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餐桌上的氛围突然变得僵硬,于宁怀中抱着黑猫,纤细白皙的五指不断给它抓着毛发,面容柔和沉静。

    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膝盖上的猫儿身上,完全将主位上的男人忽视。

    厉冥熠黑眸阴沉,没有说话,就看着女人的动作。

    佣人站在于宁对面的位置,虽然她穿的长裙遮盖住了手臂上的痕迹,但是露出的锁骨和脖颈上,还是能够看得到细微的痕迹。

    自从那天晚上之后,夜媚小姐就没有下过楼,其中几位是在第二天去打扫过房间的,自然明白战况有多激烈了。

    现在小姐身上被长发盖住,若隐若现的痕迹,真是让人无限遐想,但是现在这情况,好像有些不对。

    怎么小姐完全没有理会当家的意思,反倒是跟怀中的猫咪玩的开心。

    这是怎么回事。

    莫寒看了眼于宁,当家这事儿,好像有点难处理啊。

    这两天当家好声好气的哄着,就连花都送了,这人还是这么冷淡。

    厉冥熠放下杯子,随便吃了点东西,将餐巾扔在桌上之后起身。

    “我们走吧。”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拎起她膝盖上的黑猫,递给莫寒。

    他拉着于宁的手走出门,两天没见太阳的女人眯起眼睛,这外头的刺眼程度真的不一样。

    接过佣人递过来的墨镜戴上,男人再将帽子扣在于宁头上,以便遮挡阳光。

    沿着道路往前走,于宁不明白,既然路远的话,为什么厉冥熠不开车,反倒是拉着她一步一步的走。

    不知道这天儿这么热,她走起来很累的。

    两人交握的手掌黏腻的出了不少汗,于宁蔫蔫的不想动,被他拖着往前走。

    男人注意到她的动作,转身看了她一眼,在她面前慢慢蹲下身子。

    “你干什么?”

    厉冥熠开口,“上来我背你,路程还有点远。”

    于宁无言以对,“既然远的话为什么不开车?”

    大热天的在这儿受虐,太阳可真是越来越热,原本于宁身体就没恢复好,肩膀还是说有些酸疼。

    厉冥熠没有回答,他只是想跟她多呆一会儿,两人安静的走走,黏在一起。

    只要呆在她身边,厉冥熠心里头就格外安宁。

    “上来。”还蹲在地上的男人开口。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行。”

    这来来往往的佣人原本就时不时的将视线转向两人,现在再这么折腾,她这脸还要呢。

    于宁完全忘记了,她不一定会在这里呆的很久,在加上前段时间两人的互动,佣人之间已经是心照不宣了。

    就连李管家这样的在厉家呆了这么多年的人,从来没有给过除了厉冥熠之外的人好脸色的人,都对于宁毕恭毕敬的。

    当家的态度决定一切。

    “你不上来的话,我就抱你,二选一,你自己决定吧,是抱,还是背。”男人盯着越过他往前走的于宁,慢悠悠的说道。

    听到这话的女人顿住脚步,转身无奈的盯着地上的男人。

    “你身上不是还有伤口吗?”

    对于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她已经不想说什么了,不搭理也不成,搭理了也不成,她就不明白了,这男人这么闲的,天天在她面前晃悠。

    一听这话,男人眼眸发亮,站起身来,上前将女人紧紧抱在怀里,透着喜悦之情,“你在关心我,对不对?你原谅我了对不对?”

    她还记得他身上那个被她用剪刀扎出来的伤口,就说明这小东西心里头有他。

    她没有那么恨他,这点认知让厉冥熠心里头一阵狂喜。

    于宁双手挡在他的胸口,却抵不住男人紧贴的力道,“你放开我,热。”

    厉冥熠没有松手,紧紧地抱着她,完美的脸颊贴在她的锁骨处,鼻尖呼出来的热气让于宁更加不舒服。

    “我再说一遍,你松开。”

    厉冥熠放开她,伸手刮在她的鼻子上,宠溺出声,“那点小伤没什么,抱你这小身板,绰绰有余。”

    说着男人作势就要抱她,于宁伸手挡住,“还是用背的吧。”

    至少不会那么引人注目,虽然这样也不是那么低调。

    于宁靠在厉冥熠背上,男人步子走的很稳,发尾不断扫在她脸上,于宁沉默,没有说话。

    从来没有被人背过的女人低头,她小时候,常常在街上遇到背着女儿的父亲,那时候她满怀憧憬,席慕也背着席媛一起玩过。

    她很羡慕,真的很羡慕。

    厉冥熠是第一个背她的男人,她能够闻得到男人发梢清爽的洗发水的味道,他的背很宽阔,不知道为什么,靠着很安心。

    厉冥熠知道阳光很大,一步一步的走在路边的树下,树荫里头很凉爽。

    有人说过,一个男人能够心甘情愿的为一个女人遮风挡雨,能够弯下腰将那个女人揽在背上,就证明了他已经将这个女人视作融入生命的存在。

    于宁当时不屑一顾很多渣男不都这么骗的女孩子。

    但是面对厉冥熠这样的行为,她却格外安心和信任。

    厉冥熠能够感觉到背上的女人呼出的气体吹在他的后颈,他捏在怒人腿上的手紧了紧,一步一步的往目的地走去。

    身后跟着一排的保镖,他们都自觉的厉两人远远地,莫寒和斯凌面无表情,习以为常。

    很快到了一片树林,厉冥熠将于宁放下来,低头伸手给她整理一下裙摆。

    “来这里干什么?”

    于宁还记得这片林子,以前她来过,但是没有进去,高大的橡胶树随风摆动,下头有石板砌成的路,蜿蜒的不知道尽头。

    这里头很明显的感觉到凉爽,有了遮挡阳光的树木,就连吹过来的风都带着阴冷之气。

    厉冥熠伸手,将于宁脖子上用作装饰的丝巾解下来。

    “干什么?”

    将丝巾折叠好之后,男人往她眼睛招呼过去,“带上这个。”

    “你到底要做什么?”于宁也没管,一直到眼睛被挡住。

    “秘密。”男人回了句。

    眼前的视线突然变得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的样子,让于宁突然没了安全感。

    厉冥熠伸手拉住女人,于宁原本悬起来的心被放下,掌心的触感让她很有安全感。

    这样全身心的以依赖,是于宁自己没有发现的。

    “不用怕,跟着我走。”男人搂着她的肩膀,低声说。

    于宁点头,在黑暗中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她下意识的抓紧身旁男人的手,指尖在他虎口上的茧上摩擦,厉冥熠见此勾唇而笑。

    两人一步一步往前挪动,于宁开口,“你是不是在前头做了什么?”

    一般的话来说,肯定是这样的,不然的话,厉冥熠不会把她眼睛蒙上。

    这种套路,真的挺多的。

    “咳……”男人捂着嘴巴咳了声。

    “我说对了。”

    厉冥熠这样的男人,别说是哄女人了,在遇到于宁之前,就连女人都没有接触过几个。

    所以也只能够这样。

    “小东西,如果你一会儿觉得满意的话,就别再跟我置气了好不好。”

    于宁没再说话,越往前走,于宁越感觉有股子热风吹过来。

    林子里头树叶被吹动的声音沙沙作响,眼睛被蒙住的于宁耳朵变得格外灵敏,身后跟着一堆的人,很快那堆人停下了脚步,没有跟着他们前进。

    只有他们两人走在林荫小道上,脚步声很沉稳。

    慢慢的,一股花香传过来,很强烈的味道,于宁皱眉,这不是今早上厉冥熠身上的味道吗,还有佣人也是这股子味道。

    她脑袋里响起来厉倾城说的话,绝岛上虽然地界大,但是很大程度的保留了原来的生态环境,没有挪动花草,这本来就是海岛,生存的都是小型热带植物和橡胶树棕榈树等植物。

    很少能够见得到花朵,厉家的花园中也没有移植会开花的植物,所以才会是满目绿色,而她自己转悠的时候也没有见到花。

    这花香味是怎么回事。

    很快就出了林子,于宁感觉到头顶上的阳光照射的很热,有掺杂着浓郁花香的海风迎面吹来,吹动她身上的裙摆。

    “到了。”男人拉着她站在林子边缘,看着对面满目绚烂。

    于宁没动,等着厉冥熠给她解开丝巾,这男人的矫情之处,她明白的彻底。

    “我给你解开,你看看喜不喜欢。”

    眼睛上的丝巾被男人摘下,于宁眯着眼睛,一点一点的适应清冽的阳光。

    很快,她便被面前的景象震撼。

    两人站在树林边缘,出了林子的尽头,视野开阔,就是一片空地断崖,别有洞天的架势。

    而这里,经过昨晚上那么多人的开垦,已经变得焕然一新。

    红色,触目所及之地,竟然全部是红色,各类品种的红色花朵迎风招摇,扑面而来的花香沁人心扉。

    大片的红色与身后的蓝色海洋相得益彰,形成一幅绝佳的美丽图画。

    于宁这辈子见过的,就属这样的场景,最震撼人心,美的惊心动魄。

    于宁满心震撼,她对花朵的见识浅薄,但是也能够分辨的出来,这不是一个品种的花类。

    男人从身后抱住她的腰际,下巴嗑在她的肩上,“喜欢吗?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于宁低头,能够看到花束下方的泥土是刚翻新出来的,还是两种颜色的土,这片区的土层有些薄,要种花的话,很困难。

    泥土还很湿润,应该是刚运过来不久,再加上翻新的程度,于宁几乎能够断定,这是昨天弄的。

    “喜不喜欢?我可是一夜没睡呢。”男人像是撒娇一样在她耳边开口。

    于宁恍然大悟,所以今早上他裤腿上才会带着泥土,所以佣人身上才会有花香味。

    那些身上带花香的佣人,就是昨晚上忙碌种花的人。

    “这又不是你亲自钟的?”于宁口是心非道。

    她当然知道这不会是厉冥熠亲手种的,不过他应当也耗费了不少心力。

    男人闻言松开手,拉着她往花海里头走进去,微风吹动花朵,摇曳着飘摇的身姿。

    这里留出了走进去的路,于宁跟着男人往里头走,鼻子明显的感觉不舒服,看到他这个样子,下意识的忍住了没有打出喷嚏。

    很快厉冥熠拉着她走到整片花海的中间位置,于宁看得到,这里被分隔出来一片圆形的地带,种的是火红的玫瑰。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这里是我亲手种的。”男人得意洋洋的开口。

    于宁盯着那片不小的区域,这样的男人,会亲手种花。

    会不会晚上就死了。

    “这是送你的礼物,是我的赔礼道歉,我知道你心里头对我有恨意,但我会尽量弥补。”男人拉起于宁的手,眼眸里含着真诚。

    于宁低头,她明白厉冥熠对她的好,在她的前半生里头,遇到的对她最好的男人,就是厉冥熠。

    可是她不算是一个明白清楚的人,一根筋犟到底,如果当初厉冥熠跟她的开始不是这样的强人所难的话,也许就回事不一样的光景。

    知道女人动摇了,厉冥熠伸手抱住她,说的诚恳,“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那天如果不是你激怒了我,也不会变成这样,你就原谅我吧。”

    周身都是火红的花海,微风浮动带起花香,身形修长的俊美男人站在花海中,面对纤细的女人,唇角带笑。

    半响之后,于宁实在没忍住,一个喷嚏打出来。

    “阿嚏!”

    紧跟着就是好几个。

    “阿嚏!”

    “阿嚏!”

    嗓子眼像是被堵住一样,于宁捂着脖子喘息,大口大口的吸气。

    看到她不对劲,厉冥熠急忙查看女人的情况,“怎么了?感冒了?”

    于宁揉揉鼻子,盯着厉冥熠,慢悠悠的说出一句话,“我有轻微的花粉过敏症。”

    男人脸色一变,将于宁拦腰抱起就疾步往外头走。

    “为什么不早说!”

    于宁窝在他胸口,厉冥熠尽了不少努力,她实在不想扫了他的性。

    她原本就有花粉过敏症,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不至于连花都碰不了。

    只不过突然进入大面积的花圃,自然是受不住的。

    忍着没有打喷嚏,也是因为看到男人神采飞扬的模样,不忍心打破而已。

    抱着她远离花海,男人将于宁放下来,“怎么样?还有没有不舒服?”

    说着他这于宁的手上下查看,见到她呼吸逐渐平稳,男人心底松了口气。

    “我们回去,让医生来看看。”厉冥熠说着就要将她抱起来。

    “不用了,我没那么严重。”于宁说道。

    “不行。”男人说的果断,紧跟着将女人抱起来。

    于宁转头,一直看着那片火红色的花海,注意到她的视线,男人开口,“我马上安排人处理了。”

    既然她会过敏的话,那些花就不能留。

    于宁急忙说,“不用了,毁了怪可惜的,就留着吧。”

    毕竟那是他一片心意。

    “你会过敏,留不得。”

    于宁抿唇,半响后出声,“我很喜欢,留着吧,我不靠近就可以。”

    男人低头,看着怀中乖巧的女人,眉梢染上笑意,除却花粉过敏症之外,也不是那么糟糕。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