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意大利最大的环球七星级酒店内,人声鼎沸,绚烂多彩,酒店的低下赌场热络的存在,这里是整个富人区内,最热闹的地方。

    每个月的这两两天,这里头都会办一场拍卖会,能够被允许参加的,只能是整个意大利数得上名号的富人,而拍卖的东西,自然是不一样。

    有器官,人体,婴儿,和一个一个赤裸的少女,这里笼络了整个城市不为人知的黑暗。

    今天晚上和平常一样,原本富丽堂皇的酒店里头,整个顶层从电梯口开始就有黑衣人守着,从一楼到顶楼,不断有人增加。

    总统套房内,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络腮胡子和浑身浓郁的体毛展现出异国男人的雄壮,他眼睛炯炯有神,身高看的出来的修长。

    男人手上拿着杯红酒,不断的晃动酒杯。

    浴室门打开,一个裹着浴巾,身材妖娆的女人赤着脚走出来,甩动金色的波浪长发,女人红唇轻勾,摆动着纤细的腰肢走过。

    男人见到她走出来,手上的雪茄点在烟灰缸里头,吐出迷惘的烟雾,女人甩动长发,分开两腿,跨坐在男人身上。

    “亲爱的,久等了。”女人张口,满口流利的法文吐出来。

    男人伸手,顺着她的后背挪动,一点一点的揉动着女人的臀部,“你说,你想怎么玩?”

    女人绽放出妖娆的笑意,两只手抚上他的胸膛,慢悠悠的画着圆圈,“你说呢?”

    男人眼中,冒出如狼般的笑意。

    三分钟之后,男人被整个绑在床上,浑身赤裸,而那个女人动手掰开他的嘴巴,将一枚药丸喂了进去,从始至终,男人脸上都带着满面的春意。

    一直到套房门被打开,紧跟着进来两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手上端着最新型的K—45型冲锋枪,枪口直直的对着床上的男人。

    “你们是谁!是让你们进来的,不要命了吗!”床上的男人动了动,可是却在此时才发发现,这绳子居然无法挣脱出来。

    “安德鲁先生,别来无恙啊。”一道带着磁性的男声传过来。

    床上的安德鲁瞪大眼睛,看着走进来的男人,两只瞳孔睁大,如同见到魔鬼那样,半响之后,他颤抖的双唇吐出两个字,“千夜......”

    千夜单手撑在门口,一身黑色戎装,及膝的黑色漆皮军靴包裹住男人结实的小腿肚,他身形修长,那张比女人还要完美的妖艳的脸上此刻带着微微的笑意,暗紫色的薄唇轻勾,手上把玩着一把银色手枪。

    男人迈开长腿,一步一步的走进来,纯蓝色的地毯吸去他的脚步声,床上的男人如临大敌,奋力振动手腕,想要挪动,但是都无可奈何。

    “啧啧,见到我你不是应该很高兴吗?”千夜像是惋惜般开口,慢悠悠的走到床前站定。

    身边那个赤裸的女人此刻已经披上浴袍,恭敬的走到千夜面前,低头跪下,“首领。”

    看到这样的场景,床上的安德鲁急促的开口,“那是你的人?你想要做什么!”

    他明明已经安排了十足的安保人员,怎么还是会被抓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千夜弯腰,在沙发上落座,蓝色的眼眸盯着床上狼狈赤裸的男人,唇角带笑,“想要做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我的朋友?”

    一听这话,安德鲁挣扎的更加厉害,整张床被他带着动的厉害,千夜像是看着扭动的小丑那样,满脸的嘲讽。

    “我今天来这儿,你应该清楚是为了什么?”千夜开口,眼神毒辣锐利,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那样,滑腻的在人身上爬动。

    安德鲁脸色大变,从他背叛千夜开始,就已经知道了自己会有今天,这并不奇怪。

    千家的生意不像厉家,以军火为主,千家虽然军火比例占的很少一部分,但也算是厉害的角色,千家以毒为主,主要做的是贩卖毒品的勾当,与厉家供应枪支一样,整个千家几乎占领了百分之九十的毒品市场,整个金三角和东南亚,都在千家的控制之下。

    而与之相辅相成的,就是药剂,不同于世面上那些简单的医药剂,在千家手里头流通的,是整个黑市里头不同的药剂,那些特殊的,不为人知的,昂贵的千金以克的特殊药剂,也是千家的生意。

    安德鲁,算是千家的合作伙伴,但是在不久之前,他将手上的一个重量级客户,介绍到了厉家,拿了钱之后,整个人就躲在意大利过上了醉生梦死的生活。

    以为能够避开千家的追捕,那个特殊的客户,也会在今晚上与厉家的人碰头,他原本以为能够躲过去,但是没想到,犯了色心,就那么别拿下了。

    “千夜,买卖自主愿意,别人不买你的东西,难不成你还要强迫人家不成!”

    生意场上的你情我愿,谁也谁不清楚,他就是看准这一点,才吃定了千家不会毁掉自己的名声。

    千夜修长的手指上抚摸着那柄银色手枪,“安德鲁先生,现在不是说买卖的事儿,而是你的忠诚?你明白吗?”

    他语调温柔,但是安德鲁清楚,千夜的手段是最狠毒的,能够折磨的人生不如死。

    “我并没有卖给你千家,你没有资格干涉我的决定!”

    千夜抬头,白皙的五指拿着一块方帕擦拭着手上的手枪,“哦?如果在你收下那些支票之前,你说这样的话,我会觉得你很有骨气。”

    安德鲁脸上的汗水不断往下冒,他清楚即将发生什么,落在千夜手上,他已经是没有任何希望了,没想到那个男人居然会亲自来到这里。

    千家的首领,有多么残暴,他清楚明白。

    “砰!”

    一枚银色子弹以绝对的速度打进了床铺,安德鲁两腿之间,紧紧挨着他腿间的位置,有一个冒着烟的单孔,距离他的重要部位,只有厘米之差。

    紧跟着床上的男人身下的床铺已经湿透,大小便失禁的男人颤抖着出声,“你别杀我......你要什么都可以.....”

    面前对死亡的时候,是没有没有真正的勇士的,很多人都会怕,濒临死亡的感觉才会让人崩溃。

    千羽转动手枪,妖娆的脸上荡开恶魔般的笑意,“你放心,我不杀你,你如实回答我的问题,我就饶了你的命。”

    男人慌不择单的点头,“是是是......”  “菲利斯先生和厉家的会面,什么时候开始?”

    “八点半......”男人急忙开口。

    千夜勾唇,“在哪儿?”

    “立普诺斯山庄内......”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千夜起身,走到他面前,手上的枪口反转,手起刀落的干脆,“砰!”

    安德鲁看着自己鲜血喷射的下半身,连尖叫都忘记了。

    千夜脸上绽放出璀璨的笑意,宛如吸血鬼那般的迷人,“只说不杀你,可没说放过你。”

    “啊!!!!床上的男人开始疯狂的尖叫,被绑住的手想要去查看自己额伤势,却动弹不得,只能在床上翻滚。

    这种痛苦,是无法比喻出来的,比硬生生的将心脏挖出来,还要疼痛。

    “将他送到红灯区,我相信,那里有很多人,好这口。”千夜看着床上打滚的男人,唇角始终带着笑容。

    “是。”身边的女人开口,这样的事情,已经司空见惯了。

    “别让他死,这世间那么多美好的事物,他要是死了,就看不到了。”

    “是。”

    女人看着床上的男人,眼中没有丝毫的而感情波动,一个男人,被这么毁了,本来就生不如死,还要被那些变态的男人摧残,很多男人都不会接受这样的自己,更加别说这样的活着,已经可以预见安德鲁的结局了。

    会很惨。

    飞鹰走进来的时候,就注意到床上鬼哭狼嚎的男人,眼眸中没有丝毫的波动,司空见惯一般。

    “首领,已经准备好了。”

    千夜走出房间,门外满地的尸体,原本守在门口的一众人见到他出来,纷纷赶上去,簇拥着男人离开酒店。

    这些男人身上穿着迷彩服,脚上的鞋子都是军用皮鞋,上半身穿着背心的人露出来的手臂上满是刺青,触目惊心,一看就知道不是好惹的。

    途中路过的楼层,但凡是冒出头来的,不论服务生还是客人,全部被一枪爆头,尸体一层层的堆起来满血汇集,房间里头的人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冲锋枪的声音不断回响在酒店里头,尖叫声,呼救声,嘶吼声,源源不断,经理瑟瑟发抖的播下报警电话,叫喊着那头的人来救他们。

    千夜到门口,一辆无牌照的车子飞快的是过来,男人上车,紧跟着离开,身后传来响彻云霄的爆炸声,原本安然的酒店已经一片火光,不断有人从熊熊火海中逃出来。

    “首领,现在去哪儿?”前头开车的男人透过透过后视镜问道。

    千夜张口,将指尖染过的鲜血舔舐进去,抬眼时满身血色,“立普诺斯山庄。”

    身后漫天的火光,男人坐在后车座上,慢慢的闭上眼睛,合上那双恶魔般的眸子。

    ------题外话------

    男二上场,撒花撒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