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盛世枭宠之王牌傲妻 > 第151章 我答应回去
    青城,席家。

    老太太起床之后到祠堂里头上了香,沿着平时的散步路线走了一圈之后,还没来得及回去吃早餐,下头就有人来报,说是于宁回来了。

    她这段时间一直让人守在于宁住所外头,可是每天除了见到青姨出门买菜散步之外,连个陌生人的影子都见不到,整整一个月,她还想着这丫头是不是不回来了,这就来了消息。

    “真的回来了?”老太太抬头,再问了一遍。

    荷叶扶着她往回走,“是,那边的人说是昨儿中午到的,本来不确定是不是大小姐,早上就看到大小姐推开阳台走出来。”

    这些人,昨天中午已经到的,硬是没来信儿,确定了之后才回信的,也是怕老太太空欢喜一场。

    “让他们备车,我这就过去。”老太太倒是没多么着急,面色如常的说道。

    “您不吃早饭了?”

    “我一顿不吃饿不死。”老太太回了句。

    现在最重要的不是吃不吃饭的问题,而是那个丫头。

    “好像来报的人说,小姐的手受了点伤。”

    听说两只手掌上都缠着白色的绷带。

    老太太蹙眉,“严重吗?”

    荷叶将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说出来,“好像不怎么严重。”

    “去把我柜子里头的药膏带上,那盒敷外伤的。”

    老太太这么多年以来用的都是中医,老人养生之道,都是以中医来治本的,也正因为这样,她的住所里头时常能够闻到淡淡的药香味。

    “那盒药膏上次小姐被您罚了之后,你让我给她送过去了呢。”荷叶提醒道。

    “这样啊。”老太太似乎也是才想起来。

    “等到明天那批药过来的时候再给小姐送过去也是一样的。”

    老太太在出门之前,还想到了一件事情,她想要让于宁回来,那么就得消除她对席家的成见。

    而这大部分的成见都来自于莫凌,所以老太太带上了莫凌一块去。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的荷叶待在前座不说话。

    于宁早上起的很早,离开了绝岛上的阳光海风,她推开阳台的时候,还是感觉到很不舒服,城市里头那股钢筋混凝土的味道,被阳光炙烤出来。

    才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她就有点不习惯了。

    青姨推开门进来,安了拟声器的时候耳朵上带着黑色的耳机。

    “吃早餐了。”有些沙哑的女声传出来,青姨手上还是不自觉的带着手语的动作。

    于宁点头,看着青姨走进来细心的帮她整理房间,阳光反射的角度跟聚焦光线,于宁能够清楚的看到她身上镀上的那层光晕,是那么温柔。

    昨天在路上的时候,苏西西将自己查到的资料摊在她面前,一页一页的,很是详细。

    上头清楚的写着,被深度催眠的人,需要用专业的方式来唤醒她的记忆,不能强制更改,否则被催眠的人会有危险。

    当然其中不包括一些不可抗力因素,突发的情况等。

    这些事情,只能一点一点的来,当然需要在席家不知道的情况下将那些被隐藏起来的事情挖出来。

    “快下去吧。”青姨帮她叠好被子之后开口。

    两个人的早餐从来不简单,青姨也都挑着于宁喜欢吃的东西来做,一般每样小点心都会有,再加上苏西西时不时的会过来蹭个饭什么,所以餐桌上也会时常备着她喜欢吃的菜。

    也许是在绝岛上呆的时间有点久了,那里的饮食倒是没有让她觉得有不习惯的,反倒吃的挺不错。

    而现在能够吃到青姨做的饭,还是那么熟悉的味道,于宁有种家的感觉。

    青姨在她左手边落座,盛了碗粥放到她面前,于宁放下杯子开口,“你先吃吧,不用照顾我。”

    她一直都将自己当做小孩子看待,这点于宁这么多年了,心里头还是清楚的很。

    显然于宁回来,青姨还是很高兴的,面上一直带着浅笑,忙忙碌碌的给她做了一桌子好吃的,昨天中午她到家的时候,还急急忙忙的出去买了一大堆菜。

    她手上裹着纱布,但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于宁小口咀嚼碗里头食物,青姨看到她吃的开心,这才拿起碗准备吃东西。

    “我没回来这段时间,席家的人有没有来找过我?”

    青姨想了想,“老太太来过两次,见你不在,也就回去了。”

    上次席媛母女过来找茬的事情,她自然是不会告诉于宁的,潜意识里头,对于席家不好的言论,她都还是会下意识的隐藏起来。

    而苏西西自然也是不可能告诉于宁的,已经解决了,就不要再让她觉得不好受,于宁对席家的仇恨,她知道的清楚。

    虽然不是毁天灭地,但是一旦挑起一个头,就会如同海啸那般喷涌而出。

    “老太太说,等你回来,就收拾东西回席家去住,屋子也腾出来了,我上次也去看过了,装修的风格是你喜欢的。”

    于宁也知道,她不在的话,那些人的手就肯定是伸到了青姨这儿,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就不好对付,这年纪大了,自然是老奸巨猾。

    她怎么样能够捏住她的软肋,也知道揣摩人心。

    “其实小姐,这么多年,老太太对你也还算不错。”

    于宁动动汤匙,手上的纱布绑住伤口的位置,冰凉的汤匙抵在纱布上,触感不是那么细腻。

    “再说吧。”

    于宁看着身边的人,青姨的模样,真的是一点都不看来出来奇怪的地方。

    要知道她记忆深处的东西,果然还是得从那个催眠她的人入手。

    “叮咚……”门铃声在大厅里头响起来。

    青姨推开椅子走过去开门,于宁一动不动,安静的吃早餐,不用问她就知道是谁来了。

    蹲在外头盯梢的人,她一回家就发现了。

    老太太走在前头,由荷叶搀扶着进来,莫凌在两人身后进来,她穿了一条玫红色的旗袍,从针脚就能够看出来,那价值不菲,应当是顶级匠人做出来的东西。

    莫凌和席媛这对母女,对身上的穿戴,是从来不吝啬的,随随便便一条裙子,都是几十万打头。

    自从上次在这里找那个女佣的麻烦被人威胁了之后,莫凌就感觉走进这房子里头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她后背的绒毛都竖起来,好像走在刀尖上一样,步履维艰。

    青姨手脚利索,赶忙到餐厅里头去叫于宁,“老太太来了,你快出去看看。”

    于宁本来就兴致缺缺,吃了几口之后就饱了,她抽了纸巾擦擦指尖,慢条斯理的起身往客厅里头走去。

    莫凌双腿斜放坐在沙发上,看到餐厅里头走出来的女人,握着皮包的手动了动,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令她厌恶。

    虽然长相如同至极,一点都没随了她那个狐狸精的妈,但是那双眼睛,眼角上扬勾勒出来的妖媚感,和她那个妈一模一样。

    “老太太,您来了。”于宁走过去,身上穿着柔软的家居服,脚上还踩着拖鞋。

    对于她的称呼,老太太纠正几次,也懒得再说了,随了她的意,她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

    青姨也知道这几位常喝什么,自己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你这段时间去哪儿了?”老太太看着走过来的于宁,视线落在她缠着纱布的手上,“还有你这手,怎么伤的?”

    “出去走了走,不小心跌在山上,被石头划破了。”

    青姨走过来,将托盘上的果汁和咖啡一一放过去。

    老太太会喝鲜榨的苦瓜汁,而那位夫人,常喝咖啡,不计较什么牌子,只要是咖啡就成。

    “严重吗?”

    于宁没搭理,往两人对面的单人沙发上落座,“您过来是有什么事儿吗?”

    莫凌抿了口咖啡,眉头一下子抿起来,这咖啡里头没有放糖,苦的让人喝不下去,这人莫不是故意的吧。

    将咖啡杯往桌子上放下,她脸上揣着端庄得体,老太太最讨厌嚣张跋扈的人,她还是得有当家主母的气度。

    “上次跟你说了,让你搬回席家,那边早都准备好了,你这去了一个月的时间,回来了自然是要回去了。”

    于宁动动手,伤口开始有愈合的倾向,一动就能够感觉到皮肉溅开的感觉。

    “容我在考虑考虑,如何?”

    老太太手上的拐杖在地上动了动,“你回自己的家,还考虑什么,这事儿,没什么好商量的。”

    于宁轻笑,嘴角带着嘲讽,“回家?您见过谁回家,家里头需要腾房间出来的?”

    她在席家,从来没有落脚之地,这点于宁清楚明白,她小时候曾经住过的那栋席家最破旧的楼,在她搬出来之后,也被拆掉,重新建成了佣人住的地方。

    那个价值连城的建筑群里头,没有她的地方,这点于宁清清楚楚。

    这样的家,她还真的不敢要。

    老太太冷着脸,面上看不出喜怒,她也知道不能逼这个孩子,但是这会儿,不逼她,真的不成。

    “还有一个星期就是媛媛的订婚典礼,地点定在W市,你这段时间也想的够清楚了,明天晚上我需要在主楼里头看到你过来吃晚餐。”老太太不容置疑的开口。

    莫凌自然知道,老太太为什么让她过来,不过是想让她表达出一个态度,一个让于宁心甘情愿,毫无后顾之忧回去的态度。

    尽管她再怎么不愿意,她都得这么做,得罪了老太太,她吃不了,兜着走。

    “宁宁,家里头是真心的想接你回去,你也应该回家了。”莫凌昧着良心开口。

    “我没有家,如果你们非要让我去你们口中所谓的温暖的家的话,可以,没什么问题。”于宁一脸的无所谓。

    “那好,你收拾收拾,这就跟我们回去。”老太太面带笑意,这丫头终于答应了。

    莫凌心里头一沉,她还真的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真的会答应,她不是很有骨气吗,怎么一下子就答应了。

    “要我去席家可以,你们答应我两个条件,我马上就去,一秒钟都不耽搁。”

    老太太蹙眉,身材飞扬的脸上有些变化,“你在闹什么?”

    莫凌眼眸中亮起来光芒,只要她提的要求老太太很难答应,那么她就回不去,肯定也会借此机会让老太太死了接她回去的心思不是吗。

    “妈,我们不妨听听宁宁的要求,小孩子嘛,没什么坏心眼的。”莫凌从中周旋道。

    老太太没说话,紧紧的盯着她,青姨站在于宁身后,手上捏着托盘的动作透出紧张。

    小姐的要求,是什么。

    “我搬进去之后,有绝对的自由权,没有人有权利过问我去哪儿了,在不在,在哪儿吃饭或者做其他的事情,一旦有人插手,我有权利拎包走人。”

    老太太点头,这点不算太难答应,先让她回去再说。

    莫凌没说话,老太太都答应了,她也不能说什么不是。

    “第二,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至于席家的任何家宴典礼,我根据心情考虑去不去,最重要的一点,我姓于,不姓席。”

    这是一种宣告,于宁和席家划清界限的宣告,她不清楚这些人是怀的什么样的心思想要让她回席家,但是她绝对相信一点,前二十多年都没有给过她的亲情,不可能在后半生就良心发现。

    这些人的目的不简单,各怀鬼胎,但是她也懒得计较,想要知道她母亲的事情,回席家,是最好的选择,也是最理智的选择。

    不知道到底是谁将青姨的记忆隐藏起来,也不知道这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所以在她还没有理清楚大致脉络的时候,不能轻举妄动。

    只能让苏西西先搜罗着可靠厉害的心理催眠大师,再做定夺。

    这么多年都等了,不过这几天而已。

    “宁宁,你是席家的女儿,这点是你改变不了的事实,这个要求有些强人所难了不是吗,到了媛媛的订婚典礼上,如果不带姓氏的介绍你,会很困难。”莫凌意有所指的开口。

    没错,老太太对于传统的家庭概念是十分看重的,这点从她每天早上七点钟起床上香就能够看出来。

    于宁这个要求,就是在触及她的底线。

    “好,我答应你。”老太太出人意料的开口。

    莫凌惊讶的看向老太太,闭口不言,这时候,她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ok,那我们也就没什么歧义了。”

    于宁起身上楼,五分钟之后她拎着一个行李箱下来,放到老太太面前,“这是我的行李,晚上五点钟我会去席家。”

    她盯着腕上的手表开口,那枚手表是她昨晚上戴上的,宽厚的白色表带能够挡住她手腕上那个赤焰标记。

    那个标记颜色被加深之后,无论怎么遮盖都还是能够看的出来淡淡的红色,所以她还是选择了最传统的方法,直接用手表或者衣服遮挡住。

    荷叶上前一步拎起于宁的箱子,很轻,这里头真的有放东西吗。

    “那好,不过奶奶有一个要求,也不算过份,今晚上我会等你吃饭。”老太太说。

    莫凌心里头蹿起一股邪火,老太太为什么对着这个野种就这么的委屈求全。

    于宁点头,“好,五点之后我会过去。”

    “青颜就先跟我们一起过去吧。”老太太对着一旁的青姨开口。

    青姨点头,老太太开口了,她自然是不能够拒绝的。

    老太太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之后,于宁上楼换了衣服,将墨镜戴在鼻梁上之后进了车库。

    白色的敞篷跑车滑出车库,女人飘逸的发丝跟随车子奔驰的速度飞扬,身后的车库门慢慢降下来关上。

    于宁指尖旋转,扭动车子的便携式音响,流畅的英文歌从里头倾泄而出,女人白皙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出了别墅区之后,上了国道,她足尖用力,原本行驶速度中间的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飞速而出。

    沿途路上的人纷纷回首,不仅因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还有跑车里头,那个被墨镜遮去半张脸的女人。

    长发随着呼啸而过的风浮动起来,于宁灵活的转动方向盘,脚尖的油门慢慢往下压,仪表盘上的指针不断往右侧移动,酣畅淋漓的速度让女人唇角轻勾。

    很久没有飙车的于宁玩心大起,不断往下踩油门,沿途的车子往一侧躲开,司机从后视镜里头看向白色跑车的车尾,车上的女人莫名的透出帅气。

    蜿蜒的盘山公路上,一辆白色的跑车在路上滑动,速度畅快,一直到能够看见前方的临海别墅。

    在车子距离别墅五百米的时候,隐藏在别墅正面墙壁里头的门缓缓打开,露出里头一片空旷的地带。

    轮胎在地上摩擦停下,车尾冒着黑烟进入车库,一个甩尾,安全的停放在里头,紧跟着车库门往下合上。

    左边停着一辆红色的吉普车,于宁打开车门,一双黑色长皮靴包裹住女人纤细的小腿,上半身一件黑色皮衣,衬着女人身形修长,格外帅气。

    皮靴踩在水泥地上发出噔噔的响声,她抬手往后拨动往前垂下的长发,动作帅气无比,越过那辆红色吉普的时候,于宁顿住脚步,往后退了两步站在车子前头。

    单手取下鼻梁上的墨镜,于宁低头看着车头上明显的擦痕,再往后一看,整张车子上,有不少大大小小的弹孔,同她离开时候那辆光鲜亮丽的车子截然相反。

    于宁银牙暗咬,苏西西那个女人,对这车子做了什么。

    她捏着墨镜往前走去,同别墅相连的部分有一道黑色的门,于宁按下密码,门卡特一声弹出来。

    苏西西顶着鸡窝头睡得昏天黑地,这些天她根本就没有好好的睡过一个觉,不说在海上浮动的时候,上了绝岛之后见到于宁,她忙着规划路线,更改设备,再加上担惊受怕就真的好长时间都没怎么睡觉。

    回到青城之后,她的第一件事情,就是锁上门,躲进被子里头蒙头大睡,管它天黑天亮,跟她没什么关系。

    于宁上楼动动苏西西房间门的把手,被锁上了,她转动手腕,从手表上的暗层里头取出一根细长的铁丝,塞进锁眼里头转动。

    不过两秒的时间,那把锁瞬间弹开。

    于宁推开门走进去,房间里头的昏暗让她眯起眼睛,窗帘被紧紧的合上,稍微透进来的光线射向床上盖着被子的凸起部分。

    苏西西是一个注重睡眠的人,所以她的房间里头多余的东西没有,一个衣柜,一个梳妆台,阳台上放着一个吊椅,那张软的可怕的床,就占了房间里头二分之一的面积。

    床上的女人睡得昏天黑地的时候,原本昏暗的房间里头突然透入强光,她将被子往上拉了拉,于宁站在阳台前,伸手将玻璃门打开,和着对面咸湿海风吹进来。

    “你是打算冬眠吗?”于宁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裹的跟粽子一样的女人。

    看到她没有回应,于宁按着手上的遥控器,将空调的温度不断往上加。

    之后她走上阳台,合上玻璃门,慢悠悠的坐在吊椅上,看着腕上的表针转动。

    这栋别墅起先是于宁看上了风景,这里对面就是大海,四周人迹罕至,这块地正好出售,于宁就下手买下来了。

    之后认识了苏西西,两人因为出任务的需要,于宁才亲自画了设计图请了施工队建起了房子,之后除了能够给人看到的部分是请了建筑公司装修之外,看不见的地方,地下室和实验室,都是两人一手包办。

    每次出了任务之后,她都会到这里来住两天,但是在见识过绝岛上那样不可思议的风景之后,她也觉得这里不过尔尔。

    五分钟之后,床上穿着睡衣的女人赤着脚冲出来拉开玻璃门往围栏上扑。

    “热死我了!我还以为我掉进锅炉里头了!”

    苏西西身上渗出薄薄的汗水,额前的碎发被汗水打湿,粘在脸颊上。

    “醒了?”于宁晃悠着吊椅开口。

    苏西西回头瞪了她一眼,走到她对面的吊椅上坐下,整个人窝上去。

    “拜托老大,不是每个人都跟你们似的精神抖擞,我忙了这么多天,需要睡眠的好不好!啊呜!”说着她打了个呵欠。

    “你说的你们,是指我和千羽吧,那人呢?”

    “鬼知道他哪儿去了。”

    只要别来她这儿就可以。

    “我刚才开门进来的时候,真的挺怕看到你们赤身裸体躺在床上的样子,还好,你没让我看到那场景。”

    苏西西默,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污的。

    “所以这世界上,才有敲门这种礼仪的存在!”她瞪了于宁一眼,不要每次都直接掏出铁丝开门,她迟早换面部识别的高科技锁。

    “要真是激烈,敲门你是听不见的。”

    “……”少说两句你在我眼中还是小仙女好不好。

    默默一般起的早,已经散步回来了,它慢悠悠的从下头跳上围栏,迈着独属猫儿的优雅步伐走了两步之后,轻轻一跳,蹲在两人中间的桌子上。

    于宁决定回席家之后,带着默默会有很多的不方便,所以这段时间默默就留在苏西西身边,暂时待在这里。

    “你不是把时间推后了吗,正好是后天晚上,改准备的都得准备起来。”于宁看着对面一脸疲倦,躺在吊椅里头的苏西西说道。

    “没什么好准备的,不都是那样吗,把东西带过去不就成了,地点也都联络好了,请帖也都发出去了,明天启程就可以。”苏西西闭着眼睛说道。

    于宁无奈扶额,要是这么简单的话,她也不会特地过来找她。

    “这次需要格外注意,可能会出事。”于宁脸上,是少有的认真。

    苏西西睁开眼睛,“出什么事儿?”

    “千家开始逐步涉及军火领域,这显然已经触及到了厉家的利益,我在厉冥熠身边的时候,不止一次听到他们在寻找鬼凤,再这样一个时代,局部战争频发,高端人才会成为各家争夺的对象。”

    苏西西听着她的话,原本舒展的眉头扭起来,“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两家,都会以鬼凤为争夺目标而参加这次的发布会?”

    于宁起身,目光远眺海面,“不仅如此,厉家大手笔清洗十二家,不说十二家是否有异心,他们都需要为保留下一条活路,这次前往W市的,不仅仅有道上各豪门世家,就连厉家名下十二家之中,都已经暗地里头派出了人。”

    这些事情,苏西西也算是清楚明白,鬼凤能够受到道上追捧这么久,不仅因为她的每一款枪支都能够为竞标所得的那个家族,带来庞大的收益之外,还有她这个人所代表的无尽可能性。

    厉家当初能够几乎做到垄断整个军火市场,不仅因为雄厚的实力庞大的背景,还有源源不断的机械人才所做出的各类风靡一时的设计。

    而现在,鬼凤异军崛起,几乎成为整个行业代表顶尖技术的存在,风头甚至盖过了已经退出的W。

    这次的发布会,已经不仅仅是竞标那么简单了,各家很有可能为了找她而使出浑身解数,到时候,冲突是难以避免的。

    “那怎么办?发布会需要取消吗?”苏西西坐起身来。

    如果那些人是冲着枪支弹药而来,她很欢迎,但是现在那些人来的目的,是冲着她们而来,无论是带着善意还是恶意,都是带有危险的。

    “不用,只不过现场的安保,你需要格外费心思,我听说这次,千夜也会亲自去到W市。”于宁说道。

    苏西西一拍脑门,她这是什么脑子。

    “我还将地点定在了W市,后面紧跟着就是沈家的订婚宴,那两天W市不得闹疯了!”

    估计火拼的人数都会直线上升,她这不是找麻烦吗,还真是绝了。

    “那不是你应该操心的事情。”

    “不给警察叔叔添麻烦,你没听过这句话吗。”苏西西身子往后往,靠在吊椅上不想动。

    她们要真的是为警察叔叔着想,就不应该做这些事情。

    “对了,你的手环呢,把它给我,到时候取模型的时候方便。”苏西西对着于宁勾勾手。

    她差点把这茬忘记了。

    于宁动动手,“那不是用我的指纹做了第二重保障吗,你那儿有我的指纹样板,用那个开吧。”

    苏西西看向她露出半截的手臂,手腕上戴着的不再是那个黑色手环,而是一道白色机械表。

    她杵着下巴,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你别告诉我,你的手腕在厉冥熠那儿啊。”

    于宁转身,靠着围栏,环胸而立,“你这笑容,还真是很猥琐,被千羽练出来的吧。”

    没事儿提他做什么。

    “得,钥匙都给人家了,我还不如告诉那些来竞标的人,别争了,厉当家已经得到了所有的东西!”苏西西脸上汇聚出奇特的表情,生机勃勃。

    于宁摇头,她这样子也不是第一次见了。

    “你跟那千羽,算怎么回事儿?”于宁挑出话题问道。

    苏西西这人,对男人是不会动什么真情的,她能帮着千羽做了那么多事,如果她猜的没错,那车上的弹孔,应当跟千羽有关。

    “没怎么回事儿,我跟他,早就是楚河汉界,魏晋分明!”苏西西加重语气,像是在确定什么事情一样。

    千羽现在应当在商家,同商家探讨如何跟他自己的亲哥哥战斗,苏西西莫名其妙的被卷进去,自然也就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摘出来,她这边也是一团乱,拎不清的身世,裹不明白的席家,和一个见不了的男人。

    她跟苏西西,什么时候开始多了这么多烦心事的。

    “明天我过来自从,我们一块儿去W市,路上在探讨详细的划分。”于宁拿了车钥匙准备离开。

    苏西西爬起来,满脸诧异,“你等等!为什么是明天?不应该是今晚吗?”

    按照于宁那种精益求精的性子,事情真的那么复杂的话,她肯定是要拉着她研究一个晚上不让睡的,怎么就变成明天了?

    “让你找的人抓紧了,还有那个催眠师,把他的详细资料拷贝给我一份。”

    苏西西点头,看着女人就那么远离了。

    “还有,准备好了以后就下来,我在地下室等你,这次要带过去的东西需要好好挑选,我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能够跟你一起忙活。”

    伸手将桌上的默默抱过来,苏西西脸颊在它毛茸茸的身上蹭了蹭,“默默,咱们俩又要开始苦逼的生活了。”

    别墅的地下室,是除了两个女人之外,谁都没有去过的地方,千羽猜到这别墅里头应当有不简单的机关,但是谁家还没点暗格什么的。

    所以他自然也就是没有深究的。

    但是他也绝对想不到,这下头的动静会这么大。

    于宁站在厚重的机械门前,头顶昏暗的白炽灯点亮这片区域,她将自己的指纹安上去,机械锁发出沉重的声响,转动几下以后打开。

    里头是于宁的实验室,也就是制作模型开发机械的地方。

    越过一排一排的放着各类军火模型的货架,她走到最靠近操作台的地方。

    这里头就是属于不能被人看见的地方,墙壁没有粉刷,露出堆砌这个地方规范一排一排粘在一起的红色砖头。

    墙角整齐的码放着已经废弃不用的机器。

    这里的通风口做过特殊处理,并不会觉得烦闷。

    她走到台面下头,取了两个银色行李箱出来,打开之后放在台面上,于宁越过层层货架,不断往箱子里头放东西。

    苏西西下来的时候,女人站在操作台前纠结,三把看上去很像的手枪放在上头,相同的颜色,不同的只是枪口的直径。

    “很难选择?”苏西西靠过去,身上穿了和于宁同色系的衣服。

    她其实很想说,这些枪不都一样吗,她还是没说出那句话,不然的话于宁又要开始给她讲一大堆的机械原理,听得头疼。

    “这个子弹口径比那两个大了零点五公分……”

    “ok!选这个!”

    在她开口之前,苏西西眼疾手快的将她面前的手枪扔进了箱子里头。

    再听一遍那些话,她会疯的,她们两个的专业方向虽然有交集,但是她除了交集的那方面以外,她一点都不想知道好不好。

    两人熟练的往箱子里头放东西,这里头随便一把手枪,都有可能给他们带来上亿美金的收入。

    “你为什么把手环给厉冥熠?”苏西西状似无意的开口,手上整理的动作没有停下。

    于宁对比手上的两枚炸弹之后,将左边那枚放进箱子里头。

    “没有为什么。”

    “你骗人,肯定有什么深意,否则那东西你怎么可能给他,那可是你全部的身家性命。”

    于宁合上箱子,熟练的输入密码,头也没回的开口,“那我是不是可以问你为什么要帮千羽?还是不计较得失的那种帮忙?”

    “江湖道义!”苏西西理直气壮的开口。

    “少来,你这种爱财的性子,雁过留毛还不算,你能揪着把人家拔光的样子,江湖道义在你眼里头,值几个钱?”

    苏西西眨眨眼,两人同时默契的闭上嘴巴,埋头做手上的事情。

    她们俩这事儿,还真的是说不清楚。

    就暂时放着吧,总有能够解释清楚,能够摆清楚那天。

    ------题外话------

    这两天真的很忙,早上十点到中午三点,再到晚上六点,忙的都没时间吃饭,谢谢等更新的大家,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