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39章 再比一次
    于宁和W的那场比赛也不算没什么收获,至少佣人将晚餐的食材省了,就连中午的午饭都重新用鱼做了出来。

    那片海域的鱼类肉质鲜美,味道很好,比起市面上卖的那些鱼来说,要好的多。

    又是纯天然无公害的,自然是对身体很好的。

    厉冥熠将于宁带回来之后就将人抱上了楼,安娜和琼斯将水放好之后,于宁就进门去洗澡了,她捞鱼的时候晒出了一身汗,需要好好清洗。

    厉冥熠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从浴室出来,男人放下手上的书,“过来。”

    于宁一溜烟的跑过去,将拖鞋蹬掉之后爬上他的膝盖,两条腿跪在沙发上,分开坐在男人身上,两人面对面。

    两条手臂环上男人的脖颈,厉冥熠最喜欢她黏着自己,看到女人主动黏上来,自然是高兴的。

    只不过就苦了身后的安娜和琼斯,当家和小姐,最近真的很虐狗。

    虐的不是一两点啊。

    厉冥熠挥手,收到指令的两人马不停蹄的走出去将门带上,站在门口喘气。

    再待下去,她们就要被腻歪死了。

    “手都晒红了,玩的就那么高兴?”厉冥熠拉着女人的手臂,看到原本白皙的肌肤上现在变得通红,有些心疼。

    于宁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的确是玩的挺高兴的,尤其是看到W吃瘪的模样,她简直不要太兴奋。

    所以就一时间没注意到自己已经差不多被晒伤了,等到男人提醒她的时候才想起来,手上好像有些疼。

    这两天盛夏,原本海边的阳光就大,更加别说这两天了,于宁原本就不是在白天爱出门的类型,皮肤养的白皙,上了绝岛之后厉冥熠让人搜罗来的护肤品有都是顶级的,功效自然不用说。

    所以于宁这段时间可是养的水灵灵的,太阳不过晒了一会,就红了一大片。

    “疼。”于宁下巴撑在他的肩膀上,黏腻的开口。

    厉冥熠伸手将一旁的药膏拿出来,指腹捻出绿色透明的药膏,一点一点的抹在于宁手臂上。

    “怎么跟他较上劲了?”男人温柔的一点一点给她抹开药膏,手下动作轻柔。

    “是他先找我茬的,还让我把那个模型还给他。”于宁懒洋洋的开口。

    虽然本着尊老爱幼的心态,她的确应该将东西还给W,毕竟他才是主人不是。

    不过东西是厉冥熠送的,好像W应该是去找厉冥熠要吧,虽然东西是在她这儿。

    “你很喜欢他?”男人眉头紧蹙。

    看到她眉眼间浮现出来的轻微喜悦,厉冥熠一下子就能够看出来,这小东西,好像挺喜欢那男人的。

    这点认知,让他很不爽,特别不爽。

    “这大叔挺可爱的。”于宁开口道。

    她还真的没想到,W居然会是这么有趣的大叔,本来在她的想象里头,W应该是那种穿着白大褂,油腻的爆炸头,戴着眼镜,满脸严肃的古板大叔。

    没想到,居然会是这么软萌的大叔,况且岁月还真的没在他脸上留下痕迹,居然那么年轻。

    性格活泼,挺讨人喜欢的,怪不得厉倾城那么喜欢他。

    男人修长的食指将于宁茭白的下巴挑起,手上带着的清凉的药膏味,吻上去很舒服。

    厉冥熠盯着她的小脸,慢慢凑近,“小东西,你真的很喜欢他?”

    于宁是什么人,一下子就嗅到空气里透出来的危险气息,明白这个龟毛男人的性格,于宁一下子知道,他不高兴了,而且还是很不高兴。

    “你生气了?”于宁眉眼中带着灵动,笑吟吟的凑上去。

    厉冥熠咬了口她的小嘴,留下浅浅的牙印,“我不喜欢你跟别的男人走的那么近。”

    他也不喜欢别的男人将这小东西的注意力分散,一点点都不愿意。

    想到她对一个男人付出过多的关注,他心里头就有股无名的火慢慢燃烧,蒸腾的难受。

    于宁抿唇,两条手臂环上他的脖颈,两人完全相贴在一起,“不吃醋了,我最喜欢的只有你一个。”

    厉冥熠懒懒的靠在沙发上,任凭女人像个树懒一样挂在他身上。

    手臂垫在她微翘的臀上,黑眸里头透出戏虐,“怎么证明?”

    于宁小脸上透着绯红,慢悠悠的将嘴巴凑上去,含住他性感的薄唇开始一点一点的舔舐,心里头那抹悸动不断高涨。

    男人单手放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腰上,没有任何动作,懒懒的靠在沙发背上,眼神邪魅的盯着主动吻上来的女人。

    于宁没什么经验,脑海里闪过厉冥熠吻她时的样子,学着他一点一点的揣摩,但是身下的男人动作妖孽,一动不动的坐着。

    好像被强迫那样,不断用舌头勾勒着男人的唇形,慢慢往内延伸,男人牙关紧闭,并没有敞开欢迎她的进入。

    “唔……”于宁脸憋得通红,这个流氓。

    厉冥熠看到女人着急的模样,唇角带笑,眉梢落上戏虐之气。

    于宁杏眸圆睁,小巧的手掌攥紧男人的衣领,厉冥熠逗了会儿,一直到女人没耐性准备放弃的时候,他才迎接那道在牙关出徘徊很长时间的软舌。

    铺天盖地的侵略感掠入于宁的口腔中,每次厉冥熠吻她,都好像要吞下她一样。

    男人有力的舌尖裹着她的小舌,横扫过她口中的每个角落,慢慢的龙涎香的味道将她包围起来,满是暧昧旖旎。

    半响后,男人的手掌,顺着她的背脊线不断往下滑,微凉的指尖触摸在于宁细腻的皮肤上,虎口上的茧惹的女人微微颤栗。

    于宁感觉到他的欲望,赶忙伸手紧张的拍着男人的背部。

    厉冥熠皱眉,遏制住女人的手腕,抱起女人就往床上压去。

    被松开的瞬间,于宁赶忙伸手拦住男人不断往下滑动的手掌。

    “乖,给我……”厉冥熠在她耳边喘息着诱哄道。

    于宁小脸酡红,满眼的迷离,挡住男人的手,“不,我累。”

    昨晚上她就缠了自己一晚上,早上还折腾了一早上才出的门,现在于宁是没什么力气陪他了。

    这两天夜夜笙歌,况且楼下还有人等着他们,W一直跟着他们回了城堡,现在应该是在楼下的。

    要是再折腾之后下楼,她这脸就真的别要了,毕竟W也算是她的前辈加偶像。

    厉冥熠盯着她,也知道这两天她真的是很累了。

    看到男人的隐忍的模样,于宁心疼的开口,“你去冲个澡吧。”

    厉冥熠盯着她的脸,晒得发红的鼻尖让男人心疼,真是自己看上的,多难过都的宠着不是。

    于是乎,半个小时之后,于宁坐在床上,看着男人满身寒气的走出浴室,她笑盈盈的上前,伸手将准备好的衣服递过去。

    厉冥熠敞开双手,看着女人跟小丫鬟似得给他着装。

    W坐在沙发上,等着楼上的两人下来,那个小丫头他还挺有好感的,除了尊老爱幼这点做得不好以外,长相不差,聪明水灵。

    再等着两人的时候,W对着那边的莫寒和斯凌勾勾手,莫寒凑上去,弯下腰看着他。

    “小寒寒,我问你啊,上头那小姑娘是什么来路?”

    莫寒似乎已将对小寒寒这个称呼已经习惯了,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

    “这个,你要问当家。”莫寒面无表情的开口。

    当家向来不喜欢他们谈论小姐的事情和来路,在没有的那个家命令的情况下,他们没有权利将小姐的任何信息透露给任何人,包括面前的W。

    W咂咂嘴,“你还真是跟以前一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厉冥熠身边的这些孩子,被他折磨太死板了,一点都不活泼。

    “那我问你,为什么那小子要把我的模型给那小丫头?”W有板有眼的开口。

    口中的那小子惹的斯凌皱眉,“W先生,请你注意措辞。”

    敢叫他们当家那小子,这W真是一如既往的执着。

    “因为小姐喜欢。”莫寒直白的说出事实。

    的确是小姐多看了两眼那个模型,当家就送给她了,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是这么多年来恒古不变的规律。

    W瞪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的开口,“还真是难得,能够让那丫头喜欢啊。”

    那可是他的心血,怎么就因为人家一句喜欢,就给了人,这是对他的不尊重,极大地不尊重。

    斯凌一看就知道,W是生气了,他向来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的,以前他在岛上的时候,机械室的打扫卫生都是他自己来,冷不丁自己最钟爱的模型被送人了,自然心里头不舒服的。

    但是他们还记的,当初W跟当家打过赌,输的一塌糊涂,赌注就是他的那几个限量版的模型,所以这次才没有去找当家要,反而是盯上了于宁。

    楼上的两人下楼的时候,下头已经摆上饭食了,管家很尽职,很快将佣人带回来的,于宁和默默合作捞上来的鱼交给厨师,交代了做成午餐。

    于宁在楼梯上就能够闻到餐厅里头传过来的味道,烤鱼的味道。

    果不其然,餐桌上摆着的菜都是用鱼做成的,于宁拉着厉冥熠坐下,就看到最末尾的地方,W满脸哀怨的坐在那里。

    看到神清气爽的厉冥熠和一看就知道被蹂躏过的小女孩,W身上的哀怨之气更加严重。

    “就去换个衣服都能够折腾这么久,年轻人始终还是不一样的啊。”W像是叹息的开口。

    于宁喝着汤的动作一滞,被呛的直咳嗽,有些尴尬,他这话里头说的意思,谁听不出来。

    但是佣人都已经习惯了两人向来的黏腻,对这话也有些免疫力了,就当是没听见那样。

    男人修长的食指拿了餐巾给她擦嘴,看到于宁平息呼吸之后开口,“老年人自然是比不了的。”

    于宁看着男人一本正经的脸,拜托,这话没有任何帮助好吗。

    “唉,你们俩这么一本正经的秀恩爱有意思吗,背后可是还站着莫寒和斯凌呢,注意点影响。”

    于宁更加懵,她还什么都没做呢,怎么就秀恩爱了。

    莫寒和斯凌一本正经的严肃出声,“不用介意,当家不让我们看的,我们都看不见。”

    这时候谁让你们来表忠心了,这不是重点好不好。

    W被堵得话都说不出来,这两个男人,真的是一点都不解风情,这时候就是打击厉冥熠最好的时候,还这么忠心,会一直被欺负的。

    于宁这下可是吃不进去了,放下餐巾,“大叔,能不能停止人身攻击,安静的吃顿饭。”

    这一来以往的,饭都别想好好吃了。

    “都说了,是哥哥,哥哥!”W语气焦急的纠正道,这丫头怎么就不听话呢。

    于宁无奈,“好,大哥。”

    “是哥哥!”

    这两者很有区别吗?

    “要么大叔要么大哥,你选一个,否则我就叫你大爷。”于宁不耐烦的开口。

    W脸色憋的发青,他还真的最讨厌别人把他叫老了,要是真的叫他大爷,他能杀人。

    半响之后,他弱弱的开口,“还是大哥吧。”

    总比大爷要好。

    于宁满意的伸手将这边餐桌上的烤鱼递过去,“我知道你心里头不平衡,但是我赢了,所以你的东西就归我了,以后别想再跟我要回去,这是你答应过的。”

    W看着她递过来的鱼,这是今天那丫头的战利品,这是在炫耀吗,扎心了。

    “我不服。”W气鼓鼓的开口。

    于宁挑眉,这的确倒是算她赢的投机取巧了点,也难怪他不服气。

    “那你要怎么才能服气?”

    “除非你再跟我比一场。”

    主位上的厉冥熠挑眉,语气凉薄,“我看你是不想要回其他东西了是吧。”

    W抬头看着那边阴笑的男人,真是护短,护的都没脾气了。

    于宁爽快的答应下来,“比什么?但是这次之后,你就别在跟我说些有的没的,必须心服口服。”

    “机械组装,我给你零件,自己组装模型飞机,看看谁的飞机飞的远!”

    “好。”于宁一口应下。

    能跟机械之父比赛的机会可是不多,于宁自然是欣然应下,组装这类机械的经验也算是丰富,她的潜艇和汽车都是自己做的,也不难。

    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是摩拳擦掌,斗志一下子就起来了。

    “好,明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在东区海边开始比赛。”W紧接着又对着身边的莫寒等人开口,“欢迎观看比赛啊。”

    于宁坐回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吃饭,W看着盘子里头的鱼肉,总觉得吃的那么别扭呢。

    厉冥熠单手按在她的指尖,紧紧的扭了把,语气阴沉,“小东西,你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

    在他面前,不能忽略他去跟其他男人说话交谈,但是这小东西不仅做了,还私自定下了比赛,真的把他当空气了。

    于宁这才反应过来,赶忙夹了一筷子菜放到男人盘子里头,脸上堆着讨好的笑容。

    “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男人盯着她手上的动作,伸手点在她的额头上,俯身凑过去,在她耳边落下一句话,“再有下次的话,你就别想我放过你,到时候不许说累。”

    于宁磨牙,尼玛,太可耻了,赤裸裸的武力威胁。

    W盯着两人的互动,厉冥熠这小子,还真的挺喜欢那小丫头的,看着模样就知道不仅是单纯的玩玩。

    旁的女孩子是断不能够得到他这样的疼宠的。

    只不过,他在这绝岛上,可是见识多了女人被玩腻之后抛弃的戏码。

    就是不知道,这个女孩子的新鲜度,会保持多久,开了荤之后,口味自然也会变化。

    这小子以前是没有碰过女人,所以能够洁身自好,这会什么味道都尝过了,还真的不知道怎么以后会是什么模样。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