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19章 宁宁,她抢你男人
    从于宁选了那八十个女人之后,两人这场变扭的战争也算正式开始了,很快岛上传的沸沸扬扬,当家从二少爷送过来的人里头,选了八十个出来,简直组成了小型后宫。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八十个女人好像还是小姐选出来的,听说是被当家逼迫了。

    一时间岛上流言蜚语四起,所有人都在猜那位小姐是不是失宠了。

    那些女人被莫寒安排在了南区,佣人住的地界,空着的房子也多,于宁听说为了争房子,那些小姐还打了起来。

    她抱着默默坐在阳台上,在听到安娜和琼斯说的时候那些事儿的时候,真的有种皇帝翻牌子的感觉。

    厉冥熠那厮,真的把自己当皇帝了。

    这些事儿也就当做笑话听听,过了耳朵就算了。

    主卧留的阳台很大,上头放着吊椅,为了环境好点,李管家特地种上了花花草草,看上去阳光闲适,于宁坐在上头,安娜和琼斯将晚餐端了上来,看到女人冷情着脸色,她们没说话。

    自从早上帮那男人选了女人之后,于宁就回了房间,心里头虽然窝着火,但她面上还是没表现出来。

    默默都感觉出女人的不对劲,安静的躺在她的膝盖上没敢动。

    远处已经能够看得到太阳落下去的轨迹,天边的火烧云已经变的金黄,颜色匪浅。

    于宁盯着端上来的牛排,一点食欲都没有。

    “扣扣……”那边传过来敲门声。

    安娜走过去开门,很快带过来进门的李管家,老人满头花白,却依旧神采奕奕。

    “小姐,当家让您下去吃饭。”

    于宁没动,揉着猫咪的耳朵说,“不用了,我在上头吃就成了。”

    李管家面无表情,紧跟着出声,“当家说了,小姐如果不下去,莫先生会亲自上来请您。”

    那个请字格外突出,于宁抬眸,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谁都知道莫寒和斯凌上来,可就不是单纯的请了。

    而是武力胁迫。

    琼斯难得低头说了句,“小姐就下去吃吧。”

    毕竟当家等着不是,她们也是为了夜媚考虑,那八十个女人,哪个不是如狼似虎,魅惑人心的,她们也偷偷去看过,那些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

    小姐还是顺着点当家的好,否则真的失宠怎么办。

    “就是,小姐也在屋子里头窝了一天了,下去走走也好。”

    于宁起身,抱着默默下楼,餐厅在城堡左边的位置,于宁刚到大厅,就听见那边传来清灵的女声。

    黄莺一样的嗓音,听着娇弱无比。

    果不其然,里头的主位上,厉冥熠背靠椅背坐的随性,他右边坐了个女人,身穿蓝色长裙,裙子下头的褶皱部分不过是过了腰下一部分,差点没露出整个屁股,上半身湖蓝色的衣料紧紧的勾勒住女人的身体,露出一半的事业线傲人。

    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妖艳的红唇细心勾勒,波浪大卷的长发披散在露出的肩膀上。

    此刻女人笑得妖娆,染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殷勤的给主位上的夹菜。

    “当家您尝尝这个,这是洛儿亲手做的,手都烫红了。”女人嗲嗲的说道,声音媚的都能滴出水来。

    于宁感觉鸡皮疙瘩一本一本的起来,她怀中的默默也是抖了抖耳朵。

    男人抬头,就看到抱着猫咪过来的于宁,看到女人满脸的淡然,他放在膝上的指尖一紧。

    “你随便坐吧。”男人懒洋洋的看了她一眼,很快视线转回那个女人身上。

    于宁抱着默默走过去,坐在了厉冥熠左手边,距离他一个位置的地方,佣人很快盛了饭放到她面前。

    早餐吃的少,又是面食,于宁在房间的时候就饿了,不然也不会这么下来,在跟他们搅和一会儿,会更饿,现在能够吃到饭,才是真的。

    所以她也没管这边的两人,拿了筷子就要动口。

    这边的女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中午选人时候,呆在当家身边的女人,也就是将她们一个一个挑选出来的女人。

    她也不是傻子,作为女人,自然能够看的出来当家的态度,在还没有明朗之前,不能轻易得罪人。

    但是厉冥熠没有说话,她也不可能上赶着去跟人家搭话,所以她选择忽略对面的于宁,一点一点往男人面前的盘子里夹菜。

    “当家尝尝这个碳烤里脊,啊。”女人说着抬起筷子夹着菜就往厉冥熠嘴边送。

    男人薄唇微勾,张口抿下了女人送过来的菜,“味道不错,辛苦你了。”

    女人一听这话,马上心花怒放,“哪里的话,当家吃的高兴,就是洛儿的福分了,一点儿都不辛苦。”

    厉冥熠打了个响指,身后的斯凌取了个盒子出来,放到女人面前。

    “打开看看,喜不喜欢。”男人嗓音低沉浑厚,听着性感无比。

    洛儿放下叉子,脸上满是喜悦,她打开黑色的盒子,里头一套钻石首饰与水晶灯洒下来的光辉交相辉映,这套首饰,价值不低。

    于宁瞥了眼,价值上千万的东西,说送就送了,厉冥熠可真是财大气粗,不过也是,光桌子上这堆餐具就不下百万,那么点东西,厉当家还不放在眼中。

    名叫洛儿的女人兴奋的尖叫,“当家,这真的是给洛儿的吗?洛儿好喜欢!”

    厉冥熠勾唇,俊美如斯的脸上透出轻笑,“听话的女人,自然会得到奖励。”

    这话听在于宁耳中,怎么那么不是滋味。

    女人拿了钻石项链就往脖子上放,很快娇滴滴的出声,“当家,洛儿手刚才烫着了,扣不上,当家能帮洛儿戴上吗?”

    男人动动手,一旁的女人马上上前,就那么跪在厉冥熠面前,背对着他将长发撩起来。

    厉冥熠视线扫过下头的女人,见到于宁低头津津有味的喝汤时,他面色一冷,紧跟着荡开明艳的笑意,修长的手指给女人扣上了项链。

    身后的莫寒抖了抖,当家这是,不想笑就不要笑,可真是够渗人的。

    女人高兴的转过身来,丰满的胸部从男人居高临下的位置一览无遗,傲人的事业线中间,昂贵的钻石吊坠垂在上头。

    “当家,好看吗?”女人仰头,眼神迷离。

    赤裸裸的勾引。

    男人指尖滑过女人细腻的脸颊,性感的薄唇轻勾,“还不错。”

    那语气里,可是透着无比的暧昧旖旎,再怎么想专心吃饭的于宁也不由抬头。

    女人起身,将盒子往那边推了推,优雅的在于宁对面落座,不屑一顾的扫过于宁。

    还以为当家有多疼她,也不过如此,她们这些人上岛之后,这么快就失宠了,真是可怜。

    只要她能够用心,一定可以紧紧的抓住厉冥熠的心,这样优秀的男人,她是势在必得。

    于宁视线落在女人脖子上的项链上,她按着默默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惹得原本舒服眯眼的猫咪瞪大眼睛,发出轻微的叫声。

    “喵呜……”

    于宁低头,“你饿了?”

    她也没客气,直接从那边的盘子里挑了块鱼肉放到盘子里。

    腿上的默默见此,跳到地上等着,其实它想说,它不饿的,真的不饿的。

    但是既然你这么想让我吃的话,那就勉为其难的动嘴吧。

    明明她向来不喜欢这些宝石的,怎么会觉得那么碍眼,不舒服。

    于宁俯下身放盘子的时候,透过桌布下方没有遮挡到的空出来的部分,隐约看到那边女人白皙的脚掌不断在厉冥熠的脚踝部分勾蹭。

    她心里头一阵窝火,想着站起来上楼去,就听到两人起身的声音。

    “洛儿伺候当家洗澡,好不好。”女人紧紧地贴着男人的手臂,两团白皙的胸脯紧紧地粘在上头。

    任何一个男人看了都会心猿意马。

    厉冥熠没再看于宁一眼,两人就那么从她面前黏黏腻腻的离开了。

    就算走到那边还是能够听到女人撒娇的声音传过来。

    于宁手上拿着的筷子啪的一下扔在桌上,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

    安娜和琼斯也知道,她脸色不太好,应该是生当家的气了,这两人怎么又折腾成这样了。

    前两天不是还好好的吗,才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当家就重新选了陪他的女人。

    还在小姐面前这样卿卿我我的,她们看了都不舒服,别说小姐了。

    默默抬头,墨绿色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着于宁,胡须上还粘着油。

    “喵呜……”

    宁宁,你肿么了。

    听到猫叫声的于宁回过神来,怎么能生那种混蛋的气呢,他不过来缠着她,自己高兴都来不及呢不是吗。

    她不生气,也没有生气。

    “小姐吃饱了吗?”安娜开口问道。

    这样子谁都会以为她胃口不好吧。

    “没有,让他们再给我重新做份碳烤里脊来。”于宁咬着米饭开口。

    一听这话,安娜和琼斯相视而笑,这还真的是生气了。

    于宁把空碗递过去,安娜赶紧添了碗饭过来,盯着满桌子的菜,于宁大快朵颐。

    她凭什么不吃,还饿着呢。

    房间内,厉冥熠坐在书桌前,指尖一点一点的在桌面上拍打,洛儿站在角落这边,脸色苍白。

    她离厉冥熠的距离,是整个房间能够离他最远的线路。

    男人一进门就将她甩的远远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跟着他满身戾气,告诉她,站在离他最远的地方,否则就会被扔下去。

    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到底怎么了,不知道为什么的女人只能按照男人的话做,站在最远的门边。

    看着厉冥熠双腿交叠坐在书桌前,她咬唇,不敢开口。

    莫寒推门进来,屋内明显感觉的出来的冰寒之气,冻得人瑟瑟发抖。

    “如何?”男人薄唇轻启,吐出这两个字。

    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莫寒一字一句认真的答道,“小姐还在用餐,没有上楼。”

    他能说人家夜媚根本没当回事儿吗。

    “用餐?”男人明显的生气了。

    她居然还在心如止水的用餐,居然一点都不在乎,握紧手上的文件,手背上青筋乍现。

    莫寒支支吾吾,“还让厨房做了新的菜。”

    当家手上的东西可是不要一下子就扔过来啊,那手劲扔过来会死人的。

    站在角落里的女人多少明白了一点,他们说的,是楼下那个抱着猫的女人。

    厉冥熠突然诡异一笑,眼眸盯着那边角落里的女人。

    于宁抱着默默上楼,推开房间门,于宁还是松了口气,至少厉冥熠没有把那女人带到这个房间里来。

    默默跳上床,看着还在发呆的于宁,自己乖乖的躺着。

    床上的女人不知道低着头想到什么,突然叹了口气。

    “小姐,洗澡水已经放好了。”安娜推开浴室门出来。

    于宁起身走进去,盯着池子里头放满的水,她若有所思,将自己身上的衣服褪尽之后,她伸腿跨入水中,温度适中的液体包围女人。

    旁边已经点上了安神的精油灯,芬芳的香味混合着湿润的热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于宁靠在池壁上,身子泡在热水中,始终特别舒服,能够让人的每个细胞毛孔都放松下来,她闭上眼睛,脑袋里摒弃杂念,想好好休息。

    可是偏偏有人不让她如愿,一墙之隔的地方,传出声音。

    “啊,当家好坏啊!”

    “呵呵呵!”

    “不要摸那里。”

    一墙之隔的地方,传过来中午清灵的女声,不同的是,此刻的女人存过来的声音,还能够听得到水流波动的声音,不知道是这边的,还是那边的。

    于宁猛然睁开眼睛条件反射一样的回头,只看到贴着璀璨壁砖的冰冷的墙壁。

    那边的女声不断地传过来,“呵呵,当家好讨厌。”

    “不要,好痒哦!”

    一声又一声的传过来,于宁窝在水下的两只手臂慢慢环住自己的身体。

    厉家的隔音结构将来是最好的,两间房间之间的隔音不可能会这么差,就算是建的时间很长的房子,后来也做过加厚隔音的设备。

    但是于宁一下子没有想到这方面,那么简单就清晰传过来的声音,肯定是有人将隔音设备关掉了。

    于宁抱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一点点往下沉,一直到整个人都没入水中,不断有泡泡从水底下冒出来。

    但是那边的声音还是好像不断传入耳中一样,等到憋得差不多了,于宁才冒出头来。

    “呵呵呵……”

    “当家……”

    于宁面无表情,从架子上拿了浴袍穿在身上,踩着水渍离开浴室。

    看到于宁出来,安娜和琼斯上前,递过来吹风筒,想要帮她吹头发。

    于宁坐在椅子上,身后的安娜食指纤细,拨动着她的长发,吹风筒呼呼的声音在耳边响彻。

    很快头发变得干燥,于宁食指按在太阳穴上,突突的疼的厉害。

    “小姐要睡了吗?”

    于宁点头,琼斯将送过来的睡袍放在折叠好放在床上。

    两人收拾完之后起身离开,房间里头只剩下于宁一人。

    默默睡在床尾的被子上,于宁窝在被子里,丝绸被子里,于宁翻来覆去的,就是闭不上眼睛。

    很快,她就彻底闭不上了,因为对面的房间里,传出来的不再是女人的嬉笑打闹声,而是,叫床声。

    “哦……啊……嗯……”

    “当家好……棒哦,真的好棒哦……”

    于宁五指陷入头发丝内,狠狠地按在脑袋上。

    “嗯…。啊……”

    女人的娇喘声不断地传过来,像是现场直播那样。

    默默躺在床尾,也是猛然抬头,毛茸茸的耳朵动了动,墨绿色的眼眸紧紧地盯着于宁。

    那个男的,出轨了。

    “喵呜……”

    于宁能够听得到小家伙的牙齿咬的很紧,咬牙切齿的感觉,已经炸毛的样子。

    于宁叹了口气,那边不断传过来的声音真的挺让人崩溃的。

    紧跟着她倒下去,丝绸薄被被拉到头顶,紧紧地捂住。

    但是就像在浴室里那样声音一直都没有停过。

    默默看到她这个样子一下子炸毛,从床尾扑过来,因为格外生气身上的猫变得更加蓬松,好像和河豚那样,腮帮子鼓起来。

    默张口咬住女人头顶的被子使劲儿往下拽,用力拽,嘴里还发出愤怒的声音。

    “喵呜……”

    人家都抢你男人了,你还是睡,抢了你男人不算,还爬到你头上拉屎了。

    “喵呜!”

    快起来!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宁不耐烦的将默默挥开,“你干什么,饿了的话,抽屉里有小鱼干,再吵踹飞你。”

    “喵呜……”

    默默眼睛一亮,往那边的柜子山跳去,小鱼干小鱼干。

    很快毛茸茸的爪子停住,小毛球又跳了回去,爪子不断在在挺尸额女人身上用力掏。

    “喵!”

    不是这个重点,重点是那边,那边啊,那边的女人啊。

    于宁原本就烦躁,这下彻底烦躁了,直接掀开被子坐起来,被倒下来的被子盖住的默默很快钻出来。

    “喵呜!”默默瞪着大眼睛看着她。

    可怜兮兮的眼光让人觉得不忍,一人一猫就那么在床上对峙着,墙上时钟嘀嗒嘀嗒的响着。

    于宁抓抓头发,掀开被子起身,“好啦,知道了。”

    一听这话,默默跳上女人的肩膀,跟着女人起身走出房间。

    ------题外话------

    我们默默是助攻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