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于宁想过用通讯设备联系苏西西,但是绝岛上的大部分通讯信号接收都由控制室决定,一旦她拨出电话,肯定会被追查,单凭厉冥熠对她的好奇程度和她身上隐藏的东西,就足够引起他们的好奇心。

    她身上还有很多他们想知道的事情,一旦她联络外界,紧跟而来的,就是无休止的跟踪追随。

    现在她的身份,还不适合曝光给厉家。

    可是这次发布会推迟的事情,她真的是慌了,以往都是苏西西定下时间,一般正常是不会轻易更改时间点,就算临时有事情,她也能通过网络很好的将发布会操控好,完美落幕,但是这次更改了时间,就一定有什么问题发生。

    每次出席发布会的都是道上数一数二的世家,厉家千家赫然在列,更加别说其他的一些小国家军火采买派过来的人了,所以时间一旦定下来,就绝对不会出任何的问题,也不会轻易更改。

    现在闹这么一出,她很担心。

    厉冥熠抱着她靠在甲板上,盯着海面上浮动的郁金香不说话,男人下巴坚毅,线条紧绷流畅,于宁一看就知道,他心情不太好,应当是很不好。

    自己母亲的忌日,心情自然是好不到哪儿去的。

    “我们是现在返程吗?”于宁轻柔的开口。

    “嗯。”男人下巴撑在她的头顶,深吸一口气,“过几天离开,去W市。”

    于宁这才想起来,发布会距离席媛的订婚典礼时间相近,算起来,她不见也有一段时间了,青姨可能着急了,老太太也估计去找了她很多次了吧。

    她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老太太那么执着的想让她回席家。

    苏西西也将发布会地点定在了W市,为了保持行踪不定的神秘感,每次的发布会几乎都会重新选择地点,毕竟盯着鬼凤的人太多。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才决定了这个方法。

    不远处的海面上浮过来一条船,于宁看着那船划破海面上的郁金香过来,身后留下浅浅的水纹,于宁认识那条船,是厉倾城的船。

    上次她为了离开绝岛,特地去记下了这船的样子。

    果不其然,那艘船堂而皇之的直接越过其他保镖的游艇,直接靠了过来,两艘船之间很快搭了块板子连通。

    厉冥熠没有搭理那艘船,手上把玩着于宁的长发,裹在修长的指尖一圈一圈的缠绕起来。

    厉倾城穿着一身白色长裙从那艘轮船上走过来,依旧是那副活泼可爱的模样,只不过今日多了些稳重。

    W从那边过来,看到下船的厉倾城,手上啃着的苹果一扔,兴高采烈的开口,“倾城丫头!”

    厉倾城看到他,脸上绽放出笑意,提着裙摆就往W那边扑过去,“W哥哥!”

    于宁无语,看样子,原来还真的是有人会叫他哥哥的。

    厉倾城身后头还有人,于宁看着一袭黑色旗袍的厉安诺走下来,她手上捏着同色系的手包,走起路稳重优雅,身后还带着一个很端庄的女人,那女人应当是外国人,身上穿着古板的黑色套装,发色金黄,瞳孔带着淡淡的蓝色,但是很漂亮,年级应当不大。

    “阿熠。”厉安诺叫着,从那边走过来,手上还戴着黑色蕾丝手套。

    于宁示意厉冥熠放开她,但是男人不为所动,环在她腰上的手没有松开,就那么抱着不放开。

    “您好。”于宁颔首示意。

    见到她还在厉冥熠身边,厉安诺倒是没什么奇怪的,昨儿厉冥熠过生日的事情,管家已经告诉她了,没想到,这姑娘还真的有不一样的本事能够迷住她这个侄儿。

    “当家。”那个穿着黑色枝叶套装的女人上前开口,恭敬的叫道。

    “爱丽丝和我是一起过来的,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厉安诺开口道。

    于宁也算是会看形势的人,自然明白厉安诺要跟厉冥熠谈事情的话,她还是不要在场的好。

    “你们聊,我先过去那边看看。”于宁仰头对着厉冥熠道。

    男人点头,松开环在她腰上的手,但是却没有完全的将她放开,于宁心里头翻了个白眼,踮起脚尖在他唇角轻吻,“我走了。”

    厉冥熠点头,将她彻底松开。

    那个名叫爱丽丝的女人眼中满是诧异,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两只蓝色的眼睛不留痕迹的在于宁身上打量过。

    这个女孩子,长得很美,融合了东方美人所有元素,长相的确是少见的出挑,不过能够得到当家这么青睐,就有点不一样了。

    她还以为厉倾城说的不是那么正确,没想到还真的是这样,当家身边真的有个女人出现,还是个很受宠爱的女人。

    夫人的在天之灵,应当安息了,当家是喜欢女人的。

    厉倾城不在绝岛这段时间,于宁无聊的时候常常会想起来这个性格活泼的女孩子,女孩子活成厉倾城这样,也不错。

    性格随性开朗,活泼出挑。

    W带着厉倾城找了两把鱼竿,准备钓鱼,拿着鱼饵放在鱼钩上,W将准备好的鱼竿递给厉倾城,小丫头也是坐不住的主儿在W蹲下弄鱼饵的时候就在他身边陪着不说话。

    两只爪子不断的动着鱼饵盘,眼中满是轻松愉悦。

    “倾城。”于宁从那边过来叫了声。

    厉倾城一听到于宁的声音,耳朵都的竖起来了,站起身来甜甜的叫了声,“姐姐。”

    “姐姐要不要跟我们一块儿钓鱼。”厉倾城走上前挽住她的手臂走过了来。

    “不了,我看着你们钓就成。”于宁婉拒道。

    钓鱼这事儿,她还真的是不擅长。

    “姐姐,默默呢?我还挺想它的。”

    想到那段时间默默跟厉倾城建立的革命友谊,于宁就觉得挺好笑的。

    “今儿早上要出发的时候没找到它躲在哪儿睡觉了,就没带它出来。”

    “这样啊。”厉倾城低头,看上去有些失落的样子。

    于宁揉揉她的脑袋,“没关系啊,你等会儿回到绝岛不就能够看到它了吗。”

    厉倾城松开于宁的手,往前坐在躺椅上,盯着鱼竿的浮标,“我们不回绝岛的,我们是过来祭奠哥哥的妈妈的,而等到姑姑和妈妈跟哥哥谈完事情之后,就会离开了。”

    她嘴里的波的波的说出来就跟绕口令一样,于宁听着不对劲,妈妈哥哥的,绕得头昏。

    “你妈妈?”于宁试探性的开口,“是不是那个金色头发的女人?”

    厉倾城点点头,那就是她妈妈。

    于宁看着面前的厉倾城,那个叫爱丽丝的是厉倾城的妈妈,难怪了,厉倾城的五官还是长的挺像她妈妈的,轮廓分明,只不过稍显稚嫩而已。

    那女人瞳孔的淡蓝色,也跟厉倾城的一样。

    “你妈妈不是在奥地利很多年了吗,轻易不出门的,当然了,除了今天会过来以外,不过她跟你哥哥有什么好谈的。”W将最后一根鱼竿甩进海中,好奇的开口。

    厉倾城小手在裙子上搅动,“我不知道。”

    于宁看着她好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样子,也没多问什么,伸手动了动她的鱼竿,“好好钓鱼。”

    这丫头单纯,性子简单,什么情绪都表现在脸上,难过还是开心,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厉安诺和爱丽丝这次是为了祭奠厉夫人才过来的,每年的今天她们都会很早的就过来,但是一般不会遇上厉冥熠,也不会主动凑上来。

    这次是有事情,才在这里等着他们过来的。

    厉冥熠往后坐在甲板上的躺椅上,头顶放着把蓝色条纹的遮阳伞,挡住头顶落下的阳光,形成的阴影部分很好的将男人笼罩在下面。

    “W有没有告诉你了,厉家那边的长辈已经选出了人员,准备过两个月让你挑选新娘。”厉安诺在厉冥熠对面落座,看着男人开口。

    厉家嫡系的长辈已经都去世了,只剩下旁系的一些存在,毕竟算是长辈,虽然厉冥熠不将那些人放在眼中,但毕竟也是厉家的人。

    厉冥熠的父亲去世前将给厉冥熠挑选新娘的任务给了W,虽然厉家本家很多长辈不服气,但是也无可奈和,那毕竟是当家的命令。

    新娘的事情本来就因为W的出游而搁置了很久,再加上厉冥熠不近女色,很多人都不敢轻举妄动,这次于宁的出现算是一个契机,一个给厉家挑选当家主母的契机。

    而在知道夜媚的出现之后,厉安诺就在第一时间内给W去了消息,毕竟他是老当家指定的人选,要开始这事儿,只能让W回来,也就是收到了那条消息,W才回的绝岛。

    而在W回了绝岛的时候,厉安诺已经着手联系了本家一些长辈,想着让厉家本家的长辈先选出来人选,那些人自然是不敢怠慢的,几乎是第二天就将厚厚的一摞资料送到了厉安诺手上。

    “这些都是本家选出来的人选,家世自然是不用说的,样貌也做了筛选,你先看看吧。”厉安诺将册子放到了厉冥熠面前。

    册子上的第一页就是第一人的档案,相片上的女人容貌出挑,一旁的小字部分很好详细的记载了她的基本资料。

    男人眉眼低敛,不知道看没看进去,伸手点了只薄荷烟夹在指间的位置,合上火机的扔到桌上,金属碰撞的声音让厉安诺和爱丽丝抖了抖。

    “谁说的,我要选女人了?”很淡泊的一句话,却让厉安诺身后的爱丽丝身上起满了鸡皮疙瘩。

    厉安诺伸手合上册子,语重心长的开口,“阿熠,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该成家了,以前是你不想碰女人,姑姑没办法逼你,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你自然是要选择当家主母的。”

    以往厉冥熠不碰女人就算了,他身边一百米的地方都不能出现女人的身影,这样的规矩让厉安诺怀疑过,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

    那段时间厉安诺是着急上火的,但是无计可施,只能干着急,她甚至想过往厉冥熠床上送女人,但是都以失败告终。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身边的那个女人证明了厉冥熠喜欢的还是女人,这点认知让厉安诺很是高兴,既然不是不喜欢女人,那么自然得考虑结婚了不是吗。

    厉冥熠手臂微微往前抬,指尖点在手中的香烟上,灰色的烟蒂落在那本黄色的册子上。

    “姑姑的意思是,现在你就能够逼我了?”他语气暗沉,听不出喜怒。

    厉安诺稳住心神,她当然知道厉冥熠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对他的事情指手画脚的,厉老当家在世的时候,也没能够对他的事情多说一句的,现在自然是轮不到她们的插手。

    但是这毕竟对于厉家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情不是吗。

    “不是,姑姑没有在逼你。”厉安诺喃喃低语道。

    厉冥熠手上的烟头直接扔在册子上,不过收回手的瞬间,身后的莫寒上前跨了一步,拿起册子,直接扔到了海里头。

    “哎!”厉安诺起身叫道。

    可惜来不及阻止,就看到自己在来的路上不断翻过好几遍的那本册子,就那么在海面上散开,里头一页一页的纸张漂浮出来,慢慢被海水浸透湿润,随着海浪不断波动。

    “姑姑,安心的养老,不要总是做些无所谓的事情。”厉冥熠杵着下巴开口。

    厉安诺愤愤然落座,对于厉冥熠的脾气,她是了解的,但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绝。

    “阿熠,现在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你不是不知道,那个女人你可以留在身边,但她做不了厉家的主母,这点你清楚明白。”厉安诺语重心长的开口。

    “姑姑倒是说说,既然是我的妻子,那么我选的女人,为什么做不了?”

    厉安诺冷着脸,也不知道怎么说,的确,厉冥熠要是执意要娶那个女人的话,没人能够挡得住他,现在厉家大权在握的是他,没有任何人能够让他畏惧。

    又怎么会不能够将那个女人扶上主母的位置呢。

    “姑姑是为了你好,你的妻子另娶,会让你轻松很多,那个女人依旧可以留在你身边,不是吗。”

    只要选择了门当户对的新娘,那么厉冥熠相比之下,会轻松很多。

    厉冥熠起身,低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女人,“我的事情,从来不想别人多言,相对的,我的女人也不容别人议论,姑姑,以后这些无聊的事情不要再做了。”

    爱丽丝看着厉冥熠的脸色,她知道,当家快生气了。

    “等等,你要去哪儿,还有事儿没说完呢。”厉安诺对着男人的背影开口叫道。

    男人没再答应,长腿迈开步子往前头离开,只留下两个女人站在原地。

    “大小姐,怎么办?”

    厉安诺冷着脸,“你问我,我问谁去。”

    爱丽丝变了变脸色,也不知道怎么办,来的时候相好的话,一句都没说出来就被当家给打回去了。

    “再过一段时间吧,等到倾城和那个男人再多接触几次,之后再过来找阿熠。”厉安诺选了个折中的办法。

    也只能这样了,事情还没说完,厉冥熠就已经生气了不是吗,她不敢保证再说下一件事情,厉冥熠会不会发火。

    于宁陪着厉倾城和W钓鱼,这片海域的鱼类还真是长得奇形怪状的,不一会他们就钓上来好几尾颜色各异的鱼类。

    两人倒是有说有笑的,可想而知,厉倾城是很喜欢W的。

    “小姐,夫人在叫您回去。”走过来的保镖在两人面前站定之后开口。

    于宁很明显的看到厉倾城原本神采飞扬的小脸上脸色一变,不是那么愉悦开心了,脸上的笑容全部收起来。

    “要走了吗?”她抬头问。

    “是的,夫人已经和当家谈完事情了。”

    厉倾城默默的放下手上的鱼竿起身,看着身后的于宁微笑道,“姐姐,我走了。”

    于宁点头,摸摸她的脑袋,“下次见吧。”

    W掀开遮阳帽看了眼,动了动手上的鱼竿,“倾城,以后有空给我打电话,下次哥哥路过奥地利的时候,会去看你的。”

    “嗯。”厉倾城点头,跟着保镖离开了。

    于宁盯着她的背影没有动,眉头轻皱,厉倾城的样子,似乎是有些不喜欢跟她母亲待在一起的感觉,但是又有些不同。

    难不成她母亲对她不好?

    “想什么呢,过来钓鱼啊。”W指着身边的躺椅叫道。

    于宁走过去在他身边落座,伸手拿起厉倾城放下的鱼竿,有些漫不经心的开口,“倾城的母亲很严厉吗?”

    W一动不动的坐着,手上的鱼竿安静的浮动在海面上,“豪门世家的小姐,有几个是活得高兴的。”

    得到什么,就注定会失去什么,这是这个世界的自然规律,人不能总是想着什么都有,什么都是完美无缺的,那样的人基本是不存在的。

    富人有富人的悲哀,穷人有穷人的幸福。

    于宁想到厉倾城说过的,她母亲给她安排相亲的事情,厉倾城的母亲应当也是出身名门世家,虽然只是厉冥熠父亲的夫人并非正妻,应该也是很严厉的人吧。

    “你就不好奇厉安诺大小姐要跟厉冥熠说什么吗?”W看到浮标动了,慢条斯理的伸手收起鱼竿。

    于宁摇头,“不好奇,也不想知道。”

    “那你的好奇心还真是低啊。”

    微风浮动,这片海域静谧无声,不时的能够看到越出海面的海洋生物出现,轮船已经在返航的途中,应该很快就会回到绝岛,再次之前,就当是出了趟海,好好享受美丽的风景吧。

    厉冥熠走过来,看到船上两个安静的背影,眉头轻挑,上前看着两人钓鱼。

    “你来啦,事情谈完了?”于宁转身看着他。

    厉冥熠点头,往前跨了一步之后直接挤在于宁坐着的藤椅上,抱着她坐在遮阳伞下,盯着海面上的动静。

    “我说,你们两这是来我面前秀恩爱的?”W摘下墨镜不满道。

    他都躲这钓鱼来了,怎么还是被虐了。

    于宁挨着厉冥熠的身子动了动,有些热,她其实也很拒绝两人坐在一起的好不好,这么小的椅子,坐一个人就不错了,突然之间挤进来厉冥熠这样的庞然大物,真的很热。

    “去W市,你也一起。”厉冥熠看着W,突然说道。

    “为什么,我又不是你的手下,为什么要陪你一起去?”

    “不想去算了,毕竟要见识到比自己还厉害的机械家,你会羞愧也是正常的。”厉冥熠状似理解一样的开口。

    W一下子炸毛,什么叫羞愧,他怎么了就得羞愧了。

    “你才羞愧,我去,不就是个毛头小子吗,要不是大爷我已经不做设计这么久了,还轮得到他出头的。”

    一个毛头小子,怎么跟他这样的元老级别的任务相提并论。

    于宁翻了个白眼,这算不算是躺着也中枪的。

    “W先生,其实你也挺厉害的,但是你要记住一句话。”莫寒站在几人身后开口。

    W回头,“什么话?”

    “长江后浪拍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莫寒一本正经的说。

    W:我擦……

    于宁满意的靠在厉冥熠胸口,将手上的鱼竿递给男人之后,闭上眼睛。

    夜色垂暮,笼罩在黑夜当中的岛屿如同星火般在整个海洋上漂浮。

    偌大的船舱里头,寂静无声,外头能够传来不断响动的声音,港口的灯全数打开,一批人待在船底的位置,看着面前漆黑的游轮。

    穿着黑色船长服的男人站在一排水手面前,一字一句的训话。

    “快起航了,都上去仔细检查,不该带着的东西,都绝对不能带。”

    “是!”

    绝岛上每一艘来往船只都要好好的检查,出来的不能将不该带的东西带出去,进去的不能将可疑人物带入绝岛,这是所有绝岛上的轮船都知道的事情。

    很快船上的水手开始捏着仪器开始地毯式的搜索,没有漏掉一个地方,进行了十分钟的红外线扫描之后,水手前去报告情况。

    “没有任何异常情况,可以出海。”

    船长点头,进了驾驶舱。

    “开闸!”

    这艘船,就是苏西西和千羽准备搭乘前往绝岛的交通工具,此刻躲过了搜捕的两人翻开盖在身上的毯子起身,憋的难受的两人开始大口大口的呼气。

    “挺行啊,什么都被你猜到了。”千羽看着苏西西,她脖子上额一块红色石头闪烁着细微的光芒。

    苏西西喘着气,“那是当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能被那点热量探测仪给打败了。”

    这些水手都太依赖红外线仪器了,机器不响,他们是不好好查看的。

    苏西西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脚尖踢了身边的千羽一脚,“出去找点吃的,在这上头躲了一天一夜了,都快饿死了。”

    她刚才就是怕她肚子叫出声来,被那些搜寻的人发现,真的快饿死她了。

    “这上头的人应该不会放什么吃的吧。”千羽环顾四周,“听说两个小时就会到了,再忍忍。”

    苏西西:我草你大爷的,这是肚子饿,忍不了啊。

    “真的很饿吗?”千羽低头看着苏西西。

    女人连忙点头,千羽揉揉她的脑袋,“再饿会儿,上岸之后给你好吃的。”

    苏西西差点蹦跶起来,什么叫再饿会儿。

    “拜托你啊大哥,你以为你这是去旅游啊,上了岸就有烤全羊吗!还不知道上岸之后我们会不会被灭掉的,你还真的以为世界是美好的!”

    “你放心吧,不会饿死你的。”千羽说着捏捏她的鼻子。

    苏西西彻底无语,她现在才有空思考,要是上了岸,找不到于宁怎么办,还是没等上岸他们就被厉家当做入侵者给抓了起来,然后就被折磨,各种小皮鞭老虎凳,满天飞的辣椒水。

    怎么有种越想越可怕的感觉。

    如同划破黑夜的幽灵那般,游轮在黑夜中朝着目的地奋勇而去。

    苏西西靠在千羽身上玩了两个小时的电脑,她那电脑也算是随身带着的,以备不时只需,这是她的说法。

    很快外头听到了船只入港的声音,两人起身,从窗口往外看,就看到了一片灯光,灯火透过窗户照射到两人身上,这里如同一个小型的社区那样。

    “我擦,这是绝岛?!”

    不知道的以为这是哪个岛国呢,面积居然这么大,灯火通明的脸附近的海域都照亮了。

    “看样子是到了。”千羽站在她身边,语气淡然。

    这么多天的重担都卸下来了,苏西西突然有种放松的感觉,已经到了绝岛,她做到了岁千羽的承诺,将他送到了绝岛。

    但是外头重兵把守的样子,苏西西犯了难,“这要怎么进去?”

    偷偷摸摸的进去,好像也是有点困难的。

    “光明正大的进去,能出多大的动静,就出多大的动静。”

    “我们现在身上只有两把手枪,怎么进去?”苏西西无奈道。

    千羽说的也对,已经到这儿了,就没有必要偷偷摸摸的进去,自然是能够闹出多大的动静,就闹出多大的动静不是。

    也让厉家的人看看,不能从一开始就被人就爱看不起了。

    “你怎么忽然不想走了?”

    当初说来绝岛的时候,苏西西的话,他还记得,送自己到绝岛上之后就会离开,之后是什么样的情况,对于她来说,无关紧要不是。

    “送佛送到西,你上去之后要是死在上头了,我会良心难安。”苏西西扣动手枪的扳手,蹲在地上将自己的鞋带系紧。

    “不能伤害厉家的人。”千羽整理着手上的东西开口。

    苏西西不耐烦道,“知道了,这个看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她还必须上去找于宁,也不知道她是死是活,在不知道于宁具体情况的状况下,苏西西是不可能就这么返航的。

    况且,如果她的情况好的话,也不会给自己发出求救信息了。

    城堡里头,于宁在海上漂浮了一天的状况下,脑袋有些晕,吃过晚餐之后,两人就睡了,室内的温度被调到合适的时候,于宁抱着厉冥熠精瘦的腰际,闭上好几次眼睛,总是睡不着。

    她也挺无奈的。

    “睡不着吗?”头顶传来男声。

    于宁点头,“你也没睡吗?”

    “你在我怀里头动来动去的,自然是睡不着的。”男人语气里头带着宠溺。

    房间里头一阵静谧,两人的呼吸声纠缠在一起,似乎格外清晰,于宁动了动环在他腰上的手。

    “我想离开一段时间。”于宁鼓起勇气开口。

    这是今天她想了又想之后才决定说出来的话,厉冥熠跟她的不相配,始终需要人解决,但是现在,于宁最想知道的,就是有关自己的身世。

    其实她也明白,只要她的一句话,厉冥熠会帮她查的清清楚楚,但是于宁更想要自己来。

    男人抱紧她,毫无拒绝之地,语气突然暗沉,“不准。”

    于宁动动手指,她当然知道厉冥熠不会答应。

    “我很快就回来,很快的。”于宁着急开口。

    厉冥熠突然捧着她的脸,俊美的脸上满是认真,“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也知道你想做什么,这些都不用你担心,你是我的女人,保护你是我的责任,以后你需要做的,就是爱我,其余的事情你都不用管。”

    男人眸子幽深,如同漩涡那样深邃不堪,很容易将人带进去,也很容易将她的想法看穿那样,在这样一双眼睛面前,谎言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你就不怕我是厉家的死对头,你从来不好奇我的人生吗?”

    “我会等到你愿意亲口告诉我的时候。”

    这样的话,对于于宁来说,是最好听的,他的坚定和不疑,对于宁来说是最重要的,也是最珍贵的。

    “但是我……”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安静的睡觉。”男人手掌捂住她的嘴巴,轻柔的将女人的脑袋扣在自己怀中。

    “还有,小东西,别在轻易说要离开我的话……”

    否则的话,他会控制不住自己,他知道她的意思,但是愤怒总是忍不住的。

    被按在男人怀中的于宁睁大眼睛,这条路行不通的,如果再商量几次的话,恐怕效果会适得其反,她必须另想办法。

    “扣扣……”门口传来敲门声。

    于宁抬头,这个点了,没什么要紧的事情,莫寒他们是不敢轻易打扰的,难不成出什么事儿了。

    “说。”男人回了句。

    门口的人明显的听到了当家带着薄怒的声音,慢慢开口,“当家,千羽闯入绝岛,要求见您。”

    “不见。”男人爽快的回了句。

    于宁脑海中回想起来,千羽是千夜的弟弟,曾经收到过风说要来绝岛上求助厉家,现在已经到了。

    门外的人没了声响,这千羽来的太晚了,当家都没什么性子了,自然是不想见了。

    怀中的女人拽着他胸口的睡袍,厉冥熠低头,“怎么了?”

    “去见见吧,反正睡不着不是吗?”

    她挺好奇的,也睡不着,权当出去走走了,反正睁着眼睛无聊,还不如找点事情做做。

    “你先睡,我去去就回。”男人低头在她额间落下轻吻。

    “不,我也要去。”

    男人亲亲她的小嘴,抱着于宁起身去换衣服去了,莫寒等在门口有些无奈,当家的目的是扶持千羽上位,达到操控千家的计划,这人到了,不见是怎么说。

    码头上,被团团围住的千羽和苏西西警惕的看着四周,两人不过才下船的功夫就被这么多人会围住了。

    两人别围在中心地带,手上的两把手枪指向不同的方向,四周围着的人手上的枪口,这对着他们两人。

    苏西西无奈,她的闪亮登场啊,白瞎了。

    “怕吗?”千羽靠着她的背开口。

    苏西西摇头,“不怕。”

    就是觉得有点神奇,这绝岛,还真的是让人打开眼界的地方,都让她忘记饥饿的感觉了。

    不远处慢悠悠的走过来一只黑猫,墨绿色的眼睛泛着诡异的光芒,毛色通体墨黑,夜色泛着光泽,苏西西护目镜下的眼睛眨了眨。

    好像有点眼熟。

    不对,是真他妈的眼熟。

    不远处走过来几十个保镖开路,所有的保镖都在两人面前站定,而后紧跟着走过来一个高大的身影,穿着黑色长裤的双腿笔直修长,扣了两颗扣子的衬衫敞开露出精瘦的腰际,垂在身侧的手掌白皙如玉,手指骨节分明。

    苏西西流着口水不断往上看,果不其然,男人那张惊天地泣鬼神的脸落在她的视线中。

    没错,就是厉冥熠啊,帅哥啊,宇宙无敌的大帅逼啊!

    果真,花痴女的注意力,永远是放在帅哥身上的。

    花痴够了的苏西西这才注意到,厉冥熠的另一只手,环在一个穿着白色长裙纤细女人腰上,从身形看,这女人长相应当差不了的,正想看看什么样的女人能够站着厉当家面前的苏西西抬头。

    女人那张脸美如白玉,眼角上扬,勾勒出妖媚的弧度,菱唇微抿,透出绝妙的灵动。

    苏西西愣神,空气突然安静,连带着女人脚下蹲着的那只黑猫也变得安静。

    大爷的,她就说那猫眼熟,十分眼熟。

    那不是她们家那只肥猫吗。

    感觉到苏西西的愣神,千羽偏头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就看到厉冥熠身边有一个很美丽的女人,很漂亮。

    ------题外话------

    哟哟,咱们苏二货上岛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