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48章 明天离开
    炙热的阳光串烤着大地,蒸腾着热气的水泥路面上,道路两旁笔直的棕榈树下一排一排的树荫,一男一女两道身影比肩而立,慢悠悠的走在树荫下,距离两人十米的地方,走着带路的黑衣人。

    苏西西耷拉着脑袋,身上穿着简单的热裤短袖,年轻活力的装扮让她显得活泼灵动,身旁的千羽穿的休闲,沙滩风格的短衣短裤,脚上还蹬着一双蓝色的布艺沙滩拖鞋。

    厉家派人送过来的衣服,还挺年轻活泼的。

    所以这两人穿的年轻充满活力,去到哪儿都是阳光满满的。

    “为什么厉当家要请我们吃饭。”苏西西打了个呵欠,指腹扫过眼中漫上来的泪水。

    她还在被子里头做着梦呢,就被千羽拎起来去换衣服,说是厉冥熠让他们过去吃午餐。

    拜托,午餐有什么好吃的,她昨晚上可是忙的基本没睡好不好。

    处理干净了潜艇的事情,于宁还交代了一大堆事情给她,弄的她都没什么时间睡觉。

    虽然被叫醒了,但是本着去看看于宁的男人的心思,苏西西麻溜的换了衣服跟着千羽出来,但是沿途的太阳真的挺伤人的,她不由自主的就想转回去了。

    “好热,好累……”

    “不想动……”苏西西垂头丧气的走在路上,头顶的太阳射的她没脾气。

    “是你自己说的要走路过来的。”千羽语气幽凉的开口。

    女人停下抱怨的嘴,还真的是她的错,出门的时候门口停了车子,司机一如既往的冷着脸站在车头那里九十度鞠躬,苏西西拉着身边的男人豪言壮志的开口,说是要步行走过去,车子这东西是资本家的罪恶,应该取缔掉。

    千羽盯着身边跟被太阳打蔫的小白菜一样的女人,出门的时候元气满满,结果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瞬间打脸,一路上的唉声叹气让男人无奈。

    “怎么样,要不要让他们把车子开过来。”千羽伸手将她往树荫下拉了拉。

    苏西西默然,她怎么知道这么远,这岛上大就算了,吃个饭跟郊游野炊似的,这么远。

    “不用。”她果断拒绝。

    她还记得当时司机问她确定与否的时候,自己那个得意的样子,现在让人家把车子开回来,她丢不起这个人。

    “按照你这个龟速,走到那人家连碗盘都收拾干净了,连刷碗水都没得喝。”千羽再次打击道。

    苏西西停住脚步,狠狠地瞪着他,“我才不要。”

    现在的目的已经不是饭了,饿着事小,脸面是大。

    千羽伸手捏着她白嫩的胳膊,“关键时候总是犯二,我看你在晒几次,这胳膊就完了。”

    苏西西抬头,长长的睫毛闪啊闪的,“要不,你背我。”

    最后还是千羽让跟着他们的人将车子开过来,拎着一脸哀怨的苏西西上了车,两人省了脚力。

    城堡外的草地上,佣人将餐桌摆好之后麻利的往上铺着纯白流苏的桌布,两名佣人调整着遮阳伞的高度确保阴影落在餐桌上,在庭院里头吃午餐,是最好的享受。

    精准的将所有的摆件整理好,李管家指挥着这边的佣人仔细擦拭餐具,以做到一尘不染。

    “哎,我听说岛上来客人了。”W上前对着莫寒问道。

    他这两天都被漉铭缠着,每天混在实验室里头,刚才出来就听说千家的二少爷找上门来了,抵不住心里头的好奇,W想着还是出来看看,就往这边过来了。

    听说千家二少爷和千夜,是整个千家身手最好的两个人。

    “千羽上岛了。”莫寒回道。

    W伸手揉揉自己的脖子,后颈有点酸,“那丫头哪儿去了?”

    知道他说的是谁,莫寒蹙眉,“小姐在楼上没下来,怎么,你找她有事情?”

    “没有,就是问问。”

    那天在船上于宁跟他说的话,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想怎么办,也不知道为什么,她说了那些话之后,W心里头就有点渗的慌,有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感觉。

    但是又说不出来,所以想着过来看看。

    一辆黑色的宾利在门口的喷泉处停下去,W好奇的转过身去,就看到车上率先跳下来一个年轻靓丽的姑娘。

    女孩子身上浅蓝色的热裤正好将她白皙笔直的双腿露出来,上半身的衬衫短跳,正好露出女孩子梨涡般的肚脐眼。

    面容姣好,带着独特的清纯之感,长发束在脑后成为马尾,那边下车的男人跟她穿着同色系的休闲服。

    两人如同很多外出到海岛上旅游的情侣那样,无论是从脸还是气质,都搭的可怕。

    W环胸而立,这岛上什么时候来的这么惹眼的年轻小男女的,简直是新时代的新活力啊。

    千羽拉着苏西西往前来,手指捏上她嘟囔的小脸轻笑。

    “还生气呢?”

    苏西西拍开他的手,刚才那司机绝对是在嘲笑她。

    绝对的嘲笑。

    下车时候那个眼神,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W对着斯凌勾勾手,“那是千羽?不过那女人是谁?”

    斯凌忙活着手上的事情抬头看了眼,紧跟着低头,“千家二少爷,和他的女人。”

    不光这边的W注意到两人,苏西西抬头间就看到贵气逼人的餐桌前站着个大帅哥,原本还沉浸在被嘲笑的思想里头无法自拔的苏西西一下子笑的跟向日葵似得。

    这绝岛还真的是帅哥的集聚地啊,不同风格的帅哥一个跟着一个,简直就是应接不暇啊。

    于宁这段时间待在这,算是大饱眼福了。

    两人快走近的时候,苏西西就看到那边的帅哥盯着她,绽放出比阳光好璀璨的笑容。

    “小姑娘,口水流下来了。”

    苏西西闻言赶忙伸手去擦嘴角,没有口水,抬头才看到那帅哥嘴角挂着的坏笑,果然长得帅的都不是什么好鸟。

    一个一个的,坏出水了。

    心里头那点兴奋一下子飞了,不见了!

    千羽捏捏她的掌心,这女人真的是无论去到那儿都是没什么改变的。

    “千先生请坐,当家一会儿就到。”斯凌上前对着两人说道。

    千羽点头,“斯凌先生客气了。”

    W看着千羽身边软萌的妹子,这姑娘还挺好玩的,长的也挺好看,大眼睛滴溜溜直转,小虎牙露出来的时候,有种厉倾城的气质。

    苏西西自动屏蔽那边还在对她笑得帅哥,女人在心里头默念几声,长得是好看,但是性格恶劣。

    看不见看不见!

    W饶有兴致的上前,对着千羽伸出手,“你好,千羽是吧,久闻大名。”

    千羽起身,伸出手同他交握,“你好,还未请教。”

    “W。”

    苏西西一听到这话,抬起的眼中带着狐疑,不是听说W已经过了四十岁了吗,但是丝毫不显老啊,反而还比很多年轻人看上去要帅气。

    因为苏西西和于宁常常搅和在一块,当然知道W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也算是于宁的偶像。

    “我才是久闻大名啊,能够见到您是千羽的荣幸。”千羽赶忙开口。

    厉家首屈一指的机械制造者,只为厉家供职,道上首屈一指的天才,听说行踪飘忽不定,不是想见就能见的。

    W看了看千羽身边的苏西西,修长的手指伸过去,打了个响指之后变出一朵玫瑰花,“小姑娘长的挺水灵的,还真是好看啊,哥哥送你朵花。”

    苏西西盯着他手掌距离自己不过两厘米的花,咂咂嘴抬头,眼中满是诚恳的开口,“帅哥哥,你真的挺土的,送花太老套了,还是放在你袖子里头的,我不要。”

    W手上动了动,差点没倒在地上,第一次有姑娘说他老套,还不要他送的花。

    莫寒看到W手上火红的玫瑰花,不自觉的往斯凌这边凑了凑,“你说他手上那朵花,是从哪儿来的?”

    斯凌抬头看了眼,“他惨了。”

    偷当家的玫瑰花就算了,还明目张胆的过来这边撩妹子,要是成功了也就算了,偏偏还被妹子拒绝了,手上还拿着的当家的玫瑰花。

    这会要是当家出来看到了,这个不得被当家折磨死。

    “小姑娘,真的不喜欢这花?”W稳住心神开口。

    好歹人家也叫了他帅哥哥不是,听着那么爽,要比厉冥熠身边那丫头好的多,上来就是一声大叔打的他措手不及。

    “帅哥哥,你要真的想送我礼物的话,把这玫瑰花换成金的,那你就真得帅气很多倍了。”苏西西咔吧大眼睛天真无邪的开口。

    苏西西生平最喜欢的东西,排名第一的是帅哥,第二就是钱了,玫瑰花这种东西不能吃不能用的,拿来做什么,还不如钱来的实在。

    千羽伸手将人拽起来,搂着她的肩膀开口,“不好意思,这丫头平时有点皮,您别往心上去。”

    “没有没有,还是个挺务实的姑娘,你这媳妇,娶得挺值的。”W拍拍他的肩膀之后离开。

    走了两步之后停下来,不大不小的发出声,“唉……”

    苏西西脸一黑,大叔你这样是没办法做朋友的你造吗。

    于宁和厉冥熠走出来的时候,那边客人已经安稳的坐在桌旁了,应当是做了没多久的,苏西西那张小脸还有些冷。

    “厉当家。”千羽见到令人走出来,带着苏西西起身迎道。

    厉冥熠将于宁拉到自己左手边坐下,对着两人开口,“不好意思,久等了。”

    纯粹的只是一句礼貌话,语气里头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意。

    苏西西眯起眼扫过两人,这两人穿的不算正式,但也绝对称不上是休闲的款式,女人身着深蓝色长裙,脚下一双同色系的凉拖,男人下身一条黑色长裤,上身一件褐色衬衫,纽扣开到锁骨的位置,举手投足之间撒发出尊贵摄人的气息。

    这两人,好像穿衣风格和她和千羽完全相反,要比较暗沉一点。

    往那边一座,两边身在餐桌两侧的位置,抬头间就能够看的到对方。

    “既然到齐了,就上菜吧。”莫寒对着身后一排的佣人吩咐道。

    一道一道被装在精致餐盘里头的饭菜由训练有素的佣人端上来,苏西西盯着那边站着的一排佣人和厨师,心里头感叹了两句。

    看这样子于宁是真的有种被富豪包养的那种感觉,真的是很强烈。

    四人的餐桌礼仪都学的很好,举手投足间餐盘绝对不会发出任何的声响,就连轻微的碰撞声都没有。

    “多谢厉当家慷慨解囊,出手相助,这杯,我敬你。”千羽抬起手边的红酒杯抬高。

    厉冥熠优雅的放下手上的叉子,单手拿起酒杯饮了口,“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于宁喝了口水,就低头间就看到男人将他的餐盘推过来,盘子里头被切割的小块的牛排大小适中,紧跟着他又将她的那盘端到了自己面前。

    她倒是已经习惯了厉冥熠的照顾,吃饭的时候也是照顾的面面俱到。

    苏西西扫了眼对面的情况之后低头,心里头暗自吃惊,这里厉当家对她们家宁宁还真是好,照顾的那个细致啊。

    心里头对他的评分不免又高了些,赏心悦目的帅哥啊。

    “明天早上八点钟,会有人将你们送到宁州。”厉冥熠伸手抽了张纸巾递到于宁手边,不紧不慢的开口。

    这话说的自然是千羽和苏西西,两人明天早上就要离开。

    于宁低着头,纸巾按了按嘴角的酱汁,眼神发暗,那么说明,她明天晚上就得离开这里了。

    时间过得还真是挺快的。

    “谢谢厉当家。”

    “不用,各取所需而已。”厉冥熠淡淡道。

    苏西西看着那边的于宁,她能够看得出来,厉冥熠对于宁的那种好,是发自骨子里的,一顿饭吃下来,他什么都还没有进肚,反倒是给于宁切了牛排,视线有意无意的总是盯在她身上。

    只要于宁有够不着的菜,都是男人送到她嘴边,她吃东西染了嘴唇,男人也以最快的速度将纸巾递过去。

    这么细致的照顾,很多人都难以做到,更加别说那个人是厉冥熠了。

    于宁唯一向她承认过的男人,就是厉冥熠,她能够清楚的明白于宁的感受,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她心里头,肯定不好受。

    厉冥熠注意到苏西西放在于宁身上的视线,慢悠悠的将手上的餐巾放下,就算现在有了于宁而有所更改,他还是不可能主动去和一个女人说话。

    “你昨天不是和千夫人玩的挺不错的吗?”厉冥熠盯着于宁开口。

    苏西西放在膝盖上的手指紧了紧,这男人说话的时候,语气里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让人在他面前说不了谎,还很心慌。

    真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

    “还不错吧,她的性子很活泼。”于宁面色平淡的开口。

    厉冥熠伸手摸着她的长发,“既然这样的话,今天让她陪你玩会儿。”

    男人这段时间没什么时间陪于宁,昨天也听安娜和琼斯汇报说小姐跟这位西子小姐相处的挺不错,既然这女人能够有本事让他的小东西高兴,让她留会儿也不是不可以。

    千羽顺着厉冥熠的话往下说,“西子也没什么事情可做,如果夫人不介意,她可以陪你说说话。”

    苏西西心里头翻了个白眼,什么叫让她陪你玩会,她好歹也是有人权的好不好,怎么就没人问她自己乐不乐意呢。

    又不是路边捡回来的泰迪熊,还带娱乐功能的。

    “你今天很忙吗?”于宁放下叉子望着男人。

    厉冥熠一愣,“不怎么忙。”

    怎么他就从这小东西的眼睛里头看出来了那么点可怜兮兮的感觉,亮晶晶的大眼睛,好像透着什么渴求。

    “那我陪着你吧。”

    女人的要求他自然是乐意的,本来还怕她无聊,想着让她自己玩的,但是没想到这人还是想跟着自己。

    苏西西仰头望天,怎么办,她最受不了深情分别的戏码了,光是想想到于宁离开的场景,两个流着泪的小人相拥之后分别。

    决心要忘掉对方,她就觉得好感人的说。

    “厉当家和夫人的感情还真是深刻,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听到你们的好消息。”千羽冷不丁的开口说出这句话。

    于宁心里头一沉,有种酸涩的感觉涌上心脉,一点一点的揪的心疼。

    男人握住她的手指,紧紧的攥紧,仰头间薄唇轻勾,“很快。”

    像是透过指尖传递什么消息那般,于宁心里头一暖,对着男人露出淡淡的微笑。

    “到时候可得给千某递张帖子过来,一定送上厚礼。”

    厉冥熠抬起酒杯对着千羽点了点,“那是自然。”

    于宁这情况,真的是苏西西没有像想到的,两人看着处的很好,郎情妾意的,但是于宁瞒着厉冥熠离开的事情怎么算。

    恋爱谈得太少就是看不懂啊。

    她以为是厉冥熠对于宁怎么地了,她才会想要离开的,但是这情况,不太像。

    “我们吃完了,两位慢用,岛上有风景不错的地方,待会会有人带你们四处转转,我们先失陪了。”厉冥熠拉着于宁起身,对着千羽开口。

    于宁两只眼睛看了看苏西西,跟着男人转身。

    “那厉当家慢走。”千羽说道。

    苏西西咬着叉子上的沙拉跟着起身,目送两人离开,这两人就算从背影看也是那么登对。

    这满桌子的美食不吃,就那么离开了,苏西西坐下继续开吃。

    厉家的厨师可真是一等一的出挑,这手艺真的没话说,世界名厨的集聚地啊,难怪她昨天看到于宁都觉得,这女人是不是被养的太好了点。

    以前瘦的骨头都快出来了,这会儿难得脸上养了点肉出来,在看看厉冥熠对她的那点好,难怪整个人身上都透着股跟以前不一样的气质,皮肤嫩的都能掐出水来。

    被圈养的最高境界就是于宁这境界啊,

    “好吃吗?”千羽坐下之后端着高脚杯盯着苏西西。

    “好吃,味道真的没话说。”

    千羽摇头,这女人,还真的是没心没肺的存在。

    ……

    厉冥熠带着女人回了书房,这些天需要处理的紧急文件很多,原本想着让这小东西自己玩,但是没想到她这么粘人。

    她黏着自己,男人自然是再高兴不过的。

    “你忙你的,我在这看书就可以。”于宁指指书桌对面的沙发道。

    男人揉揉她的脸,“好好待着,不许勾引我。”

    于宁默,什么叫做勾引他。

    “去吧。”厉冥熠拍拍她的腰之后松手。

    茶几上还放着于宁前段时间看的几本书,还没有看的完全,于宁往沙发上一座,拿起茶几左上角的一本书过来翻开放在膝盖上。

    窗户被打开,外头不断吹进来清凉的海风,一点一点的浮动女人头顶的碎发,阳光打在身上暖洋洋的,书架上,她送给厉冥熠的那家模型飞机被摆在最显眼的地方,每天有专人打扫。

    她指尖翻过一页书之后靠在沙发背上,纸张上一连串的文字在上头浮动,但是她一个字都没有看进去。

    明天早上苏西西和千羽离开这里,按照原本的计划,在明天半夜的时候,两人会转回来接应她。

    潜艇已经被苏西西远程控制了,只要能够有人接应的话,离开这里,不算太难。

    于宁抬头,对面书桌前的男人手上捏着纯金的钢笔,利落的在文件上签下名字之后放到一旁。

    男人狭长的眼眸认真的扫过纸上的文字,从窗外吹来的清风浮动他的发尾,白若瓷骨的手指随意的搭在桌上。

    于宁看着他的眼眸微动,这男人身上吸引女人的闪光点太多了,举手投足之间就够引起尖叫。

    尤其是在认真工作的时候,男人身上那股禁欲气息越发动人心魄。

    视线不其然的对上男人的黑眸,男人唇角的戏虐让她尴尬轻笑着别开视线,有种偷看被抓到的感觉。

    厉冥熠手上的笔随意一扔,对着女人摊开手,“过来吧。”

    于宁抿唇低头,“不去。”

    现在过去,还不被啃得骨头都不剩,她又不傻。

    “我数一二……”男人慢悠悠的开口。

    沙发上的女人一听这话,耳根子泛红,将手上的书一扔,起身走过去。

    数数这件事情,她还真的是深有体会,在这男人动手之前,还是自己过去吧。

    她刚靠近桌子,男人手臂伸过来,提着她的腰将人带到自己身上,两条腿被分开架在男人腰际,她坐在男人对上,两人面对面。

    “你在想什么?”厉冥熠掐着她尖细的下巴,黑眸紧紧的盯着她。

    知道这个男人看破人心的厉害程度,于宁开口,“没想什么,就是觉得,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一听这话,厉冥熠知道了她这些天辗转难眠的原因,这小东西很敏感,上次W的话,她应当是听到心里头去了。

    “我说过,这些都不用你担心,也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阻碍。”

    于宁额头抵在他的锁骨处,感受着男人身上传出来的热源。

    “我听说,厉家长辈已经开始给你选新娘了。”女人闷闷的语调从他颈边传出来。

    男人精致的眉眼染上风暴,五指分开在她脑后长发间轻梳,“谁告诉你的?”

    没有人敢在她耳边乱说话,这些消息他从来不想告诉她,无稽之谈而已,说了也没什么用。

    虽然厉安诺送过来的东西被他扔海里了,但是那些人手上肯定是还有备份的,估计W手上也有。

    他身边的人,是不会在她面前乱说话的,这点厉冥熠清楚的很。

    “我看了那些女孩子的相片,出身清白,世家名媛,都是一等一的出挑。”

    厉冥熠动手,想将女人从怀里拉出来,她却不肯,两条手臂紧紧的抱在男人精瘦的腰上不放,脸也一直埋在他锁骨的地方,呼出的热气拍打在他脖颈上。

    拗不过她,男人只能任由她抱着。

    那天厉安诺过来的时候,曾经找过她,是在她去洗手间的那段时间。

    女人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一如既往的雍容华贵,黑色的蕾丝手套遮盖住白皙的五指。

    她递过来的平板电脑里头,一页一页的划出那些女人的资料放在她眼前。

    厉安诺语气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你帮阿熠选两个吧,他那性子,这段时间宠着你,自然听你的耳边风的。”

    于宁看着电脑上女人魅力的面容,厉家找人的本事不小,一个一个的,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无懈可击。

    “您不会自己让他看吗?”

    厉安诺收起手上的电脑放到洗漱台上,“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承认我的确是很高兴,因为阿熠肯碰女人了,你也不算是没有用处,但是你自己也明白,你的出身,不适合做厉家的当家主母。”

    “W应当跟你说过了,毕竟我哥哥是将选择厉家下一任当家主母的事情交给了他,所以他自然是会跟你说清楚的。”

    “阿熠真的喜欢你的话,你可以待在他身边……”

    厉安诺也许将自己心里头的话都说明白了,转身离开的时候落下一句话。

    “倾城性子单纯,不知道分辨好坏,希望以后别再发生之前的事情。”

    于宁知道厉安诺在说什么,前两次厉倾城给她药和她从厉倾城口里头套话的事情。

    引起了厉安诺的不满。

    “那些女人都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的那个,已经捏在我手心里头,再也不会松开。”厉冥熠脸颊蹭着她的头顶开口。

    “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你都不会改变你的选择吗?”于宁闷然的声音从他怀中传出来。

    “不会,我这辈子要的女人只有一个。”

    “有比我还要漂亮的,比我还要更好的,无论从什么方面去想,我都比不上呢?”

    厉安诺的话多少在于宁心里头留下了心理阴影,她是厉冥熠接触到的第一个女人,现在她不敢保证。

    但是以后呢,以后他会遇上更好的,那么到时候,她又怎么办。

    如果厉冥熠移情别恋了,那么她又当怎么办。

    爱情总会让人患得患失,从前于宁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什么东西,没了就是没了,没什么记挂的必要。

    但是厉冥熠不一样,这个男人给了她从来没有得到过的东西,给了她温暖,也给了她想要为他孤注一掷的勇气,所以于宁承受不起这样的失去,已经付出的感情,她收不回来。

    也比不得那些人的断情绝心。

    “你听好了,这话我只说一次,也只会对你一个人说。”男人吻着她的发间开口。

    “我这辈子,只会爱一个女人,你会成为我的妻子,我这辈子唯一的妻,我也只会,比你晚死一天。”厉冥熠一字一顿,说的掷地有声。

    他这辈子,本来以为不会遇到他有兴趣的女人,也不会拥有爱情这种东西。

    直到遇上了她,只那一眼,他便明白的彻底,他一辈子,再也逃不开。

    他怀里抱着的人,承载了他后半生所有的希望,所有的温暖,他怎么可能松的开手。

    于宁动动手指,真好,他心里头想的,跟自己一样。

    那么她就愿意铤而走险,也愿意为了这个男人赌一把,赌上她这辈子唯一抓住的幸福。

    “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情。”

    厉冥熠扣着怀中人的脑袋点头,这时候,她说什么自己不得宠着。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我们分开了,你不许背着我看别的女人,你要等着我,为我守身如玉。”

    厉冥熠两只手将她的脸掰出来,这次女人没再拗着,松开了手任由他动。

    “我不会跟你分开。”

    于宁很认真的补充,“我是说如果。”

    “没有如果。”男人坚定的说了句。

    就算有,他也会找到她,因为自从她出现在自己生命里之后,其他的光源,都照不进他眼中。

    “现在跟我说说,是谁告诉你这些的?”厉冥熠捏着她的小脸开口。

    于宁动了动身子,“没人跟我说,我自己听到的。”

    男人勾唇,指尖点在她的脑门上,“你偷听到的?”

    “是听到。”于宁纠正。

    厉冥熠抱着她拍了拍,“不许闹脾气,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这两天你翻来覆去的,再把自己憋坏了。”

    女人听话的点点头,手掌拍在他的胸口,“你放开我吧,我要去看书了。”

    “撩了人就想跑?”

    于宁眨眨眼,她撩谁了,明明是他自己让她过来的。

    “你要努力工作不是吗。”于宁戳着他的胸口说道。

    男人松开抱着她的手,“去吧。”

    这段时间真的累积了太多的工作需要完成,这小东西真的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一举一动勾人的要命。

    于宁凑上去在他薄唇轻吻一下,起身往自己那块地方去。

    三十分钟之后,原本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女人合上双眼,卷缩在沙发上,手边掉着那本机械原理,阳光打在她身上,暖暖的。

    千羽和苏西西在厉家佣人的指引下去了东区一块潜水及好的地方,大老远的站在海边,苏西西紧盯着浮动的海浪。

    千羽换好了衣服走过来,伸手敲敲她的脑门,“不换衣服,在这站在干什么呢?”

    “你自己去吧,我不想动。”她不想下去,潜水那么耗费体力,没事玩什么水啊。

    “你得陪着我一起去。”千羽开口,不送拒绝的说。

    “那么大个人了,自己下去不行啊。”苏西西无奈。

    身后负责带他们潜水的佣人已经换好了潜水服,上前一步对着两人开口,“两位,可以开始了吗?”

    千羽睨着苏西西,三分钟之后,换好衣服背着氧气瓶的女人跟着他们下了水。

    这片水域很漂亮,水下的生物是绝无仅有的好看,苏西西浮了一会儿之后就往前去,绕过这片悬崖峭壁,去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里的水深,应该能够将潜艇开过来,苏西西在心里头盘算着,一点一点的计算尺度。

    身旁的千羽浮上来,解开护目镜之后伸手拍了拍她,正在想事情的苏西西不耐烦的开口,“干什么?”

    千羽指向她对面,苏西西抬眼,对面的高地上,触目可及之处,均为铺天盖地的红色,一片火红。

    绚烂的可怕,热情奔放的颜色在阳光下显得更加火辣。

    “那是什么?”苏西西目瞪口呆的看着对面。

    跟在他们身后浮起来的佣人开口,“那是当家送给夫人的礼物。”

    知道他们过来的时候是叫于宁夫人的,为了让他们理解,也就跟着唤作夫人。

    “好漂亮!”苏西西感叹道。

    她心里头把于宁骂了一千次一万次,什么时候钓到的这种级别的富豪,什么地点什么条件,她也要去一次好不好。

    简直了。

    “是当家上次惹夫人生气之后给夫人种的,夫人很少过来,会有专人打理这里,就留了下来。”

    苏西西这才想起来,于宁是有花粉过敏症的。

    那帅哥在跟于宁不熟的情况下,在连她过敏都不知道的情况下,给她准备的这样的礼物。

    好浪漫的感觉。

    “你要是喜欢,回去我也给你中一片。”千羽开口道。

    苏西西回头,“得了吧,东施效颦,这样的事儿,感叹就成了。”

    紧跟着女人戴上护目镜潜入水底,留下两个男人站在原地。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