为首的人就是上次在城北废弃工厂被两人赶走的古剃。

    看样子是是来报仇的,站在快艇上威风凌凌。

    苏西西以最快的速度跑进船舱,将手上的黑色箱子扔给凌康,“你负责狙击,我控制快艇。”

    好在出门的时候,苏西西进了军火库,选了最好用的枪支带出来,火力和威力都是无法比拟的。

    甚至还有小型火炮,也算是充足的准备。

    凌康没有迟疑,将手提箱打开,各式各样的手枪冲锋枪成列在里头,他选了射程最远的一款,将子弹放进去。

    架在肩膀上,他仔细的看着对面。

    “动手,抓不到活的,就让他沉睡再这片海域!”古剃站在快艇上叫道。

    “是!”

    “是!”

    紧跟着一群人端起冲锋枪,瞄准前头的游艇。

    “砰!砰!”凌康手上射程足够的机枪扫过去。

    场面混乱,游艇上擦过一颗一颗的子弹,留下弹孔。

    对面站立起来准备开枪的人应声而倒,溅出的血迹在海水中晕染开来。

    古剃盯着倒下去的人,没有在意,就算今天他有三头六臂,也绝对逃不出去。

    今天,千羽必须死。

    苏西西控制着船上的方向盘,这艘船的系统并不是那么好,不像被于宁开走的潜艇那样配置良好。

    所以操控起来会有些生涩。

    游艇的速度被开到最快,苏西西转动方向盘,能够从后方监视器里头看清楚。

    一…二…三…一共九艘快艇,每艘上四个人,一共三十六人。

    装备优良,快艇的速度很快,相比之下她的的游艇排水量和负重承载基数都很大。

    撑不住多久就会被追上,所以要在距离远的时候尽量解决掉一些人,保证如果迫不得已的时候,不会剩下太多的人,尽量形成一对一的局面。

    这一点,凌康应该比她更加清楚。

    “砰!”外头传来火炮的声音。

    这种火炮是重型武器,使用精良,但是要注意好射程间隙,每一发的使用间隔时间,并且活力过猛对于使用者的肩胛有一定的损伤。

    所以只能有限的使用,每一样武器都有它的弊端,这就是不利条件。

    “保持平稳!”凌康吼了一句。

    “砰!”呼啸的枪声扫射响在耳边。

    苏西西拉住控制器,就努力试图保持平稳,但是这毕竟是在海上,并非陆地,要像控制,很困难。

    因为浮动幅度大,导致船上所有的东西东倒西歪,杯子椅子不断滑动。

    “老大!很难靠近!”身后的人凑上前对古剃叫道。

    因为快艇疾驰的原因,他们站立的并不算稳妥,甚至有种要掉进去的感觉。

    “别讲那么多屁话,给我靠上去,就是只剩一个人都得给我上去!”古剃冷着脸叫道,声音被吹散在呼啸的海风中。

    话音刚落,身旁的一艘快艇被击中,瞬间炸飞船上的人,船上跟着蹿腾起不小的火苗,整个被点燃。

    炽热的空气击中古剃身边的人,也烫的他们无法呼吸,驾驶员赶快往一旁挪动。

    “武器这么好?”

    古剃盯着距离越来越近的游艇,看到上头的千羽半蹲在地上,左边肩膀上架着一管高筒炮。

    凌康的动作很快,瞬间解决掉了四艘船,其中还有驾驶不当而被扫射掉的两艘,很快海面上就只剩下古剃和身边的两艘船。

    凌康刚想一鼓作气,左肩上的猛烈疼痛感让他手臂一软,苏西西的声音在他身后凉飕飕的响起,“那东西你还是不要再用了,除非你是想你的左手废掉。”

    那是实验的失败品,她觉得好玩就给留在别墅了,也是当做不时之需带上的,谁知道还真的用到了,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现在的情况不利,那边还在已经快沾到游艇边上了,苏西西看了眼在外头地上蹲着的凌康。

    必须想点什么办法。

    将驾驶模式调为自动控制,她拉开一旁的隐在墙壁中的暗门,看了这边凌康一眼,快速的走进去。

    古剃这边已经只剩下两艘船,很快就已经靠近了他们,凌康肩上剧痛,刚想开枪,身后就传来男声。

    “你最好还是不要动,否则的话,我打爆你的头。”

    一把手枪抵上他的脑袋,手上的枪被打掉。

    古剃走上游艇,看着凌康,面色带笑。

    “二少爷,这么快又见面了。”

    所有人里里外外的将游艇检查了一遍,“老大,除了他以外没有人。”

    古剃脸色一变,“不可能,除了他以外,肯定还有其他人。”

    否则的话,为什么方才游艇会被控制的这么好。

    “再找。”

    “是!”

    凌康站在原地,本来应该带上狼狈之色的男人,没有表情,“古老大,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置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