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21章 我没碰过她们
    女人的嫉妒心向来是很强大的,就算别人跟你无冤无仇,但是自己没有的东西,而别人有,或者人家的生活是她极度羡慕的,那么那个人家就会成为被排挤的对象。

    有些人会潜意识里对过的比自己好的人抱有仇恨,比如骑自行车的会嫉妒开宝马的,这就是典型的仇富心理。

    于宁此刻面对的就是这样的仇富心理,她向来是不太愿意计较的人,但是人家欺负到头上了,不做点什么,算她窝囊。

    那个名叫洛儿的女人倒是干脆利落,手上的茶壶连着茶杯直接那么甩了出去,茶壶连带着茶水,直直的对着于宁而去。

    琼斯脸色一变,往前跨一步挡在于宁面前,手接下了茶壶,身上却被泼的满身茶水。

    “怎么,你还敢护着她?你就不怕我让当家把你跟她一起丢出去?”洛儿环胸而立,说的自信满满。

    茶壶里的水也是有些时间的了,所以不那么烫,琼斯身上穿了脸墨绿色的紧身衣,此刻胸前满满的一片水渍。

    她本来也是特工,经历这样的事情,脸色自然冰寒,眸中厉光乍现,但是于宁没有发话,她是自然不会动的。

    将茶壶扔在地上之后,她往后退了一步,回到于宁身后。

    这边听到动静的巡逻队走过来,二十人排成队列,一看到有人过来,三个女人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怎么回事儿?你们在这闹什么?”为首的队长面无表情说道。

    “你们来的正好,我命令你们,把这女人给我丢出去,再把她身上的衣服扒了,一件都不许剩下!”洛儿恶狠狠的开口。

    队长皱眉,看向于宁,这片区巡逻的人都见过于宁,就算没有见过,也听说过,安娜手上抱着的那只黑猫,和那个面容美丽的女人,一看就知道是谁。

    “小姐,您好。”队长也是个明白人,率先对着于宁低头叫道。

    虽然流言蜚语较多,但是当家曾经下过死命令,对于宁要像对他一样的尊重恭敬,就算身边有了其他的女人,当家也没有撤回这道命令,在厉家的人,绝对的服从命令。

    这些人自然是不敢造次的。

    一见到他这个样子,洛儿一下子就急了,“你摆的什么样子,我让你把她扔出去你听见没有!”

    队长收回被她拽着的手,没有说话。

    红衣服的女人紧跟着开口,“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吗?敢无视我!”

    狐假虎威,向来不是于宁的风范,自己的仇自己报,这才爽。

    这边的保镖刚想开口,就被于宁挡住。

    “你们该做什么就去做什么,这里不用你们。”

    正主儿都发话了,他们也只能离开,看着乖乖听话走出院子的队伍,洛儿着急的直接冲过来拽住队长。

    “她算什么东西,让你离开你就离开,你是分不清楚自己主人的狗吗?”洛儿手指着身边的于宁,一只手拉着队长气急败坏的出声。

    他们应该听的,是她的话,不是这个女人的!

    队长一下子火了,能在绝岛当差的,无非是精英中的精英,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就对着他们出言不逊,到底是想干什么。

    “我告诉你我算什么?”于宁突然伸手,捏住指着自己的这根手指,往后狠狠一掰。

    所有人能够听得到明显的骨节断裂的声音,紧跟着就是女人的惨叫声。

    “啊!”洛儿发狂一样的想要挣回自己的手,但是断裂的食指一直捏在于宁手上没有松开。

    “啊!你放……放开我!”洛儿额头上已经掉下汗水,脸上鼻子眼泪一大堆,眼线液都被化出来了,直接流下来,看上去跟鬼一样。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快放开她!”红衣服的女人率先冲出来,但是不敢上前,只能对着那边的队长叫喊,“你们都是死的吗?看不见她动手!还不快把她拉开!”

    队长没动,这位小姐跟那些女人比起来,谁重要,他们清清楚楚。

    于宁没有搭理在那边蹦跶的女人,手上劲一直在加大,脸上荡开轻柔的笑意,“疼吗?”

    洛儿已经近乎晕厥,身体快倒在地上,话都说不利落,“放……开……”

    ,于宁冷笑,恶毒?她真正恶毒的时候这些人还没见过。

    洛儿的手指硬生生的被于宁掰断,和手背成为同一条水平线,只有外头的皮肉相连在一起。

    “用言语攻击人,远不如肉体来的干脆,既然你们这么想我离开这的话,就拿出点实力来。”

    于宁说完手一松,洛儿已经忍不住疼痛,整个人晕厥在地。

    剩下的两个女人都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于宁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两人脸色发白,怕的要命。

    越过两个女人走到亭子那边,于宁拿起桌上的茶杯,倒出水来清洗指尖。

    琼斯递过来纸巾,她擦着手过去,看着险些瘫软在地的两个女人,面带不屑。

    “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两个女人惊恐的往后退,眼眸瞪大,像是见到恶魔那样。

    “我自认为我向来不是什么宽宏大量的女人,你们既然得罪了我,多少也得付出点什么不是?”于宁勾唇说道。

    安娜和琼斯满意的点头,这段时间小姐受的委屈可不少,还大多都是这几个女人给的。

    她们看了都窝火,别说于宁自己了,可是小姐总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什么都不说,面对当家身边那些女人的挑衅,也从来不吭声。

    没想到今天会来这么一出,真的挺解气的,这样的女人,就应该这么对付。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当家……当家知道的话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红衣服女人叫道。

    蓝衣服的女人上前,将保安队长拽到自己面前,面色急促,“你必须保护我,我是当家的女人,我如果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当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这些豪门世家的小姐,向来都是任性妄为的,从来不会估计其他人的处境和想法,与生俱来的以自我为中心。

    将自己认为的事情想得理所应当,她说什么,就是什么,自然不会考虑到情况的变化。

    况且那晚上的事情,只有她们自己知道,跟她们床笫之欢的男人不是当家,旁人谁都不知道,说出这样的话,那些保安队自然也是深信不疑的。

    果不其然,队长面色犹豫,但是很快又被扶正,因为将这些女人安排在南区的,是莫寒大人,不是当家的命令,并且莫寒大人还说过一句话。

    不用管这些女人,当做不存在就好。

    所以就算这些女人伺候过当家,也是不用害怕的吧。

    “你是要帮她还是自己主动走出这里?”于宁不紧不慢的问了句,眼睛斜瞟过队长。

    周围的人都能够听出来威胁,如果帮忙,就会成为这位小姐的绊脚石,自然会被攻击。

    “我们马上离开,小姐。”队长立刻恭敬出声。

    他们自己明白,就算他们决定要帮这两个女人,也没什么用,不说这位将绝岛搅得天翻地覆的小姐能力有多强,就是她身边的安娜和琼斯也是厉家名下数一数二的特工。

    三人加起来,能力不会弱,况且他们也没有要帮那几个女人的意思。

    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他们讨不了半分好。

    一听到这话,两个女人一下子急了,“你不能就这么走,你没有听到我的话吗?你得保护我!”

    “你要是这么走了,我保证,让当家砍了你的狗头!”

    两人完全不管倒在地上的洛儿,抱在一起,戒备的看着于宁顺带还不忘对这边的人嚎叫。

    “得了,既然这么不想让他们走的话,你们也不用离开。”于宁像是打大发慈悲那样,对着这边的一堆男人开口。

    安娜将默默放到石桌上,整理了一块地方让于宁坐下。

    琼斯倒是速度快,拉着路过想看热闹的佣人,让她泡了壶茶和送两个果盘过来给小姐消消暑。

    “是。”队长低头答道,往两边退去,站在边上,真正好堵住了这边两个女人逃跑的出口,将她们围在中间位置。

    “你想干什么?”红衣女人率先开口,面上倒是有些不卑不亢。

    于宁坐在石桌旁,看着佣人送过来的果盘,慢悠悠的出声,“你们是想自己来,还是我动手?”

    两个女人看着她,“什么自己来?”

    安娜插了快水果给于宁,女人拿起来之后就蛮有兴致的出声,“你们两个选择,你们两个对打,赢的人可以走出这里,输的人断一只手,如果让我亲自动手的话,就像地上那个一样,只不过要严重一点,每人一只手,自己选吧。”

    女人用最温和的语气,说出了最残忍的话。

    这边的男人倒是见惯了这样的刑罚,在厉家,犯了错可不止这样的惩罚,但是令他们侧目的是。

    女人优雅的坐在石椅上,身上的长裙垂到脚踝的部分,露出白皙的肌肤,面容姣好,皮肤白皙,像是落入凡尘的仙女那样,可是说出的话,却是不像善良的女人所说。

    “你说什么?!”

    红衣女人看了眼地上还在昏迷洛儿,食指已经变了红肿不堪,于手掌连接的地方彻底断裂,无力得和手掌倒向另外一个方向。

    如果救治的不及时的话,是保不住这只手的。

    “听不明白?让你们两个互相对打,一个小时之后,还站在地上的女人就能赢,保住一只手掌。”琼斯紧跟着复述一遍。

    两人脸色一变,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盯着于宁,“你休想!你等着当家过来收拾你吧,当家会帮我们狠狠地教训你的。”

    于宁闻言勾唇,“你们有十秒的考虑时间,如果不选的话,每人一只手,琼斯,好好准备。”

    琼斯闻言,走到那边的巡逻队长面前,伸手将他腰上别着的黑色手枪拿了过来,放在于宁面前。

    盯着冰冷的枪支,两人脸色一变。

    这边的安娜已经尽责的开始报数。

    “十…九…”

    两个女人面面相觑,提腿就想离开,却被巡逻队挡住,无法离开这片区域。

    “让开!快让开!”

    “当我们出去!”

    但是这边的人不为所动,尽职的守着入口。

    “七…六…”安娜的声音不大不小,好像魔咒一样听在两人耳中。

    光是看方才于宁将洛儿手指掰断那个架势,她说得出做得到,况且再加上这些人完全的听命于她,两人的希望彻底断绝。

    她们上岛这么多天,当家连佣人都没有给她们安排过,可是这个女人身边就有两个身手不凡的人保护,巡逻队的人也是恭恭敬敬的。

    “四……”

    红衣服的女人闭上眼睛,狠狠地一巴掌拍在身边女人的脸上,发出震耳的响声。

    “啪!”

    被打的女人愣了愣,很快回过神来,“你敢打我!”

    紧跟着扑上去,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就连脚踢到地上的洛儿也没管。

    “你们觉得这两人谁会赢?”于宁端着茶杯,局外人一样的看着地上扭打的两个女人。

    “不知道,不过都挺厉害的,没练过身手的女人打架都是这样的吗?”琼斯一脸嫌弃的看着陆地上厮打的女人。

    真是够丑的。

    “小姐这两天无聊,当做笑话看看也不错。”安娜说了句。

    这两人打的是昏天黑地,衣服撕破不少,身上也留下对方的抓痕,这样养尊处优的女人,指甲保养得自然是很好的,也是完美的利器。

    “你敢抓我的脸!”

    “啊!”

    女人的尖叫声和扭打的肉体碰撞声不断在花园里头响起来。

    那边不断有人探头过来看情况,原本这三个女人都是在当家身边呆了一天的,深得她们的羡慕,但是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就闹成这样子。

    那个喝茶看戏的女人,真的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

    她们还是不要多待了,否则出事的会是她们。

    厉冥熠坐在书房内,原本是想着过来处理文件的,但是男人坐在这上头,脑子里就开始一片混沌,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像是放电影一样一点一点闪现。

    这几天变着法的刺激那个小东西,但是女人就是跟没心肝一样的该吃吃该睡睡,一点都不含糊,厉冥熠心里头都没底了。

    私底下一直在想,难不成在她心里头,真的没装着他,一点都没有吗。

    早上带过来的又是新的女人,但是就连她的面都恨不得没见到。

    这么想着,男人顿时烦躁无比,直接伸手将桌上的文件全数扫到地上了。

    听到里头的动静,斯凌摇摇头,当家已经快憋不住了,夜媚再这样下去的话,疯的回是当家。

    然后被带疯的,就是他们。

    跟那些女人接触已经是当家的极限了,他们能够看得到当家对这些女人有多抵触,可是就是夜媚看不见啊。

    这两人真是够变扭的,一个不肯说,一个又憋着忍着,两人的战火可是苦了他们这些旁观者,差点就殃及池鱼了。

    这边莫寒高高兴兴的上楼,美眉毛都快飞起来了,嘴里还哼着歌。

    斯凌眉头一皱,不是让他去西区拿资料吗,怎么高高兴兴的就回来了,还两手空空。

    “哎?东西呢?”

    莫寒一脸的兴奋,“东西不是最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是其他的事儿!”

    斯凌无奈,“当家还在火头上,我看你是想引火烧身吧?”

    那文件很重要,他居然没去拿,这不是找骂吗。

    “你先听我说啊。”莫寒回了句,紧跟着凑到他面前开口,“夜媚在南区那边闹起来了。”

    南区住的,可是那堆女人。

    斯凌满脸欣喜,“怎么回事儿?”

    “不清楚,但是折腾的都是前两天”伺候“过当家的女人,听说发了不小的火气,把那些女人收拾了。”

    斯凌就差没跪谢老天爷了,这祖宗终于有反应了。

    “现在还在吗?”

    “在啊。不然你以为我着急忙慌赶回来干什么。”莫寒说着眨眨眼。

    他只不过是路过,远远的就看见佣人扎堆在讨论,上去一听,再凑过去看了看,还真的折腾起来了。

    地上两个女人打的昏天黑地啊。

    只要能把当家那火儿给歇下去,他们做什么都成。

    这边的情况也算是明朗的彻底了,地上的两个女人已经遍体鳞伤,原本穿的就不多,现在硬生生是把对方扒的干干净净。

    两人躺在地上,脸上身上满是痕迹,指甲划拉出来的口子深得能够见到里头白花花的肉,血迹不断渗出来。

    衣服的碎布,文胸扔的满地都是,两个女人浑身是血还沾染着不少的泥土青草的躺在地上,应当是已经打不动了。

    “看看还活着吗?”于宁面无表情的对着那边目瞪口呆的男人说了句。

    队长马上上前,食指按在两人的大动脉上,还有细微的波动。

    “小姐,还活着。”

    安娜和琼斯目瞪口呆,其实这两个女人也挺厉害的,能赤手空拳的打成这样。

    地上的两个人已经分不清楚谁是谁,趴在地上苟延残喘,于宁起身走过去,盯着地上的人不说话。

    三个原本光鲜亮丽的女人满身血污的躺在地上,还能够看到被扯落满地的钻石项链。

    “我们走吧。”末了,于宁吐出这句话。

    既然结果已经出来了,也就没必要再多说什么话浪费唇舌。

    “啊!”

    就在几人准备离开的时候,一道很近的女声传过来,于宁转头,就看到入口处不过五十米的地方,乌泱泱的过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厉冥熠,身后带着莫寒和斯凌,此刻那道尖叫的女声停止,一个穿着鹅黄色裙装的直发女人捂着脸躲进厉冥熠怀中,她身材娇小,从背影看就知道肯定是个美人儿。

    于宁在心底数了数,第九个。

    这边的人抬眼就看到厉冥熠站在那边,男人面无表情,黑眸扫过地上躺着的三个女人。

    所有人心下一紧,赶忙上前。

    “当家!”

    “当家!”

    厉冥熠视线停在于宁身上,黑色的眸子里头一片暗沉。

    “当家,好可怕,都是血,我害怕。”那个女人说着往他怀中再凑了凑。

    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按在女人的脑袋上,低头说的温柔,“怕就别睁开眼睛。”

    莫寒捂住嘴巴咳了声,率先开口,“哟,这是闹得哪出儿?”

    空气里头一阵静谧,安静的没有人再说话,男人迈着步子走过来,左手环在女人腰上,被搂住的女人就那么将脸埋在他胸口,从于宁面前走过去。

    凉亭里,厉冥熠看到石桌上头的咖啡和果盘,松开女人之后将她安置在石椅上,被放开的女人白皙的小手拉住男人的食指。

    仰头看着俊美的男人,小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当家,我怕。”

    于宁就差没翻个白眼,这么纯洁无暇的白莲花,怎么她选人的时候没发现呢,穿上衣服就变了性格?

    男人指腹勾过女人茭白的小脸,“好好呆在这儿,听话。”

    说完他转身,看着这边的景象,眼眸紧盯住那边的于宁,很快看向现在他右手边的巡逻队长。

    “说说,怎么回事儿?”

    被点到名的男人上前一步,不知道怎么解释,一堆女人争风吃醋被秒杀了,还是其他的什么。

    “她们得罪了小姐,被,被小姐施了些惩罚。”

    于宁倒是坦荡,是她做的就是她做的,也没什么好辩解的,直接开口回道,“那个昏死的,是我把手指头断了,这边这两个,自己打起来,打成这样子了。”

    于宁那表情就跟,你看啊,我也没做什么不是。

    男人踩着飞溅在地上的血迹走过来,一步一步,黑眸盯着于宁。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

    莫寒和斯凌捏了把汗,当家真的不会见好就收,两人一样犟,这事儿要是处理的不好,非得崩了不可。

    于宁耸耸肩,“信不信由你啊,其他人也看见的,你可以问,我又没堵着你的嘴。”

    这边的队长上前,尽职的开口,“这两个女人,的确是自己打起来的,不过小姐用了她们的手做筹码。”

    言下之意,就是,小姐说了,你们不打就断你们的手,然后人就吃着水果看了一个多钟头的血色厮杀。

    “好残忍……”亭子里的女人捂着嘴巴说了句。

    站在身后的四人齐齐看了眼这位小姐,面带鄙视。

    “理由?”男人依旧高高在上,冷着脸吐出这两个字。

    于宁揉揉鼻子,“没什么理由,想看人打架而已。”

    于宁这辈子最不会的,就是解释,而且这场面她如果跟厉冥熠说,她们骂我,我才动手的,这不是跟撒娇一样吗,所以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的。

    地上的女人意识逐渐回升,仰着血色模糊的脸,看到面前的精致裤腿,和男人那张令人魂牵梦萦的脸时,眼中透出希望。

    一点一点蠕动着往他的方向爬去。

    “你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处置这些人?”男人掷地有声的说出这句话。

    四目相对,两人没有动,连视线的偏移都没有。

    厉冥熠的心里头想的很简单,只要于宁说一句,很简单的一句话,你是我男人。

    她要什么,他给什么。

    从始至终,男人要的,只不过是一个态度而已,一个于宁对她的态度。

    可是下一刻,女人嘴里头说出来的话,却让他建立起来的防线,击的七零八落。

    于宁轻笑出声,“如果非要说身份的话,就是挑选者的身份,这些人是我帮你选的,当然得负责到底不是?她们有毛病,我当然得指出来。”

    男人狭长的眼眸里头慢慢积累起黑色的风暴,整个人身上那股压迫一下子全部出来,狠狠地盯着面前的女人。

    “你要是觉得不舒服,要替她们主持公道的话,想怎么做随你,我听着。”于宁紧跟着说出这句话。

    莫寒和斯凌已经明显的感觉到,厉冥熠已经发火了。

    “就因为这样的原因,你就能把她们打成这样吗?你太过分了?”女人走过来,手臂挽上厉冥熠,愤世嫉俗一样的开口。

    跟这女人一对比,于宁突然想起来那两个女人骂她恶毒一样。

    她还就是恶毒了,怎么样。

    “当家,她真的很过分。”女人扬起小脸撒娇般的说道。

    “你再说话的话,我也断了你的手。”于宁慢悠悠的说了句。

    女人闭嘴,缩了缩身体。

    血色模糊的女人好不容易爬到男人脚下,手指扶上他的裤腿。

    “当……家……”女人暗哑着嗓音开口。

    一定要帮她,杀了这个恶毒的女人。

    但是此刻她却完全忘记了,将自己变成这样的,是那边躺着的那个同样满身血色的女人。

    紧跟着,男人被拉住的腿动了动,踩在女人的手上,脚尖碾过,女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啊!”

    指骨像是被撵断一样,女人握着手翻滚在地上,模样看上去凄惨无比。

    “脏。”男人冷冰冰的吐出这个字。

    身旁挽着他手的女人松了松手,没惊讶的瞪大眼睛。

    “厉冥熠,方才那些女人说我恶毒,但我现在看来,你比我还要恶毒,这些女人,可都跟你睡过。”于宁毫不客气的嘲讽到。

    她跟这些人也不算相识,恶毒就恶毒了,但是厉冥熠不一样,他跟这些女人,都有过亲密的关系。

    这样面无表情的踩断人家的手指,他比她,还冰冷无情。

    “谁跟你说,她们跟我睡过?”男人冷着眼眸,对着于宁说出这句话。

    场面开始冻结,明黄色裙子的女人松开厉冥熠的手指,往后退了一步。

    “我自己有眼睛,会观察,再加上每晚上的声音,都提醒着我,厉当家玩的很开心。”

    于宁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问这句话,只能有气无力的反驳。

    看到这情况,莫寒明白当家想做什么,直接带着所有人退出这片区域,临走的时候,还带上了地上躺着的三个女人,和面带震惊的新宠。

    原本热闹的地方突然变得空旷起来,两人站在原地没有动,彼此之间就连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空气里透着说不清楚的氛围,厉冥熠方才那句话,没有在于宁心里头留下多大的震惊。

    他上前一步,放在口袋里的手伸出来,一点一点抚上于宁精致的脸颊,脸上有些痒,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滑到女人的下颚,捏住之后,那张俊美的脸颊慢慢凑了上去。

    于宁眯起眼,在两人距离很近的时候,直接一把将他推开,“怎么,方才的女人伺候的不够好?”

    厉冥熠指尖松动,突然将她揽入怀中,紧紧的抱住,两只手如同铁环那样,紧紧的将她的腰肢控制住,于宁扭动了几下,实在挣脱不出来。

    凑到她精致的锁骨间,男人如同呢喃一般说出这句话,“我很想你。”

    于宁动了动,想你二大爷!

    他不想再赌下去,不仅仅是因为他的狂躁不堪,而是那晚上,她站在房间门口,满脸的淡然,但是识人颇多的厉冥熠还是看出来,她隐在眼眸深处的受伤。

    她难过,他知道。

    于宁心里头并非没有他,无论是什么原因,性格使然也好,外界原因也好,他不想在这样互相拉扯伤口,她疼,他比她还要疼。

    男人身上的龙涎香将她紧紧包围,于宁伸手推不动,扯着嗓子大喊,“厉冥熠,你要是发疯就到别处去,别扯上我。”

    厉冥熠抬头,两人鼻尖相抵,她能够看到他眼中的笑意,于宁皱眉,这是怎么了。

    突然抽风了。

    “我没有碰她们。”男人突然开口解释。

    于宁眨眨眼,“你说什么?”

    她亲眼看到的,还会有假,这个男人,想睁着眼睛说瞎话。

    “碰她们的,是楼下的保镖。”

    “关我什么事?跟我没关系。”于宁气急败坏的出声。

    男人亲在她的红唇上,这些天,他晚上盯着屏幕,她再也没有推开门走出来过,每晚躺在床上,他都在想她。

    想的发疯。

    今天听到她找这些女人麻烦的时候,他承认,心里头是狂喜的,至少她是在乎的,那么就不枉他演了这出戏。

    “厉冥熠,你碰不碰她们跟我没关系,现在,立刻,放开我!”于宁脸被气的通红。

    “你在别扭什么,我说了,我没碰她们,从始至终,我碰过的女人只有你一个。”于宁算是明白了,男人演这出戏,就是想跟她置气,只不过她不知道的是,男人连钻石项链都让莫寒跟批发似的直接弄了一堆回来。

    每个女人一盒,就是想让她嫉妒。

    但是现在,他们之间的问题已经不简单了。

    这几天她明白到了,他是厉家当家,这些人会送一次女人过来,就会有第二次,他能够忍得住一次诱惑,不一定能够忍得住第二次。

    他的身边,女人不会少,如果他们在一起,于宁要面对的不仅是他一个人,还有整个庞大的厉氏帝国。

    那不仅是荣华富贵,还有更重的责任。

    “你放开我,我们谈谈。”于宁冷静的开口。既然情况明了,不如说开了的好。

    “你说,我听着。”他固执的不放开她,好像知道她会说出什么刺激自己的话来一样,至少不会是他喜欢听得。

    “我们不合适。”于宁深呼吸之后,开口说出这句话。

    男人环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黑眸紧紧的盯着她,“理由?”

    “你是厉家的当家人,你的一生之中不可能只会有一个女人,身边的女人不会少,我不想像这些女人一样,活的那么没有尊严,每天争风吃醋,我不是那样的女人。”

    “我保证,我厉冥熠可以对天发誓,我这辈子只会有你一个,我也只要你一个,绝对不会有其它女人!”男人看着她,满脸的认真,黑眸中透着感染人心的坚定。

    于宁抿唇,“反正我们不合适!”

    “你是女的我是男的,你未嫁我未娶,两情相悦,怎么不合适?”

    于宁深呼吸,“你跟我是不一样的人,我只想安稳的过自己的日子,不想牵扯太多,所以你还是放我走吧。”

    厉冥熠明白,他的身份虽然惊人羡慕,万人尊崇,但总是带着风险的,无时无刻不有人在算计他。

    如果自己不强大,会被啃的尸骨无存。

    但是男人明白,从他一开始选定了她,男人就清楚的知道,她不是那种害怕出事的女人,能够担当大任。

    “我会好好保护你,只要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事。”男人承诺道。

    “你保护不了我,厉冥熠,我从跟你相遇开始,我受过的伤,不少。”

    厉冥熠突然松开她,薄唇微抿,“你还在计较D区的事情吗?”

    于宁摇头,一码归一码,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就是打个比方而已。

    “不是。”

    “我知道你在计较D区的事情,既然这样的话,你受过多少伤,我还给你,可以吗?”他紧盯着她,说的无比认真。

    “你说什么?”

    于宁满头雾水的时候,他抱起她,像以往那样,迈着稳重的步伐一步一步往前走。

    “你要做什么?厉冥熠!”

    男人没有回答她,只一味的往前走。

    ------题外话------

    不好意思啊各位,卡文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