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10章 你命里克我
    厉冥熠送花被于宁退回之后,男人就一直坐在房间里头琢磨,哪里出错了,看着沙发,他盯着女人,没有动。

    于宁冷着脸没有搭理他,吃饱饭之后就准备休息休息,她刚躺上床,紧跟着那男人就已经凑上来。

    “你要做什么?”于宁冷着脸开口。

    厉冥熠停下动作,“我陪你躺会儿。”

    “不用你陪。”

    男人闻言,凑到她面前,笑的祸水,“放心,我不动你。”

    于宁冷着脸,行云流水的起身,直接往门外走,男人赶忙拉住她,指尖在她掌心婆蹉,“你去哪儿?”

    “从今以后我不会跟禽兽待在一个房间里头,你离我远点。”于宁将手挣脱出来就要离开。

    厉冥熠脸色一变,将人拽回来,于宁反应过来一巴掌拍上去,直接甩在他脸上。

    “啪……”

    男人被打的偏过脸去,回头时舌尖抵住唇角,眼中开始蕴满风暴。

    “我能答应你任何要求,但就是这个不行。”他语中带着不容反驳。

    于宁翻了个白眼,懒得跟他多说,提起腿就要往外头走。

    “等等!”

    厉冥熠伸手将她拽回来抱在怀里,两只手紧紧的环在她腰上,低着头,一双狭长的丹凤眼紧紧的盯着她。

    “松开。”于宁语气冰冷。

    “你就不能原谅我?昨晚那事儿我也是第一次,说起来你也不亏。”厉冥熠无奈道。

    他这二十多年来第一次破身,也破了女人的身,现在想起来,还是身心愉悦。

    于宁仰头,脸气的变色,“不要脸。”

    这厉冥熠的脑回路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这样的话说的居然面不红心不跳。

    想着她昨晚上也累了,厉冥熠松开她,“你好好休息,我今晚上不回来睡,不用换房间,记得把药吃了。”

    说完男人在她额头吻了一下,松开她走出去。

    于宁站着没动,有了上次的经验,她还是没有换房间,自己往床上躺。

    盖着被子的于宁闭着眼睛,脑袋里一直回想着她刚才听到的话。

    我也是第一次,你没吃亏。

    厉冥熠那样的人,生来尊贵,什么样的东西没见过,况且厉家历任当家光夫人就不止十几个。

    况且以厉冥熠平时那个样子,身份地位摆在那,身边围绕的女人不会少。

    她才不相信他的话,绝对不信。

    安娜和琼斯推门进来,动作放轻,将桌上的饭菜撤下去,生怕打扰了床上休息的于宁。

    床头上的药已经不见了,杯子里的水也少了一半,两人笑了笑,知道吃药,说明还不是太难伺候。

    床上裹着被子的人翻了个身,看上去很是烦躁。

    厉冥熠下楼之后,脸色变得更加阴沉,原本等在会客厅里头的几人没敢说话,倒是安泽心里一咯噔。

    当家身上的气势,要比刚才更加阴沉,一看就知道,没解决。

    果不其然,男人才刚刚站定,几人面前的长桌就被一脚掀开,古董木屑飞扬在空气中。

    安泽往后退了一步,八米的会议桌失去了两条腿的支撑,再加上被踢掉一半,噼里啪啦的倒在地上。

    听见动静的佣人管家没有敢往那边去,低着头做自己手上的事情。

    莫寒和非离同情的看着角落里的安泽,就说了那夜媚很难搞,没想到会这样,看来得放点大招。

    “安泽。”男人往主位上一坐,眼眸扫过角落里的人。

    安泽心里一抖,慢慢往前挪,“当家。”

    “南非那边缺个人,过两天你过去。”厉冥熠把玩着手里的火机出声。

    一听南非这个词,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厉家在南非最荒凉的地界上有几十处矿藏,目前处于开发阶段。

    自然会有许多虎视眈眈的人盯着那块肥肉,冲突不断,原本局忙的不可开交,所以这段时间厉家会考虑安排中席的几名堂主过去。

    那地方,野生动物多,放眼看去,就连个便利店都没有,风吹日晒的。

    他们这些人过去,那就是妥妥的被流放。

    “当,当家,您听我解释解释。”安泽急忙开口。

    这又不是他招惹楼上那位生气的,当家这祸水东引,引的真是无理,他是无辜的。

    男人合上火机盖子,抬眸时眼中的戾气让安泽吓了一跳,“你说,我听着。”

    安泽像是被赦免一样,马不停蹄的将主意倒出来,“当家,我觉得吧,像夜媚小姐这样的女人,常年游走在世界各地,什么没见过,所以应该需要震慑力更加大的浪漫来刺激她。”

    莫寒和斯凌靠着墙,看着安泽一本正经的样子,有些想笑。

    厉冥熠耳朵里听着安泽的话,没有答应,但是却在揣摩着。

    “而且,这其中还需要真心,女人是很容易被打动的感性生物,只要能够饱含真心,就能够打动她。”安泽分析的头头是道。

    银狐盯着神采飞扬的安泽,不禁扶额,这人,真是一点经验教训都不吸取。

    还在这儿给当家瞎出主意,再不成的话,当家就不仅仅把他扔到南非了。

    接下来的十分钟,安泽又奔又跳,眉飞色舞的展现了一副绝对美好的画卷。

    很快就确定了方案,主位上的男人全程没有说话,但是却将安泽口沫横飞说出来的东西记得完全。

    于宁也算是休息的彻底,一直没有起床,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安娜和琼斯也没有上去打扰,安静的守在门口。

    夜幕很快降临,于宁老早就醒过来,自从中午之后,厉冥熠真的没有再过来,房间内只剩下床头的一盏灯亮着。

    让这个偌大的空间内不至于显得冰冷黑暗,凌晨时间段,于宁没有动,盖着被子的身体却有些冰凉。

    她原本体质就有些寒,就算是大热的天晚上睡觉脚都会有些冰凉,更加别提开始入秋之后了,以往她睡的床垫都有调节温度的功能。

    而在这里,厉冥熠睡的床自然不会按这种东西,平时晚上睡着,好像都是他给她焐热的。

    她动了动闭上眼睛,门外有靠近的脚步声,于宁竖直耳朵,脚步声走到门口就停止了,她能够感觉到门外有人。

    房门被推开,厉冥熠慢悠悠的额走进来,床上的人闭着眼睛没有动,床头上橙色的光辉洒在她的侧脸上,打下柔和的光晕。

    女人的睡颜恬静安然,男人走过去,地毯吸去他的脚步声,于宁能够感觉到,一道身影站在床侧。

    这段时间熟悉的龙涎香传过来,于宁知道,这是厉冥熠身上的味道,这股香味,只有他有。

    男人微凉的手指抚上女人的额头,感觉到她的烧已经完全退了,厉冥熠勾唇。

    轻轻地拉开被子,他低头看着女人锁骨上,早上的药膏很管用,她身上的痕迹能够明显的看得到消散了一点,一旁的柜子上已放上了一模一样的药膏。

    于宁感觉到脖颈上一抹清凉,男人指尖在她脖颈上轻轻按摩,鼻翼间闻的到早上她身上的那股药味。

    那药,是厉冥熠帮她上的。

    透明的膏体很快被吸收,男人手指往下滑,窸窸窣窣的准备解开她的睡袍。

    女人白皙的手猛的按住他的手掌,厉冥熠抬头,于宁原本紧闭的眼眸此刻在灯光下泛出厉光。

    “手拿开。”

    厉冥熠摸摸她的脸,笑的柔和,“醒了?”

    他一开始就知道她醒着,只不过没戳破而已。

    于宁坐起身来,他手上还拿着药膏,面色不复方才那般柔和。

    “我就是给你上药,不会做什么。”厉冥熠将药膏放到柜子上,末了还加上一句,“我就是想动你,你也挡不住。”

    厉冥熠这人,话少,但是每次都能把于宁气的要死,她坐起身子,灯光下的小脸阴沉无比。

    “你说了不会回来的。”

    言下之意,你骗我。

    对于厉冥熠的不要脸程度,于宁也算是理解的彻底,所以他的话,也只能够信一半,相信的太多,最后你会被气死。

    厉冥熠没有搭话,低头在指腹上捏出透明膏体,伸手拉过于宁的时候,却被女人毫不留情的推开。

    “我不动你,过来,你得把药擦了。”

    灯光下的厉冥熠原本就因为被柔和的五官而变得邪魅无比,再加上他眼底的柔和,整个人身上都散发出格外勾人的气质。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于宁虽然不是一个重男色的女人,但是在苏西西那没节操的女人耳濡目染下,她多少也对男人的颜值有了注意。

    比方说走在路上,看到长的好看的男人,她会多看两眼,但她也并没有过份肤浅,顶级的男色,自然会对她特别有吸引力。

    而厉冥熠那张脸,的确是她活了二十四年以来,见过的最好看的。

    她偏头,没有搭理厉冥熠,闭上眼睛不看那张好看的脸。

    “我自己擦,不用你管。”

    厉冥熠也没跟她多说,直接伸手将人往怀里拽,于宁反手想要攻击他,却被男人遏住,两只手腕被紧紧的捏住,因为要上药,他分不出手来控制她的胡闹,他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一条丝巾,将于宁的手绑住。

    这东西是昨晚上他找来放在床头柜里的,没想到这会儿用到了。

    “厉冥熠,你这个变态!放开我!”于宁挣扎不脱,脸上羞愤无比。

    男人坐在床边,一手握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捏住她的肩膀,很快将人翻了个个,于宁趴在他的膝盖上,紧跟着他手一拉,女人身上的睡袍就被扯下一大半,露出大片背部,隐约能够看得到吻痕。

    睡袍被他褪到腰际,于宁前头裸露,被狠狠的按在厉冥熠身上紧贴。

    “你这个变态!神经病!”于宁嚎了句。

    厉冥熠也不舒服,温香软玉在怀,还得忍住不动,女人偏偏还不断扭动,丰满的胸部在他身上摩擦,不起反应他就不是个男人,尤其昨晚刚刚开了荤,现在还心猿意马。

    想到早上医生说的话,再加上这小东西心里头那道坎还是没过,他现在要是憋不住碰了她,小东西指不定心里头怎么恨呢。

    所以,得忍。

    “啪。”厉冥熠一手拍在她的腰上,紧绷着神经,“再动出什么事情你自己负责。”

    于宁蹬着的腿没敢再动,她能够感觉到男人小腹上汹涌的欲望。

    看到她安静下来,厉冥熠拿过药膏,一点一点开始给她揉伤口,背上能够看得到上次她误闯D区之后被撕出来的伤口,浅浅的疤痕浮在上头,始终影响美观。

    感觉到男人的手指在她背上流连,于宁下巴抵在床单上,懒洋洋出声,“厉冥熠,自从到了你身边,我大伤小伤不断,每天离不开药,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

    他第一次给她上药,是在潜艇上,她被那只八爪鱼伤了,厉冥熠给她揉开一片一片的淤青,结果才上岸,身上的淤青还没散去,她就被狼给伤了,还差点没被撕了。

    “我们俩八字不合,你天生克我。”于宁紧接着说道。

    男人手下的动作重了些,于宁闷哼一声,继续开口,“你别不爱听,我看照这种情况下去,不是我死,就是你死,只不过我看我死的可能性大点。”

    “所以,你放了我,你自己的日子也过的舒心,我也保住这条小命。”

    “厉当家风姿绰约,绝代商骄,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实在不行我帮你物色几个。”

    只要能不缠着她,她肯定用心帮他找女人,很用心。

    厉冥熠一点一点将背上抹匀,伸手帮她将衣服拉上,解开她腕上的丝带,轻轻摸着她的脑袋。

    于宁感觉后背有些凉,男人这样子,总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

    “再说这样的话,我就真的让你体验一下欲仙欲死的感觉。”男人轻声开口。

    柔和的语调,说出的话却满是威胁,她感觉阴风阵阵。

    “既然不想让我碰的话,前面的自己擦药。”

    再给她擦下去,男人就不知道自己身体里这股火怎么灭下去,食髓知味,这就是他现在的感觉。

    厉冥熠搂着她,在她嘴角亲吻,“好好睡觉,明天早上我过来接你。”

    男人起身离开,于宁往后倒,裹着被子闷声不说话。

    很快转回来一道身影,于宁睁眼,看着厉冥熠将一个白色暖水袋放进被子里,按在她的脚下,原本冰凉的脚,开始变得温热……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