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11章 带你去个地方
    夜色寂静,东区南边的空地上,这里濒临海洋,有天然形成的断崖,风景是数一数二的顶级。

    而现在,原本应该沉寂在夜色中的地界,却变得无比热闹,两架直升飞机悬浮在空中,螺旋桨的声音不断回荡,带出的气流狂妄的吹动着崖上的荒草。

    直升机上不断往下放的黑色方盒里头满是各色飘摇的花朵,探照灯从地面往上晃悠,照亮了附近的景色。

    安泽站在崖边,看着往来的佣人忙活着将从直升机上吊下来的花堆放好,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来看着吧,别万一再出点什么问题,当家再直接灭了他,死也要死的明白点。

    佣人分好组,搬运,分类,有条不紊的工作着,不断的翻土耕种。

    安泽靠着一棵棕榈树,打了个呵欠,他快半个月没好好休息了,一直飞来飞去的,这三更半夜的,凭什么他就得陪着当家在这盯梢,而那几个没良心的就能够呼呼大睡。

    厉冥熠站在崖边手上拿着一张图纸,面前是来来往往忙碌的佣人,他不时地抬头往前看,李管家手上拿着复印件,细心的指挥这佣人的工作。

    当家将图纸交给他的时候,李管家吓了一跳,绝岛上虽然很大程度的保留了原本的海岛风情,但是从来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建过花圃。

    当家对小姐,真的是很上心。

    莫寒和斯凌没有靠近,厉冥熠没有睡,他们自然就得跟着,前方热闹的很,安泽自然不能像银狐和非离那样安静的睡觉。

    人跟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你说这次能成吗?”安泽凑上前,对着面无表情的莫寒两人问道。

    斯凌瞟了他一眼,“不是你出的主意?你问我?”

    “我只是提了个醒,当家自己想的法子,你们倒是分析分析,那女人,怎么样?”

    毕竟这段时间跟夜媚接触的最多的,就是他们两人,至少他们要比他了解的多。

    莫寒摇头,“不清楚。”

    “我劝你,还是明儿一早就跟当家说你那边出事儿了,回意大利去吧。”斯凌说道。

    这情况,无论成与不成,安泽都应该躲着,毕竟祸要重一些。

    “我觉得应该不会吧,当家这么用心,都自己亲自监督他们施工,这心思花的可不是一星半点啊,那女人难不成是石头做的?”

    安泽倒是觉得可行,毕竟当家这么上心,半夜三更的呆在这儿,海风吹得可不是一般的凉爽。

    斯凌想了想,很严肃的说,“我就这么跟你说吧,其它女人要是水做的,那夜媚就是海绵做的,软硬不吃,还会反弹攻击。”

    况且那女人,对当家也不是那么上心,若说是两情相悦了,她耍点小脾气,当家哄哄也就算了,可他们当家这算得上是强取豪夺,差不多就跟恶霸一样了,还指望人家姑娘坦然接受。

    凡事不得有个过程,不能一次登天不是。

    安泽好奇心泛滥,“夜媚接案子,向来是绕开厉家的,怎么就被当家给遇上了?”

    道上有传言,夜媚所接的案子,向来会绕开厉家,甚至有人出了分记录,她所接受的任务,真的没有跟厉家沾边的。

    莫寒和斯凌还记得欧阳家那场变数,夜媚也是被算计的对象,但是却遇上了他们当家,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两人旗鼓相当。

    “她再厉害,也架不住有心之人的算计,不过她也是厉害的人物,连鬼凤的炸弹都能解开。”

    “估计是侥幸吧。”安泽回了句。

    “不是,这女人真的有两把刷子,而且你信不信,她身上,绝对有秘密。”莫寒坚定出声。

    夜媚是特工里头最出色的,并且神秘感也是最重的,曾经有传言,夜媚是以两人组合活动,但是从来没有人真正见过这两个人。

    在欧阳家的时候,他们曾经见到于宁对着耳机说话,那么就说明她身后还有人,但是是几个人,男的女的,他们无从所知。

    “其实这女人,很厉害。”斯凌凭心而论的说。

    “废话,能把当家折腾成这样的人,能是一般人吗。”安泽回了句。

    莫寒明白斯凌说的是什么,当家为那个女人已经破了太多的例,他们明白这样有多危险,夜媚这个人,秘密太多,对于厉冥熠的心思,也没有放在心上的感觉。

    这样的女人,若当家只是玩玩,那没什么问题,但是他们当家显然上心了,夜媚既然定不下来,日后如果她起了异心的话,当家会很危险。

    现在厉冥熠的所作所为,就像是在不知道报酬的情况下,不知去向的博弈。

    阳光透过云层洒下来,射出厚厚云层的光线普通切割的射线那般,带出晨曦光芒,柔和了大地,忙碌了一晚上的佣人依旧继续工作。

    主卧内,安娜和琼斯推开房门进入,床上的女人裹在被子里,看到她在被子外面的手指动了动,安娜上前打开窗帘。

    除却凌晨的那点变故之外,于宁睡得还算不错,阳光透过落地窗射进来,正好落在她白皙美丽的脸上。

    女人长长的睫毛动了动,没有睁开眼睛,知道她是醒了,安娜站在床边说,“小姐,早餐准备好了。”

    于宁闭着眼睛沉思,才想起来,好像从昨天开始,她没有见到默默,那天,她好像把它忘在码头上了。

    还真的把默默给忘记了。

    她坐起身来,琼斯恭敬的递过来一样东西,于宁看了眼,是测试温度的仪器。

    在她额头上测试过之后,琼斯将机器拿到眼前,三十六度五,很正常的体温,说明已经降下来了。

    于宁踩着拖鞋去了浴室,镜子里,她锁骨上的痕迹散的差不多了,可以简单穿着,否则的话长衣长裤,会很厚重。

    只有一个人睡得床铺没有以往那般凌乱,琼斯抖落薄被上的褶皱,一点一点整理床单,被子掀开的时候,床尾一个白色的热水袋吸引了她的注意。

    她们没有拿过这东西给于宁,应该是当家拿过来的。

    厉冥熠后半夜也没有出现,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见到那张熟悉的睡脸,于宁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好像是失落。

    甩了甩脑袋,她将牙刷和杯子放回柜子上,真是邪了门了,这想法真是够贱的。

    于宁选了套白色休闲宽松的衣服穿上,她本来就没打算出门,不用穿的很正式,舒服就好。

    女人甚至连拖鞋都没换,就那么直接下楼了,还没等她走出去,就遇上了迎面而来的厉冥熠。

    “醒了?”男人见到她,整个人变得柔和。

    他穿的依旧是昨晚上的衣服,仔细看来,裤腿上居然有点泥土的痕迹,周身的味道有些奇怪,龙涎香被一股奇异的花香覆盖,一个大男人,这么骚包。

    于宁揉揉鼻子,没搭理他。

    “你先下楼吃早餐,我洗了澡就下来。”男人捏捏她的脸,越过她走进浴室。

    于宁没答话,也不想说什么,脑袋里想起来他昨晚上去而复返,将热水袋放到她脚边的样子。

    身体里冥熠走了两步转回来,上下打量她身上的穿着,伸手拉着她往衣帽间走去。

    于宁被半拖半就的拉进衣帽间,占地面积可怕的地方被空出一般来放女人的衣服。

    于宁来到这笼统穿过的衣服也只不过是挂在墙上的一个小小角落,凤毛麟角而已,厉冥熠在这方面,真的很大方,她来到这还没有缺少用度过。

    男人松开她的手,站在挂着她衣服的那半地方,狭长的眼眸扫过挂在柜子里的衣服,一件一件。

    最终男人食指停在一条白色带袖长裙上,他摘下来看了看,眼中带着满意。

    他将裙子递给坐在沙发上的于宁,语气轻柔,“换上这个。”

    于宁看了眼,两条蕾丝袖子能够遮挡住她手上的痕迹,长及脚踝,收腰的设计显得落落大方,整条裙子很仙。

    厉冥熠的眼光很好。

    “我为什么要换裙子。”于宁看了眼,没有接过来。

    也许是昨晚上他的记挂让于宁今天说话的口气不像昨天那样带刺。

    “待会我带你去个地方,听话,把这个换上。”厉冥熠在她身旁落座,揽着她的肩膀说道。

    于宁懒洋洋的不想动,哪儿都不想去,“我不想出门。”

    一句话回绝,她不想换衣服,为什么要换。

    “你穿这身衣服不太方便。”说着厉冥熠直接上手像是没听懂那样就要帮她换衣服。

    于宁懒得再跟他争锋相对,累得是她自己,还没什么用。

    “你出去,我换。”

    看到她妥协,厉冥熠松开手,揉揉她的脑袋之后起身离开。

    于宁换好衣服之后下楼,佣人将早餐摆好,坐在餐桌前,她也没等厉冥熠,拿起牛奶喝了口。

    佣人依旧站了两名在身后,随时听候吩咐,不断往餐桌上摆放小餐点的佣人在于宁身边穿梭。

    她皱眉抬头看着他们,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为什么所有人身上都有一股子香味,那股味道,跟厉冥熠刚才身上带着的味道,是一样的。

    厉家用的香水是集体发放的?

    很快洗好澡的厉冥熠下楼,身上套了件白色的针织衫,领口开的很大,露出男人精致的锁骨,下身一条纯黑色牛仔裤,阳光帅气。

    看到女人安静的待在位置上,男人勾唇走近,往主位上落座,身后的佣人马上将咖啡端上去。

    于宁吃东西的时候很安静,也不太喜欢说话,所以她没有抬头,专心致志的盯着碗里的粥。

    “喵呜……”一声猫叫传来。

    于宁抬头,果然看到默默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她放下勺子,将跳过来的猫接入怀中。

    “你跑哪儿去了?”于宁揉着它的脑袋说道。

    毛茸茸的小耳朵动了动,默默躺在她怀中,晃悠着尾巴。

    也还算不错,至少默默没被扔进海里。

    厉冥熠看着女人抚摸怀中猫咪的样子,心里头忽然就不爽了。

    ------题外话------

    抱歉,今天迟了点,不好意思大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