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24章 合心意的礼物
    清晨,从云层中洒下来的光芒唤醒了地上的生物,沉寂一夜的世界开始苏醒。

    李管家老早就已经开始准备早餐,佣人有条不紊的开始打扫除尘,每天早晨七点半之前,他们必须完成打扫工作。

    每人各司其职,安静的坐着自己的工作。

    安娜和琼斯自然起的挺早的跟莫寒斯凌四人等在门口,昨晚上他们可都是睡了个好觉。

    只要里头那两位不再折腾,他们就能过的安安稳稳。

    偌大的房间内,窗帘遮挡住晨光,房间内昏暗一片,床头的壁灯亮着橙色的光辉,照亮下头半圆形的大床上,纠缠的两人。

    于宁趴在床上,睡眼朦胧,身后的男人紧紧的贴在她背上,被子下两道赤裸的身体纠缠在一起。

    女人露出的圆润肩头上满是青紫的印记,身上的男人卖力的在她背上一点一点舔舐,濡湿的舌尖不断滑下去。

    于宁动了动,还在睡梦中的意识模糊,感觉到身上沉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重重的压在她身上喘不过气来。

    男人咬着她的耳朵轻轻啃咬,感官上的刺激感让于宁彻底苏醒过来,睁开眼睛对上的就是前方纯欧式的床罩纱幔。

    她背上压着一个如狼似虎的男人,于宁能够感觉到他汹涌而来的欲望。

    “醒了。”男人看到她醒过来,凤眸中满是笑意。

    于宁下巴抵在枕头上,看不见身后男人的模样,她无奈叹气,动了动身体,厉冥熠见此,将她翻了个面抱在怀里头。

    “你怎么醒的这么早?”于宁脸贴在他坚硬的胸膛上开口。

    昨晚上没有了这些天晚上困扰她的叫床声,于宁没有睡得香甜,反而睡得更加燥热。

    不为其他,就因为身边躺着的那个男人一晚上就抱着她舔过来啃过去,咬的身上疼,要不是她意志坚定,早就被啃的骨头都不剩了。

    “我一晚上没睡。”男人哑着嗓音出声,下巴在她头顶蹭了蹭。

    “为什么?”

    男人盯着她,笑的戏虐,“你不知道?”

    两人身下还紧紧贴在一起,于宁能够感觉到他的欲望。

    “咳……”她尴尬的咳了声。

    厉冥熠抱着她努力稳住自己的呼吸,一晚上备受煎熬的男人叹了口气,要不是顾及她的身体,他还真的不用受这份罪。

    这小东西,真是把他吃的死死的。

    “起床了。”于宁动了动身体,说着伸手去够床头上的按钮,按下之后窗帘从两边滑开。

    阳光投射进来,室内一片光明,照亮床上的一片光景,翻了个身,继续将她压住,英俊的脸颊蹭了蹭她的颈窝。

    于宁揽着他的脑袋,“起来了,我给你换药。”

    她还记得昨天医生说的话,每天早上换药,伤口虽然不大,但是也需要注意。

    “嗯……”男人呢喃般哼了声。

    于宁知道他听进去了,推开男人起身,床下是昨晚上被扔在地上的睡袍。

    于宁背对男人穿上睡袍之后,闭着眼睛回头。

    看着女人的模样,男人薄唇轻勾,只见女人紧闭眼眸,长长的睫毛微动,伸过来的手上拎着一件黑色睡袍。

    “穿上衣服,去浴室洗漱。”于宁闭着眼睛开口。

    男人被子下未着寸缕她是知道的,即使发生过关系,也曾经在浴室里头勾引过他,她还是没有办法直视。

    男人懒洋洋的靠在床上,盯着她的手,没有动作,“我受伤了,动不了。”

    “伤的是右手,你自己小心点抬起来穿进去不就可以了。”于宁还是闭着眼,没有睁开。

    早知道昨晚上就不要让他胡来,把衣服脱了睡觉。

    “手疼。”男人哼了声。

    于宁没有办法,闭着眼睛伸手摸过来,拉着他的手臂就要往里头套衣服。

    闭着眼睛的于宁其他的感官格外敏锐,她能够明显的感觉到指尖滑过男人肌肤时候的触感。

    突然猛的指尖一热,手上有滑腻的东西滑过,于宁赶忙睁开眼睛,就看到自己原本在他胸口上的手指被男人捏住放在嘴边。

    他的舌头在捏住的手掌上不断舔弄,眼神邪魅不堪,放肆至极。

    于宁一下子拽回来。

    “不许胡闹。”她娇嗔一样的怪了句。

    男人舌尖舔过薄唇,倒是大大咧咧的抬起手,让她给自己穿衣服。

    系好睡袍带子之后,男人坐在床边,赤脚踩在下头的拖鞋上。

    于宁拿了把椅子,将垃圾桶拖过来放到他手下,拿起柜子上的药水开始给他清洗伤口。

    透明的针水顺着男人缝合的伤口往下流进垃圾桶,于宁仔细的用棉签粘了点药粉滑动。

    厉冥熠另一只手按在她的头顶,一下一下的揉动,这小家伙认真起来,真的很漂亮。

    最后将纱布贴上去,于宁才收拾了东西起身,“好了。”

    “你去洗漱吧。”于宁跟着说了句。

    男人起身,左手环住女人腰际,从背后抱住她,金属一般有磁性的声音响起,“我手疼,不方便。”

    于宁偏头,“那么点小伤,你不会那么严重吧,又没伤着手掌。”

    一个大男人,怎么突然这么矫情起来了,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大腿被自己割伤,都能忍着疼走的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强悍的要命。

    这次的伤口应该不会比那次严重啊,怎么就成这样了。

    “疼……”男人呢喃般的开口。

    于宁无奈,算是明白他的意思了,他就是赖上她了,转身拉着他进了浴室,将水龙头打开,于宁拿了牙刷,上头挤上牙膏之后递给身旁的男人。

    “诺,刷牙。”

    男人刚想开口,于宁就堵住他的话。

    “用左手刷,没让你用右手。”

    说着她手上的牙刷就塞进了男人嘴里,厉冥熠看了她一眼,左手捏着牙刷开始漱口。

    等到差不多之后,于宁将杯子放到他嘴边,男人喝下水之后吐出泡沫。

    于宁将牙刷和杯子放进柜子,拿毛巾冲水之后拧干,递过去给他擦脸。

    男人不动,于宁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段时间就将就一下,先用毛巾暂时用着吧。”

    厉冥熠左手按上于宁的头顶,两人身高本来就有差距,于宁正好到男人肩膀的位置。

    紧跟着就听到男人的声音,“你是不是嫌弃我?”

    于宁眨眨眼睛,这是怎么说,什么嫌弃他。

    “你就是嫌弃我,帮我洗漱都不乐意。”男人可怜巴巴的开口。

    这样的语气,怎么会从男人口中说出来呢。

    厉冥熠这样的男人,身处高位,手底下那么多人臣服,自然需要有洞察人心的眼睛。

    玩人心这种事情,谁都比不过他,男人自然知道,什么样的语气能够让于宁心软。

    果然,一听这话,她不忍心的抬头,尤其是看到男人眼睛里头的受伤。

    “你低下头,我给你洗脸。”于宁放下毛巾,妥协开口。

    厉冥熠低下头,于宁帮他将脸打湿之后,拿了架子上的男士洗面奶挤在手心里头揉出泡沫。

    “闭上眼睛。”她仰头说了句。

    于宁手上的泡沫在男人英俊的脸上打转,他没有闭上眼睛,紧紧地盯着她。

    指尖沾着滑腻的泡沫揉动男人的脸,于宁一点一点洗的很认真。

    厉冥熠看着她,眼眸中闪烁着一样的情绪,于宁还来不及收回手,男人就已经低头吻上来了。

    她背抵在洗手台上,被男人压得往后仰,他脸上的泡沫不断往她脸上蹭过来。

    “唔……”于宁哼着。

    厉冥熠的舌头放肆的在她口中搅动,不断侵略她的口腔,舌头不断裹着她的舌尖搅动,狠狠地纠缠在一起。

    于宁两只手捏在他胸前敞开的睡袍上,手上的泡沫被抹在上头。

    “嗯……”她哼了声,小脸上满是酡红,眼中透着迷离。

    很快男人松开她,鼻尖相抵,还是一下一下的啄在她嘴上。

    于宁瞪着他,“脸上都干了。”

    男人拥着她,笑的魅惑人心。

    “洗脸啦。”于宁推开他,帮男人清洗了脸上的泡沫。

    门外头安娜和琼斯进门整理床铺,打扫房间,能够听到浴室里头两人的动静。

    于宁带着娇嗔的声音传出来,两人面色不变。

    被男人抓进衣帽间帮他换了衣服之后,于宁才轻松的下了楼吃早餐。

    走出房门的时候于宁看到隔壁的房间里头人来人往的,李管家有条不紊的吩咐着。

    佣人将里头的家具从那边的楼梯搬下去,于宁好奇的看了眼,很快就被身旁的男人带着下楼。

    “他们在干什么?”于宁问了句。

    难不成重新装修?

    安娜跟在后头答道,“李管家在安排佣人整理那个房间。”

    厉冥熠下了命令,那里头的东西一件不留,重新装修之后将那个房间封起来。

    那个这些天晚上住过不少女人的房间,就在自己身边,于宁自己也是膈应的慌,厉冥熠能够忍到现在也是挺不错的。

    下头摆好了早餐,厉冥熠拉着于宁坐下,佣人将早餐上上来。

    于宁算是明白了,他就刚才那个样子,现在肯定是要逼着她给他喂食的,语气被人埋怨之后动手,还不如自己主动。

    将佣人放在他面前的粥端起来,李管家自然是面面俱到,厉冥熠受了伤,不能吃刺激性的食物,厉家的厨师都是由营养师的资格,自然做出来的都是色香味俱全的适合伤员的早餐。

    “吃吧。”将粥放到嘴边吹冷之后,于宁送过去。

    男人张嘴含住,看到他至少没有再折腾什么动作,于宁笑了笑,继续手上的动作。

    很快一碗粥喝完了,于宁递了牛奶过去,在给他拿了几块点心,自己才开始吃起来。

    莫寒上前一步,对着主位上的男人颔首,“当家,那些女人都已经送走了。”

    男人没有搭理,眼眸紧盯着这边吃早餐的女人。

    于宁突然想到昨天厉冥熠带在身边的那个女人,年纪应该是比较轻的。

    “你不去送送?”她咬着面包的脸抬起来,看着厉冥熠开口。

    他倒是没恼,伸手点在她脑门上,“不相干的人,去看她做什么。”

    不相干前两天还搂着人家亲亲热热的样子,人手一份礼物。

    于宁瞪了眼,没说什么。

    “吃饱了吗?”男人指腹抹过她嘴角的果酱,宠溺出声。

    “差不多。”

    原本于宁吃的就不算多,早上再这么来回折腾,吃的就更加少了。

    “走吧。”

    看着他伸过来的手,于宁抬头,“去哪儿?”

    “有份礼物送给你。”

    “又是花?”

    听着于宁话里的嘲讽,男人勾唇一笑,第一次送给他的礼物,没想到她会有花粉过敏症,真的挺尴尬的。

    “哦,或者是钻石项链?”于宁晃着脑袋若有其事的开口。

    那些天每个女人都会得到他给的一份钻石首饰,于宁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男人无奈,搂着她低头,“不带记仇的。”

    她仰头,眼中带着狡黠,“记仇是女人的专利。”

    言下之意,我就是记仇了,你能怎么滴。

    “好,我们家小坏蛋记仇了,不过你看看这份礼物,肯定会喜欢的。”

    她偏头,没再搭理他。

    厉冥熠揽着女人走出门,以为他会带自己去的远的于宁没想到男人拉着她从城堡侧边过去,城堡背后五百米处的地方有两栋楼。

    这里是很近的地方,位处东区的中心位置。

    于宁跟着他往这边走,这片区域是只能够有莫寒和斯凌过来的,于宁也没发现城堡之后居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雪白的两栋别墅相连在一起,很快去到门口,很快又保镖过来为两人引路。

    “当家。”

    男人领着她走到别墅门口,于宁盯着大门,这道门,是机械门,不用钥匙,面部解锁或是指纹解锁的存在。

    在加上密码,很严密的把守。

    男人将手指放上去,感应到指纹的铁门往两边滑开。

    “进来。”男人拉着她走进房子。

    与外表不同的是,这里头不是白色的,纯灰色的装修风格,一楼二楼是联通的,房顶上的天窗投下来阳光,照亮里头的景象。

    于宁看了眼,这里的装修很冷硬,不想城堡里头那样的富丽堂皇。

    宽敞的大厅里头,被钢化玻璃划分为两块地界,左边依次排开放了五六个架子,上头摆满了各类机械模型,从小型机甲轮船汽车,再到枪支弹药。

    而右边的位置,两张宽大的黑色桌子,后头放着制作机械的工具仪器,台面上的电焊器让于宁明白了这是做什么的。

    她心底的惊喜一下子炸开,松开男人的手就飞奔过去,盯着架子上的东西,于宁差点没口水都流下来。

    如果说钻石是女人的终身追求的话,那么对于于宁这样的机械发烧友来说,机械模型就是顶级的追求。

    这些架子上的模型都是出自各国顶级工程师的手,独一无二的限量版,价格自然是无法估计的。

    于宁也算是有钱人,但是这些东西,不是有钱就能够搜罗到的。

    厉冥熠居然能够找到。

    “这是你准备的!”于宁拿着模型,惊喜出声。

    厉冥熠上前一步,看到她欢喜的模样,心情自然是跟着愉悦,她喜欢的东西,从她第一次去西区开始,厉冥熠就清清楚楚。

    所以在将W的枪支送给她之后,男人就开始安排人在世界各地搜罗这些模型。

    上次是因为实在没准备齐全,才将花海送给了她,闹出个乌龙也是他没想到的。

    把玩着手上的机甲模型,于宁乐的合不拢嘴,这份礼物太震撼了。

    “那些钻石首饰,是莫寒随便买过来的,就跟批发一样。”厉冥熠环住她的腰,下巴抵在她的肩膀上,一下一下的亲吻她的脸颊。

    知道她心里头计较的是那些东西,就算他没碰过那些女人,但是那些演出来的戏,还是狠狠地扎在她的心上。

    “小东西,我这辈子第一次对一个女人那么上心,也是我第一次认真的送给女人礼物,你喜欢吗?”厉冥熠心里头透着紧张。

    于宁偏头,“那玫瑰花是怎么说?你在种花的时候就没有抱着真心?”

    厉冥熠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

    “那是……”

    于宁知道他语塞,放下手上的东西,转身两只手环上他的脖颈,仰头吻上他的嘴角。

    “我知道,你很用心的,见到那片花海的时候我心底的撼动,是你绝对想象不到的,从来没有人为了我那么用心,其实在看到那花海的时候,我就已经原谅你了。”

    或者说,她其实心里头没那么恨,厉冥熠对她,真的很好,除却那晚的事情以外,她一直在他身边的呆的很安逸。

    于宁踮起脚尖,男人俯下身,同她额头相抵。

    “小东西,已经原谅我了不肯说,还那么折腾我,小坏蛋。”男人眼中泛着宠溺的光泽。

    “没办法啊,有个男人真的挺恶劣的。”

    紧跟着厉冥熠凑到她耳边,坏笑着说了句,于宁耳尖泛红,伸手捶了他一下。

    “过来看看这边你喜不喜欢。”男人食指在她鼻梁上轻刮,拉着她往右边的区域过去。

    这是制造机械的地方,男人能够看得出来她很擅长机械组装,但是不知道是哪方面的,所以在让人购买机器的时候挑选的都是面面俱到的额存在。

    于宁看着操作台上的工具,细致的连螺丝型号都齐全的可怕。

    “以后你无聊的时候可以过来。”

    于宁偏头,后头还有很大的工作车间,能够摆放大型机械组装,她这辈子也就这么点爱好了,平时没有任务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待在实验室里头。

    “再过下个月鬼凤的枪支发布会会在W市举办,到时候我带你过去看看。”男人揉着她的头发开口。

    一听到这个名字,于宁顿了顿,也没说什么。

    厉家,还在寻找鬼凤的下落吗。

    她其实很想说,厉家的那些机械设计师团队不比鬼凤差吧。

    “下个月?”她心如止水的开口。

    厉冥熠点头,“准确的来说,是十五天之后。”

    她自己怎么把这事儿给忘记了,还忘的那么彻底,苏西西那个没脑子的。

    怎么就定了这么个时间。

    “你应该是去过鬼凤的发布会吧?”厉冥一突然来了句。

    于宁点头,“去过。”

    说没去过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况且于宁是特工,平时对于武器的采买,自然是很严肃的。

    鬼凤的发布会上云集了顶级的枪支,道上有名的杀手雇佣兵都会过去,她不去,自然是不可能的。

    “我倒是想见见W。”

    听到于宁的话,厉冥熠转头,“那个老头子你是见不到的,没准会回来,也没准再也不会回来。”

    “老头子?他很老吗?”

    好像鬼凤应该四十多岁吧,年纪也不算太大。

    “你这是当着我的面在想着其他的男人?”

    “我倒是想啊。”

    男人闻言,眼眸一深,低头就往女人身上凑。

    “别过来,痒……”

    “不闹了。”

    女人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屋内,听得人身心愉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