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1章 生日快乐,厉先生
    于宁鼓捣了一晚上,焊接的声音就没停过,厉冥熠在楼上陪着,其中也让人下去催了几回,但是女人依旧没有结束的意向。

    好不容易等到处理的差不多了,已经是凌晨五点了,她也懒得回城堡去,就想将就着在沙发上躺躺。

    刚刚睡上去,一片阴影就笼罩在她头顶,于宁睁开刚闭上的眼睛,就看到厉冥熠站在她面前,灯光从他的头顶打下来,遮住的一小片光阴落在于宁身上。

    她赶忙起身,“我不是让你回去了吗?”

    她刚才忙的没什么空搭理这男人,就随口让他回去睡觉了,不用等她,好像是她亲眼见到男人出去的,怎么这会儿又回来了。

    厉冥熠伸手将女人抱起来,于宁鼻子灵敏的闻到他指尖的薄荷烟的味道。

    这人是出去抽了支烟。

    “做好了吗?”厉冥熠抱着她,看了看那边已经组装好的模型飞机。

    于宁揉揉眼睛,靠在他的胸口,“弄完了。”

    费的时间还很长,眼睛有点疼。

    “为什么不回去?”她懒懒的问了句。

    “做好了,我们就回去吧。”男人吻在她的额头上。

    于宁蹭蹭他的胸口,也许是方才在外头抽烟的原因,男人坚硬的胸膛有些凉,夜里总是有些凉的。

    “懒得动。”女人回了声。

    她还真的是懒得动,高强度的集中精神之后,停下来之后,身心俱疲的。

    “小懒虫。”男人唇边溢出轻笑,抱着她往门外走去。

    于宁眯着眼睛,有人抱着挪动,不用走,多好。

    门外的莫寒和斯凌看到出来的两人,看样子小姐是已经全部弄完了,倒是小姐实心眼,W那大叔现在估计已经睡的做梦了。

    那人鬼精着,肯定是用他很久以前就已经组装好的飞机来跟小姐比,当然比起小姐来说,要有空休息了。

    回了城堡,厉冥熠将女人抱进浴室,于宁感觉到自己被放进水中,原本合上的眼皮子动了动,一具及其温热的身体凑了上来。

    男人濡湿的薄唇不断在她身上滑动,一点一点的带着痒麻顺着去到女人精致的锁骨上,水下两人紧贴在一起,四肢交缠。

    在男人的薄唇移动到于宁脸上的时候,闭着眼睛的女人下意识的伸手推搡男人的胸膛。

    “累……”娇媚的红唇中溢出这句话。

    厉冥熠看着她皱眉的模样,眉眼间的疲累让他心下一软,凑到她耳边轻吻,“嗯,不动你。”

    伸手拿过一旁的沐浴露,男人挤出冒着花香味道的液体放到池子里头,很快白色的泡泡冒起来,厉冥熠将怀中的女人动了动位置,让她整个人缩在自己怀中。

    两只手拿起女人的手臂开始一点一点的清洗,指腹有力的给她按摩着肩膀的位置,酸疼的胳膊被按压的舒适,于宁眉眼舒展,靠着男人睡的昏天黑地。

    怀中的女人没有醒过来的意思,厉冥熠唇角苦笑,这小东西是吃定了他心疼,睡得这么熟。

    莫寒和斯凌那两个主子睡下之后也能够去休息了,动动脖子准备去睡觉的时候,一个不速之客进了大厅,两人定睛一看,果不其然,是换了一身晨练服的W。

    “哟,起的挺早啊。”W上前打招呼。

    整个绝岛都知道,他有晨练的习惯,在这样的地方早上起来跑步,是挺好的享受的。

    莫寒动动手腕,这人都已经起床跑步了,得,他们也不用睡了。

    盯着两人的表情,W动动脖子上的耳机,“你们俩一晚上没睡吧。”

    斯凌看了看时间,清晨五点半,这W就算是晨练也起的太早了些。

    “那丫头呢?我听说忙活了一晚上没睡,不会才刚刚睡下吧?”W说着往楼上看了眼。

    莫寒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过来打探消息的,还听到了小姐一晚上没睡的事情,要么就是一晚上没睡,要么就是睡得不好。

    否则谁会大清早五点半就起来忙活的。

    “W先生,我看你是想过来看看小姐做的怎么样吧。”莫寒一语戳破他的目的。

    挺难得的,W算是机械设计师里头的神话了,居然会在意他们小姐的设计。

    “哪儿有,我就是晚上没睡好起的早了,过来的时候正好听佣人说那丫头和你们当家的是方才才回来的。”

    “那你为什么睡不好?年纪大了?”

    W被问的无话可说,厉冥熠身边这几个人,真的一点都不可爱,绝逼不可爱。

    正想着离开的时候,就看到楼梯上下来一个男人,厉冥熠穿着黑色睡袍,站在楼梯上盯着过来的W。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男人淡淡的开口。

    知道他在说什么,W往前一跨,在沙发上落座,“心疼了?我也没让她那么努力的,谁让那姑娘那么实诚,非要较劲儿,我也没办法。”

    他自己也很惊奇,还着的有人敢跟他比机械,还是个小丫头。

    厉冥熠没再说话,准备转身离开,楼下的男人急了,“哎,你就不想说点什么?让我明天手下留情之类的话?”

    他算是看出来了,那丫头就是厉冥熠的心头宝,为了不让他的宝贝难过,厉冥熠不得过来求求他吗,否则输了的话,心疼的可是厉冥熠。

    所以现在沙发上的男人满脸的傲娇,就差写上五个大字,你来求我呀。

    莫寒翻了个白眼,这W还没被当家整够是不是。

    不得不说,他这样子,真的挺欠揍的,十分欠揍。

    “不用,你不一定会赢。”男人的话淡然的飘下来。

    “这是你说的,明天你可不要怪我欺负你的宝贝,我能把她那架飞机打成碎片你信吗?”W胸有成竹的说。

    这男人,从小就是一张冰块脸,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往哪儿一戳,哪儿就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既视感。

    所以W从来都最喜欢跟他作对,要不是于宁是厉冥熠身边的人,他也不会跟她比这赛,其实就是想看看于宁的底,摸摸这丫头有多大的能耐,能让整个厉家的大冰块变得这么柔情似水。

    男人上楼之后,斯凌将两杯咖啡放到了茶几上,都这点了,他们也不用睡了,反正也不是那么困。

    W看着两人,突然开口问,“你们俩觉得,那丫头怎么样?”

    “你不会自己看啊?”莫寒回了句。

    “我这不是采取各方的意见吗,你们跟在那小子身边,是接触那丫头时间最长的,怎么也比我知道的多吧。”

    “你问这个干什么?害怕输?”斯凌在他对面坐下,手上端着咖啡杯。

    “鬼才害怕。”W不屑道。

    莫寒更加好奇了,“那你为什么对小姐这么好奇?”

    W摸摸下巴,思索了一下,“好奇,很好奇。”

    “当家最讨厌被人觊觎他的东西,我劝你还是收敛点。”斯凌慢悠悠的提醒道。

    “谁觊觎了!”W翻了个白眼,起身离开。

    这两人,一天就是瞎想。

    莫寒看着W离开的背影,眼中有着疑惑,“你说,这W怎么这么好奇小姐的事情?”

    “他跟漉铭一样,你说呢。”

    W大了厉冥熠十三岁,在厉冥熠八岁的时候来到的绝岛,和漉铭不一样的是,W跟厉冥熠的相处,不同于其他人。

    更多的,是相当于大哥一样的存在,只不过当家冷情,很多事情不会表达出来。

    所以W在见到于宁的时候,心里头自然是好奇的,不光好奇,还要多了几分考量。

    晨光透过窗户进来,窗外能够听得到不断传过来的鸟叫声,清脆活泼。

    床上的两人交颈而眠,于宁靠在男人赤裸的胸口上,阳光透进来洒在两人脸上,晨曦下的女人皮肤白皙,细腻的脸上脸上的小绒毛都看得到。

    于宁努努嘴,感觉到自己被紧紧的遏制住,扣在男人怀中。

    睁开眼睛的时候,于宁就看到面前男人的睡颜朦胧,她满头懵,才发现自己身子被紧紧的控制在男人怀中。

    他两只手臂如同铁环一般紧紧的勒住她的细腰,两条腿环在她身上,四肢交缠,如同连体婴儿那样。

    于宁动动肩膀,感觉到女人的动静,男人手上的动作有紧了紧,缠在她身上的腿也紧了紧,于宁无语。

    两人对面的柜子上摆着一个古董挂钟,指针一点一点的挪动,传过来的滴答声回荡在房间里头。

    于宁眯起眼睛,看着对面的时针。

    一,二……

    “啊!”女人惊讶慌张的叫声响起来。

    跟W约好的是在八点半,但是现在时针已经指向九点的位置,迟到了。

    妥妥的迟到了。

    还没等于宁叫完,身侧的男人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薄唇堵上了女人尖叫的嘴巴。

    于宁瞪大眼睛,看着男人眼中的戏虐,她手掌抵在男人胸口的位置。

    舌尖滑过女人口腔中的每一个角落,分毫不差,裹着她的小舌纠缠了一会儿。

    于宁眼神迷离,一下子被男人的热情淹没,很快回应起来。

    一直到厉冥熠放开她,唇瓣分离的那一刻,两人唇上扯出暧昧的银丝,于宁满脸通红,气氛热络。

    “坏蛋……”她嗔怪道。

    男人抱着她,一下一下的啄在她红唇上。

    “我都忘了!快点起床了,迟到了!”于宁在男人怀中挣扎了两下。

    厉冥熠按住她扑腾的小身子,俊脸埋在她的胸口,“不是累了吗?再睡一会。”

    于宁这才想起来,这男人每天都起得很早,今天肯定也是不例外的。

    “你是不是早就起了?”于宁动动他的手臂。

    厉冥熠没有松开她,懒懒的答了句,“我一夜没睡。”

    于宁眨眨眼,“为什么?”

    男人身下动了动,于宁感觉到他的欲望,满脸通红。

    “你不清楚?”厉冥熠在她耳边嘶哑出声,咬着她的耳朵。

    温香软玉在怀,谁能当柳下惠,他一晚上冲了四次凉水澡。

    听得出来他口中的怨气,于宁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昨晚上就算睡得昏昏沉沉的,于宁也知道,他帮自己洗了澡,心疼她累,才忍了一晚上。

    于宁心里头甜丝丝的,有什么东西在心里有晕开,满身的温暖之气。

    “你都不叫醒我。”

    “累了就多睡会儿。”男人开口。

    “可是W还等着呢,跟人家约好了不去,现在已经迟到了,不是很失礼吗?”于宁伸手将他从自己身上拉开。

    “不用管他。”

    听到这话,于宁无奈,这男人执拗的很,但是是真的心疼她。

    “你就不想看看我是怎么打败W的?”于宁食指点在他的背上,哄着这个男人起来。

    半响之后,被哄了半天的厉冥熠才抱着女人起身去了浴室。

    东区边缘的悬崖上,阳光强烈,周边围了一堆的人,W穿着黑色的休闲服,带着墨镜站在崖上。

    身边是一架银白色的小型飞机,机身线条流畅,机身侧翼的地方有快浮雕,是字母W。

    他手上拿着一个小型的电风扇,不断往脸上吹着清凉的风。

    看了看手上的机械腕表,W俊逸的脸上无奈之情尽显,“这丫头怎么回事?还不来!”

    他已经等了一个钟头了,那两人都不知道尊老爱幼的吗。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不行。

    等一下,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比作老人,明明还是四十一枝花的说。

    看了看身后等着的一拨人,W脸上不耐烦。

    “啊莫!要让我等到什么时候去,那丫头不会跑了吧!”W仰天长啸。

    莫寒和斯凌过来的时候就看到早上还戴着耳机神采飞扬的男人,现在等的满身大汗。

    当家这招也真是够毒的,让W在这等了这么长时间,太阳可是真的挺烈的。

    小姐不是也没叫人家哥哥吗,这就报复上了,要是小姐输了,真的叫出那声哥哥,真的不敢想象。

    况且这W也真是的,怎么就盯上小姐了,这不是找事儿吗。

    W往后一偏就看到率先过来的莫寒和斯凌。

    “你们两个过来!”W气的牙痒痒。

    “那丫头是不是害怕了,不敢过来比了!”让他晒了这么久的太阳。

    真是绝了。

    还没等莫寒答话,就听到一道女声。

    “大叔,你想多了。”

    于宁揽着厉冥熠走过来,戴着白色的沙滩帽,帽檐下的一身青色的长裙,身形修长,纤细的腰间不出意外的缠着一条手臂。

    安娜和琼斯安排佣人将于宁组装好的飞机用车子运送过来。

    看着墨绿色的飞机模型,W眼中透出惊讶,那飞机的组装,看上去还不错。

    “你迟到了一个钟头。”W指着手上的表,对着过来的两人开口。

    “对不起。”于宁诚恳的开口。

    毕竟是自己迟到了,最重要的是身旁这男人还阴她。

    “算了算了,我懂,年轻人嘛。”W眨眨眼睛,常常的睫毛抖啊抖的。

    于宁黑线,你懂什么,不要乱想好不好。

    于宁揽着厉冥熠走过来,戴着白色的沙滩帽,帽檐下的一身青色的长裙,身形修长,纤细的腰间不出意外的缠着一条手臂。

    安娜和琼斯安排佣人将于宁组装好的飞机用车子运送过来。

    看着墨绿色的飞机模型,W眼中透出惊讶,那飞机的组装,看上去还不错。

    “你迟到了一个钟头。”W指着手上的表,对着过来的两人开口。

    “对不起。”于宁诚恳的开口。

    毕竟是自己迟到了,最重要的是身旁这男人还阴她。

    “算了算了,我懂,年轻人嘛。”W眨眨眼睛,常常的睫毛抖啊抖的。

    于宁黑线,你懂什么,不要乱想好不好。

    “还比不比?”厉冥熠沉声开口。

    听出来男人话里的意思,W伸手摘下头顶的帽子。

    “小丫头,你是第一次组装机械飞机吗?”

    于宁摘下头上的帽子递给琼斯,听到这话,想了想,“飞机模型是第一次。”

    她改装过潜艇,常做的也就是军火了。这样的小型模型,还是第一次做。

    W将手遥控器拿在手上,两架飞机摆放在一起,厉冥熠站在两人身后,透过墨镜看着地上的两架飞机,面无表情。

    莫寒和斯凌倒是饶有兴致,不知道这两人到底谁会赢。

    “小丫头,你放心吧,我会手下留情的。”W动着手里的遥控器开口。

    于宁打开机子调试,“你担心你自己吧,大叔。”

    W脸一黑,不想再计较更正,这丫头,说了几次,都还是叫大叔。

    应该用实力让她改口。

    飞机已经被打开,于宁手上的遥控器亮出红线,很快两架飞机上的螺旋桨齐齐打开,不断旋转着,带动周围的风气,形成不小的冲击力。

    一白一绿两架飞机齐齐升上天空,为了怕误伤到人,两人将比赛的场地控制在了海面上,所以才会过来这里,很快湛蓝宽阔的海面上已经升上了两架飞机,螺旋桨的声音交杂着。

    于宁眼神跟随着飞机的动作波动,找好准确的位置之后,她按下按钮,机头的位置打开,两个黑洞洞的枪口伸出来,对准了还在调试高度的白色飞机。

    “砰砰!”于宁倒是没客气,已经率先开火了。

    W眼神微动,手指利落的波动遥控器,自然同时开火,从他飞机里头伸出来的枪口是三头的,射击速度自然很快。

    莫寒盯着上头的情况,“啧啧,这不是比赛,这就是互相伤害啊。”

    斯凌点头,眼睛紧紧的跟着上头缠斗的两架飞机,高水平的战斗啊。

    这可不是,虽然格斗考验的是综合素质,但是这情况,两架飞机互相射击,不就是在比谁更耐操练吗。

    其实不然,这样的飞比赛不仅对于飞机的机身材质要求很高还有枪口,子弹,以及操控者的水平要求等素质很高。

    其中几点缺一不可。

    这两人毋庸置疑都是很厉害的机械师,但是就是不知道这操控飞机的水平怎么样。

    W那边用的枪口射击子弹的时间是每颗间隔零点零五秒,拼的是速度,算是很厉害的了。

    于宁与之相反,使用的子弹设计间隔时间要比他的要长,但是力道绝对的不轻,火力加重,比的是质量。

    白色的飞机躲开了几次射击,原本流畅完美的机身上现在已经是伤痕累累,刮伤的很严重。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的挺厉害的,机身的载重完全没有因为承载的子弹而产生失去平衡的情况,相反的还很灵活。

    于宁掐准时间将飞机往上升去,不断操控的手指活动灵敏,她平时没事的时候也会开着潜艇去潜潜水什么的,所以操控的水平不低。

    再加上平时陪着苏西西打打游戏,手指的灵活度也算是练上去了,很是灵敏。

    不断将飞机往上升之后,于宁按下左边的红色按钮,稳住了飞机的位置,飞机底部的位置打开一个隔层位置,两管枪口伸出来对准了下头的银色飞机的螺旋桨。

    “坏了。”W叫了声。

    紧跟着就看到不断往下扫射的子弹打在白色飞机的螺旋桨上,自上而下的位置,让它无力反击,机身上已经有了划痕。

    W动着手指想要将飞机往上伸,十五秒之后,旋转的螺旋桨被打断一根,直直的掉进了下头的海中。

    紧跟着就看到那架银白色的飞机冒出黑烟,慢慢的往下掉。

    “我的飞机!”

    W痛心疾首的往前冲,却在悬崖处止步,满怀热泪的看着自己的飞机掉进苍茫的大海中,溅起完美的水花。

    这是他最喜欢的作品,艺术与机械的完美结合啊。

    就这么没了,当着他的面没的,W欲哭无泪。

    “小姐这是赢了。”莫寒不由自主的鼓掌。

    安娜和琼斯面带喜悦,小姐真的赢了W,身后一众保镖跟着鼓掌,一阵喝彩。

    而那边,陪着W过来的几个机械师就有点不一样了,面色难看。

    他们师傅,输了。

    他们眼中的神话啊,就那么输了,简直不要太难过。

    厉冥熠看着前头的认真操控飞机的女人,薄唇轻笑,如同大理石雕像那般没有波动。

    很快,那架墨绿色的飞机转头,往厉冥熠这边飞过来,于宁跟着转身,视线紧紧的盯着飞机,再看看下头的男人,适当的调控着高度。

    众人都在讶异,小姐这是要做什么时候,于宁解开了答案。

    男人没有动,就看着那架飞机朝着自己飞过来,在距离十米的高度挺住,落在下方的枪口收回,机舱门打开,银色的绳索紧跟着掉下来四张纸片,每张纸片上都用红色的字分别写着生日快乐,正好是肉眼能够看到的弧度。

    不断往下飞扬着彩带和亮片,色彩惹眼热闹。

    莫寒和斯凌讶异,今天是当家的生日,这点他们知道,但是当家从来不过生日的,整个绝岛相反的会在当家生日这天,都小心翼翼的做事,因为当家在今明两天,是最恐怖的。

    小姐这是在给当家庆祝生日吗。

    于宁身后的W从自己已经淹没的飞机上收回痛心疾首的视线,转身的时候就看到飞机上吊着的四个大字在随风摆动。

    气的牙痒痒,这丫头是多胸有成竹,从一开始就准备好了的,她就不怕她的飞机会被他会被打进海里。

    这是对他的挑衅,绝对的挑衅。

    但是不过,她还真的敢给厉冥熠过生日的,就不怕那男人将就着把她扔进海里头,每年的生日,那个男人都会化身变态,这点毋庸置疑。

    他们这些人都会躲得远远的,这姑娘还往上凑。

    厉冥熠放在裤兜里的指尖微动,薄唇紧抿,隔着墨镜看着吊在空中的几个字。

    于宁慢慢的将飞机停下来,慢慢降落在距离男人脚尖不过几厘米的地方,螺旋桨溅起的灰尘落在男人皮鞋上,于宁走过去,不知道从哪儿掏出来一个红色的拉花放在飞机的螺旋桨上。

    “生日快乐,厉先生!”于宁站在他面前,嘴角勾起明媚的笑容。

    今天是他的生日,她不会忘记,昨晚上厉冥熠几次下来看她工作都被她赶跑,就是这个原因,生日惊喜这种东西于宁真的想破了头都想不出来,挺难的。男人没有动,于宁能够感觉到他锐利的视线隔着墨镜扫在她脸上,也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被这么一盯着看,于宁更加心慌慌的了。

    难不成不喜欢这礼物。

    厉冥熠突然伸手,将面前的女人紧紧的拥入怀中。

    “这是我第一次做飞机模型,因为打败了W这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想把它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厉先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于宁在他怀中闷闷的出声。

    不喜欢要说一声啊,这么不喜不悲的,她压力很大的。

    “我喜欢。”男人从嗓子里头挤出一句话,于宁能够感觉到他在微微颤抖。

    是因为激动吗。

    “真的?!”于宁从他怀里头挣脱出来,欢喜的看着厉冥熠,眼中亮晶晶的闪烁着光芒。

    “只要是你做的,我都喜欢。”男人在她耳边呢喃出一句话,如同咒语一般回想在她耳边。

    于宁脸上荡开笑意,踮起脚尖,吻在男人嘴角。

    莫寒和斯凌自动往后退了几步,这种虐狗的氛围,他们不适合待在这。

    W吃惊的看着对面已经不顾旁人开始纠缠深吻的一堆璧人,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他有句操你妹不知当讲不当讲,这小丫头不仅阴险,还毒辣,怪不得能跟厉冥熠凑成一对,真是绝配啊。

    你们两就应该缠缠绵绵到天涯,不要劳燕分飞之后去祸害旁人。

    于宁被厉冥熠吻的晕头转向,在被男人放开之后,她红着脸看了看那边的W,好像W大叔很哀怨。

    “我过去一下。”于宁拍拍男人环在她腰上的手。

    厉冥熠点头,松开她之后蹲下身,修长白皙的手指抚摸过墨绿色的飞机,勾着螺旋桨上的红色拉花,男人嘴角绽放出妖娆的笑意,如同地摧天崩之后拨开厚重云层的那缕阳光,美的无可方物。

    于宁凑上去,看着W十分哀怨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毕竟这也是前辈。

    “大叔,其实你的飞机是没有问题的,是我投机取巧了,在加上操控水平也许我要比你高一点,所以你才输的。”她满怀诚意的安慰道。

    于宁发誓,她说这话的意思很简单,其实就是安慰W,这次比赛里头她如果不在下方按了枪口,再用计谋升上去的话,也许情况会有变化。

    W看了她一眼,语气凉凉,“你这是在说我菜。”

    说他菜就算了,打击他就算了,居然还叫她大叔。

    “不是的!”于宁赶忙开口。

    她绝对没有这个意思的。

    “那你就是说我傻。”语气再次凉凉。

    “真的没有,你误会了!”于宁再次解释。

    为什么会有这种认知。

    W突然盘腿坐下来,看着不远处的海面眼神哀伤,背影凄凉,不知道为什么,于宁看着这背影和默默那道肥硕哀怨的背影完美重合。

    这俩,别说还挺像的。

    “你欢天喜地的给那小子庆祝生日,送的礼物上头还带着我的飞机亡魂。”W眼神放空的盯着远处,语气哀怨。

    于宁嘴角抽了抽,飞机亡魂,她能怎么说。

    看着这边的情况,莫寒和斯凌无语,那老大叔又开始了,每次都用这样的招式让人家心里头有愧疚,然后他为所欲为。

    就不能有点新的变化吗。

    厉冥熠走过来,伸手揽上女人的腰,“我们回去吃午餐。”

    “可是。”于宁指指那边的W。

    为什么她心里头的负罪感这么重。

    “不用管他。”

    说完这句话,男人搂着于宁往后离开。

    W起身,看着相携而去的两人,眼中透出不一样的光芒。

    回了城堡,于宁看着厉冥熠亲手将她做的飞机放到了书房里头,男人特地清空了柜子摆上去,他书房里头除了书以外,就是古董摆件,原本就严肃大气。

    相比之下,突然出现的模型飞机,好像有点不格格不入。

    她凑上前,看着男人拿着白色的毛巾擦拭墨绿色的机身。

    “要不我修复了以后再给你吧,不然看上去挺次的。”

    于宁看着被方才的比赛刮破了的机身,上前开口,虽然问题不大,但是感觉挺影响美观的,还是修复一下比较好。

    “不用了,这样很好,我很喜欢。”男人专心致志的擦着飞机。

    于宁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还是有些不确定。

    “你真的喜欢吗?”

    虽然这东西对她来说,真的挺有意义的,但是对于厉冥熠来说,也许分量不是那么重。

    男人转身,松开手上的帕子,捏着她的腰将人提到身后的办公桌上坐好,两条手臂撑在她身旁的位置,将人拢在怀中。

    “我很喜欢,这是我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厉冥熠吻着她的唇角开口。

    脑海中闪现出这小东西认真焊接的样子,昨晚上她那么努力,就是想给他一份最好的生日礼物,所才会那么努力的彻夜不息,这点认知让男人心里头就像装满蜜的蜜罐一样,很甜很甜。

    于宁搂着他的脖子,贝齿轻咬,“生日快乐,厉先生,我最喜欢你了。”

    男人眉眼带笑,修长的手指不断从她的眉眼往下,一点一点的抚摸到嘴唇的位置,带着无比的喜爱,慢慢的往下滑。

    于宁搂着他,“既然今天是你的生日的话,你最大,我什么都听你的,陪你玩一天好不好。”

    “好。”男人说着就伸手去解她的裙子。

    于宁赶忙制止,“我说的陪,不是这种意思。”

    能不能不要总是想将她往床上拐,就不能盖棉被纯聊天吗,人与人之间建立关系的纽带可不止这样,还有很纯洁很纯洁的那种。

    “我就喜欢这种。”男人含着她的耳垂撕咬,嗓音低沉。

    于宁两腿被分开,男人就站在桌前,腰部分开她的两腿置于其中。

    “乖,缠上来。”厉冥熠眼中的风暴已经暗沉的不像话,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重。捏着她滑腻的大腿示意。

    于宁羞红了脸,什么叫缠上去,这男人不正经的时候真的能够急死你。

    但是好像他在她面前的时候就没正经的时候。

    “不行。”于宁软着身子,还是开口拒绝。

    过生日就应该有难忘的回忆,这男人缠着她上床是怎么说,坚决不行。

    “听话,你不是说今天我最大,什么都听我的吗?乖,听话。”

    于宁欲哭无泪,她说的其实不是这个意思,真的不是。

    这是怎么说的,自作孽,不可活是不是。

    “但是不是这个意思。”她嘤咛着。

    “给我一次。”

    于宁咬牙,既然这样,还不如速战速决。

    “那你答应我,只有一次,三……啊…点钟,的时候要陪你过生日的。”于宁忍着溢出来的呻吟说道。

    男人欣然同意,伸手将于宁的两条腿放在自己腰上,一双黑眸已经完全染上欲色,整张脸明艳的惊人。

    “给我脱衣服……”

    于宁耳根子泛红,直接红到脖子,颤抖着伸出手往男人身上去。

    于是乎,本来打算着陪男人过一个美好生日的于宁就那么被按在书房一整个下午,门口的莫寒和斯凌抓耳挠腮。

    那声音,听得他们这些没谈过恋爱的人都想交女朋友了。

    太撩人了……

    ------题外话------

    太醉人了,写到厉先生的生日,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这巧合有点醉人啊,大家把月票攒起来吧,二十四号就可以参加活动了呢,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