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0章 输了一夜九次
    于宁早上起床的时候就感觉到身上有些沉沉的,睁开眼睛的时候,果不其然,男人正抱着她左亲右亲的,看到她眼睛睁开,厉冥熠眼中带着笑意,薄唇凑上去同她深吻。

    于宁被吻的晕晕乎乎的,纤细的五指插进男人的发间,一点一点的揉着。

    还没等到她准备好,身体中闯进异物的感觉让她瞪大眼睛,死死的盯着还在微笑的男人。

    “早上好,宝贝儿休息好了不是。”男人笑的朝气飞扬。

    于宁没忍住,一下子咬在他锁骨上,贝齿撕咬着他的皮肉,于宁如同小狗那样说了声,“你可真是精力好。”

    这大清早的,就这么闹腾,昨晚上可是一点都没折腾够的样子不是,她可是累得半死,怎么这人还真有精力。

    男人双手按在她腰上不动,低头噙住她的双唇开始研磨,舌尖裹着她的唇瓣,一点一点的挺进。

    两人一直到十点多才从房间里头走出来,厉冥熠左手拉着她,十指相扣,于宁低着头,长发垂在肩上,柔软温和,一脸的乖巧。

    “当家,可以出发了。”莫寒突然上前开口。

    于宁原本垂着的脑袋抬起,睡眼朦胧,“你要去哪儿?”

    厉冥熠低头,揽着她往楼下去,“去意大利一趟,明天早上回来。”

    于宁这才想起来,这个男人好像从回了绝岛之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也是时候该出去了。

    “那你去吧。”她乖巧的说了句。

    男人拉着她走到餐桌前坐下,拿了餐巾给她铺上,“你也跟我一起去。”

    被他的话震的脑袋有点发蒙的于宁抬头,这男人摇带着她一起出去,按照他的逻辑,她不是应该被关在岛上的吗,怎么会有机会出去的。

    “带你出去走走,但是你得答应我,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

    于宁想了想,而后点头,既然能够出去走走就出去看看,只不过原本要给莫寒和斯凌换枪支的计划,可能会搁置一下。

    厉冥熠看到她点头,满意的在女人腮边落下一吻,如果是换在前段时间,他是不会想带她出去的,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啊。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小东西心里头有他,那么就不会轻易跑掉。

    莫寒和斯凌有些吃惊,当家居然会想带着夜媚出去,还是带去这样的场合里头。

    早餐吃过之后,很快就起程了,于宁跨上私人飞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上头坐着的漉铭,想到前段时间厉倾城说的话,漉铭是轻易不出岛的,不是不能出去,而是不想出去,这个人平时都将自己锁在实验室里头制药。

    是打死不轻易出门的,怎么这次就带上他了。

    “哟,好久不见啊。”漉铭随意的抬起手,算是跟于宁打了招呼。

    紧跟着看到后头进来的男人时,他赶忙起身,毕恭毕敬,“当家。”

    这样的情况让于宁觉得好笑,厉冥熠揽着她往休息室过去,他们自然是不跟漉铭坐在一起的,那边有男人专门的休息室。

    莫寒和斯凌上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只跟屁虫,毛茸茸的样子让漉铭一下扑上去。

    这不是他前两天喜欢的死去活来的默默吗,这么这会过来了。

    漉铭不知道的是,于宁要出门的时候,默默死活要跟着,男人偏生就不带,但是默默犟,硬是拽着于宁不松口,她也舍不得,厉冥熠就将它交给莫寒照顾了。

    揉着手上的黑猫,漉铭盯着两个腹黑男,“当家怎么把夜媚带上了?”

    前两天不是还看的跟宝贝一样的,现在怎么舍得带出门了。

    “不清楚。”莫寒在漉铭对面落座,紧跟着飞机起飞。

    斯凌伸手将漉铭身边的一只银色皮箱提起来打开,里头满满的透明瓶瓶罐罐,里头装着透明的液体,随着斯凌的动作正上下浮动。

    “你准备的怎么样?”

    漉铭看了他一眼,手指勾着默默的下巴抓动,“要是没准备好的话,待会儿当家就该把我扔下去了。”

    这次去意大利,除了厉家分家有个晚宴以外,还有就是厉冥熠会亲自出面跟几个国家的元首会面,谈的,就是他手上这只皮箱里的药物,和最新一批的军火订单,这些都是样品,带过去给人看看的。

    也算是忙碌的行程,当家带上了夜媚,是觉得无聊了吧。

    休息室内,厉冥熠坐在皮沙发上头,于宁整个人靠着他怀中,坐在他大腿上,男人把玩着她的发尾,“要是觉得无聊的话,就先睡会儿,两个小时就到了。”

    于宁动动鼻子,她还不困,这男人就叫她睡觉。

    “我无聊,你陪我玩个游戏吧。”女人声音娇憨,听得厉冥熠心里头一动。

    “无聊的话,我陪你玩点其他的……”

    男人说着手指就往她身上开始攀爬,于宁遏制住他的动作,“色心收起来,玩点健康的。”

    厉冥熠挑眉,“你想玩什么?”

    她这副乖巧的模样,男人自然是什么都依的。

    于宁起身,从他身上一溜烟的爬起来,足尖落地之后跑出休息室,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副扑克牌,厉冥熠看清她手上的东西,动了动手。

    这东西是想赌钱?

    结果没想到于宁只将牌放到一旁,又拿了个箭靶一样的东西挂在墙上,伸手递过来两只飞镖给厉冥熠。

    “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厉当家的飞镖是整个道上没人比得上的,今天能不能让我见识一下。”于宁转身看着他,眼里头赫然有着亮光。

    “你想怎么看?”厉冥熠倒是完全没在意自己右手还伤者的情况,只要她想要的,他就是废了这手也会做到。

    更何况,他的左手也练得跟右手差不多,没什么两样,就当是给她解解闷了。

    于宁将飞镖放到他面前,自己则走到厉冥熠和靶子这边中间的位置,“你从那边投掷,我站在这头,看见我手上的纸牌了吧?你能不能在我扔出去纸牌的瞬间将飞镖连同纸牌一起扎在靶子?”

    男人左手动动手上的靶子,这小东西看上去真的是兴致勃勃的样子,神采飞扬。

    于宁自认为飞镖和枪用的都不错,但是厉冥熠的传说让她心里头不服气,跟着男人较量了这些日子,她也知道他算是厉害的角色,但是就是这飞镖,她还是挺不服气的。

    她向来自认为自己算是厉害的,但是厉冥熠硬生生的压过她一头,所以,今天她是势必要见识见识的。

    “可以表演给你看,但是我总得有点什么报酬不是?”男人左手转动飞镖,凤眸紧盯着于宁。

    看的她心里头发毛。

    “你说,你要什么?”于宁大义凌然的开口,好像是被强迫那样,明明就是她要人家表演的。

    厉冥熠勾唇,脸不红心不跳的开口,“一晚上八次。”

    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宁差点没被口水呛着,红着脸拒绝,“你别想。”

    昨晚上才四次她就要死了,这男人是吃兴奋剂长大的吗,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热衷的。

    此刻的女人完全忘记了那份愉悦,光记得累了。

    “那算了。”男人说着就要把飞镖扔了。

    于宁一下子接话,“你不能乘火打劫啊。”

    他这就是赤裸裸的乘乱牟利,很可耻的行为。

    厉冥熠看着女人的小模样,左手撑起下巴,“要不这样,我们比一次,我赢了的话,就一晚上七次,输了的话,就你什么时候求我,我什么时候碰你。”

    于宁嘴角抽动,什么叫她求他。

    “你右手伤了,我这样跟你比的话,胜之不武。”于宁满身正气的开口,跟一个伤兵比赛,她没那么卑鄙。

    听到这话,男人低头笑了笑,“相信我,要是我用右手的话,你肯定赢不了。”

    这话听在于宁耳朵里头,怎么就那么的看贬她呢,意思就是,我用左手都能赢你,听得人满肚子的火气。

    她还真的从来没被人这么看瘪过,注意到她的表情,男人不留痕迹的笑了笑,这小东西,上钩了。

    果不其然,于宁满脸的不服气,一身的斗志被激发出来,“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赢了,你就听我的。”

    “三只飞镖定输赢,有一只没扎到纸牌,就输了。”将于宁紧跟着补了句。

    厉冥熠点点头,起身走过来,接过她手里的扑克站在她的位置上。

    “你先来,否则等下有人会耍赖。”

    于宁瞪了他一眼,他才会耍赖,走到那边的沙发边站好,左手上捏着三只飞镖,厉冥熠手上拿了三张纸牌出来。

    “我数三二一,就往上扔,你自己看好时间。”厉冥熠好心提醒道。

    于宁眯起眼寻找距离,比了个OK的手势。

    “好,准备好了。”

    于宁找好方向,点点头。

    “三,二,一……”男人手上的纸牌往上飞,紧跟着掉落下来。

    “咻……”

    在厉冥熠扔出纸牌掉到靶子面前的时候,于宁掐准了时间扔出飞镖,金色的针头戳破纸牌,连带着纸牌一起狠狠的定在了靶心中间。

    男人看了眼,“不错嘛。”

    于宁扬扬下巴,那是,也不看她是谁。

    “三,二,一……”紧跟着第二只飞镖也在男人的声音落下的时候飞出去。

    第二只扎在九环的位置,带着纸牌占据了很大的地方,第三只越过第二只,正中靶心,也算是很厉害了。

    于宁跑过来,看到自己的成绩,转转手,有一些生疏,但是也不错了。

    她就不信这男人用左手都能比她厉害。

    厉冥熠抽出三只纸牌递到她手心里头,男人将靶子上的三只飞镖拔下来,走过去的时候还回头对着于宁开口。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要不要求我?”

    于宁偏头,“才不。”

    她才不信她会那么衰。

    “哦?既然你不相信的话,那也没办法了,话我可是撂在这了,你可不要说我不心疼你。”

    “好啦,啰嗦,动作快点,要是输了你就给我分房睡!”于宁豪气万丈的开口,这男人还没完了。

    厉冥熠坏笑,“你这是要加码啰?”

    不知不觉被带进去的于宁开口,“加就加。”

    “好,那九次。”

    于宁脱口而出,“你行吗?”

    紧跟着就看到男人脸色一黑,反应过来的于宁干呵呵的笑了几声,她没有别的意思。

    “你给我等着,待会儿别跟我说累。”厉冥熠黑着脸开口。

    对一个男人说这样的话,无疑是对他最大的侮辱,普通的男人都受不了,更加别说厉冥熠这样的男人了。

    紧跟着于宁动动手,“我数了,三,二,一……”

    “嗖……”飞镖带着疾风越过于宁面前带着纸牌定在靶心,力道很大,能够感觉到箭靶被冲撞的弹出来一下又返回去。

    于宁看了眼,是在靶心的位置,十环,这人还真的用左手就很厉害,不过现在才一根而已,还有两次呢。

    “第二次,三,二,一……”

    “嗖……”男人精准的扔出飞镖,扔出去之后并没有抬头去看,自信到极点。

    于宁看了眼,“你,还挺厉害的。”

    第二针依旧扎在靶心的位置,于宁咽咽口水。

    “最后一根。”

    “三,二,一……”

    最后的飞镖扎上去之后,于宁赶忙跑过去,生怕看漏了什么,紧跟着,她感受到了人生之中头一次被碾压的感觉。

    厉冥熠扔出的飞镖都稳稳当当的定在靶心的位置,重要的是,飞镖是戳中纸牌上的红心,然后扎在箭靶上,而第二根依旧是戳中了纸牌上的红心,在落下去的时候,又戳在了第一张纸牌上的红心上头,第三根依旧如此,一点没变。

    飞镖穿过去的时候,都是越过红心去的,这不仅需要精准的力道准头,还要计算每张纸牌落下来的时间,不能有偏差。

    于宁目瞪口呆的看着,手上不相信的碰了碰。

    腰上换上一只手臂,厉冥熠咬着她的耳朵,似乎很满意的看着于宁脸上的表情。

    “小东西,你输了。”男人淡然出声。

    于宁偏头,这是人吗,用的是左手唉。

    “现在你是不是应该履行你的职责了,每晚九次,一次都不能少。”

    一听到这话,于宁马上反应过来,抱着谈判的心理开口,“能不能,少…少点?”

    她会被累死的,绝对不要。

    厉冥熠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话,“愿赌服输不是吗?再说了,是你要跟我比的。”

    于宁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来,还真的是她要跟他比的,作死啊,时间能不能倒流,她要掐死那个跟他打赌的女人。

    厉冥熠咬住她的耳垂,慢慢的说了句,“你还有补救的机会。”

    “什么机会?”于宁警惕的出声,这厮,就是只腹黑兽,老狐狸。

    “你主动一次,就抵去两次。”

    靠,果然是不平等条约,于宁好想咬死他。

    “怎么了?不乐意,那就九次,一次不少。”

    “抵三次!”她咬牙开口。

    “成交。”

    于宁泪目,可不可以不要一本正经的谈论这种下流的事情。

    男人就着就将她往左边的床上推,倒在上头的于宁脑袋发蒙,在男人压下来的时候扯着嗓子开口,“等等,现在还不是晚上!还没到时间!”

    厉冥熠压上来,修长的手指顺着她的大腿往上,笑的一脸邪魅,“提前预约……”

    “你等一下,马上就要到了!”于宁提醒道。

    他们还在飞机上的好不好不要闹出这种动静来。

    “不用管那些。”男人答了句,头颅深深的埋了进去。

    听到休息室里头传出来的动静,莫寒抬头,这是怎么了?

    斯凌好心提醒,“小姐方才拿了飞镖进去。”

    三人齐齐叹息,跟当家玩飞镖,这是找死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