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2章 她配不上你
    书房里头两人磨了一个下午,于宁睁开眼睛的时候,人躺在卧室里头,身上干净清爽,不像之前那般粘腻,应当是男人帮她洗过澡了,身上的丝绸绒被盖着很舒服。

    于宁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才想起来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霍然起身,就看到对面的挂钟里头,时针指向下午七点。

    床上的女人抓着乱糟糟的头发,欲哭无泪,本来定好了她给厉冥熠过生日的,就连蛋糕她都吩咐了管家,让厨房吃晚餐的时候上来的。

    结果她被男色诱惑,真的跟男人厮混了一个下午的时间,于宁捂着脸埋在被子上。

    没脸见人了,她已经能够想象到晚饭的时候,佣人把蛋糕端上去的时候,餐桌上空无一人的场景。

    下头的佣人肯定议论纷纷的。

    说好的温馨无比,谈谈天说说地的完美生日呢,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浴室门打开,男人下半身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走出来,拿毛巾擦着头发的男人一眼就看到床上坐起来,脸埋进被子里的女人。

    将毛巾扔到一旁,男人慢悠悠的走过来,水珠不断顺着他凌乱的发尾滴下来,蜿蜒而下,隐去男人胯上的毛巾里头。

    于宁还在羞愤当中,就感觉身旁的床铺陷下去,一只微凉的手揽住她的肩膀,两人往自己怀里头带过去,靠在他坚硬的胸口上,于宁无言以对。

    “饿不饿,我们下去吃饭。”厉冥熠搂着她,两条笔直的腿放在地毯上,怀里头抱着女人毛茸茸的脑袋,溢出轻笑。

    “不饿。”她闷闷的出声。

    厉冥熠头顶上的水珠不断往下滴,渗入女人柔软乌黑的发间。

    “你先去吹头发。”于宁两只手捂在自己脸上,整个身子埋在他胸口没有抬起来。

    于宁能够清楚的感觉到他身上的寒气,这人应该洗的是凉水,身上冰凉凉的,和着房间里头的空调,有些颤意。

    “嗯,那你要起来。”男人鼻翼间哼出这句话。

    于宁抬头,脸上被摩擦出痕迹,发丝凌乱,穿着睡裙露出来的锁骨间看得见斑驳的吻痕,一副被蹂躏过后的样子让男人眼神幽暗。

    “你自己吹!”于宁杏眸瞪大,眼中有些嗔怪。

    她才不要给他吹头发,说好的一次呢,说好的速战速决呢,结果她就在书房里头嚎了一下午,什么时候回到卧室的,自己都不知道。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厉冥熠看到她的样子,自然知道女人在闹脾气,修长的手指抚着她的发间,勾起意味深长的笑容,“是谁说的今天什么都听我的的?”

    于宁到口的话被堵住,这就是断了自己的退路啊,她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好不好,绝对不是这样的。

    早知道就不说那句话了,一失足成千古恨。

    “知道了……”于宁挥开他的手,拉开身上的被子。

    看在他生日的份上,她忍了,寿星最大。

    男人捏捏她的脸,伸手托着她的屁股将女人抱起来放到那边的桌上,于宁无语,每次她给他吹头发,男人总是很执着于这个姿势。

    厉冥熠插上插孔之后将吹风筒递给她,他站在桌前,紧紧的贴着于宁,身子放在于宁两腿间,身子贴着桌边,两只手紧紧的抱在她腰上。

    脑袋放在她的脖颈间,于宁无奈,伸手开了吹风筒的风,这样的姿势,她每次都很难活动身子,但是这男人乐此不彼,说了也没用。

    吹风筒的暖风呼啸着响在两人耳边,于宁手抬着,纤细的五指不断拨动他湿润的短发。

    “佣人有没有上来叫我们吃饭?”于宁在他耳边开口。

    因为凑的近,她的唇瓣几乎是黏着他的耳朵,男人听得很清楚。

    “不知道。”厉冥熠回了句。

    抱在她腰上的两条手臂紧了紧,坚毅的下巴在她锁骨上磕着,狭长的凤眸微眯,懒洋洋的,看上去很舒服。

    于宁无奈,肯定是叫了,不过他听没听见就是一回事儿了,反正她是没听见。

    不知道蛋糕还放没放在下头,她可是永远忘不了她当时去找李管家,让他安排厨师做蛋糕的时候,李管家那个眼神。

    怎么说来着,震惊里头带着抹诧异,还有点害怕,那张满是褶子的脸上都不知道怎么描述,反正五颜六色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让他去死呢。

    想到厉冥熠和厉倾城说过的话,她大体就能明白了,这男人不仅不过生日,还在那天脾气肯定是特别差的,所以才会所有人都被鬼撵了一样的表情。

    很快他的头发便吹干了,厉冥熠的发质很好,吹干之后不会毛燥,反倒是很柔软,于宁关了吹风筒放到一边,看着赖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伸手拍了拍他光裸的后背。

    “吹干了。”

    “嗯。”男人懒懒的哼了声。

    于宁无奈,两只手一点一点的玩着他的发尾,裹在指尖上一点一点蜷缩。

    偏头看了眼那边的挂钟,已经八点钟,外头她起床的时候满天红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黑下来了,夜幕突然降临。

    厉冥熠腰上围着的浴巾松松垮垮的,感觉已经快掉下去,于宁膝盖摩擦着他的腰际,手指按在他的背上,能够看到几道暧昧的抓痕。

    不用说就知道,那是她干的。

    “明天我们出趟门。”厉冥熠的声音传来,有些低沉。

    于宁按在他背上的指尖一顿,“是不是去看你母亲?”

    她记的厉冥熠说过,他的母亲是在他生日的后一天去世的,那么就是明天,明天是他母亲的忌日。

    房间里头的氛围突然莫名的变得安静,古钟响的嘀嗒嘀嗒,她其实很想问,为什么要带她去。

    她跟厉冥熠,好像莫名的进展有些快。

    怀中的男人没有出声,也许是心情低落吧,于宁能够感觉到,他的情绪不是那么稳定,毕竟母亲的忌日和他的生日挨在一块儿,谁都不会高兴的庆生吧。

    于宁本来以为男人不会再出声了,半响之后,男人哼了声。

    “嗯。”这声调算是回应了她。

    于宁心里头软软的,总觉得有点心疼,她抱着厉冥熠,小小的下巴搭在他肩膀上,“我不知道我母亲的忌日是什么时候……”

    男人身子一愣,埋在她颈窝间的脸抬起来,好好的看着她。

    “怎么,不相信?”于宁两只手搂上他的脖子,动作亲昵。

    “对于我的母亲,我一无所知,除了一个名字之外,我不知道她的长相,身世,生日,忌日,最可笑的是我连她葬在哪里,都不知道。”于宁语气平缓,听不出来喜悦或是哀伤的情绪。

    “你是孤儿?”厉冥熠凤眸直勾勾的看着她。

    这个问题貌似两人相遇之后不久他就问过,女人不过是草草的答了声,并没有认真的回应。

    难得她想认真的答复。

    于宁勾唇,脸颊蹭了蹭他的鼻尖,“不算是……”

    “我的父亲,有他自己的家庭,有他的家人,我在那个家里头只不过是多余的存在,很小的时候我就被他们扔出家门了,这样的处境,算得上孤儿了吧。”

    连孤儿都不如,没有见过就不会有渴望,对于那些从小没见过父母的人来说,父母相当于陌生人,不会有希望,只不过是被抛弃了而已,从来没有其他的伤害,而那些父母双亡的,至少也明白父母的苦衷,是被迫离开。

    但是她的情况不同,很不一样,打着家人的旗号,肆无忌惮的伤害,这才是最可耻的。

    “我的母亲,应当是在我出生的时候就死去了,这么多年了,我连她的名字,都是前段时间才知道的,可不可笑?”

    于宁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厉冥熠,她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但是潜意识里有种,用她的悲惨去让他平复悲伤的感觉。

    厉冥熠环在她腰上的手紧了又紧,感觉像是要把她镶嵌入身体里一般。

    “你有我。”男人盯着她,黑色的瞳孔中如同幽深的漩涡那样,让人一眼就陷进去,再也出不来。

    于宁心上最柔软的地方被男人这句话深深地陷入其中,软的无话可说。

    她知道他的意思,从今以后,她有他陪着,这大抵是于宁听过的最好听的三个字,比那句我爱你,还更要让人撼动。

    “从今以后,你有我,没有人再敢欺负你,我也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男人黑眸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说出最美好的话。

    于宁噗嗤一声笑出来,双手揽紧他的脖子,“那是,我有堂堂的厉当家护着,谁敢欺负我。”

    女人一下子神采飞扬的样子让男人心里头一动,她肆无忌惮的笑意,让男人原本冷硬的心上,变得柔软。

    “小东西,我看你精神不错……”男人眼中满是邪魅,薄唇吻上她的嘴角满是粘腻。

    于宁心口头的感动被一瞬间拍飞,男人精虫上脑就是一瞬间的事情,让你无法应对。

    “不行!”她单手捂住男人凑上来的薄唇,拒绝的很彻底。

    “你说了听我的。”厉冥熠略带不满,一句话说的掷地有声。

    于宁默然除了这句话,他还有没有别的话了。

    好好的温馨氛围,一下子就戳破了,真是的。

    “我让楼下给你做了蛋糕,吃了蛋糕再说,过生日不是吗?”于宁哄道。

    她可是满怀喜悦的想陪他过一个生日的,绝对不能就这么被拐在床上一整天,会很丢人,并且留下不好的记忆。

    她兴致勃勃,厉冥熠自然是舍不得拒绝的,在她唇上啄了几下之后,抱着女人起身往衣帽间去。

    其实对于厉冥熠生日这件事情,李管家看的透彻,当家从夫人死了之后就再也不过生日,有一年有佣人在他生日那天不小心放了首生日歌,就被男人交代打的不成人形,扔进海里头喂鲨鱼去了。

    这么多年以来,在厉冥熠生日和夫人忌日这两天,绝岛上的佣人都是恨不得呼吸都得躲着厉冥熠的。

    而男人无论再怎么忙碌,都会在夫人忌日的前一天回来,也就是他生日那天,这也就导致了每年绝岛上的佣人都把这两天看的跟世界末日那样。

    所以在小姐吩咐他让厨房准备生日大餐的时候,李管家还是有些提心吊胆的,毕竟虽然当家是挺宠着小姐的,生日这关,貌似有点悬着。

    但是怕归怕,他们还是得听话,因为当家吩咐过,小姐的话,他们必须服从。

    楼上磨了一天的两人下楼的时候,餐厅里头的饭菜已经是重新做过的了,看到那边等着的斯凌莫寒,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也是绝了。

    这种若有若无的羞耻感是怎么回事儿?

    餐厅里头的佣人看到两人下楼,立马站直身体,就跟被领导检阅的军人那样,面色有些不适。

    厨房很用心的做了这顿饭,厉冥熠平时是吃中餐多一些,于宁吩咐了就做中餐,毕竟好吃的菜系多一些,有归属感。

    于宁一下楼就松开厉冥熠,一溜烟的往厨房里头跑去,她吩咐了厉冥熠的蛋糕要做的大气,起码让城堡里头的佣人都能够分到一块不是。

    果不其然,整整九层的蛋糕放在她面前的时候,女人目瞪口呆,厉家的厨师真的不是盖的,这水平,做出的蛋糕跟艺术品似的。

    蛋糕上的奶油只有两种颜色,白色和黑色,黑白相间相得益彰,恢宏大气,一看就是厉冥熠的风格。

    “小姐您看看满意吗?”一旁的厨师顶着高帽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于宁连忙点头,“不错不错!很棒。”

    厨师松了口气,小姐喜欢就好。

    “这样,等到饭吃完了你们再把蛋糕上来。”于宁吩咐道。

    一旁的佣人连忙点头,于宁转身出了厨房,餐桌前的男人看到她出来,慢悠悠的落座。

    他要看看这小东西能给他多少惊喜。

    于宁走过去在他身旁落座,看了看两人身后分别站着的莫寒斯凌和安娜琼斯。

    “你们几个也一起吃吧,不用站着了。”于宁面带笑意的叫道,毕竟是厉冥熠的生日,餐桌上只有他们两人,有点冷情。

    多几个人也热闹点不是。

    四人站直身体,心口头跟打鼓似的扑通扑通的,他们从来没跟当家同桌吃过饭,压力会很大。

    “不用了小姐!”四人异口同声的叫道。

    于宁盯着他们四个脸上有些扭曲的样子,让他们吃饭,又不是吃毒药,怎么会是这个表情。

    “你们也不用那么严肃,就过来坐吧。”于宁再次开口。

    四人还没来得及再次拒绝,就听到主位上的男人开口。

    “坐下。”淡淡的语气里头带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几乎下一秒,于宁眨了个眼睛的时间,就看到四人拉开椅子坐下,坐在了距离两人两个空位的地方。

    盯着中间空出来的位置,在看看他们正襟危坐的模样,于宁嘴角抽搐,这算什么,楚河汉界吗。

    “吃饭吧。”她无语的开口。

    很快佣人有条不紊的端着一个个盘子上来,很快摆满了一桌子。

    还没等于宁开始吃,就听到门口传过来一道男声。

    “哟,这还没等我就吃上了。”

    几人放眼看去,就见到换了一身红色休闲服的W慢悠悠的走进来。

    于宁不明白,这男人是只有休闲服吗,还是一套一套的那种。

    “还没开始吃呢。”于宁倒是回了句。

    厉冥熠没有动,连眼神都没有扔给W一个,白皙干净的手指拿起筷子,夹了块排骨放到于宁的碗里头,整个动作做的行云流水。

    W自己拉开于宁身边的椅子准备坐下,就听到身边男人开口。

    “坐这边。”

    于宁不好意思的笑笑,W看了看男人幽暗的眼底,算了,这小子的生日,也懒得多说什么。

    嘴里头嘟囔着什么,走过去拉开了厉冥熠右手边的位置。

    厉冥熠这句冰凉的话,让原本就不习惯跟当家一块儿吃饭的四个人手上抖了抖,差点没把红酒杯扔在地上。

    “你这个没良心的重色轻友的小子,亏我为了给你过生日还特地回去换的红衣服。”W不满道。

    于宁一听这话,嘴巴里头含着的温开水差点没喷出来,她咽下去之后咳了两声。

    “你穿这衣服?来给厉冥熠过生日的?”于宁不可置信的指着他身上火红的运动服。

    W满脸的傲娇,“怎么样?很喜庆是不是!”

    喜庆你个鬼啊,大叔你穿的跟个火鸡一样,还喜庆,果然跟你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代沟简直不要太强。

    莫寒和斯凌倒是面无表情的吃着东西,这边的安娜和琼斯差点没憋住笑出来。

    “怎么,有问题?”W盯着面色各异的几人。

    于宁默然,“没问题,很,跟喜庆,特别喜庆。”

    喜庆的从宇宙里头都能够看到你这个闪闪发光的红灯。

    “吃饭。”厉冥熠放下筷子,手指将于宁和W说话的脸转过去看着他。

    “哟,吃醋了。”W毫不客气的调笑。

    “不是说来给我过生日的,那礼物呢?”男人左手指尖点在桌面上,看着W轻笑。

    但是那笑意,却看的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于宁嘴里嚼着方才厉冥熠塞进她嘴巴里头的虾肉,滴流着大眼睛看着对面的W,给人家过生日,总不能空着手来吧。

    她挺好奇W会送什么礼物给厉冥熠的,毕竟也是机械大佬不是。

    W凑到两人面前嘿嘿一笑,那笑容可是不怀好意,紧跟着他起身往门外走去,于宁有种不好的预感。

    紧跟着看到一身红衣服的男人笑呵呵的拎着个白色的纸袋走回来,将袋子往两人面前一拍。

    “诺,礼物!”

    于宁眨眨眼睛,这是礼物。

    厉冥熠没有伸手去接,反倒是慢悠悠的拿起桌上的红酒饮了一口。

    “不打开看看,保证是你们最喜欢的礼物。”W对着于宁眨眨眼睛。

    好奇心驱使着于宁将袋子打开,她看了看厉冥熠,发现男人根本没有搭理W的意思,反倒是看了看她。

    他这意思,难不成是想让她帮他打开礼物吗。

    那边的四人齐齐转过身子,看着这边的W,那袋子里是什么,他们也很好奇。

    真的很好奇。

    很快于宁将手边的袋子打开,拿出里头的东西,一盒包装看上去很昂贵的东西,白色的绒布盒子。

    于宁将盒子打开,视线在触及到盒子里头的东西时,手忙脚乱的将盖子盖上。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

    只见指尖泛着微红,脸颊边一直到耳后,红的滴血。

    厉冥熠唇角轻勾,带出戏谑的笑意。

    “怎么样,喜欢我这礼物吧!你们小两口如胶似漆的,用着最合适了!”W一脸的春风得意。

    于宁将盒子放进袋子,赶忙扔到桌子底下,这是人家送给厉冥熠的礼物,她也不能让人家拿回去不是。

    但这W,真的有点为老不尊的意思。

    那盒子里头的东西,居然是,是一套情趣用品,很精贵的那种。

    于宁平时对这方面倒是接触的不多,也懒得接触,但是身边有苏西西那个腐女,还是超级大腐女,什么信息都是你不想知道,也会知道的。

    有一段时间苏西西拉着她看AV,两人看了整整两个小时之后,就差没进卫生间里头吐出来,也是那二十几分钟的片段。

    于宁有幸看到了一些情趣用品,而W送过来的这东西,真的是她看过的那种。

    “喜不喜欢,怎么样啊!”W还兴致勃勃的凑上来。

    于宁推开他的脸,咬着后槽牙开口,“你可真是会挑啊。”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于宁心里头有个小人在嘶吼,这不是重点好不好,一点都不是重点。

    大叔,你简直太污了。

    “我跟你说哦,我想了好久才想到这礼物的……”W嘴里头开始侃侃而谈。

    “东西不想要了是吧。”厉冥熠晃悠着酒杯,慢悠悠的吐出一句话。

    W原本来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的憋回去,端正的在自己位置上坐好,“吃饭吃饭啊,饿死了!”

    这转变的态度飞快。

    四人紧紧的盯着面红耳赤的小姐和一脸淡然的当家,再加上W的兴高采烈。

    嗷呜……

    好好奇W送了什么给当家,为什么小姐会是这种表情。

    于宁脚尖踢了踢下头的袋子,低着头喝了口水,微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去,也缓解不了她的燥热。

    膝盖上的手传来温热的触感,于宁移开杯子就看到男人伸过来一只手,骨节分明的五根手指把玩着她的小手,另一只手拿着红酒杯,慢条斯理的晃动。

    在看到男人唇角的坏笑时,于宁一下子明白了,这男人就是故意的,他肯定知道W没送什么正经东西才让她打开的。

    掌心被女人掐了下,细细麻麻的刺疼让男人嘴角邪气的笑容更甚。

    “吃饭吧。”于宁抬头,决定还是不追究他了。

    一顿饭吃下来,于宁脸上的红云到是减了不少,那边四个人吃的战战兢兢,相比之下吃的最愉快的,应该就是厉冥熠和W了。

    盯着W桌面上的一堆骨头,于宁再看看这边光洁如初的厉冥熠面前,内心感叹了两句。

    这两人的区别真的挺大的。

    差不多就是厉冥熠放下筷子的同时,那边推出来一个九层高的生日蛋糕。

    于宁一下子蹦哒起来,让佣人将餐厅的灯关上,整个蛋糕上放着的蜡烛照亮了整个区域。

    “许愿吧。”于宁凑上去,拉着男人的手将他拉起来。

    烛光柔软的打在她身上,让原本就美丽动人的女人变得更加明艳,厉冥熠拉起她的手放到唇边吻了一下。

    “你许愿吧。”

    “呃?”

    于宁被男人这句话打的有点懵,什么叫她许愿,这又不是她的生日。

    厉冥熠紧跟着开口,“以后每年的生日愿望,都归你了,你所想的,就是我的愿望。”

    这话可是实打实的虐狗到极点的存在,周边围着的几人都不想去看这两个人,从一开始就在虐狗,现在还在虐狗。

    当家这情话,说的一溜一溜的。

    于宁脸上泛着微红,她没想到厉冥熠会这么说,好像今天他说的话,每一句都是在敲打她的心门。

    厉冥熠将她推到蛋糕面前,两只手从背后抱着她,两人一起看着面前烛火浮动的蛋糕。

    “许愿吧。”男人吻着她的脸颊开口。

    W自动的往莫寒身边凑,身上那种被虐的气息很重。

    “我感觉,我不应该来。”W默默的吐出一句话。

    这明明就是他们两人的专场,他们这些人简直不要太多余好吗。

    来找虐的。

    四人齐齐点头,他们虽然见惯了两人亲亲抱抱的,但是这么温情有感觉的画面,还真是暴击一万点伤害。

    简直不要太痛。

    于宁抿唇,偏头过去,“要不,你许一个愿望,我许两个?”

    好歹是人家的生日愿望,她平白无故占了,有点不好,但是让他收回去的话,于宁清楚明白,这男人不可能答应的。

    男人点头,和她一起闭上眼睛。

    于宁双手合十放在胸口,而厉冥熠从背后抱着她,两只手从她腰上升上去,将她一双茭白的柔荑合在掌心。

    身后五人自动忽略,许个愿都是虐狗点满满的。

    蜡烛被吹灭之后,头顶的水晶灯很快打开,于宁拿了盘子挑了一块蛋糕,她知道厉冥熠不喜欢吃甜的。

    但是好歹是他生日,还是应该吃一点不是。

    “你们过来吧,一起吃蛋糕。”

    于宁招呼着那边的几人,再让管家把佣人都叫过来,这么大的蛋糕,正好够城堡里头的佣人和厨师吃的。

    于宁将厉冥熠的蛋糕放到他面前,叉子上挑了一块送到男人嘴边,他张口含下,甜腻的味道在口腔里头化开。

    “你吃着,我去个洗手间。”于宁说着将叉子往男人手中一塞,又虎着脸开口,“不许浪费。”

    于宁麻溜的往卫生间去,看着女人离开的背影,厉冥熠指尖捏住叉子,挑了块蛋糕放到嘴里头。

    那边不远处,佣人热络的分完蛋糕之后就离开了,只剩下摆放蛋糕的骨架在那里。

    有多久没有这么热闹了,他的生日。

    他自己都记不起来了。

    W手上端了块蛋糕,嘴巴里头叼着叉子往厉冥熠身边一坐,“这丫头也算是明白你的,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连蛋糕都选的是黑白色的格调,挺绝的。”

    厉冥熠喝了口水,还是不太喜欢这股奶油的味道,但是那小东西说了,必须吃完,他好像拒绝不了。

    “还真的挺听话的呀你,一口一口的真的不浪费。”

    男人眉眼一扫,语气微凉,“你想说什么?”

    W挑了口蛋糕往嘴里头放,慢悠悠的说,“挺不错的,能力还是样貌,哪样都不差,但是你也知道你的身份,她没什么地位,想坐厉家女主人的位置,很难。”

    厉冥熠抬头,满不在乎,“我说她配的上,她就配的上。”

    “你是这么想,但是别人可不是这么想的,你要是真的喜欢她,我劝你收收心,你自己的家里头是什么样子,你比我要清楚的多,先不说她过不过得了第一关,这紧跟着凑上来的女人她就应接不暇,各方势力的综合,厉家的规矩,哪样都躲不得,那丫头看着也是飞扬自由的性子,你自己心里有应该有点数。”W转动手上的叉子,说的端正。

    话粗理不粗,他说的也不错,厉家的女主人,自然是要出自大家,厉冥熠的母亲就是皇族公主,身份地位是够了。

    但是自从她嫁进厉家之后,不断的就有新的女人出现,为了平衡各方的势力,他父亲女人越娶越多。

    最后他母亲的下场,所有人有目共睹,连出身尊贵的人都尚且这样,别说那个没什么身份地位的小丫头了。

    不说夜媚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但是百分之八九十是个普通人,普天之下能够跟厉家联姻的家族可是不多。

    那丫头没那么大的机会,会是那为数不多里头出来的,没什么豪门世家的大小姐,会出来做特工的。

    于宁擦着手过来的时候,正好听到W的话,她顿住脚步,站在不远处的古董花瓶后头。

    “厉家的主母应当是什么样子,你清楚,也对,你现在要娶她是没人能够懒得住你,但是之后的情况,你能够全部处理干净吗?有多少流言蜚语会传出来?又有多少人明里暗里的排斥她?”

    “她的心理压力会有多大不说,她是否具备厉家当家主母的条件和大气,能否妥善的处理所有的问题,王牌特工不假,但是厉家名下不比她弱的特工比比皆是,这样的身份,她真的称不上你。”

    W的话一句一句的飘过来,像是刺一样,慢慢扎进于宁心里头。

    于宁手上的纸巾越拧越紧,一直到被捏成一个完全动弹不得的疙瘩,她面色越来越白。

    这些话,说的句句在理。

    她没有身份地位,就算小有成就,跟厉家比起来,她还是配不上厉冥熠,连仰望都没资格,更加别说比肩而立。

    脑海里突然闪过席媛那时候说的话,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她的母亲,如果真的是出轨的,那么她就更加配不上厉冥熠。

    厉家这样的人家,不仅要求未来的女主人地位尊贵,更加要求她家世清清白白,毫无污点,这是堵住悠悠之口的第一步。

    否则的话,就算厉冥熠娶了她,背后会有多少的势力不服,厉家内部会闹成什么样,她想象不出来。

    生平第一次,于宁觉得她的出身,真的挺菜的,连自己的母亲都不知道是谁,真的挺绝。

    “你不可能面面俱到的保护她,总会有疏漏,所以好好考虑考虑,你知道我为什么说这样的话,如果你爱的不深,我奉劝你,松开手,让那丫头走吧。”W脸上难得出现严肃的表情。

    那丫头他真的挺喜欢的,但是这样是将伤害降到最低的方法。

    身份地位,是他们无法跨越的鸿沟。

    于宁隔着常青树的枝叶,看着模糊不清的,坐在主位上的男人,两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指关节泛白。

    “呵……”男人突然轻笑。

    他伸手将面前已经空出来的盘子推过去,拿起餐巾擦拭嘴角,盯着W的眼神幽暗浓郁。

    “我还没有到需要一个女人保护的地步,我所要的,我会捏在手心里头,无人撼动。”

    那句颇具威严的话说出来的时候,W明显愣了愣。

    “这些事情不劳你操心,我的女人,轮不到别人评头论足,配得上配不上,旁人无权干涉,身份地位?呵……我厉冥熠还不需要用女人联姻,来巩固我的地位。”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我娶她为妻,凡有异议者,杀无赦。”男人轻飘飘的落下这句话,却带着浑厚的嗜血之感。

    于宁愣在原地,显然被那句话震撼到不知所措。

    厉冥熠起身,将腿上的餐巾扔到一旁,从桌下将W送的礼物提起来,“还是谢谢你的礼物,慢慢吃,我先走了。”

    厉冥熠拎着盒子走过来,将常青树后的于宁揽入怀中,十指紧紧相扣,往楼上走去。

    于宁跟着他一步一步挪动,原来她早就知道她在那里。

    ------题外话------

    抱歉啊,今儿也是依然生日,就有点晚了,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