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09章 你平时怎么哄女人
    吊瓶里的针液一点一点顺着女人的脉搏溜进去,打着点滴的那只手变得有些冰凉,厉冥熠拿了热毛巾过来放在她手下。

    感觉到温暖,闭着眼睛的于宁动了动指尖。

    一旁的柜子上整齐的摆放着各类药物,消炎的,退烧的,还有两管药膏,男人拿起来,眉头紧蹙看明白了之后,伸手将盖在于宁身上的被子慢慢褪到腰际。

    露出女人满目斑驳的胴体,看到从她脖颈上一直往下曼延的吻痕,心里头散开一抹愧疚。

    指腹捻出透明的药膏,男人顺着她锁骨的位置开始一点一点沿着青紫斑痕开始揉开。

    感觉到疼的于宁眉头紧皱,嘤咛一声。

    厉冥熠手下的动作放轻了一点,动作温柔缓慢的揉动。

    一管药膏被用干净之后,厉冥熠伸手将被子给她盖上,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轻吻。

    安泽和非离几人在会议室里头等着,通过刚才的事情,他们也知道,当家的心情不算好,自然不敢再城堡待着。

    还是乖乖地在这边等着开会,那夜媚也是挺烈的,当家那身份,无论去到那儿都是被供着的主儿。

    上赶着往当家床上爬的女人多的数都数不过来,这位不仅不搭理,还把人给伤了,可真是领异标新啊。

    就在他们内心波涛汹涌的时候,那个云淡风轻的男人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来。

    他穿的很休闲,亚麻色的衬衫和纯黑色的裤子,身形修长挺拔,完美的脸上倨傲尊贵。

    看到他进来,几个男人马上站起身来,恭敬的低头鞠躬。

    “当家!”

    “当家!”

    男人眸子扫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往主位上坐下。

    他才一落座,下头几人依次坐好,当家这种云淡风轻的样子,他们实在是看不出来到底是高兴还是生气。

    他们心里压力很重啊。

    “当家,这是最近发过来的消息,千家的人在青城暗地里头搜查千羽的下落,也有痕迹证明千羽是在青城活动。”安泽将文件递过去开口说道。

    “千羽在青城出现,应该是想寻求商家的帮助和千夜抗衡。”银狐开口道。

    千家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不用说他们都知道,现在千羽想要跟千夜斗的话,只能找到一个有力的后盾。

    厉家是最好的选择,并且商家也有名正言顺插手的理由。

    接下里,千羽现在要做的,应该就是想方设法的见到厉冥熠。

    “不用管他。”男人靠着椅背满不在乎的开口。

    接下来他们说什么,厉冥熠完全没有往耳朵里去,脑袋里头都是早上于宁看着他,满目含恨的样子,挥之不去。

    他就心底里一股子烦躁,不知所想。

    非离将自己手头上的的报告讲完之后,半响的不到男人的回应,几人抬头才注意到,主位上的男人丝毫没有注意他们的意思。

    莫寒使了个眼色,准备开口的安泽停下,斯凌硬着头皮上前,“当家?”

    听到声音的男人反应过来,才发现所有人到在看着他。

    空气里一阵沉默,男人不开口,他们也不敢说话,这样子一看就有点什么事儿,否则当家不会走神走的这么严重。

    银狐算是几人当中最胆大的,也知道厉冥熠不会平白无故发火,小心翼翼的开口,“当家,您有什么事儿吗?”

    当家的私人事情从来不会让人多问,银狐这句话问出来身旁几人一拍脑门,这简直就是个猪队友,能这么直接了当的问吗。

    银狐一看,怎么了,不是你们让我问的吗。

    男人黑眸扫过桌面,所有人低下头。

    半响之后,厉冥熠淡然出声,“安泽。”

    被点到名的人马上起身,“是,当家有什么吩咐?”

    “你平时哄女人是在怎么哄的?”

    “哦,啊?”安泽惊讶出声。

    经过这段时间,莫寒和斯凌已经习惯了,当家这么问,肯定跟夜媚有关系啊。但是那三个刚刚飞过来的男人可是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听到男人的话都瞪大眼睛抬头,满脸的不可置信。

    安泽咽咽口水,当家这是,在请教他?

    莫寒和非离仰头,这儿就属安泽身边的女人最多,当家算是问对人了。

    没有听到回答,厉冥熠眉头紧蹙,食指在桌面上轻敲,“问你话呢。”

    “哦哦!”安泽反应过来赶忙接话。

    “女人都挺喜欢浪漫的,多用点心思就成。”

    男人口中咬着这两个字,浪漫。

    当然知道对于他们当家这种在儿女情长方面不太擅长的人来说,是不太明白的,所以安泽紧接着开口。

    “一般来说用花是最好的方式,红玫瑰最代表浪漫。”

    几个男人点头,好像在他们的认知里头,送女人花,是挺通用常见的方法,但是他们当家,是真的不知道。

    很快安泽话锋一转,老生常谈道,“但是你也需要看看类型,什么样的女人得用什么样的方法,还有就是为什么而道歉,不同的类型用不同的花。”

    几人恍然大悟一样的点头,原来还有这种说法。

    此刻的安泽可以算得上是走上人生巅峰,当家向他请教问题,那可是前所未有的快感,比他拿下几百个地盘还要高兴。

    但是尾巴翘上天的安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这些人平时哪个不是呼风唤雨的存在,上赶着黏上去的女人数都数不过来。

    有哪个会摆脸色去给他们看,高兴都来不及,所以安泽高兴地时候送捧花,女伴自然是满心欢喜的接受过去。

    但是夜媚不同,跟他们那些送上门的女人不同,这样的方法,不太实用。

    厉冥熠指腹摩擦着食指上的黑狐狸戒指,若有所思。

    安泽兴致勃勃的出声,“还有就是,她喜欢什么,就给她准备什么。”

    脑袋里闪过那小东西喜欢的,厉冥熠薄唇微勾。

    看着提起脚步离开会议室的厉冥熠,安泽还沉浸在喜悦里,兴高采烈。

    斯凌摇摇头,不客气的出声,“你还别高兴的太早,万一不成的话,当家会怎么罚你?”

    安泽得意的摇头,“非也,你们这些男人是不会懂得,是个女人就抵挡不住浪漫的诱惑。”

    他用这招可是哄骗了多少小姑娘的心。

    “你哄的那些女人,跟当家的那位比起来,不是一个阶层的,夜媚是什么人物?能被玫瑰花给打发了?”斯凌一盆冷水泼上去。

    夜媚那个女人,这段时间他们接触下来,也算是小有了解,那可是个软硬不吃的主儿,道上鼎鼎大名的王牌特工,也就是栽在当家手上了,不然一般人是轻易见不到的。

    这段时间当家也没从她手上的了什么好处,他和莫寒几乎百分之九十九能够确定,安泽这主意,帮不上当家的忙,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

    安泽抓抓脑袋,“不会吗?”

    “唉...你就自求多福吧。”莫寒长叹一口气。

    银狐算是明白了,安泽这是被莫寒和斯凌算计了,当家那个样子,当然需要有人排解,但是排解的不对,当家再从夜媚哪儿受了什么苦,他们可不就惨了。

    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出气口来帮他们挡掉惩罚,安泽自己凑上去的,不怪他们。

    “说的也对,那你们不帮我?”安泽叫了声。

    几人摇头,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被当枪使了。

    “你们这几个阴险的小人!”

    安泽仰天长啸,现在去追当家还来得及吗。

    于宁苏醒过来的时候正好到了午饭时间,盯着天花板,她苦笑出声,好像从来了绝岛,她就没断过药,大伤小伤的,时时刻刻能够见得到大夫。

    吊瓶的针头已经被护士拔掉了,留下白色的医用胶带黏在手上,于宁低头,被子下的身体已经换上了干净的睡衣。

    她能够闻得到细微的花香,身上原本的疼痛减轻了不少,抬起手臂,于宁才发现手上的淤青退了些,并且能够闻得到药膏的味道。

    应该是有人给她擦过药了,安娜和琼斯一直守在床边,一看到于宁睁开眼睛,马上上前。

    “小姐,您醒了。”

    “快,小姐醒了。”安娜叫了声。

    琼斯赶忙下楼吩咐厨房,当家走的时候交代了,小姐醒了就先让她吃点东西。

    于宁动动身体,作势就要起身,安娜将她扶起来,拿了靠枕放在她身后。

    “我睡了多久?”于宁揉着脑袋开口。

    “四个小时。”

    脑袋也不像早上那么疼了,于宁倒是觉得肚子有点饿了。

    安娜递了杯水过来,手上还拿着两片药丸,“小姐先将药吃了吧。”

    于宁没有接,“放在哪儿吧,我想先吃点东西。”

    琼斯带着佣人上楼,一排进来的佣人手上都端着盘子,于宁起身,自己往那边的茶几走去。

    “小姐先喝点粥吧,当家走的时候吩咐了,小姐还病着,先吃点清淡的。”琼斯一边给她舀粥一边说道。

    一听见这话,于宁瞬间不高兴了,伸手将她递过来的粥推开。

    所有盘子的给孩子打开,里头的菜无一不是滋补的,清淡的养人。

    “小姐不想吃的话,就先喝点汤吧。”琼斯接着开口。

    于宁摇头,“我要吃辣的。”

    安娜停止手上的动作,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相视无言,当家交代过小姐的饮食要格外注意。

    可是这要怎么说。

    “怎么,我连自己吃什么都不能决定吗?”于宁冷着脸出声。

    她这样子也让安娜和琼斯不知道怎么办,以前于宁再怎么跟当家置气,也不会为难他们这些下人的。

    于宁也不是要为难她们,只不过心里头有火,不知道往哪儿发。

    “你现在不能吃辣的。”

    在所有佣人为难的时候,一道男声传过来,于宁抬头,就看到神清气爽迈着步子走进来的厉冥熠。

    安娜和琼斯带着佣人退下去,还顺带着将房门带上了。

    房间里头只剩下他们两人,于宁面色清冷,没有说话,甚至连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

    男人走过去,看到女人冷着小脸的样子,叹了口气,身子在她身边落座。

    于宁立刻起身,往另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厉冥熠也没恼,主动伸手将桌上琼斯方才放下的粥碗拿起来,搅动着里头的燕窝粥出声。

    “你身子还没好,先吃些清淡的,等过两天想吃什么都成。”

    紧跟着男人往于宁身边再挪过去,吹冷了粥之后将勺子放到她嘴边。

    于宁看了眼,直接伸手推开,力道不算客气,躲闪不及的厉冥熠被泼出来的粥溅到手背上,留下浅浅的红痕。

    厉冥熠甩开手,将碗放在桌上,语气平淡,“跟我置气可以,但是你不能不吃东西,身子受不住。”

    于宁冷笑,“不用你关心。”

    厉冥熠也知道她恼,想到刚才安泽说的话,他凑上去,将意欲起身的于宁紧紧按在怀中。

    男人下巴抵在于宁肩上,软着声音轻哄,“心里头再不好受你也是我的人了,不闹脾气了好不好。”

    于宁没搭理他,闭着眼睛不开口。

    “我力道是没控制住,让你受罪了。”

    于宁算是没憋住,扭头直接咬上男人脖颈,恶狠狠的像是发怒的小狮子。

    厉冥熠摸着她的脑袋,也没在乎那点疼,佣人推开门走进来,手上抱着红艳艳的一束玫瑰花,面积大的可怕,一看就数量不少。

    999朵玫瑰花,红成一片,重点是上头还用莹白的珍珠点缀着,好像是漫天的星星那样。

    厉冥熠将她拉开,女人嘴上染着血迹,眼睛瞪得老大。

    男人松开她起身,接过佣人递过来的花束,他也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自然有些不知所措。

    “这个送给你,我的道歉。”

    看着厉冥熠递过来的花束,于宁严重没有波动,光是花上那些硕大的珍珠就是价值不菲的存在。

    但是问题的关键点不在这里,于宁起身,嘲讽出声,“我看上去,那么好解决?厉冥熠,带着你的破东西,消失在我面前!”

    于宁说完这句话,回到沙发上,端起饭碗,一点一点的额往嘴巴里送食。

    气得她更饿了。

    厉冥熠看了眼自己手上的花束,不满意?

    是怪太少了?

    “不喜欢吗?”

    女人不都是喜欢花的吗?然后他脑袋里闪过曾经在书上看过的话,女人喜欢的就是浪漫,如果打动不了的话,就是量不够。

    于宁没再搭理他,低头喝着碗里的汤,跟着众人置气,不值得,还把自己给饿着了。

    紧跟着厉冥熠将花往门外一扔,佣人见状,捡起来抱在怀中。

    “那你喜欢什么?”他屈尊降贵的往于宁身边凑。

    于宁没有说话,继续吃东西。

    厉冥熠盯着女人清冷的小脸,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